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正着

    楚云笙也才借着昏暗的光亮看到这两人模糊的样子,陌生的很,她应该是没有见过的。

    走在左边的萧大人穿着朝中四品官员的服侍,而一旁一直在跟他说话的男子则是一员武将,穿着银色的铠甲,走起路来飒飒生风,不过眉宇间却少了几分应有的英气和刚毅。

    如果说之前楚云笙还不能够确定元辰师傅就关押在此处的话,那么此时听到这两人的谈话她基本上可以确认了。

    刚刚那个萧大人说——那东苑关着什么人你我都心知肚明,在这种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那么定然是说明那人就是元辰师傅无疑了。

    然而,此时姑姑的死讯刚刚传来,他们两人就奉了卫王的命令来到这里,是要做什么?

    让楚云笙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之前卫王在离开姑姑所在的阁楼的时候说出来的那一番话,他是打算在姑姑死后就立即对元辰师傅动手的,那么这两个人此时的目的就不言而喻了。

    想到此,楚云笙的心也跟着紧了紧,此时她明知道这两人的目的是要对元辰师傅不利,然而她却不能紧紧的跟着这两人,因为前面的守卫太过森严,她完全靠近不了,而且既然他们已经行动,如果她不赶在他们之前找到元辰师傅的话,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此,她的后背就一阵发凉。

    那两个人还在说着话,却已经沿着回廊渐渐远去,最后消失在了月牙形的拱门之后,而躲在树荫深处的楚云笙也不敢有丝毫的迟疑,她身子一闪就跃上了屋脊,然后按照脑子里已经勾勒好的公主府东苑的地形图,踩着院墙直接避开守卫最森严的地方,在屋脊上飞奔。

    这两个人走正门,自然是最近的路线,而楚云笙此时为了避开守卫就不得不绕路,所以她担心自己赶不及,所以一路都在咬着牙用尽最快的轻功飞奔。

    在成功的跃到东苑防范最薄弱的院前的时候,她也没有丝毫的迟疑就跳了进去。

    院墙后面是是一池莲花,楚云笙在跳进去之后,在院墙上瞪了几下,尽力的让自己身子保持轻盈的姿态落水,这样以避免水声过大而让不远处的守卫警觉。

    在激起一片小水花之后,她整个人已经落入了水中,好在这一池的莲花长势极好,完全的将她的身形遮蔽了起来,虽然落水声依然不小,引得不远处的回廊下的守卫都转过头来仔细查看了一番,但楚云笙藏在了莲叶深处一动不动,也就躲避了过去。

    在稍等了一会儿,确定之前那些探查的目光都已经撤离,她才划动双手逐渐朝着回廊处靠了过去。

    以前她不但不会水,而且还是个怕水的,但是自从那一次在上阳,因为她的不会水,最后成了阿铄的拖累,他带着在水中昏迷的她在冰水中前行,最终才得以逃出何容的搜捕,那一次为了救她,他本就身重剧毒九死一生,又因为在冰冷刺骨的水中这么一泡,而越发让那毒素侵入了身子,最后差点死去……所以,自那时候,即便楚云笙对水依然是害怕的,却还是强迫着自己学会了浮水,她不想再遇到那般险境的时候自己还是一个拖累,她想要跟他并肩……

    想到此,即便是此时深秋的池水已经也有一些刺骨了,但是楚云笙的心却是暖的,每一次无论遇到再困难的时候,再危险的境地,只要她心里一想起他来,就觉得自己又生出了无限的力气和希望。

    虽然楚云笙在想着心事,却还是不忘时刻留意着岸上的动静,就在她就要游到回廊底下的时候,就听见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她在水池中,位置偏低,所以听不出那脚步声是谁的,然而紧接着在听到那人的说话的声音的时候,楚云笙心里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萧大人,就在那边暗室里了,剩下的事情,我派手下去完成就可以了,萧大人就不必亲自跑这一趟,等下属下办成事复命回来,我们两个就去喝两杯如何?这些日子为了这档子事儿,我们也没少操劳,连带着睡觉都睡不安稳,现在可倒好了,任务完成。”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楚云笙在东苑前面看到的那两个领命前来东苑的人。

    听到那人的话,那个萧大人的语气一如之前那般,带着几分疏离道:“这等重要的事情,还是我亲自跑一趟的好,而且你也说了,这事儿搅的大家都不安稳,眼看着最后的一个环节了,怎么说我也要亲自见着才好回去同陛下复命,至于喝酒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他们两个人的谈话声也渐渐走近,楚云笙将身子微微动了动,越发往莲叶深处藏了藏。

    此时,她万般庆幸自己选择的是走这一条僻静的路通过这莲池潜伏在这里,因为她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比这两个人还早了一步到了这里。

    然而,庆幸归庆幸,却依然大意不得,此时他们两个人在回廊上走着,楚云笙则尽量的在水里跟上了他们的步调,而且还不能发出声响。

    好在这周围不少的树上都有秋蝉在不停的鸣着,而且莲池里处处也都有蛙鸣声,所以楚云笙那一点儿轻微的划水声也就隐没在一片蛙鸣声之中了。

    然而不好的是不多时就到了这回廊的转角,而莲池却已经到了尽头。

    楚云笙不得不悄无声息的从莲池里爬出来,一身湿漉漉的却还要不时的用轻功闪避周围的那些护卫。

    在借着回廊的两根柱子做隐藏,楚云笙也来不及抹掉脸上的水珠子,直接一个纵身就跃上了这回廊的顶上,然后在屋脊上几个闪身就跳到了刚刚那两个人所指的房间顶上。

    房子外也站着大量的守卫,然而因为这两个人的到来,所有的人的注意力都在他们身上,也就没有人察觉到潜伏在屋脊上的楚云笙。

    楚云笙在屋脊上换股了一圈,看到正门没有机会,就转身来到了这房间的后面窗户口,她才探出头来,就看到下面还站着两个守卫,不过这房间的后面已经是另外一个院子了,所以这里也就这窗口有两个守卫,其余的人都站在院子外。

    眼看着之前的那两个执行命令的人已经进了屋子,楚云笙也不能再耽搁,她身子一闪就从屋脊上跃下,在跃下的同时她手腕一抖,藏在手臂内侧的匕首也已经滑落到了掌心,而她的动作也是奇快,在掠到这两人的头顶的时候,她已经蓄满了内力的掌心就已经对准了当中一人的天灵盖劈了下去。

    只这一掌就已经击碎了那人的头颅,一击必杀,那人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痛呼出声,而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楚云笙握着匕首的另外一只手也已经划过了另外一人的脖颈,并在左手得手后反手过来按住了那人的嘴,将他即将要破嗓而出的话给压制了下去。

    只眨眼间,那两个人的身子就这样直挺挺的往下倒了下去。

    而此时院外的守卫都背对着这院内,看不到里面的情形,再加上此时月上中天,窗户下这正处在廊檐下的一片阴影里,所以在眼看着这两人要倒下之前,楚云笙用尽了力气一手一个,将他们的扶了一下,然后轻轻的将他们放倒在了地上,以免发出碰撞声。

    而此时周围也没有可供藏匿的地方,楚云笙也一时间没有别的办法,再加上此时她万分担心房间里的元辰师傅的安全,所以当即也不敢多做停留,直接将窗户推开了一条缝隙,就往内看去。

    在透过窗户的缝隙,楚云笙才看到那两个人将将转身进了一间从墙壁上开出来的一间密室,从她的角度之能看到从密室里透出来的昏暗的光线,看不到里面。

    而此时,这房间里也并没有其他的守卫,只不过门口还站着一排的守卫,不过都是背对着房间的。

    这时候,担心元辰师傅的楚云笙也已经管不了那么许多了,她抬手就要将窗户全部推开,就在这时候,身后突然掠过来一道风。

    眨眼间就有两道身影随着那一道风扑面,出现在了楚云笙的身后,她反应也是极快,连忙收回了要推窗户的动作,立即转过身来,在看清楚这两人之后,楚云笙才长吁了一口气。

    原来是二元和阿呆兄。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两个人已经摸到了这里,这速度坚持出乎楚云笙的意料,她是在端妃发布公主亡故的消息的第一时间就从那阁楼一路赶来了这里,而他们还要从府外一路避开层层守卫到这里,而此时她浑身上下全部都湿透了,仿佛是才从水里爬出来的女鬼,而这两个人却衣衫整洁,面上也带着轻松,并没有她一路过来的那般艰难。

    见状,楚云笙就觉得有些窘迫,而这窘迫也只是一瞬间,因为此时她心里更多的还是担心就隔着一间屋子的密室里的元辰师傅。

    像她刚刚那般冲进去自然是太冲动了,而且很有可能最后元辰师傅没有救到,自己也要搭进去一条命,毕竟这里守卫太多。

    而现在不一样了,二元和阿呆兄都在这里。

    而二元也似是已经看穿了楚云笙的想法,他对楚云笙和阿呆兄比了一个手势。

    楚云笙一看,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想法,而阿呆兄也显然是在来这里之前就已经跟二元沟通好了,在二元比了这个手势之后,阿呆兄只看了楚云笙一眼,然后点了点头身子一闪就再度不见了。

    下一瞬,他就出现在了这间屋子的前院里。

    因为他出现的突然,院子里的那些守卫一怔,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等他们回过神来再拔剑去捉他的时候,阿呆兄身子一掠,已经朝着外院走去,门口的那些守卫大部分也都跟着追了出去。

    而这一边,因为前院出了状况,后院的这些守卫立即探头过来张望,但在看到窗户阴影下依然站着笔直的两道影子的时候,他们也都放下了心思,其中一部分人还被叫去了前院支援。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时候窗户口下站着的这两道影子已经不是之前的两个守卫而是楚云笙和二元。

    在阿呆兄成功的吸引了门口的守卫追出去之后,楚云笙这才推开窗户,身子一跃就进了屋子,而二元则依然在这窗户口守着。

    楚云笙掠进了屋子也不敢有丝毫的迟疑,她脚尖一点,就直接往那暗室走去。

    进去之后才发现,这里竟然还是一条长长的通往底下的密道。

    密道两边点着油灯,昏黄的很,却足以将脚下的石阶照亮。

    楚云笙对于黑暗和密道有着不好的记忆,每一次一到这种比较幽闭的空间她的心里的恐惧和慌乱就会成倍的上涨,然而此时,没有苏景铄在身边,她也只能自己硬着头皮往下走。

    越往下走,光线越暗淡,两旁的油灯在夜风的吹拂下不时的晃动着,越发让这密道显得诡谲。

    刚开始楚云笙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渐渐的,就有了滴水的声音传来,而她循着着滴水声一直往下走,终于走到了这石阶的尽头,看到一间石室。

    石门半掩,然而里面却已经响起了之前那个萧大人的声音。

    “元辰先生,本官来这里,是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不知道你要听哪一个呢?”

    一听到这句话,在半掩着的石门外的楚云笙激动的险些跳起来。

    果然!元辰师傅是被关押在了这里!

    想到此,她就有一种要立即推开这石门的冲动,然而理智却告诉她先听一听,确定里面的情形有了把握之后再动手,以免里面的人狗急跳墙用元辰师傅做威胁。

    所以,在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楚云笙收回了按在石门上的手,身子往后一退,将自己贴在了石壁上,竖起耳朵放开了六识去感知里面的状况。

    然而,在萧大人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对面却并没有人回应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