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七章 等

    楚云笙记得眼泪都已经不受控制的直掉了下来。

    然而,此时她被元辰师傅点了穴道,身子根本就不由得她控制,只能任由素云和蓝衣两人将她带离了房间。

    外面月色已经渐渐褪去,夜已经深了,将近入秋的深夜里已经有了几分寒意,然而却不抵此时楚云笙心底里的凉。

    素云和蓝衣带着她一路到了旁边的房间,将她稳稳的放到了床榻边上,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蓝衣转身去给楚云笙倒水,素云则陪在楚云笙身边,轻声宽慰道:“姑娘,这既然是元辰先生所希望的,你就成全他吧,而且这一切也都只是我曾经在师傅那里和古籍上看来的,做不得准,元辰先生作为医尊,我想他一定有更稳妥的办法,即便是让他用内力和修为为公主殿下疗伤,那最后的结果也并非是我们想的那么糟糕,所以,姑娘,我们不妨耐心等等,而且现在除了等待也再没有别的办法了不是?”

    听着素云的劝导,楚云笙也终于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这时候,蓝衣已经端着一杯热茶走了进来,她抬眸看了一眼素云,两人眼神交汇了之后,蓝衣这才抬手解开了楚云笙的穴道。

    穴道被解开,楚云笙第一时间是想冲出去,冲到元辰师傅的面前去阻止他,然而,就在她起身的那一刹那,她又迟疑了,因为她想到了素云的话,想到了元辰师傅刚刚说的,她确实并不懂得用内力和修为为人疗伤这个办法,如果换做自己去,是否能保证救得了姑姑?

    只这一瞬间的迟疑,蓝衣就已经抬手拦住了楚云笙,并道:“姑娘,元辰先生那边已经开始了,你现在去,不但会让他前功尽弃,而且还会害了他和公主殿下,因为这法子一旦开始就不能打断,我们现在能做的只能是等。”

    “等。”

    闻言,楚云笙转过眸子看向素云,喃喃的吐出这一个字,此时只觉得唇齿边苦涩不已。

    蓝衣也上前,将手中的热茶递给楚云笙并温柔道:“姑娘。”

    楚云笙这时候终于不再冲动,她已经彻底的冷静了下来,垂眸看着蓝衣递过来的还冒着热气的茶,她抬手接过,然后捧着茶盏在床榻边上坐了下来,两行热泪就这样顺着脸颊滚落了下来,直接滴落到了茶里,溅起一圈圈带着水氲的涟漪。

    她没有说话,素云和蓝衣也很体贴的在旁边坐下来陪着她,一言不发。

    三个人就这样挨在床弦上坐下来,一等,就是两个时辰。

    一直到东方露出了鱼肚白,蓝衣这才站起身来,走到窗户边上往旁边房间瞧了瞧,又听了听动静,确定那里一如既往的平静,这才转过了身去。

    楚云笙将蓝衣的表情都看在眼底,她担心元辰师傅和姑姑,却也心疼这两个跟着自己一晚上奔波的女子,所以她看了一眼蓝衣和素云,然后用沙哑的声音道:“天都快亮了,你们也不必陪着我等了,都先去歇着吧,不然身体怎么吃的消。”

    闻言,蓝衣和素云几乎是同时摇了摇头。

    蓝衣先道:“看着姑娘忧心忡忡的样子,我们怎么睡得下,就在这里守着姑娘,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们也好第一时间帮忙。”

    素云也在旁边点头。

    看到她们这个样子,楚云笙也知道劝不住,虽然现世冰冷,然而她能遇到她们,也让她感觉无比的幸运和珍贵。

    正走神着,却见院子外闪过一道黑影,下一瞬,二元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他对素云和蓝衣点了点头之后,就直接走到楚云笙面前垂眸道:“探子刚刚传来的消息,端妃娘娘被卫王罚了幽闭宫中一个月,暂时将赵国和亲的事宜都交给了静妃处理,虽然看起来是惩罚了端妃,但是比起这一次端妃有意纵火一事,卫王的处置算是轻的了,而且也有包庇端妃的意思,所以姑娘也无需再担心端妃了。”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之前一直在为端妃担着的一颗心这才落下,她点了点头,然后叹了一口气道:“也许,这并不是卫王在包庇端妃,可能只是卫王留给了姑姑最后一丝的情面,再加上他对端妃还是宠着的,并不见得没有情在里面。”

    因为她知道,端妃一定会说这一切都是姑姑的意思,所以,在本就对姑姑有那么一丝愧疚的卫王看来,多少还是有些顾忌。

    但无论如何,这次都要多谢了端妃。

    想到她,楚云笙才蓦地想到自己还没有告诉她,现在她要陪着赵国的和亲公主,不日就会进宫,现在看来,没有告诉她也好,以免让她担心,她已经不想再牵连她太多了,毕竟她没有身份背景要在后宫中生存就已经要夺过各路的明枪暗箭,她不想再拖累了她。

    听到楚云笙的话,二元也深以为荣然,他点了点头,又道:“还有两个消息,一则是卫王虽然不再追究这一次公主府的纵火,但却已经下令全城搜捕元辰先生,而且自即日起,卫王都只能进不能出,没有皇命,任何人都不得出城,还有一则,我们已经联系上了孙应文,他此前受了伤,他身边的两个天杀精锐一个身亡,另外一个也重伤,所以一时间才没有联系上,现在他们两个人都在安全的地方,姑娘方向,对于公主和元辰先生现在的处境我们没有说,只让他暂时不要轻举妄动,说这是姑娘的意思。”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她道:“如此也好。”

    说着,她转过头去看向蓝衣道:“这里平白多出来两个人会不会引人怀疑?”

    她说的,自然是元辰师傅和姑姑,现在天色太暗,即便是全城戒严,也有很多地方搜捕不到,比如这里,然而一等早上天色大亮,楚云笙相信卫王的军队会搜遍卫王都的每一个角落,她在想着这里安不安全,能不能将姑姑和元辰师傅藏下。

    闻言,蓝衣点头道:“姑娘放心,这里是我们之前在卫王都的一个秘密据点,而且我这里还有几本未雨绸缪就准备好的户籍,所以多一两个人应付起来也没有问题。”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也就彻底的放下了心来,她点头道:“这样便好,而且等元辰师傅那边好了,再让素云帮忙给元辰师傅也化一个伪装,这样一来,有了户籍证明,而且两人的容貌都已经换了,相信即便是卫王站在他们面前也一定认不出来。”

    说着,见他们三个人都赞同的点了点头,楚云笙这才对二元道:“既然现在出不了城,那么就得劳烦天杀的精锐弟兄们都暂时在城里好好的潜伏着,保护好自己,还有蓝衣的部下,只要姑姑和元辰师傅无碍,我们要等到这件事情渐渐平息了再出去不迟。”

    “是,我已经安排了他们先在城中潜下来,姑娘放心。”

    听到这话,楚云笙点了点头,她站起了身来,走到窗户口,看着外面已经露出了鱼肚白的天色,心里对隔壁房间里元辰师傅和姑姑的担忧又更甚了几分。

    然而,已经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隔壁的房间里竟然没有一点儿响动传出来。

    楚云笙急的在窗户边直打转。

    又等了约莫一刻钟,眼看着天色渐渐大亮,然而旁边依然没有动静,楚云笙再等不住,她直接起身走了出去,一直到那房间门口,但是却不敢贸然推开房门走进去,因为素云说的,一旦元辰师傅被打搅到了,不仅会前功尽弃,甚至还有可能误了他们两个人的性命,所以就这样直接推门进去太过冒险,楚云笙赌不起。

    她在门口静静的又站了一会儿,眼看着天色已经彻底亮了,她将耳朵贴在了门板上,听着里面的动静,然而听了半天却不见有丝毫的响动,这样一来楚云笙越发着急了,她走到窗户下,抬手用指尖戳破了窗户上的砂纸,透过戳破的那个小孔向里面看去,这一看,惊的她当场就楞在了原地。

    只见姑姑垂首盘膝坐在床榻之上,而元辰师傅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滚落到了地上,而让楚云笙惊讶的不仅是他那已经苍白到没有血色的脸色,还有他的那满头银发。

    这时候再没有什么顾忌,楚云笙直接转过身子推开房门就掠了进去。

    在一旁守着楚云笙的素云二元和蓝衣看到楚云笙突然的动作也紧跟着走进了房间。

    在看到房间里地上倒着的那个已经不知道是生还是死的人的时候,三个人皆是一愣。

    楚云笙是第一个扑到了元辰师傅身边,她还跪在地上就直接将指尖按在了元辰师傅的脉搏上,而她的指尖才触碰到他手腕上的肌肤的时候,楚云笙被冻的一缩手……她那从来都温润如玉的元辰师傅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冰冷的。

    此时,他浑身上下都似是笼罩在一层寒冰之中。

    然而,让楚云笙惊喜的是他还有一息尚存,虽然脉搏微弱的几乎察觉不到,但是却是确确实实的活着。

    这时候,素云也已经赶了过来,她看到楚云笙的表情,也是一怔,然后立即道:“元辰先生这里有我,姑娘先看看公主殿下。”

    闻言,楚云笙这才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往床边走去。

    相比起元辰师傅那苍白的面色,姑姑的面色红润了不少,而且她的身子也是暖的,楚云笙在为她把了脉之后才惊喜的发现,姑姑的心脉都已经修复了,之前那凌乱不稳的脉搏此时也已经平稳了下来,虽然依然微弱,但却确实已经没有了性命之忧。

    见状,楚云笙高兴的直掉下眼泪来,她连忙搀扶着还在昏迷中的萧宜君躺下,然后给她盖好了被子,这才转身去看元辰师傅。

    刚刚她只是初步确定了元辰师傅还有一息尚存,然而此时元辰师傅的身体状况她也完全不了解。

    就在她赶过去为姑姑诊脉的时候,蓝衣和素云已经在二元的帮助下将元辰师傅搬到了隔壁的房间躺下。

    楚云笙在关上了姑姑的房门之后,又急匆匆的来到了隔壁。

    一看到她进来,素云的面上的忧虑又加重了几分,她道:“姑娘,元辰先生……”

    闻言,楚云笙差点从门槛上摔了下去,她也不等素云说完,直接飞掠到了床边,抬手继续为元辰师傅把脉,而此时她才发现,之前一息尚存,而此时,按一缕脉搏却越发微弱了起来。

    “师傅,师傅!”

    楚云笙用力的摇了摇他的身子,试图要将他唤醒,然而他的身子不但僵硬,而且冷的不得了,即便是楚云笙又哭又喊,却依然没有半点反应。

    他的双眸紧紧的闭着,长长的睫毛犹如一只蝴蝶落在上面,本来那般谦和温柔风华绝代的人,只这一夕之间,就满头银发,看到他这一头银发的瞬间,楚云笙的眼泪也再抑制不住,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但理智却告诉她,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至少元辰师傅还有一口气在,她就不能放弃。

    所以,在抬手猛地抹掉了脸上的泪水之后,楚云笙对素云道:“你帮我熬些药活血生气的药来,下重一些都不要怕。”

    闻言,素云也不敢耽搁,连忙转身就出了屋子。

    而楚云笙也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瓷瓶,里面装着很是珍贵的护心丹,这药对一般人来说还有作用,而如今元辰师傅这样子,只怕是收效甚微,然而即便是有一丝希望,楚云笙也不想放弃。

    在看到她从小瓷瓶里倒出来一枚朱红色的药丸的时候,蓝衣反应也是极快,她连忙转身去倒了一杯水递了过来,然后配合着楚云笙将那药丸给元辰服了下去。

    在这之后,楚云笙又连忙叫二元去烧一盆炭火来,然后就在蓝衣的帮忙下褪去了元辰师傅的外衫,露出他那一大片如玉瓷般的胸膛,她则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银针开始对准着他心口上几个重要的穴位扎了下去。

    另外一边,二元办事也很快,不多时一盆烧的很旺的炭火就送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