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准确的说,已经开始行动了,否则,现在的我,也不会坐在这里跟太子殿下喝茶。”

    楚云笙听出来这句话的重点在于“已经开始行动”,开始什么行动?

    难道是何容已经在准备对卫国下手?可是,为何卫国表面看起来还这般风平浪静,并无半点波澜,他若是想要动手的话,该会如何下手?

    一时间,楚云笙心里惊诧不已,然而面却仍旧不得不作出镇定从容的样子,跟着柳儿一起站在一旁装聋作哑。

    这边,何容同唐暮筠已经言笑晏晏,两个人的心里都打着各自的盘算,在何容说出那一番话之后,唐暮筠的心情明显的好了许多,他抬手给何容倒了一杯茶,然后笑道:“其实,既然赵王早已经有了打算,也应该跟燕国通通气才是,否则的话,我也不必这般大费周章,还险些,伤害了你那亲妹子。”

    这句话说到后面的时候,还带着几分讽刺。

    然而,何容却似是完全不在意唐暮筠话里的况味,他抬手接过了那茶盏在手中,只抬手撇开了面的浮沫,然后轻轻的嗅了一下,并没有喝下去,只道:“说起来,还得感谢太子殿下的这一番追杀,否则的话,怎么会让燕国对燕赵联姻交好如此深信不疑,虽然这过程凶险了一些,但只要是结果是好的,我都可以不计较。”

    说着,他眉梢一扬,就露出了一抹笑意。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已经从脚底板生出了一股恶寒。

    她从来都只知道何容冷漠残忍,就连对他的亲生父亲都能做到那般狠辣,然而,他那父皇对于他来说是恨更多一点,即便是他做出那等事情,楚云笙也知道这是他父皇当年亲手在何容的心里埋下的仇恨的果实,然而,却不曾想,他对何月英却更加残忍,不光是将她当成了棋子、弃子,从现在他的谈话来看,他甚至都没有在意过何月英的死活,至少,何月英是同他一起长大并且被他爱护下的亲妹妹,而且何月英对他也一心赤诚,如果不是后来他自己变得冷漠杀了何月英未婚驸马一家,只怕如今的何月英依然是他最忠实的妹妹,而对于这个妹妹,他竟然也没有半点感情可言。

    何容,他是没有心的吧?!

    想到此,楚云笙再抬眸看向何容的时候,就越发觉得他那张似笑非笑的假面下的灵魂有多可怕,可怜一世的她还曾经沉醉在他伪装出来的温暖当中。

    每每想到这里,楚云笙就觉得恶心,讽刺。

    不知道是这时候楚云笙的心绪难平从眼神里暴露了出来,还是因为何容恰巧就在这时候转过了眸子终于注意到了站在柳儿身边的这个丫头,他的目光直接落到了楚云笙的眼底。

    然后,在唐暮筠柳儿等人诧异的目光下,何容从容的站起了身来,直接朝着楚云笙和柳儿所在的帘帐前走了过来。

    一看到他将注意力落到自己身的一刹那,楚云笙的心跳都险些停止。

    这时候,她再不敢有任何情绪,脑子也转的飞快,虽然何容是看到了她,并且含着笑意朝她走了过来,但是她确定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即便是摘下了面纱,何容也认不出来,因为素云的易容术已经到了真假难辨的地步,所以何容是不可能认出了她来。

    但是,既然没有认出来,他又为何会因为一个小小的婢女而转移了注意力,并且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如果这时候,何容对她发难的话,她是没有机会逃走的,且不说她未必能在何容的手下逃脱,何容身后的那两个绝顶高手却也不是她能应付的了的。

    一时间,楚云笙的心弦紧绷到了极点,然而面却带着恰到好处的紧张,她垂下了眸子,不时的掀起一点眼角的余光看向何容,就如同一个胆小谨慎却又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婢女一般。

    而何容也就在这帘帐前站定了步子。

    他的目光依然落在楚云笙的身,他从她的眼睛看向她面带着的纱巾,最后再将她周身都打量了一个遍。

    “怎么,赵王看了这丫头?”唐暮筠也看不出何容这是唱的那一出,他嘴角一咧,露出一抹笑意道:“说起来,我还没看过她俩的样子呢,这小丫头的这双眼睛看起来倒确实不错,来来,你们两个都把面纱去了,让我和赵王都看看。”

    楚云笙之所以带面纱,是害怕外面捉拿刺杀周候的人搜查青楼,或者在青楼里遇到能认出她就是当时的那个女子的人,所以这才带了面纱,倒不是为了隐藏自己是楚云笙的身份的事实,因为她的容貌跟这易容之后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如果说素云的易容术有瑕疵的话,那么也正如唐暮筠所言,是在眼睛,素云的面具只能带在脸,而这双眼睛是隐藏不了的,楚云笙跟在素云身边有了一些日子,所以也就专门去学了一些能将眼神磨练的跟之前判若两人的“易容术”,所以她本就不担心有人会认出她来。

    但是,却还是没有想到引起了何容的注意力。

    然而,到底是这一双眼睛引起了他的注意力,还是因为其他?

    一时间,楚云笙自己也不知道问题出在了何处,只能将柳儿身边的丫鬟的身份扮演到底,在听到唐暮筠的吩咐之后,她回眸看了一眼柳儿,然后两个几乎是同一时间抬手揭去了面的面纱。

    而帘帐前站着的何容隔着珠帘,眸子却一直牢牢地锁定在楚云笙的身,他看着她谨慎小心的样子,看着她看向柳儿的征求的眼神,再看着她抬手取下了面的面纱的那一刻,何容觉得自己的心跳都有那么一瞬间静止。

    然而,也只是一瞬,在看到那面纱下的是一副陌生的面孔的时候,何容的眸子里划过一抹显而易见的失望之色。

    而这一抹神色也被楚云笙捕捉到了。

    她手轻轻的捏着面纱,抬眸就对了何容探究的眸子,然后她便迅速的垂下了眸子,做胆小状低下了头,而这时候,何容却已经转过了身去,往位置走去。

    看到这一幕,楚云笙在心底里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因为她知道,这一关自己是过了,何容到底是对她起了疑,所以才要看她面纱下的样子,然而在看到这一副陌生的样子之后,他就已经打消了疑虑。

    然而,不等楚云笙心里的弦完全松了下来,却见刚刚转过身去的何容蓦地转过了身来,在楚云笙措不及防的情况下,他大步走前来,一把掀开了帘子,抬手就抓住了楚云笙的手腕,紧接着,他的指尖迅速的探入了一股霸道的内力到楚云笙的体内,另外一只手探过去就摸到了楚云笙的耳后。

    楚云笙似是被何容这突然的动作唬住了,一时间有些措不及防,她的眸子里还带着惊讶,身子也在忍不住的颤抖,而这般模样,正是跟一个小丫头被吓到了差不多。

    实际,此时她的心里却已经在冷笑,好在她有先见之明,在看见何容踏进这房间的第一时间,她就用了素云交给她的独有的可以封闭自己内力和真气的手法将自己的穴道封住了,所以此时即便是何容再探,她也跟普通人无异,而且何容之所以抬手去探她的耳后,也是因为之前她曾经在赵王宫里易容过,被何容知道了易容术的存在,而且看他的样子,显然也知道了易容术的缺陷,那就是会在耳后会有痕迹。

    但那也是之前,以前的素云所做的面具带在脸不但不透气,还会在耳后有痕迹,如果有心之人像何容此时这番查看的话,定然能看出端倪,但那也只是以前,现在的素云早已经研究出了新的易容方法,此时带在楚云笙面的这张面具不仅薄如蝉翼,而且透气,更重要的是不会在面留下任何痕迹,只有用了素云调制出来的药粉兑水才能揭去,否则的话根本就从脸摘不下来。

    何容的指尖犹如冰凌一般,凉凉的搁在楚云笙的耳后,摸索了半天,在一无所获之后,楚云笙看到何容眸子里的失望之色再度划过。

    然后,他蓦地松开了钳制着楚云笙的手,一把将楚云笙推了开去,面还带着几分恼羞成怒,而“不会武功”的楚云笙也被他这好不怜香惜玉的动作一推,直接就摔到了地,然后双眸含泪满脸无辜和恐惧的看向他。

    而此时,何容却已经转过了身去,直接朝着唐暮筠身边的位置走了过去,再不回头看楚云笙一眼。

    一旁看好戏的唐暮筠眸子里带着几许玩味,然后道:“怎么,这个小丫头惹怒了我们赵王?”

    闻言,何容眉梢一挑,面又恢复了一贯的似笑非笑的样子,他看向唐暮筠淡淡道:“没什么,不过是觉得她那一双眼睛很特别,像是一位……故人。”

    楚云笙听出来了何容在说起她的时候,语气里有几分迟疑,尤其是在用“故人”来形容她的时候。

    想到此,她心底里不由得再是一声冷笑,故人……

    然而此时唐暮筠也来了兴致,他显然已经看出来了何容的不同寻常,而从来都习惯掌控所有并且喜怒不形于色的何容能有这样的失态,在他看来也是罕见,所以,唐暮筠也转过了眸子不由得像还趴在地瑟瑟发抖的楚云笙多看了两眼,然后笑道:“虽然算不得绝色,但这丫头模样倒也还可以,赵王若是喜欢,不如就带走吧。”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差点要急的跳脚,她千辛万苦的从何容身边逃离,却一次又一次的落入他的陷阱最后被他困在身边身不由己,而这一次竟然是她自己跳进了这个坑里。

    而且好巧不巧的,唐暮筠就说出了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不如就带走吧。

    天知道在听了这句话之后,楚云笙连想要挖个坑将自己埋了的心都有了。

    而此,她也已经忘记了继续装“瑟瑟发抖”只提着一颗心,小心翼翼的看向何容,犹怕他下一瞬说出,如此也好的话来。

    如果是那样的话,楚云笙觉得自己今天的这运气简直比一头撞死在豆腐还要奇葩。

    然而,在听到唐暮筠这般带着打趣的话语之后,何容嘴角微动,露出一抹笑意,那笑意却并不达眼底,他扫了一眼楚云笙,然后看向唐暮筠道:“这样的丫头,还是留给太子殿下好好享用吧,我刚刚不过是觉得她的眼睛有几分熟悉,怕是遇到了故人,此时一见,既然不是故人,我留着又有什么用。”

    他的话音才落,那带着冷意的眸子已经轻飘飘的落到了楚云笙的身,然而在对楚云笙此时流露出紧张的眸子的时候,何容下意识的一怔。

    这眼神!

    有那么一瞬间,他有一些后悔刚刚对唐暮筠所说的拒绝的话了。

    然而,唐暮筠却并没有看出来何容此时的心思,他抬手拿起茶盏,又饮了一口茶,然后才悠悠道:“既然如此,我便两个都先收回去,等到哪一日陛下觉得再想看像你故人的那一双眼睛了,可以随时问我要回去就是了。”

    说着,唐暮筠也朝着楚云笙扫了过来,在听到何容说楚云笙那一双眼睛的时候,唐暮筠也越发觉得因为这一双眼睛,即便是姿容并不出众的女子,此时在那里也让人挪不开眼,竟然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好看起来。

    而何容为何会对这女子刮目相看,也让他格外的好奇,因此他的脑子里就生出了一个想法,不过面,他却依然带着笑意看向何容转移话题道:“最近的卫王都周候的事情,赵王想必是听说了罢?”

    在听到何容说出拒绝的话的时候,楚云笙才蓦地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然而,还不等她喘息一口气,却又听到唐暮筠的这句话,这时候,还在地的楚云笙不由得哀怨的想,她今天出门是没有看黄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