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发布消息

    素云收拾妥当之后,走到楚云笙身边,带着歉意道:“以我现在的水平也只能这样了,希望能够蒙混过去。【.aiyoushen.】”

    闻言,楚云笙赞许道:“已经很不错了。”

    萧宜君勉力站了一会儿,她的额头上就已经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子,虽然带着面具,然而依然可以看见那张薄如蝉翼的面具上浮现出来的苍白之色。

    见状,楚云笙连忙搀扶着她坐了下来并道:“姑姑,不必那般勉强,你先休息一会儿。”

    说着,楚云笙转过头来看向端妃道:“等下我们现在这屋子里藏好,然后你就对外宣布公主殿下病逝的消息,一边让人传递消息给皇宫里的卫王,另外一边命人下去安排公主的后事,这府里应该也没有什么以前的老人儿了,所以咱们就特别吩咐那些将领去找回之前公主府的故人来操办公主的后事,这样一来,府内进进出出的人自然就多了,然后我的朋友会趁着人多混进来,素云带着姑姑等下也趁着这房间人多的时候溜出去,然后先去南苑,我看过公主府的地图,那边最为偏僻,平时都很少有人去,而且守卫也最为薄弱,我想一旦卫王知道了姑姑已经亡故的消息,也会很快的撤离公主府外面的那些守将,这样等他们都撤离了,我们就从南苑逃出去,而我等下也趁乱在这府里四下游走一番,看看哪里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如果有可能碰到元辰知道元辰师傅下落的人自然是最好,如果没有碰到,我也会到南苑同姑姑和素云会和。”

    听到楚云笙将这些细节都说了出来,一旁的几个人也跟着点了点头,对此不再有异议。

    端妃弯下腰来对萧宜君道:“我扶着公主到旁边的隔间先藏一会儿,等下我会让下人们进来打扫屋子,并叫裁缝来给床上那个假的公主量体裁衣,然后你们就趁乱离开。”

    闻言,萧宜君点了点头,然后在素云和楚云笙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就跟着端妃绕到了柱子后面,楚云笙这时候才看到这房间旁边竟然还有一个小隔间,之前被层层的帘幕遮挡不容易发现,也只有熟悉这房间的人才知道。

    这样一来,素云和姑姑也就更安全了,所以她也暂时放下了心。

    等到将姑姑和素云在房间里藏好了,端妃这才从走到门跟前,推开了房门。

    随着房门被推开,外面一股带着清凉气息的风也随之铺面而来,同时,对面的阁楼上,亭台上瞬间就有几十道目光朝着她们两个人投递了过来。

    楚云笙站在端妃的身后,叹了一口气道:“开始吧。”

    端妃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然后站在栏杆上,对着阁楼下面的守卫大声道:“去禀报陛下,就说公主去了,另外再找到这些年在公主府伺候公主的一些嬷嬷和丫头,还有公主府里的管事,叫他们过来,配合本宫操办公主殿下的后事。”

    在听到前面半句话的时候,下面的守卫的面色明显的一松,不仅是他,楚云笙感觉到周围那些紧紧的盯着她们的目光也突然一下子不再那般凌厉了。【.aiyoushen.】

    因为他们也知道自己守卫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如今公主病故,他们的任务达成,自然所有人乐得自在这才松了一口气,然而此时他们的表情看在楚云笙的眼里只觉得愤怒。

    只是此时,她却不能将自己的半点儿不满表现出来,只垂眸低头跟在端妃的身后。

    在听到端妃的吩咐之后,下面的守卫将领面上露出一抹迟疑道:“端妃娘娘,属下这就传递消息给陛下,只不过……”

    他的话才说到一半,端妃的一个犀利的眸子就扫了过去,让他的后半句卡在了喉头里,面色也憋的通红,半天不知道该不该说。

    “只不过公主府的那些老人们早就被你们遣散了出去?”

    他没有说出口的话端妃帮他说了出来,在扫了他为难的表情之后,端妃冷冷道:“那就去找,本宫不信,这偌大的卫王都还有你们这些禁卫军找不到的人?而且,你也不必为难,相信即便你将此时禀报给陛下,陛下也会交给本宫做定夺,毕竟如今公主殿下已经去了,所有的事情都得按照公主殿下生前的意愿来,本宫相信,在这些小事上面,陛下是不会愿意委屈了公主殿下的。”

    端妃的声音冷冷的,带着不容置喙的威压,那守卫将领听到这句话也再不敢生出任何异议来,只得低头领命退了下去。

    相信很快,卫国护国公主萧宜君病故的消息就会传遍卫王都,那时候又有几家欢喜,几家愁呢?

    想到此,楚云笙一时间想到了人情薄凉这个词语。

    端妃转过身子,也才注意到楚云笙的走神,她叹了一口气,然后对楚云笙道:“去将刚刚公主殿下用过的碗筷收拾一下吧。”

    她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不远处那些潜伏着的高手听到,楚云笙也当即就明白过了端妃的意思,是让她趁着这时候离开这阁楼去外面转转。

    楚云笙连忙点头应下:“是,娘娘。”

    说着,她就转身回到了房间里,将之前端妃端进来的碗和托盘再度拿了出去。

    因为听到了端妃对她的吩咐,再加上也知道她是端妃身边的人,所以下面的守卫并没有拦着他,就由着她在层层森严的守卫看守下走出了院子,往厨房的方向而去。

    楚云笙在避开了守卫最森严的那个院子之后,才走出拐角的回廊,就打算转过身子往东苑的方向走,因为她和姑姑都猜测那里有可能就被关押着元辰师傅。

    在廊檐下找了个花草最茂密的地方将碗和托盘藏好了之后,楚云笙就直接快步的往东苑走。

    刚开始一路上即便是遇到了巡逻的守卫,但见她是从公主那院子的方向出来的,也就没有多想,并没有盘问。

    一路上,楚云笙也听到了侍卫们私下里已经在谈论着公主已经病去的消息,但却没有听到任何关于元辰师傅的消息。

    就在她转过最后一道石门,眼看着再过一个院子就到了东苑的时候,就被那里的守卫给拦了下来。

    比起之前的那些并不盘问的守卫,这里的守卫身上都带着一股凌然的冷意,让人不敢轻易靠近,而且楚云笙站在月牙拱门外,就已经看到了院子里黑压压的一片的守卫。

    “干什么的?”

    她的眸子才往里面扫了一眼,就被拦着她的那个人给瞪了一眼并呵斥道:“这里不是你一个丫鬟该来的地方,打哪儿来就到哪儿去,否则小命怎么丢了的都不知道。”

    如果这人不这么一说还好,他越是这么说,越是让楚云笙看到里面森严的守卫,楚云笙就越是怀疑这个地方。

    因为,这公主府里最重要的地方莫过于关押姑姑的那一处阁楼,如果说还有一处守卫并不比那里松懈的,那么很有可能,这里就关押着元辰师傅!

    想到此,楚云笙感觉自己的心情也跟着激动了起来。

    然而,面上她却依然表现的沉稳道:“端妃娘娘让我来这里取几件公主以前的旧物,想必各位大哥也已经知道了吧,公主殿下已经病故,所以端妃想让我拿着公主的旧物过去,陪着公主殿下一起,也当时端妃留给公主殿下的一个念想。”

    这样的说法也是合情合理的,毕竟听说姑姑曾经也在这东苑住过一段时间,而且很是喜欢这东苑莲池那边的景色,所以这里有她喜欢的旧物件也很正常。

    然而,即便是合情合理,而且楚云笙又搬出了端妃,但是这里的守卫却丝毫没有要买账的意思,刚刚拦着楚云笙的那个守卫大手一挥,就将楚云笙推了一个趔趄,然后一点儿也不客气道:“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今日即便是端妃娘娘来了,我们也不能放你进去,所以你还是回去吧,否则的话,要按照军法处置,你这个小丫鬟的小命都保不住。”

    闻言,楚云笙一怔,故作惊讶和惶恐道:“可是军爷,我也没有做错什么事情,我人微言轻,只是按照主子的吩咐行事,我只知道,我如果奉命来了这里办差,最后回去两手空空的话,是交代不了的,就请军爷体谅一下,我就随便拿两件之前公主殿下喜欢的或者用过的物件就好,绝对不会让军爷为难。”

    这一番话楚云笙说的楚楚可怜,而且,在最后的时候,她还摸出了之前端妃给她的令牌,并道:“这是娘娘给我的令牌,若是军爷不相信我所说的话,这令牌总该不至于是假的吧?”

    楚云笙一番软硬兼施下来,这守卫的面上果然划过一丝动摇,然而很快,他的眸色一紧,便换回了之前的坚硬如冰,并对楚云笙道:“令牌也是没有用的,在这里我们只听从陛下的手谕,所以,你还是赶紧回去吧,如果端妃娘娘真的是想要拿公主殿下的旧物的话,就让她去找陛下拿了手谕来,只有见到那个,我们才能给放行,否则的话,我们也是会被惩罚。”

    “你跟她说这么多做什么,快走快走!再不走的话,可别怪我们不客气。”

    之前的那个守卫在楚云笙的软磨硬泡之下终于才说出来这么一番话,而他的话音才落就被旁边另外一个守卫将领给驳斥了过去,显然,对于“陛下的手谕”这件事情,在这里并不是一件人人皆知的事情。

    所以,他们两个的面上才划过一丝紧张。

    而到了这时候,楚云笙也终于确定从正面是进不去的了,同时,越是因为这样,她才越发觉得元辰师傅就在这里面,否则的话,这府里还有哪里需要卫王的手谕才可以进的地方?

    端妃作为如今卫王身边最宠爱的妃子,而这两个守卫竟然连她的令牌和话都不放在眼里,明显是已经被人特意吩咐过了的。

    而那人,不用想,也一定是卫王。

    想到此,楚云笙只得叹了一口气,面上带着无奈的对这两个守卫将领点了点头,然后垂头丧气的往回走。

    在转过这个回廊,转出了那两个人的视野的时候,她趁着没有人注意到,身子一闪就掠到了庭院下的树荫里,公主府的地形图她已经牢记在了心中,如果此时她记得不错的话,从这边的院墙翻过去,再越过两个庭院屋脊,她就能到达东苑的莲池,莲池过去就是东苑的正厅。

    东苑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虽然猜测元辰师傅就在里面,但楚云笙也不确定他具体被关押的位置,所以如果从这里溜进去的话,得从莲池那边摸进去,然后从正厅开始一间一间的找了。

    只是正当她将身子藏进树荫里,还不等她提起步子掠上院墙上,就听到不远处的回廊拐角上传来了脚步声。

    闻声,楚云笙一怔,再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将身子往树荫最浓密的地方缩了一缩。

    脚步声渐进,而有两个人的谈话声也逐渐近了。

    “萧大人,你说陛下让你在接到公主殿下病去的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来这东苑是做什么?”

    这人的声音楚云笙陌生的很,脑子里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而他口中所说的萧大人,楚云笙也完全没有印象,看来这些都是后来卫王提拔起来的自己的心腹。

    “那东苑关着什么人你我都心知肚明,此时我前去,这还用问吗?”

    那个萧大人压低了声音,对刚刚发话的那人答道:“只是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每次都是轮到我,也不知道是因为陛下的信任,还是因为陛下的不重视。”

    这句话他说的颇有几分怨气,显然,对于他这次要去执行的任务他也是有几分不满的。

    之前发话的那人的声音又再度响起道:“这个还用问嘛,肯定是陛下信任萧大人,否则的话,这等机密的事情也不会让萧大人去处理了。”

    他们两个的脚步声随着谈话声逐渐走进,渐渐的从前面的回廊转角转了出来。【本章节首发..小说网,请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