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逛青楼

    然而,奈何此时正值午饭时间,酒楼里座无虚席,看到店小二连忙陪着不是,楚云笙也只得转身再找地方先藏身。

    出了酒楼没走出多远,就在楚云笙正愁着找不到好的地方藏着的时候,就听到了一阵嬉笑声,她循声看过去,才看到不远处竟然有一家开在正街上的青楼。

    浣花楼。

    楚云笙站在那招牌下,看着那不错的名字,很难想象这是一家妓院,然而,远远的就已经有站在门口招揽客人的姑娘们往她身上扑。

    恰好此时楚云笙穿着男装,再加上她身姿如玉,挺拔俊俏,所以即便是在人群里也算是拔群的,她一走进门口,就有三四个姑娘围着她转,楚云笙也大方的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就在身边挑了一个脂粉擦的最少的姑娘揽着,就跟她回了房。

    “公子,是想先吃点酒菜呢,还是让奴家现在就服侍您呢?”

    说着话的时候,那姑娘就扑在了楚云笙的手臂上,她胸前那两团软软的肉团子也不时的在楚云笙的手臂上蹭啊蹭的,楚云笙想着,也难怪这世间的男子大多逃不过这温柔乡,有几人能抵挡得住这般诱惑。

    心里这样想着,面上她却还是对着姑娘笑着,然后揽着她直接关上了房门,一路挨挨挤挤的到了床榻边上,就在这姑娘抬手要解开她的腰带的时候,楚云笙放在这姑娘后脑勺上的手一动,就点了她的昏睡穴,然后看着这姑娘身子虚软的倒在了床上,楚云笙又将她扶到了床上躺好,把被子盖上,做出了两个人躺在床上睡的假象。

    等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她又在这姑娘的屋子里转了转,找了一件淡绿色薄纱裙子给自己换上,然后随便化了一点妆容,最后再带上了一层面纱,然后才等着回廊里没什么人的时候,推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不是这时候她要乱跑,而是刚刚她在揽着这姑娘的腰际上楼的时候,她在二楼的楼梯口似乎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说起熟悉,其实也不过是一面之缘,只不过那人给她留下的印象比较深,而他那样的身份的人会出现在这青楼,就不得不让楚云笙好奇了,所以她才打晕了房里的姑娘,然后穿着她的衣服先混了出去。

    一路从二楼回廊过来,到处都充满着淫荡的调笑声,不时还有上楼来找姑娘的恩客们对她动手动脚,好在楚云笙反应也是极快,脚腕几个不经意的扭转,就避开了这些人,她一路穿过回廊,到了二楼最里面的那间屋子,她刚刚看到那人是朝着这个方向去的。

    才走到门口,就已经隐隐听到里面的声音,虽然听不真切,但是那音色应该是那人无疑。

    而不等楚云笙贴着房门细听,就听见里面响起了脚步声,好在楚云笙反应极快,她脚腕一转就退到了旁边的那间屋子,在那屋子的房门被推开走出来两个身形魁梧的大汉的时候,楚云笙也正好做出了推开房门的动作。

    那两人只是扫了一眼楚云笙,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而此时,楚云笙也只好硬着头皮推开了那房门。

    万幸的是这房间里并没有人,楚云笙进去之后,在房间里四处转了转,才发现这青楼的隔音效果不错,因为她一点儿也听不见隔壁房间的声音。

    然而,她此时是来看看隔壁房间的,所以在这里也没能有半点收获,在转了两圈之后,楚云笙就打算转身离开,却在这个时候,房门被人推开,楚云笙反应也是极快,她身子一转就闪到了一边的帘帐后面躲了起来。

    而她才藏好身子,外面就有脚步声走了进来,并且还有两个女子的谈话声。

    “你可给我仔细打扮了,隔壁房间的可都是金主,万万得罪不起,你要是伺候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对了,文儿那丫头呢?她毛手毛脚的,把她带上可别出什么岔子。”

    楚云笙透过帘帐往外看去,只见是两个女子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走在后面的是一个穿着藕色纱裙的中年女子,她头上戴着夸张的首饰,面上也涂着厚厚的一层脂粉,仿似一阵风都能吹落一地粉似得,然而即便是如此,却依然不能掩盖住她眼角眉梢的皱纹,岁月的痕迹在她脸上表现的尤其的明显。

    此时,她正对着走在前面已经坐在铜镜面前的年轻女子一番指手画脚。

    而被她指点着的女子显然已经有些不耐烦,她容颜俏丽,身段也年轻曼妙,是楚云笙进了这青楼之后看到过的姑娘中姿容和身段最好的。

    听着那中年女子的话,她撇了撇嘴,然后不耐烦道:“妈妈,我都跟你说多少遍了,文儿那丫头的心性儿大着呢,我可管不了,保不齐她现在正在自己房里一番收拾打扮想要爬上黎大人的床取代我呢,所以你还是趁早再给我找一个老实的丫头来罢,至于今天你说的贵客,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听到这句话,那妈妈的脸上顿时像笑开了的花儿一般,她连忙摇着手上的绢子,拍了拍这女子的肩头道:“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只要你今天能伺候的了那房间里的金主们,我明天就给你派两个得力老实的丫鬟伺候你,再把那文儿送给那个家里做个小妾,看她想要爬谁的床.。”

    听到这句话,那年轻的女子的嘴角才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笑意。

    然后那妈妈又道:“既然如此,就快打扮起来,让金主们久等着也不好,我先下楼去招呼客人。”

    说着,见那年轻的女子点了点头,那妈妈这才扭着腰肢转身出了房间。

    等到她将房门关上走远了,楚云笙这才从帘帐后面转出了身子,她脚腕一转就转到了这年轻的女子的身后,并在她看到她的同时,已经将匕首搁置在了她的颈间。

    也让她那本来就要脱口而出的惊呼生生卡在了喉头。

    楚云笙冷眼看着她,然后道:“别乱动,相信我并不想伤害你,我问你话,你只管老实回答就好了。”

    闻言,那女子抬眸惊恐的看向楚云笙,刚想点头,但透过铜镜里看到搁置在自己脖颈上距离肌肤不到半寸的匕首的时候,她只得咬牙“嗯”了一声。

    看到她如此上道,楚云笙继续道:“我问你,可等下可是要到隔壁房间去伺候的?”

    没有想到楚云笙会问这个问题,那女子一怔,然后才反应过来,她压低了声音抬眸看向楚云笙道:“是的,刚刚你应该也听见了。”

    说着,她眉梢一挑,下意识的用眼角的余光看向楚云笙刚刚突然窜出来的位置,那里的帘帐还在不停的晃动着,也正说明刚刚还有人在那里。

    楚云笙之前还在发愁该怎么混进隔壁的房间,却不曾想到现在自己误打误撞竟然还能碰到这么一个机会,她心里一边感叹自己运气太好,面上还不得不装出冷冷的表情看向面前的女子道:“你叫什么名字?他们叫你进去做什么?为什么唯独叫了你?”

    闻言,那女子又是一愣,她眨了眨眼睛,颇为无辜的看向楚云笙道:“奴家叫柳儿,是这浣花楼的头牌,也算是在这卫王都里有名的琴妓,所以他们来这里点了名的叫我也在情理之中,等下就是叫我过去抚琴而已。”

    楚云笙见她眸色坦然,应该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便抬手从腰际里拿出一个小瓷瓶,然后倒出了里面的一粒朱红色药丸子,递给了柳儿道:“你且将它服下。”

    傻子也知道这时候让她吃的东西定然不是好东西,那柳儿抬手却并没有要结果,然而在看向楚云笙那一双冰冷的眸子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接了过去,但却没有立即服下,她抬眸用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楚云笙道:“这是什么?你到底是什么人?”

    闻言,楚云笙嘴角一扬,故意露出了一抹带着残酷和冰冷的笑意道:“你不用管我是什么人,只管服下就可以了,如果你现在不吃下去的话,我可不敢保证我这手不会发抖。”

    那柳儿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此时听到楚云笙的话,再看她的手拿着的那匕首又靠近了她的脖颈,这一次她甚至能感受到那匕首上的寒气,在惊恐之余,她也没有其他的选择,更来不及多想,当即就抬手将那朱红色的药丸喂进了嘴里并当着楚云笙的面咽了下去。

    楚云笙看着她吞咽了下去,然后才道:“这是我的独门毒药,三日内若是没有解药的话,就会七窍流血穿肠烂肚而死。”

    楚云笙的话才说到这里,那柳儿的面色已经犹如一张白纸,白的骇人,她也顾不得此时楚云笙还搁置在她颈间的匕首,抬手就往自己的喉头掐去,想要将那药丸子给扣出来。

    然而,奈何她已经用尽了全力,已经入了喉头的药丸子却似是消失了一般,怎么都吐不出来,这样一来,反而让她更加难受。

    见状,她抬眸恨恨的看向楚云笙道:“我到底跟你有什么仇,你要这般害我?”

    楚云笙也松开了手中的匕首,居高临下的看向她道:“姑娘莫怕,我说了,并不是想伤害你,我只是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如果姑娘肯配合的话,我自然会将解药双手奉上,但是如果姑娘耍花招的话,那么……”

    后面的话楚云笙没有说,然而威慑力却已经足够了。

    听到这句话,柳儿面色越发的惨白,她双手紧紧地攥着裙摆,那一双眸子牢牢地锁定在楚云笙身上,然后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闻言,楚云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抬手转了转手上的匕首,然后笑道:“凭我如果想要杀你的话,简直易如反掌,我又何必要耍这么多花招呢?”

    说完这些,楚云笙才收起了自己匕首,她垂眸看向柳儿,在等着她的回答。

    而此时的柳儿哪里还有的选择,她的性命依然被楚云笙掌握在了手里,所以即便是刚开始对楚云笙带着恨意和怀疑,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再听到楚云笙的吩咐,如果她们真的有什么仇怨的话,楚云笙要害她简直易如反掌,没有必要还要多此一举,所以,冷静下来的柳儿咬了咬唇瓣,然后点了点头再看向楚云笙道:“那你想让我怎么做?”

    见她终于肯合作,楚云笙这才转过身子来,看向铜镜里的柳儿道:“十分简单,只要柳儿姑娘等下收拾好了,带上我一起去隔壁的房间就好了,我也不需要柳儿姑娘做什么,只不过将我当成是一个丫鬟带在身边,后面的事情我自己就会处理,也绝对不会连累到柳儿姑娘。”

    “就这么简单?”

    似是没有想到楚云笙的要求竟然这么简单,柳儿有些诧异,但见楚云笙的眸子并不像是在开玩笑,她只好相信,然后点了点头,便也不多话什么,就开始上妆,毕竟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之前妈妈就在说不能怠慢了隔壁房间的客人,此时又加上楚云笙的威胁,她更是不敢大意。

    等到她一番收拾妥当了,楚云笙又抬手拉过一方丝绢给柳儿罩在了面上,然后嘴角一扬,笑道:“这样我们才像是主仆、。”

    说着,她抬手指了指自己面上的纱巾,见状,柳儿又是一怔,她一开始只觉得面前的女子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冷意,尤其是她在故意笑起来威胁她的时候,但是却没有想到,给她带面纱的这一个小动作在她做出来,竟然还有几分俏皮。

    或许,她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种十恶不赦心狠手辣的人?

    一时间,柳儿的脑子里冒出来这样一个想法。

    然而,不等她细想,楚云笙已经垂手站在了她的身后,等着她一起出门,见状,柳儿连忙回过了神来,她弯腰抱起了桌子上的琴,然后扫了一眼楚云笙,便也不再说什么,直接携着楚云笙提起步子一前一后的走出了房间,然后径直往隔壁间走去。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