第四百七十二章 惊险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楚云笙心里哀怨不已,但是此时却不得不面上强装着镇定,等待着这一关赶快过去。

    对面,何容的目光再也没有落到楚云笙身一眼,他的眉眼微微扬起,抬手间拿起了唐暮筠再一次给他倒的茶,这一次他将茶盏搁置在了鼻息间,他那高挺的鼻梁轻轻地嗅了嗅,然后才转过眸子看向唐暮筠,面上还带着淡淡的笑意道:“说起来,我还不曾问过太子殿下这一段时间跟那周候走的这么近是为哪般?”

    说着,他抬了抬手,将手中的茶盏举高了一些,然后眸子微微上扬,看向那玉瓷茶盏的杯底,不等唐暮筠开口,又道:“看样子,其实赵国在对卫国的计划并不是密不透风的,太子殿下恐怕早已经有所察觉,否则的话,也不会赶在我们之前就先联络上了周候,然后再通过他将手伸向卫国朝中的各个大臣,甚至……后宫。我可是从来都不知道,原来燕国的太子殿下竟然对这卫国的朝政如此熟悉和关心。”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何容的嘴角甚至一直都带着淡淡的笑意,不见有丝毫的冷意,然而在旁听的人却是听的很不是滋味,就连柳儿都能感受到在何容说过这一番话之后,整个屋子里的气氛也都冷凝了下来,此时分明秋高气爽,屋子里的氛围却犹如突然坠入了冰窖,而柳儿也早已经汗湿了几层罗衣。

    被何容这一番话针对的唐暮筠倒是没有一点紧张和局促,闻言,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抬手拍了拍何容的肩膀,亲昵无间道:“这不是之前我们还看不清赵王真正的意图嘛,所以,作为燕国太子,我想,我还是有必要来探查一番,至少看清楚目前的局势,以免将来被人当猴耍了,当棋子利用了也不知道,而刚刚赵王的一番话,也让我解开了这心结,就如你所说,这天下就如同这茶盏,赵国和燕国密不可分,既然现在已经有了赵王的承诺和坦诚相待,那么,我们燕国也不会再在这些问题上多做纠结,所以,也请赵王放宽心思,不管从前如何,现在乃至今后,我们燕赵依然是一股牢不可破的扭绳,只需要赵国吩咐,有任何需要燕国的地方,燕国义不容辞。”

    听到这句话,何容的眼底里才荡漾开来了笑意,虽然那笑意并不曾有半点温度,但满屋子里的冷凝气氛也因为这笑意而减退了不少。

    他放下了茶盏,优雅的站起了身子,并对唐暮筠道:“只要太子殿下明白了这一点,那么今日我就算不虚此行,至于周候的事情,不过是无关紧要的人罢了,所以,也就不用太子殿下费心了,过两日卫王会在宫里设宴,宴请诸国来使,相信太子殿下也应该会在出席之列,到时候我们再把酒言欢。”

    说着,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唐暮筠,两人四目相对,对彼此的盘算都了然于心。

    在不远处的楚云笙暗自将两个人的表情看在眼里,虽然她从头到尾旁听了他们两个人的谈话,但却只听懂了五层,尤其是何容的最后一句,他在暗示什么?

    卫王宫里的设宴,难道还会暗藏玄机?

    何容的心思如此之深沉,并不会轻易将情绪都写在脸上,所以楚云笙想要从他的表情上看出端倪,几乎是不可能。

    而对面的唐暮筠,是一个心思并不比何容简单的人。

    这是在这里旁听了他们一席话之后,楚云笙得出的最为肯定的结论。

    她这边还在想着心事,对面的何容已经携着他的两个属下走到了门口,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楚云笙在抬眸间,竟然又一次对上了何容的眸子,只一瞬,她便带着该有的紧张立即垂下了眼帘。

    在感受到何容那一道慑人的眸子终于从她身上撤离开的时候,她再抬眸,门口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而不远处,唐暮筠的目光却带着几分玩味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主子,该怎么处置这两个人?”

    唐暮筠还坐在那里,从窗户外突然跃进来一抹黑色的身影,一看到那一道鬼魅般的身形,楚云笙就是一怔,这人显然已经在外面很长一段时间了,甚至是从头到尾都在外面密切的关注这房间里的一举一动,在保护着唐暮筠的安全,然而她竟然没有察觉到,那么,此人的功夫造诣绝对在她之上,而且不止一个层次。

    想到此,她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在之前没有被何容察觉出来,万一当时引起了何容的猜忌的话,莫说何容难缠,何容身边带着的两个高手难缠,唐暮筠这个隐藏在暗处的高手她都不是对手。

    所以,此时想通了这些之后,楚云笙突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然而这种放松也不过是一瞬,因为这黑衣人一闪身进来,向唐暮筠询问的就是对她和柳儿的处置。

    通常这样的情况下,她和柳儿都该是要被灭口的,她可不相信这唐暮筠是个心慈手软的主儿。

    而在等着唐暮筠的回答的间隙,那黑衣蒙面人的眸子已经轻飘飘的落在了楚云笙和柳儿的身上,看向她们的眸子里带着看死人一般的冷漠。

    意识到这里,楚云笙藏在袖摆下的掌心动了动,指尖已经蓄势准备要将自己的几处封住内力的穴道解开,只等着这人在唐暮筠的命令下动手之前先一步动手,然后看看有没有可乘之机逃走。

    这也是现在她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

    就在楚云笙已经做好了准备大不了跟这人拼杀一场的准备的时候,一直玩味的看着楚云笙唐暮筠却摆了摆手,他随手抛了那价值不菲的白玉茶盏,然后看向那黑衣人道:“下去吧。”

    闻言,那个黑衣人的眸子里划过一丝诧异。

    虽然他不解,但却也不敢流露出任何的抗拒,当即就对唐暮筠行了一礼,然后就如同他来时的那般,鬼魅般的消失在了窗户口。

    等到他没了影子,唐暮筠才抬手对外面的几个壮汉道:“将她们两人带回驿馆。”

    闻言,柳儿一怔,楚云笙能猜到可能会被灭口,长期混迹在青楼,早已经懂得了察言观色的柳儿又怎会不知此时自己身陷的危机,就在刚刚那个黑衣人流露出杀机的时候,她就已经吓的双腿发软,险些站立不稳,但结果却大大的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唐暮筠,这个燕国的太子,却并没有要杀她的意思,至少现在没有。

    既然现在没有杀她,那是不是说明她还有利用价值,还有那么一丝生机?

    想到此,柳儿的眼底里浮现出了一抹欣喜。

    而这一抹欣喜也恰巧被唐暮筠捕捉到了,他只是扫了一眼,似是对柳儿的反应并不意外,倒是站在柳儿旁边淡定无比的楚云笙让他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就在楚云笙抬眸看向他的瞬间,他就已经收回了目光,然后慵懒的站起了身子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他的步子才迈出门口,门外的几个壮汉就已经走了进来,将楚云笙和柳儿双双架了起来,然后一路随着唐暮筠离开的方向而去。

    柳儿虽然是这青楼里的头牌摇钱树,但是奈何唐暮筠的来头又这般的大,所以,即便那老鸨心里有苦,却也不敢拦着,只面上堆着勉强的笑意,将唐暮筠的属下留下的两张张面额不小的银票收了起来,最后目送着这一行人离开。

    一直等到他们走远了,出了青楼的范围,那老鸨才觉得有些不对头,她快走了几步,追到了门口,想要再看一眼刚刚离开的那一行人,那街上却哪里还有他们的影子,她只得疑惑的念道:“奇怪,明明只是带走了柳儿一个人,那人怎的说是给这两个人的赎身钱,跟在柳儿那身后的丫头不是那贵客自己带来的吗?哎?说起来,他之前有带丫头进这青楼吗?”

    一时间,老鸨也泛起了迷糊,但青楼里的生意实在是太忙了,不多时就有客人在叫她,她也很快就将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再不去想。

    在走出房间的时候,楚云笙就已经抬手再度戴上了面纱,唐暮筠是坐着车撵来的,而她和柳儿却是被人押着跟在了车撵后面走,一路上都遇到针对刺杀周候的刺客的盘查,但见到唐暮筠的车撵,以及是他带着的人,也就没有一个不长眼睛的侍卫敢上前询问,之前设置在街口的路障,在唐暮筠的车撵到来之前就已经远远的打了开来。

    看到那满街上贴着的画着自己如今这面容的画像,楚云笙心里也五味陈杂。

    虽然这画匠的功夫并不怎么到家,但是这轮廓跟她还是有三分相似的,若是一般人应该很难辨别出自己跟这画上的人的关系,但是如果是唐暮筠的话,就难说了。

    毕竟此人心思细腻深沉,并不输于何容。

    而且再加上之前何容在自己面前多驻足的那一下,似乎也引起了唐暮筠的兴趣,如果他多想那么一层的话,认出了自己就是那刺杀周候的刺客该怎么办?

    尤其是这一段时间唐暮筠跟周候走的那般的近,若是调查周候身亡的那些人找来了唐暮筠这里,打探一些消息的同时,不小心,看到到了跟在唐暮筠身后的自己,那到时候又该怎么解脱?

    一时间,楚云笙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但是,即便的到了最坏的那一步,她也一点儿都不后悔自己当时一气之下击杀周候的举动,她唯一有些后悔的是对于那样的人渣,让他就那么死了是太便宜他了。

    楚云笙心里装着心事,就这样一路被唐暮筠带回了燕国驿馆。

    那几个押着她和柳儿的壮汉,倒是没有一点点怜香惜玉的意思,直接将她们两个反手扣着拽进了驿馆,而且力道之大,疼的楚云笙倒吸凉气。

    唐暮筠没有说要带着她们回来做什么,而楚云笙也看不清唐暮筠的葫芦里到底是在卖什么药。

    进了驿馆之后,唐暮筠就下了车撵,直接朝着东南的院子走去,没有他的吩咐,底下的人也不知道该将楚云笙和柳儿怎么处置,那几个人只能继续押着她们两个人一路跟着唐暮筠往东南院走去。

    在到了院门口的时候,唐暮筠才蓦地转过了身子,对身后的几个人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所有跟着的都下意识的顿住了步子,只看着唐暮筠一个人踏步进了院子。

    那几个壮汉站在原地,手上的力道也没有消减半分,趁着唐暮筠进去的空当,柳儿这才抬起眸子来,楚楚可怜的看向楚云笙,压低了声音道:“你说,他们会杀了我们吗?”

    闻言,楚云笙也只能无力的摇了摇头,她叹息了一口气道:“不知道呢,我对燕国太子并不熟悉。”

    听到这句话,柳儿的眼底里蓦地蒙上了一层水汽,她哽咽的看向楚云笙道:“你说,我是造了什么孽,会平白无故的摊上今天的事情,虽然我平日里也爱同楼里的姐妹们争风吃醋,喜欢攀比,但是我却是从来都没有起过什么歹毒的心思,想要害过谁,怎的今天就轮到了我摊上了这样的事情,我只是青楼里负责弹唱的艺妓,为什么会是我?一开始,我也只是以为跟平常一样,是妈妈安排了贵客让我前去接待,却不曾想到遇到……”

    不曾想到遇到了你,威胁着我带着你一同去……

    这句话到了嘴边,柳儿才惊觉自己失言,今天的一切发展的都太快,大大的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在知道了唐暮筠和何容的身份之后,她所有的心思都在恐惧和对生死的担忧上,全然忘记了自己之前还被楚云笙威胁过,忘记了自己还吃下了楚云笙给的毒药,刚刚这么一抱怨,就差一点将这件事情抖落了出来。

    而才说到一半,她就已经反应了过来,连忙抬眸看向楚云笙,但见楚云笙也正垂眸警告似得看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