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救元辰

    而那萧大人也似是很有耐心,他呵呵干笑了两声,然后继续道:“难道元辰先生就真的一点儿都不关心公主殿下现在的状况?”

    听到这句话,这石室里才想起了铁链摩擦的声音,紧接着,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她现在怎么样了?”

    这声音的音色楚云笙是熟悉的,自然是元辰师傅的,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从前的元辰师傅的声音是清越如山泉的,如今怎的变得如此沙哑?他到底经历过怎样的磨难?

    想到此,楚云笙心底里就已经冒出了一股无以名状的怒火,她手腕一抖,那可以直取人性命的匕首就滑落到了她的掌心。

    而这时候,她凝神细听也逐渐的能听出来石室里面的情形来,至少有四个人,除开那两个官儿,剩下的两个人气息沉稳内敛,楚云笙还是在仔细的聆听之后才察觉到的,所以说这两个人的功夫应该不弱。

    所以,她还不能贸然出手。

    石室内,那个萧大人似是很满意元辰的反应,他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一抹冰冷的笑意,然后道:“所以,我才说要带给您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不知道您是想听好消息呢,还是坏消息。”

    看着他如此嚣张傲慢的态度,元辰只是冷哼了一声,却并没有回答。

    见状,萧大人自顾道:“还是不卖关子了,老实告诉你吧,公主殿下已经去了,现在整个府里都在操办着她的丧事,所以元辰先生你也就死心吧,至于好消息,那就是陛下答应了公主殿下,在她死后要放了你,不过在放你走之前,你得先要服下这个。”

    说着,楚云笙听到了脚步声,很显然,此时那个萧大人正在逼近着元辰师傅。

    然而,此时即便是听到姑姑死去的噩耗,元辰师傅也并没有半点儿反应,偌大的石室里除了他们几个人或浅或深的呼吸声再也没有半点动静,而这时候,躲在石门后面的楚云笙却越发的不安了起来。

    她本来还在等待时机,这时候却再也按耐不住,就在听到那脚步声停在了某处的时候,楚云笙再不迟疑,身子一闪就闪进了石室。

    一进了密室,她迅速按照自己之前耳朵里听到的判断掠向最靠近石门的那个武将。

    因为她出现的太过突然,所以石室内的几个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即便是那武将身手也不弱,但是他在感觉到背后一阵劲风铺面,下意识的就要拔出腰际的剑的时候,他的脖颈上已经划过一片凉意,而他的手还按在剑柄上,再也无力将那剑从剑鞘里拔出来,就这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不等他倒下,楚云笙这一击得手之后,她的身子往后一蹿,就悬空并用双脚用力将半掩的石门蹬了过去,随着石门反弹过来的这一股力道,楚云笙身子一掠就到了此时正拿着一碗汤药的萧大人面前,他是这里几个人中最普通的一个,毕竟是文臣,所以对于突发事件的反应也比之前那武将慢了一拍,等到楚云笙将那武将击杀在地,他这才反应过来,也顾不得自己手上还端着药碗了,手一松就丢了药碗,并双脚迅速的往身后就在几步之遥的两个高手护卫退去。

    而这两个护卫反应也只比那武将反应慢了半拍,等到楚云笙的匕首划过那武将的脖颈的时候,他们的手就已经利落的抽出了腰际的宝剑,伴随着唰唰两声剑气出鞘的声音,他们二人已经迅速的上前,一左一右的站在了那个紧急避让过去的文臣的身边。

    而此时楚云笙却也已经奔到了他们三人面前,尚未正面同左右两人正面交锋,她手腕一抬就将手中的匕首用了内力朝着那文臣的心口飞掷了出去,而同时她在半空中一个扭转翻身的动作就掩饰住了她飞掷匕首的杀招,同时随着匕首在她袖摆里被抛出,一直缠在腰间的软剑也被她抽了出来。

    那两个护卫的身手虽然不弱,但是比起楚云笙来说已经差了不止一个层次,所以在没有看明白过来楚云笙投掷匕首的那一记杀招的时候,楚云笙就已经抽出了腰际的软剑,等他们两人察觉到携着杀意呼啸而来的匕首就要提剑去迎的时候,已经提了软剑在手的楚云笙也已经扑到了他们的面前,轻松两道剑气就将他们的拔剑去削匕首的动作逼停了。

    虽然也只是停了那么一瞬间,却已经足够让那携着雷霆之势的匕首准确的插入那个萧大人的胸口。

    刀入,血出。

    伴随着萧大人胸口划过的一片猩红,楚云笙的身子已经再度杀到了那两个护卫跟前,而这一次,她的动作更为凌厉,手法也更为狠辣,两个转身虚晃,就将这两人逼到了死角,然后找准了他们两个人的死穴,楚云笙一击两杀。

    虽然他们的身手都不弱,但是哪里比得上数次在死人堆里杀出一条血路的楚云笙。

    她不仅功夫更高他们一层,出手的速度和狠辣更是在他们之上,所以没有用到两个回合,这两个人就已经双双倒地,再无生机。

    等到将这些碍事的人都解决掉了,楚云笙这才有了功夫转过身来看元辰师傅。

    刚刚她的注意力都放在这屋子里另外的四个人身上,此时待看清楚,她的心里不由得划过一丝悲凉和辛酸。

    此时的元辰师傅哪里还有半点往日的风华,他被关押在一个玄铁打造的笼子里,笼子的上方露出一个刚好卡住他脑袋的洞口,关在玄铁笼子里的四肢也被巨大的玄铁链子绑缚着,他只能直挺挺的站着,根本动弹不得。

    这样的酷刑对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生不如死的折磨,而且他的身上也有大大小小无数的鞭痕,头发凌乱的散开,若不是那一双眼睛里还有光亮,楚云笙都要怀疑他是不是还活着。

    而此时,那眸子里的光亮却在一点一点的暗淡了下来。

    即便是刚刚楚云笙冲进了这石室,一口气解决到了这四个人,他的眸子也并没有半点的波澜,似乎对于眼前的一切都已经漠不关心。

    看到他这般样子,楚云笙的脑子里莫名的想到一个词语,哀莫大于心死。

    一定是刚刚那个萧大人对他说了姑姑的死讯,所以他才会这般心如死灰的样子。

    看到这里,楚云笙再也不忍,她直接扑了过去,在玄铁笼子外对元辰师傅喊道:“师傅,师傅,是我啊!”

    听到她的声音,元辰的眸子里这才有了一点儿鲜活之色,他抬眸看向楚云笙,愣了一瞬,然后才不确定的问道:“阿笙?”

    闻言,楚云笙连忙点头,她弯腰仔细查看了一番这玄铁笼子,发现这四角都被巨大的铜锁给锁住了,以她的剑根本就劈不开,她一边转身在那两个高手护卫身上摸索钥匙一边道:“嗯,是我,你等我一下。”

    说话间,她就已经摸了钥匙过来,在打开玄铁笼子之后,她本想扶着元辰师傅走出来,却奈何他被以这样的姿势关押的太久四肢都已经僵硬的根本无法动弹,楚云笙只得用尽力气把他直挺挺的搬了出来,然后先放到一边,一边用手揉搓着他的四肢,一边心疼道:“师傅,他们怎么可以这样折磨你,你放心,我一定会找他们报仇!”

    说着话,在她的双手触碰到与元辰师傅那伤痕累累的手臂以及硬邦邦的双脚的时候,楚云笙的眼泪已经忍不住掉了下来。

    而元辰却似是对自己所遭受的伤痛一点儿也没有放在心上,他的眸子里满是悲恸,此时看到楚云笙在自己面前,他的声音里除了沙哑之外,还多了几分哽咽道:“刚刚,他们说你姑姑……”

    后面的话他再也说不下去,本来这句话他已经没有勇气问出口,然而,即便是知道了应该就是真的,然而他还是想抱着一丝希望,希望这是之前的那个萧大人又在捉弄他欺骗他的。

    然而,话一问出口,他却又后悔了,他怕楚云笙说出来的答案会将他最后一丝希冀也破灭了。

    就这样,带着无限的矛盾和纠结,他还是抬起头来直视着楚云笙的眸子,希望从楚云笙的眼神里读出答案来。

    见状,楚云笙摇了摇头道:“那是假的,不过是为了救你和姑姑顺利出逃我想的办法而已。”

    一听到这句话,元辰那一双本来已经逐渐黯淡下去的眸子,瞬间犹如被万千星光点亮,他身子猛的一动,用他那已经沙哑无比的声音激动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语气无比的欣喜和雀跃,更刚刚那个已经半点生机全无的元辰判若两人。

    看到这里,楚云笙就知道,如果姑姑不在了,只怕元辰师傅也不会独活吧!

    越想,她的心里也越发的辛酸,但还点了点头道:“千真万确,不过姑姑的身体状况并不好,她中了毒,而且并不乐观,我给她服用了护心丹,应该能撑过今天晚上,所以今晚我们必须要逃出公主府,然后让师傅您来给她瞧瞧。”

    听到这句话,元辰眸色一紧,立即道:“那还等什么,我们快走吧!”

    说到这里,他身子又是猛的一动,然而奈何他的四肢太久没有活动,此时即便是楚云笙已经在帮他疏通经络却依然是动弹不得,如果强行运气行动只会伤了筋骨,说不定以后还会落个残疾。

    所以,楚云笙连忙按住了他并道:“也不急在这一时,而且我已经有了周密的计划,姑姑现在也已经在安全的环境中,师傅不要着急,等等我背着你先逃出公主府。”

    说着,楚云笙就加快了帮他疏通腿部经络的速度,然后看着他的双脚上的肌肉逐渐软了下来,楚云笙这才弯下腰来,将他背在了背上。

    元辰师傅的身量很高,比楚云笙都要高一个头,往日里他器宇轩昂一身风华,然而此时比他还要矮半个头的楚云笙背起他来却并没有半点压力,因为他实在是太瘦了,浑身上下都似是皮包骨一般,楚云笙将他背在背上,就犹如背了一副干骨架,并没有多大的重量。

    而这样,也越发让她心疼起来。

    这些人,怎么可以这样折磨他!

    越想,她心里越恨!

    虽然答应了姑姑,不为她而找卫王寻仇,但是此时看到元辰师傅被这样的虐待,楚云笙即便是不为姑姑报仇,也要为元辰师傅这一笔账而找卫王好好清算一番!

    心里这样想着,她脚下的步子也没有做丝毫的停顿,直接跑到了石门口,一脚踹开了石门之后,就沿着之前下来的石阶一路往上奔去。

    在回到那间密室入口的时候,楚云笙先探头出去,确定门口的守卫都是背对着她的,而且对于刚刚在底下密室发生的事情毫无之情,楚云笙就放下了心,然后脚腕一转,就带着元辰师傅从后面已经被二元撑开的窗户跃了出去。

    待将元辰师傅稳稳的落在地上,楚云笙这才轻轻的将元辰师傅放到二元的背上,并压低了声音道:“交给你了,当心。”

    虽然只有几个字,却已经犹如千斤重,二元自然知道他此时背上背负的人对楚云笙来说的意义,当即点了点头,便脚腕一转,直接掠上了对面的屋脊。

    而此时,已经兜兜转转溜着外面的守卫一圈的阿呆兄也早已经在对面的屋脊上等着了,他们一出现,他就朝着相反的方向掠去,并不时的用脚尖提起瓦砾朝着下面的那些守卫击去,这样一来,那些守卫又一次被吸引了目光,再度追着阿呆兄离去的方向追去。

    而楚云笙此时却不打算跟着二元一起带着元辰师傅离开,有二元还有那些已经潜伏进来的天杀的精锐在,楚云笙相信元辰师傅的安全也得到了保障,她现在要去的是那一间阁楼,去救姑姑。

    只是不知道过去了这么久,那边的情形怎么样了。

    虽然知道有端妃在,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但是自从从石室出来,楚云笙的眼皮就一直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