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九章 醒来

    如果可以,楚云笙宁愿希望此时躺在床上的是自己,也好过现在看着姑姑和元辰师傅分别承受着这般煎熬。

    “阿辰,你说说话,回应我一下也好……”

    萧宜君的泪水很快就打湿了她手上捧着的元辰的银发,然而一贯冷静从容的她在此刻却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也顾不得此时还有楚云笙她们在场,她的眼里只有此时躺在床上危在旦夕的元辰一人。

    而已经不忍心再看就转过了身子背对着萧宜君的楚云笙这时候却发现萧宜君的声音除了越发哽咽外,还越发无力了起来。

    察觉到不对头,她立即转过身子去,就看到正捧着元辰银发的萧宜君面色一白,下一瞬她的嘴角涌出了一大片猩红的血渍。

    那血渍自她的嘴角滑落,滴落到了她掌心捧着的银发上,只一瞬间,就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见状,楚云笙一下子就慌了神,她连忙上前一步扶住了已经摇摇欲坠的萧宜君,然后抬手把在了她的脉上,在发觉她的脉象越发微弱的时候,楚云笙的心也跟着低沉到了极点,她连忙取出来怀里最后一颗护心丹给萧宜君服下,并柔声道:“姑姑,你要振作起来,元辰师傅一定不希望看到你现在这般样子,我想他现在也在为了能再次见到你,再次听到你说话而努力着,所以,你不能倒下。”

    闻言,萧宜君动了动眼睛,看向床榻上依然沉默着的元辰,她那双长长的睫毛扑闪了几下,便又是一行热泪滚落了下来。

    见她不说话,楚云笙又劝道:“这屋子里太过潮热,并不适合你的身子,我先扶着你到隔壁房间休息,这里一旦有情况我们立即通知你,可好?”

    说完,楚云笙就要起身小心翼翼的搀扶她起来,然而萧宜君却连忙摆手,挣脱开了楚云笙的搀扶,她摇头道:“我就在这里守着他,哪儿也不去。”

    “可是……”

    因为元辰师傅身体已经极度虚弱而且又冷,也为了让他身上的经脉活络一些,楚云笙这才让人生起了火盆,然而此时姑姑体内的毒素才清理出去了大半,正是散毒的关键时刻,这时候如果遇到闷热的房间,容易让那些毒素闭在肺腑里,对她的身体状况极其不利。

    她本来还想劝她的,但是见到她此时那一双坚定的眸子的时候,楚云笙只得打消了这个念头,有那么一瞬间,看到萧宜君面上流露出来的落败表情,她觉得,如果床上的元辰师傅醒不过来的话,那么姑姑也就会真的如她所说,她会一起跟着去了。

    想到此,楚云笙的心也跟着似是被人恶狠狠的揪了一把,钻心的疼。

    就在这时候,在一旁一直都静静的陪伴着的蓝衣突然惊呼道:“姑娘!”

    闻言,楚云笙连忙转过头去看向蓝衣,只见她的眸子里带着惊诧看向床上的元辰,而楚云笙的心也跟着一紧,然后她立即转过了头去,循着蓝衣的目光往床上看了过去,这一看,楚云笙惊的差点跳了起来。

    因为就在她还在为姑姑和元辰师傅揪心的时候,一直躺在床上生死一线之间的元辰师傅的眼睫毛突然动了动,虽然只是一个细微的动作,然而还是被一旁的蓝衣捕捉到了。

    就在楚云笙转过头去看的时候,那犹如蝶翼般的长睫毛又动了两下。

    “师傅!”

    楚云笙惊呼出口。

    而随着她这一声惊呼,萧宜君也犹如被人从梦中惊醒了一般,她面上也带着跟楚云笙同样的诧异,然后低头去看元辰并唤道:“阿辰!”

    不知道是不是昏迷中元辰听到了她们姑侄两人的呼唤,在他的眼睫毛动了几下之后,他的眼帘终于慢慢的掀了起来。

    在第一眼看到萧宜君的时候,元辰一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而此时的萧宜君却已经泣不成声。

    楚云笙也没有料到元辰师傅会这么快清醒过来,虽然她也激动的不能自己,但还是在第一时间抬手搭上了元辰师傅的脉搏上,在确定了此时元辰师傅虽然脉搏依然很微弱,但是脉象却已经平稳了下来,至少现在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楚云笙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如何?”

    萧宜君的眼底里还带着泪意,她看向楚云笙,在看到楚云笙长出了一口气的神情的时候,虽然还没有得到楚云笙的答案,然而压制在萧宜君心头的石头也跟着松了松。

    “师傅他暂时脱离了危险,但是还是不能大意。”楚云笙转过眸子看向萧宜君,然后又看向此时虚弱的紧的元辰师傅道:“师傅,你现在可有感觉好一些了?”

    闻言,元辰费力的点了点头,他的眸子一刻也没有离开萧宜君,但却是对着楚云笙说道:“你姑姑她身子现在怎么样了?”

    说着话的时候,他就要挣扎着起来为萧宜君把脉。

    好在楚云笙眼疾手快连忙将他按在了床上,并轻声道:“师傅放心,姑姑也已经没事了,现在只要你好好的,姑姑也就自然会好好的。”

    这句话说的也确实是实话,她不敢想如果此时元辰师傅再醒不过来的话,姑姑会怎么样。

    想到这里,她的眼底里就浮现出了一抹泪意。

    元辰也在这时候转过眸子看向楚云笙,他看向楚云笙的眸子里也多了几分心疼,并用他那沙哑的嗓音道:“辛苦你了,阿笙。”

    闻言,楚云笙摇了摇头,她正要起身出去,打算将这屋子里的空间让给姑姑和元辰师傅两个人,他们有太久没有见面,而且此次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也一定有很多的话想说,所以楚云笙觉得此时她们站在这里都显得有些多余,所以就要打算离开。

    却在这时候,二元突然进了屋子,并对楚云笙道:“外面的街上已经在开始搜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来这院子。”

    闻言,楚云笙和素云蓝衣等人皆是一怔。

    没有想到那些人的动作这么快。

    她们现在不但不能让人发现元辰师傅和姑姑在这里,她和素云也不能出现在这里,因为她们还是要回驿馆的,而且身份也是赵国和亲公主身边的贴身侍女,此时出现在这里的话,未免太让人怀疑了。

    所以,当即,楚云笙也不耽搁,她连忙转过身子来对元辰师傅道:“师傅,我们在这里不能被发现,所以现在先让素云来为了易容,换一个装扮,否则的话,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闻言,元辰一怔,他也只是听说过易容术,但是却不曾接触过,却没有想到楚云笙此时身边带着的这个年轻的小姑娘竟然懂得这些,所以他很意外。

    虽然意外,但他还是很配合的点了点头。

    然后素云就在大家的注视下将她那一堆锦囊拿了出来,并坐在了萧宜君的身边开始为元辰易容。

    这边,楚云笙对蓝衣道:“蓝衣,这里就麻烦你了,我和素云还有事要回驿馆,如果有什么情况的话,你就差人去驿馆送信,或者跟二元他们留下联络的方式。”

    闻言,蓝衣点了点头,她保证道:“姑娘方向,公主殿下他们在我这里一定不会出什么问题。”

    说到这里,她回眸看了一下院子,然后道:“前面的搜查很快就会来了,我先去安排一下,等下姑娘和素云就从后院走,那边有还有一条小巷子,正通向主街,过了那里,一切就方便行事了。”

    说着,见楚云笙点了点头,她就转身出了屋子忙去了。

    而素云这边还在忙,楚云笙就搀扶着姑姑到了一边,并轻声道:“姑姑,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去处理,这两日卫王都的风声也很紧,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就暂时不来这里了,如果你有什么话要给我带就直接找蓝衣或者二元,他们都是值得信任的人。”

    听到这句话,萧宜君点了点头,然而她的眸子里依然带着浓浓的担忧之色,她垂眸看着楚云笙,抬手握住了楚云笙的掌心然后语重心长道:“阿笙,你要去做什么?为什么姑姑的眼皮跳的这么厉害?”

    在她看来,既然楚云笙此行是为了救她和元辰的,那么现在目的就已经达到,没有必要再去涉险,然而此时楚云笙就是在面对卫军的搜查也要离开,可想此时楚云笙有多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所以,这才让萧宜君不安,她既怕楚云笙为了给她和元辰报仇而找卫王的麻烦,又怕楚云笙在这卫王都里遇到什么危险,所以她怎么也放心不下,此时攥着楚云笙的手也微微用力,怎么都不肯放开。

    见状,楚云笙一下子就看出了萧宜君心中所想,她抬眸一笑道:“姑姑放心,我此去并不是为了找卫王的麻烦,而是为了去帮一位朋友,之前我就已经与她有了承诺,此时不能对她置之不理,所以我必须得离开,我既然答应姑姑的事情,就一定不会食言,所以你放心就好,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和元辰师傅的身体,其他的你们不用担心,我很快就会回来跟你们会合,然后我们就一起回师傅隐居的山谷,可好?”

    听到楚云笙这般承诺,萧宜君这才稍稍的放下心来,她松开了攥着楚云笙的手,然后点头道:“万事小心。”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

    这边,素云的动作也很快,就在萧宜君跟楚云笙说话的时候,她就已经忙完了,在看着不过片刻就仿似换了衣服面孔的元辰,萧宜君倒也没有元辰本人那么惊讶了,因为上一次在赵王宫,她就见识过楚云笙的易容,只是没有想到当时给楚云笙易容的就是面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

    “姑娘,时间紧迫,暂时只能这样了,只要元辰先生这两日少沾水,这妆容可保证七天,再过两日我再来给先生重新装扮,因为我这里的材料实在不够。”

    说着,素云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

    然而,现在却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楚云笙对她感激的一笑,也没有再多做停留,就转身带着素云出了房间,在跟元辰师傅和萧宜君最后对视了一眼之后,楚云笙才抬手关上了房门,然后带着素云一路出了院子,按照蓝衣所说的后院走去。

    才走出两步,就感觉到身后人影一闪,下一瞬,一直都躲在屋脊上的阿呆兄出现在了楚云笙的身后。

    楚云笙带着素云往前走一步,他就跟着走一步,而且一直都在楚云笙的三步开外的位置,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然而,此时楚云笙却是要回驿馆的,带着阿呆兄实在是不方便,但是她若是不带着阿呆兄一起,估计他也是不会同意的,即便是用上桂花糕做威胁和引诱,楚云笙也相信他不会妥协。

    而且现在时间紧迫,楚云笙都能听到不远处卫国士兵在挨家挨户搜查的声音,这里再不能停留,所以她也来不及思考该如何劝退阿呆兄,直接带上了素云和他一路沿着小巷子出去,一直到了蓝衣所说的那个大街上,看到街道上人来人往喧嚣热闹的模样,楚云笙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不等她这口气儿喘过来,就听见不远处响起了齐刷刷的脚步声,然后就听到有人在呵斥:“公主凤驾,闲杂人等速速避让,公主凤驾,闲杂人等速速避让。”

    还没有见到来人,就已经看到这条街的尽头上起了一阵喧嚣,那边正在摆摊的商贩和行人纷纷往两边避开。

    楚云笙携着素云站在这边十字路口,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公主……

    是哪个公主?

    明明卫国就只有两位公主,一个是她娘亲,另外一个是她的姑姑,如今这般清理街道招摇过市的公主是谁?

    就在楚云笙一阵恍然的时候,在看到从街道尽头那边的转角过来的队伍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原来他们指的公主是赵国来的和亲公主,何月英。

    难怪她一时间没有转过弯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