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不是办法的办法

    这段日子一来,最最让她困恼和不安的事情此时终于全部得到了解决,她找到了阿呆兄,找到了元辰师傅,找到了姑姑。

    幸福一下子来的太突然,突然到她不能适应,所以才有些患得患失,害怕这不过是自己又做了一场梦,梦醒之后,依然只有她一个人留在原地,在遥望着卫王都出神。

    “姑娘,姑娘?”

    一旁的素云连唤了楚云笙几声,才将她的神思拉了回来。

    “我们现在是要去哪里?”

    素云还不认识蓝衣,所以对蓝衣的安排和现在马车要驶向的方向也表示好奇。

    见状,楚云笙抬手掀起一角帘子来,对素云介绍道:“这是蓝衣,她也是我的朋友。”

    听到楚云笙的介绍,正在驾车的蓝衣回过头来,对着素云报以友好的一笑道:“城南有一间我们的铺子,那里又隐蔽是一个藏身的好地方,现在我们就是要去那边,刚刚我们的人已经接到了元辰先生,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到了。”

    听到她这么说,素云才放下心来,但是想到赵国的驿馆,素云还是忍不住担忧道:“我们今晚这么晚都没有回去,明天会不会有人怀疑?”

    这一点让楚云笙也有些担心,但是现在也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叹了一口气才道:“今晚卫王都的局势本来就乱,如果明天有人问起来,我们就说是因为看到外面盘查的人闹着戒严,又担心门口的守卫不放行,所以就暂时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到时候再加上何月英帮我们,应该可以蒙混过关的。”

    闻言,素云也点了点头,目前也只好这样了。

    提到何月英,素云压低了声音道:“不知道姑娘现在是怎么打算的?”

    楚云笙自然知道她所指,之前在跟何月英的交易本来就是利用和亲公主的身份让他们能混进卫王都救出姑姑和元辰师傅,然而,现在看来,一切都进展的太过顺利,根本就没有用到赵国和亲公主的这一层身份,而她的姑姑和元辰师傅却已经救出来了,素云问的是她打算怎么处理跟何月英之间的交易。

    从利益的角度来讲,即便是此时天杀撤销了这一笔交易,也无可厚非,而且既然已经救出了他们想救出的人,再只是为了何月英而留在这卫王都,对于楚云笙她们来说都是要冒太大的风险。

    无论怎么想,留下了继续帮何月英都不划算,也不应该。

    但是,楚云笙却是一个极重承诺的人,她记得自己当初答应了何月英会帮助她逃离这一场和亲,她还记得自己在说出那一番话的时候,她看向自己的眸子里闪烁着的希望的光芒……而一想到那样的眼神,那样的信任,她就做不到抛弃之前的承诺。

    所以,即便是她想要办的事情已经达成,即便现在的何月英对于她们来说已经没有了相互利用的价值,但是她还是想要将她们之前的承诺执行下去。

    虽然这看起来并不明智。

    叹了一口气,楚云笙无奈的探手道:“还能怎么办呢,答应人家的事情自然要办啊,否则的话,不是也砸了咱们的招牌不是吗?”

    听到这句话素云却并不意外,跟楚云笙相处了这么久,楚云笙的为人和品行她都了解了太多,所以此时即便是她做出这样的决定,在外人看来得不偿失,蠢的很,但在素云看来却并不意外,因为她面前的这人是楚云笙。

    想到此,素云看向楚云笙点了点头道:“那我和姑娘一起。”

    楚云笙点了点头,跟她相视一笑。

    就在这时候,一路疾驰的马车渐渐的停了下来,紧接着蓝衣已经掀开了帘子,并对楚云笙轻声道:“我们到了。”

    闻言,楚云笙立即收回了所有的心神,然后跟着素云一起搀扶起了还在昏迷的萧宜君,在下了马车之后,她本来想要背起萧宜君的,然而经过这一晚上的奔波,她的体力早已经耗尽,此时即便是搀着萧宜君双腿也已经在打颤,有些站不稳,更何谈背起她。

    就在楚云笙为难的时候,身前不远处掠过来两道影子。

    一道黑影掠到了她面前,从她手上接过了萧宜君,然后稳稳当当的背在了背上,另外一道天水之青的影子则站在了她身后,在她摇摇欲坠之际即使的抬手搀扶住了她。

    楚云笙不用回头,也能看到此时阿呆兄那一双清澈明媚的眸子。

    “走吧,就在前面。”

    蓝衣对有些失神的楚云笙轻轻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将她手中的缰绳交给了跟着出来的一个部下,让其驾着这辆马车去别处了。

    然后她才几步跟上了已经走在了前面的楚云笙一行人的步子。

    城南这边已经远离了公主府和皇宫,虽然不是在最喧嚣的几条街上,但看在这朦胧的月色下林林总总的铺子,也可以看到这里白日里的繁华,楚云笙跟着背着萧宜君的二元没走出两步路就拐进了一个小巷子,然后看到二元脚尖一点掠上了一旁的院墙上,楚云笙等人也跟着他一起掠了上去,在顺着院墙跑过了两个院子,才终于在一间不起眼的院落里停了下来。

    二元动作利落的停在了院子中央,然后朝着院子里点着灯的那间屋子而去,楚云笙等人也紧随其后。

    在推开房门的那一刹那,楚云笙才看到元辰就坐在椅子上,背脊挺的笔直,在楚云笙看到他的时候,他的眸子也正抬起来看向此时被二元背在背上脑袋趴在二元肩上的萧宜君。

    只这一眼,他的身子就立即僵硬了下来,然后那一双不安的眸子里瞬间犹如掀起了惊涛骇浪般,下一瞬,他就立即站了起来朝着门口奔过来。

    然而,只听噗通一声闷响,他的身子就直挺挺的栽倒了下来。

    楚云笙反应也是极快,在看到他四肢不协调还要忘乎所以的朝着姑姑奔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往前掠去想要赶在元辰师傅摔倒之前搀扶住他,然而还是来晚了一步。

    元辰师傅就这样直挺挺的实打实的栽倒了下去,然而他却似是浑然都不在意一般,连忙抬手费力的撑起自己的身子,还想要往二元这边赶。

    楚云笙见状连忙抬手将他搀扶起来并道:“先别急,师傅,姑姑只是昏迷了过去。”

    就在她说话间,二元已经背着萧宜君到了床上,然后等素云和蓝衣将萧宜君安置好了,楚云笙这才跟二元一起搀扶着双腿依然僵硬不灵活的元辰到了床边。

    元辰才扑到床边上,他那一双深陷的眼窝子里就已经滴落了两行滚烫的泪。

    “阿君……”

    这两个字在他唇瓣间辗转,同时他手中为萧宜君把脉的动作也没停着,在他的指尖才探到萧宜君的脉搏的那一刹那,他的眸子里就已经划过了痛苦之色。

    在一旁的楚云笙见到元辰师傅流露出这样的神色,她的心也似是被人狠狠的揪到了一处,焦急不安道:“师傅,姑姑她……”

    元辰师傅没有说话,然而此时他眸子里涌动的痛楚已经说明了一切。

    而楚云笙却依然不甘心,她的眼泪也在这一刹那夺眶而出,并哽咽道:“姑姑会没事的对不对?素云把她的九转回魂丹都给了姑姑,那可是传说能起死回生的神药,师傅,师傅?”

    也是因为这一丝希望,所以这才支撑了楚云笙这一晚上的坚强,虽然她也懂医术,虽然在之前为姑姑把脉的时候她就知道,姑姑的心脉俱断毒入肺腑,即便是神医也无能为力,但是她还是不愿意相信,因为这人不是别人,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所以,在素云拿出灵药的时候,她的心里的不甘心就将那希望又扩大了几分,再加上想到了元辰师傅,她觉得她懂得医术有限,那么元辰师傅总可以救回姑姑。

    然而,却没有想到元辰师傅在面对姑姑的身体状况的时候,也会流露出这等痛苦无奈的神情。

    这仿似将她最后一丝希望的火苗也掐灭了。

    累了一晚上,强撑着自己的精神的楚云笙在看到元辰师傅面上的灰败和痛苦之色之后,她的身子一软,直接跌落到了地上。

    “阿笙,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元辰抬起了萧宜君的手,将她的手无比珍惜的放到了自己的唇边,吐气如兰,他看向她的眸子里也带着无限的眷恋。

    闻言,瘫软的跌落在地上蓝衣和素云两个人还没有来得及拉起来的楚云笙瞬间来了精神,她眸子一亮,看向元辰道:“还有什么办法?”

    元辰的眸子只看向萧宜君,眸子里的深情让人动容,他动了动喉头道:“你们先下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要来打扰。”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一怔,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元辰师傅是要做什么。

    然而,听到元辰师傅这么一说,还是让她的心里松了一口气,因为她觉得元辰师傅是有办法救姑姑的,但是既然可以救姑姑,但却又为何不告诉她办法,而且还叫她们都退下。

    没有听明白过来的楚云笙已经从地上站起了身子来,但是却并没有打算就此离去,她看向元辰师傅道:“师傅,什么办法?”

    元辰师傅却并没有回答她,只是对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们都退下。

    见状,楚云笙越发觉得心里不安了起来,她回眸看了看一旁的蓝衣和素云,蓝衣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明白是什么状况,而素云则流露出一抹若有所思的表情,在接收到楚云笙疑惑的目光的时候,素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对元辰道:“莫非元辰先生想用您的一生内力和修为去救公主殿下?我曾经听过我师傅有说过这么一种办法,但是据说这办法等同于一命换名,绝对不止只废掉一身内力和修为那般简单,而且也只是在一些古籍医书上有记载,未见有人真的就这样试过,而且,据说……”

    后面的话素云还没有说出来,而一旁急的跳脚的楚云笙已经忍不住的追问道:“据说什么?”

    素云迟疑了一下,在看了一眼元辰之后,才转过眸子看向楚云笙道:“据说,一旦失败,就是两条命……只是,这也是我听师傅说的,并不曾亲眼见过,所以不确定元辰师傅是不是要用这个法子。”

    然而,虽然素云不确定,但此时楚云笙在看到元辰师傅的表情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素云的猜测是对的。

    想到此,她立即上前一步,抓住了元辰师傅的手腕道:“师傅,姑姑让我好好照顾你,你不能再有什么事了,如果这个法子可行,那么就用我的内力和修为为姑姑疗伤吧,我年轻,身体底子也好,没有受什么伤,而你一身的伤,且不说素云说的那些可怕的后果,如今你的双腿因为长期经脉不通畅就已经很危险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再废去内力和修为的话,只怕这双腿……”

    后面的话楚云笙已经不忍心说下去,然而意思却已经很明显。

    说着话的时候,她就已经抓住了元辰师傅的手腕,然后转过头来给二元递了一个眼色,示意二元上前来帮她把元辰师傅先带离开姑姑身边。

    然而,不等二元走上前来,元辰已经反手握住了楚云笙的掌心,并抬眸看向楚云笙道:“阿笙,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有这一个法子可以试一试,且不说你对这法子本来就一无所知,并不知道该如何运用内力修为为其疗伤,即便是你知道,你姑姑和师傅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涉险?师傅没有求你过什么事情,这一次,你就当是成全师傅,师傅一直想要为你姑姑做些什么,这也当是圆了师傅的一个心愿。”

    说着,不等楚云笙反应过来,元辰师傅抬手就封住了楚云笙的穴道,然后对素云蓝衣和二元道:“你们先帮我照顾好她,这里就交给我罢。”

    闻言,素云和蓝衣连忙上前搀扶住了楚云笙。

    此时虽然楚云笙的眸子里满是抗拒,但为了她考虑,素云和蓝衣以及二元还是按照了元辰先生所说,将楚云笙带离了房间。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