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素云的易容术

    她没有把握能在这一次救活姑姑,更不能肯定元辰师傅也一定有办法救治好姑姑,今晚的一切都只是生死一搏,而且,很有可能最后即便是她们按照计划救出了元辰师傅,最后大家对姑姑的身子却无能为力。

    而那时候,姑姑已经被带出了这里,以后那个被葬如皇陵受卫国万民朝拜的人就不会再是姑姑。

    这一层意思楚云笙没有直接点破,而聪明如端妃和萧宜君当即就已经明了。

    端妃转过眸子看向萧宜君,此时的她眸子里也跟楚云笙一样,带着担忧。

    而萧宜君却反倒轻松的很,她耸了耸肩,对她们两人展颜一笑道:“我还以为你担心什么事情呢,不用怕,横竖我也不喜欢这里,我只希望不管我死了,还是活着,都跟你元辰师傅在一块儿,而如果这一次我真的没有那个命活着走出这里,日后铁定也是会埋在皇陵,而那恰巧并不是我所希望的,因为我和你元辰师傅即便是死了,也不能再相见,这样倒好,无论今晚成功与否,我至少都能见他一面,如果我死了,就请你们把我烧掉,让元辰带着我的骨灰回到曾经他隐居的山谷,在那里陪着他也好,这就是我最后的心愿了,虽死无憾,我唯一担心的只是你们,你们这样做要冒多大的风险,会做出怎样的牺牲?外面的情势我虽然都不清楚,但是也可以想象这其中的艰难,阿笙……”

    萧宜君劝阻的话尚未说出口,楚云笙就已经又紧了紧她的手,摇头道:“没事的,只要姑姑愿意,我愿意拼上一拼。”

    一旁的素云和端妃也同时点头道:“我们也愿意。”

    闻言,萧宜君神情一怔,她的眼底里隐隐有泪光闪动。

    楚云笙这才松开了攥着她的掌心的手,然后转过头来对素云道:“麻烦你了。”

    说着话,楚云笙和端妃就将萧宜君身边的位置给素云让了出来,素云一边取出身上带着的锦囊,一边在萧宜君身边坐下并温柔道:“我给公主殿下化个妆容,可能需要一点时间,还请公主殿下耐心等上一等。”

    说着,见萧宜君点了点头,素云才开始倒腾起她装在鼓鼓囊囊的锦囊里的东西。

    这时候,耳朵尖的楚云笙蓦地听到了门口有响声,她神色一怔,立即向门口看了过去,而在同一时间,端妃也注意到了,她们不约而同的掠到了门口。

    在停下步子的一瞬间,楚云笙抬眸看了端妃一眼,她身子一闪就避到了门后不远处的一根柱子后面,然后楚云笙贴着房门就看到了门外弓着腰身倾听的身影,她也毫不迟疑,抬手就将门打开,然后在打开房门的一瞬间,看到是之前跟在端妃身边出宫的那个小丫头的时候,楚云笙也毫不迟疑,在她被发现之后面上还带着诧异之色的同时,楚云笙就已经抬手将她从门外拽了进来,然后再度关上了房门。

    “你们在做什么?”

    那丫头面上带这诧异,眸子里依然是无辜且天真的。

    说实话,楚云笙的第一反应是先将她抓回来,因为之前她在跟姑姑说话所以也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动静,根本就不知道她到底听了多少去,而现在她们的行动尚未开始,是绝对不能走漏风声出任何纰漏的。

    楚云笙将她抵在门上,单手攥着她的衣襟,目光里带着冷意的看向她,并压低了声音道:“你都听到了些什么?”

    闻言,那丫头一脸无辜的看向楚云笙道:“我什么都没有听到,不知道你们的什么计划。”

    她的话才说到这里,就立即明白过来自己多嘴失言了,正当她面上划过一丝惶恐的时候,这时候,就见她手腕一转,脚下的步子灵活的一避,轻松的就绕开了楚云笙的牵制,并在避让的同时对楚云笙劈过来一道掌风,让楚云笙不得不让后避让开来。

    楚云笙没有想到她还有这等身手,她还在想着该拿这个丫头怎么办,却不料她不但自己说漏了嘴,而且还是会些功夫的,就在她失神的空当里,她就已经灵活的避开了她的钳制,眼看着她已经转过了身子,手已经按在了门上,抬手就能打开房门。

    而这时候,一旦她打开房门,对外面不远处的守卫们发出一丁点儿信号,那么这局面将不堪设想!

    一时间,楚云笙既懊恼自己轻敌,又不得不连忙运起轻功身子往前掠去想要趁着那丫头在打开房门之前将她再次擒住。

    然而,不等楚云笙掠到她身边,从旁边掠出来的一道身影突然一个抬手就按在了那丫头的后颈上,一时间,奔到那丫头面前的楚云笙只感觉到一片猩红的血色划过她的面上,尚且带着温热。

    那个突然掠出来出手的不是别人,是端妃。

    而她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拿出来刺死这个丫头的东西竟然是从她头上拔下来的一根发簪。

    看到楚云笙还有些愣神,端妃这才松开了手,转过身来对楚云笙解释道:“不是我心狠,而这丫头本就是卫王派来我身边监视的探子,这些日子我在她面前都表现的极其谨慎,唯恐出错,但是如今,让她听了这些重要的消息去,如果留她的活口,她一定会将这个消息传递出去,那么今晚上的计划就会失败的。”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才释然了,难怪这丫头的身手竟然不错,只是她之前看到她眸色天真烂漫,还真的只当她是一个无辜的小姑娘,如今却是她小瞧了人家。

    想到此,楚云笙转过头来看向端妃道:“刚才谢谢你了,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这句话楚云笙是带着诚意的,如果刚刚自己没有来得及阻止这个丫头的话,那么一旦这房门被打开,她和素云姑姑甚至连现在在公主府外待命的天杀精锐和蓝衣的人都会受到牵连。

    闻言,端妃摇了摇头道:“为了公主,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而且……”

    说到此,端妃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床榻边,已经被素云化了妆容的萧宜君道:“如果你带着公主殿下离开这里,那么也应该留下一个人来做公主的替身,否则的话,即便是公主的死讯传出去了,这里没有人也让人怀疑,所以,就让她来顶替公主殿下吧。”

    这一点楚云笙之前倒是没有想到,此时她不得不佩服端妃的冷静,以及临危不乱的果敢和狠辣,比起来,自己都差远了。

    越想,她就越有些心疼起她来,因为她知道曾经的春晓是那般的单纯良善,她在皇宫里到底是过着怎样的日子,才会将一个人慢慢的打磨成这般。

    端妃似是感应到了楚云笙的目光,她转过头来,疑惑道:“你是否觉得我这样做不妥?或是太过残忍?”

    闻言,楚云笙连忙摇头道:“当然不是,换做是我,在知道了这丫头的探子身份也断然不会将她留下,我并不是同情心泛滥的烂好人,这一年来在我手下死去的人已经不计其数,我只是觉得你变了,你比之前更加果敢,而这些是我都比不上的,而且,想想你在皇宫里的经历,再联系现在的处事态度,我就在想你到底都经历过怎样的磨难和阴谋诡计,有些心疼。”

    听到这句话,端妃眸色微动,她一边弯下腰来,要架起地上已经软倒了的那丫头的尸体,一边对楚云笙道:“还能有什么态度,那后宫本来就是阴谋诡计圈,想要活下来,就不得不让自己变得果决狠辣,否则的话,单凭帝王的恩宠想要在后宫中立足,根本就是一个笑话,不过,姑娘,虽然经历了这么多,但是我现在过的挺好的。”

    说到后面的时候,她的嘴角还浮上了一抹笑意,只是那一抹笑意里带着几分苦涩。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而且,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再去纠结她过的好不好,也已经无济于事,所以楚云笙也只是顺着她的话点了点头,便也跟着弯下腰来跟她一起将那丫头的尸体往床边上抬。

    这边素云已经给萧宜君易了容,从外面看起来,此时的她不过是一个十六七岁的丫头,跟这府里出来的或者是端妃身边带着的那些宫里的丫头并无多少区别,只是她的眸子里的生机已经淡去了不少,即便是妆容再好,也难掩饰住她眸子里的病态。

    然而,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实属不易。

    “怎么样?”完成之后,素云看向楚云笙笑道:“眸色我已经尽力了,而且公主殿下即便是这般走出去,也不会让人怀疑,毕竟如今她已经换了截然不同的两副面孔。”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然后她和端妃合力将那丫头的尸体放到了床脚边,并对素云道:“能不能将她尽量易容成公主殿下的样子?”

    素云刚刚虽然在全身心的忙着手中的活计,但也稍微听到一些这边楚云笙和端妃的谈话,此时只一眼就已经看出了她们两个心中所想,她只是扫了一下这丫头的脸部轮廓,然后便道:“可以,但只能是大致轮廓,而且,需要更长的时间。”

    闻言,楚云笙点头道:“没关系,可以就好。”

    话音才落,素云就已经蹲下了身子,开始倒腾了起来。

    而这边楚云笙和端妃也没闲着,她们先除去了这丫头身上的衣衫,然后小心翼翼的给萧宜君换上,再将萧宜君之前身上的衣裳给了这丫头穿好。

    她们忙活这半天的功夫,素云就已经调制好了自己的药粉,在她们将那已经换好了装扮的丫头抬到床上的时候,她就开始给她上妆。

    楚云笙和端妃则搀扶着萧宜君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萧宜君回眸看着床边上忙碌个不停的素云,然后对楚云笙道:“这姑娘的手真巧。”

    楚云笙点了点头,也感叹道:“是啊,素云很厉害的。”

    说着,楚云笙又忍不住弯腰再度给萧宜君把起脉来,此时的萧宜君的脉搏不似之前若有似无,仿似随时都可能停止一般,此时虽然微弱,但却已经稳定了下来,看来素云的灵药起了作用。

    想到此,楚云笙心里一松,心情也好了许多。

    见状,萧宜君也笑道:“我也感觉自己胸口没有那么堵了,看来老天还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然后她又摇头道:“我其实不信什么老天,我相信人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比如这一次,如果她之前就放弃了的话,只怕现在就不会有陪在她身边的姑姑了,所以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楚云笙都相信只要心中带着希望,就一定会有实现的时候,她绝对不能轻言放弃。

    想到此,楚云笙垂眸对萧宜君道:“姑姑现在可否能勉力站起来走一走?”

    虽然现在给萧宜君已经换了妆容,但是想要从这里离开,却还是要靠她自己走出去,否则的话,依然会被人怀疑。

    听到这句话,端妃也抬眸紧张的看着萧宜君。

    萧宜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在两个人紧张的目光下,点了点头,她道:“你们都能做到不可能做到的,我也一定可以。”

    说着,她死命的要紧了牙关,然后松开了按在梨花木椅子扶手上的手掌,在没有楚云笙和端妃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起初还有些站不稳,而且她才一站起来,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然而,当她的意识在想到如果这一倒下就有可能让所有人的努力都前功尽弃,可能再见不到元辰的时候,萧宜君心一横,当即咬破了自己的舌尖,用舌尖上的钝痛刺激了自己,强迫着自己保持灵台清明,并站了起来。

    见状,楚云笙差一点高兴的跳了起来。

    而一旁一直忙着给那丫头化妆的素云也终于结束了手中的工作,她转过头来看行楚云笙几个道:“好了。”

    闻言,楚云笙端妃和萧宜君几乎是同一时间回过头去看向床上躺着的那个穿着公主服侍的女子,虽然站在她们的角度之可以看到侧颜,但却已经有了七八分的相似,如果是光线再暗淡一些,几乎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