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开始行动

    在仔细的思量了一番之后,楚云笙对蓝衣道:“另外,你再需要帮我留意公主府的动静,一旦公主离世的消息传了出来,公主府必然会乱成一团,那时候,你找一些属下乔装,瞅准时机混入公主府,一切都配合二元和我这边的行动。”

    楚云笙还没有说细节,但是有了大致的方向,蓝衣就已经懂了,她点了点头就转身去办了。

    蓝衣和二元都去忙了,楚云笙又在屋子里坐了一会儿,她将很多细节和可能性都再想了一遍,确定不会再有差错了,她这才蓦地松了一口气。

    而这时候,她又在屋子里等了一刻钟,才看到收到消息从卫国驿馆里跑出来的素云。

    一看到素云,楚云笙就已经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并道:“素云,陪我去一趟公主府,还需要用到一些易容的工具,你看看还缺些什么,我们马上去筹备。”

    闻言,素云点了点头,道:“没问题,这次我都带上的。”

    说着,素云抬手对楚云笙一探,就看到她从那宽大的袖摆里变戏法似得拿出来一个又一个的小荷包来,每一个都鼓鼓囊囊的,显然里面装了不少东西。

    见如此,楚云笙也不耽搁,她直接带着素云往外掠去,才跃出院子,身后不远处的屋脊上就掠来了一道天水之青的衣袂,速度之快转眼间就到了楚云笙面前。

    见状,楚云笙才想起来还没跟阿呆兄好好说一说,她连忙顿住步子,看向阿呆兄道:“阿呆兄,我们要去公主府,暂时还不能带着你,所以,你现在得跟着二元或者蓝衣,要么就在公主府外先藏着,等到你看到公主府里一片乱的时候,再过来找我。”

    楚云笙说这句话的时候二元正抱着还剩下的一小半桂花糕正吃的香甜,等楚云笙说完,他明白过来楚云笙这又是要想甩开他的意图之后,他的身子一怔,连手中拿着那小半块桂花糕的动作都停在了半空中,然后抬起那双灿若星海的眸子看向楚云笙。

    眸子里除了星光之外,更多的是抗拒和执拗。

    见状,楚云笙摇了摇头道:“真的不行,不过我答应你,这一次一定平平安安的再出现在你面前,不把你一个人丢下。”

    听到这句话,阿呆兄的眸色转动,然而他的身子依然如木雕一般矗立在原地,并没有要推开的意思。

    楚云笙只好又道:“那你跟着二元和蓝衣,他们总有办法联系到我,你跟着我现在太危险,不但害了你,也让我为难。”

    这句话的话音才落,阿呆兄的眸子里的执拗减去了大半,然而他的身子依然稳稳当当的矗立在楚云笙面前,并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见如此,楚云笙只好叹了一口气,无奈道:“那我们约好,明天我再陪你去买桂花糕,两盒?”

    明明此时她看着阿呆兄的眸子,显然他已经能理解了她现在的处境和为难,偏偏还不让开,那么就是在纠结着面前的桂花糕了,所以楚云笙只好像哄小孩子一般又跟他讨价还价起来。

    听到这句话,刚刚还犹如木雕一般矗立在楚云笙面前丝毫也不肯让开的阿呆兄唰的一下犹如一道闪电一般,直接掠了开来,转眼间就消失在了楚云笙面前。

    见他终于肯答应,楚云笙这边也长出了一口气,她转过眸子看向素云,无奈的耸了耸肩道:“我们抓紧时间快走吧。”

    素云也笑着点了点头,便跟上了楚云笙的步子,两个人运起最快的轻功来直奔公主府。

    在距离看守最近的那一条街道上的时候,她们才从屋脊上掠了下来,然后楚云笙跟素云并排往前走,一直走到守卫这边被守卫拦下。

    拦住他们的那个守卫正是之前放楚云笙离开的守卫,他一看楚云笙不但没有带回之前她所说的糕点,反而还带回了另外一名女子,不由得疑惑道:“你之前不是说要去给公主殿下买糕点吗?糕点呢?这丫头又是谁?”

    闻言,楚云笙对那守卫行了一礼,然后一边拿出令牌一边恭敬道:“禀报大人,夜色已深,之前公主一直都喜欢的那家糕点铺子已经关门了,所以奴婢并没有买到,所以就回了一趟皇宫,将平时伺候端妃娘娘并给端妃娘娘专门做糕点的丫头找了来,想来这样才能去给端妃娘娘复命,否则的话,奴婢怕是会被责罚。”

    那守卫见楚云笙态度如此诚恳,而且确实是带着端妃的令牌,之前也是端妃娘娘亲自领进这公主府的,所以也没有怀疑,只是突然被她带了一个陌生的女子进公主府,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而不等他将拒绝的话说出来,楚云笙又道:“大人若是不信我,自可以随我一同去见端妃娘娘,若是娘娘说要打发了她回去,奴婢绝无二话,也甘愿接受惩罚,只是如今公主殿下危在旦夕,端妃娘娘只想尽自己最后一点心意,想让公主殿下吃上一口平日里最喜欢的糕点,若是这个愿望都没有达成的话,我怕端妃娘娘会迁怒与我……”

    虽然说着是怕迁怒与她,然而聪明人都能听出来,如果此时就将这个做糕点的小丫头给打发了回去,只怕打发她回去的人都是会领罚的,而那个守卫将领也是个聪明了,他眸子一转,就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利弊,当即也放弃了要将这丫头打发回去的念头,招来了一个属下,让其领着这两个女子去见端妃,至于这人到底是不是端妃的,以及她们的目的,那就已经不关他的事了。

    所以,看到他眸色松动的那一瞬间,楚云笙悬在心底里的一块石头也算是落了地,至少这第一步,她跨过去了。

    领路的士兵一路带着楚云笙按照下午楚云笙去时的路到了阁楼,在阁楼底下看到之前端妃身边的那个小丫头的时候,她双眉微蹙,不时的抬眸打量着素云,而楚云笙就怕这时候她突然冒出一嗓子这是谁,而作为跟在端妃娘娘身边贴身的丫头都不知道的厨娘,自然当场就会漏了馅儿。

    所以,楚云笙身子一转,就挡在了素云的身前,也挡住了那丫头打量的目光,然后她们两个人跟着那士兵一路上了阁楼,在敲门之后,打开房门的端妃看到楚云笙,两人的目光在短暂的交汇之后,就已经明白了各自的想法。

    端妃自然是当场就认了素云是宫里头做糕点的丫头的身份,让那领路的侍卫也放心的退了下去。

    等到那人才退下,楚云笙就跟着素云一起进了房间并抬手关上了房门。

    “怎么样?”

    看到楚云笙只带回了一个女子端妃有些不解道:“还是没有元辰先生的下落吗?”

    楚云笙摇了摇头,她一边快步的往床边走,一边道:“暂时没有,不过我已经在想办法了,姑姑怎么样了?”

    说话间,楚云笙就已经越过了层层帘帐走到了床榻边上,在看到床榻上面色又苍白了几分的姑姑的时候,她的心也跟着一沉,越发堵得慌。

    萧宜君静静的躺在床上,在楚云笙过来的时候,她才费力的转过头去看向楚云笙道:“我没事的。”

    素云跟在楚云笙后面,虽然还没有听楚云笙说起萧宜君的具体状况,但现在看到萧宜君的面色,她就已经明白了七七八八,当即她将手伸进怀里摸出来一个红色的小锦囊来,然后将它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个红色的油纸包裹着的一枚朱红色的药丸。

    素云一边将那药丸小心翼翼的递给楚云笙,一边道:“这是我师傅当年在我拜师的时候送给我的,九转还魂丹,虽然没有外界传言的那般能够起死回生,但至少也可以让公主殿下撑上一段时间。”

    闻言,楚云笙一怔,她没有想到素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贵重的灵药,而这药她也只是在古籍中见过,就如同她的易容术一般,在遇到她之前并不曾亲眼见过。

    而且,让楚云笙想不到的是如此重要的可保命的药丸,她竟然会交给姑姑,这个对于素云来说是一个陌生人的存在。

    似是看出了楚云笙的意外,素云眉梢一扬,笑道:“没事,我跟着姑娘好着呢,平时也不会用到,而且姑娘的姑姑,也是我的姑姑,我们之间不必如此见外,只要这药能起到效果就好。”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的心窝子里已经是快要溢出来的暖意,她的眸子里已经再一次不争气的攒出了泪意,她一边将那药丸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一边道:“谢谢你,素云。”

    说着,楚云笙连忙转过身子来,小心稳妥的将姑姑扶了起来,一旁的端妃也已经倒了一杯水来,在两个人的配合下将那药丸给了萧宜君服下。

    才服下之后,楚云笙就连忙心急的问道:“姑姑,可有感觉好些了?”

    说着话的时候,楚云笙就抬手将指尖放到了萧宜君的脉搏上,见状,萧宜君勉强撑出一丝笑意看向孩子般的楚云笙道:“就算是灵丹妙药也要有一定的时间才会发挥效用啊,哪有这么快。”

    闻言,楚云笙才反应过来,她连忙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并难为情道:“是我太心急了。”

    说着,她就和端妃一起搀扶着萧宜君在软枕上靠了过去。

    楚云笙在床边坐直了身子之后,看向萧宜君道:“姑姑,我还没有找到元辰师傅,虽然之前想得到的有可能被卫王藏起来的地方我都派人找过了,但是毫无头绪,所以,我想……会不会卫王将他藏在最不可能的地方——比如公主府?”

    楚云笙的这句话话音才落,萧宜君和端妃皆是一怔。

    “你是说,就在这府上?”萧宜君也万万没有想到还有这一种可能,她抬眸紧紧地看着楚云笙道:“但是,他就不怕我府里的人会跟我一起里应外合的将他送出去吗?”

    说到这里,萧宜君似是想起什么来,不等楚云笙开口,她的嘴角一动,扯出一抹自嘲的笑意道:“对了,我府里哪里还有什么人,这整个府里上上下下的旧人都已经被遣散了去,而我自从被软禁就一直被关押在这阁楼里,连这门槛儿都不曾迈出半步,所以莫说外面的事情,就连公主府内的事情都不知道,现在你这么一说,倒也不是不可能。”

    一旁的端妃也道:“如果是这样,也就不难怪为何之前我在皇宫里百般打听都不能探听到一点儿关于元辰先生的消息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被关押在皇宫内苑,而就在这公主府里?”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道:“这只是我的猜测,还没有被证实,但是如果想要救出元辰师傅,想要证实这一点猜测,我们只能铤而走险。”

    说出铤而走险这四个字的时候,端妃和萧宜君都转过了眸子看向楚云笙。

    楚云笙叹了一口气,才抬手拉住了萧宜君的手,她的掌心冰凉,而此时姑姑的手掌心却温暖如许,让她有些贪恋这样的温度,想要一直握着这样一双温暖的至亲的手走下去,想到此,楚云笙抬眸看向萧宜君道:“这还要看姑姑的意思,我有一个计划,让春晓对外宣称公主已经离世的消息,而那时候,公主府必然大乱,而卫王也会按照之前他自己所说的,会下令去废除元辰师傅的武功,而那时候,我们只需要将我们怀疑的几处可能会关押元辰师傅的地方留意起来,等着他们的动作,然后再趁乱救出元辰师傅,而姑姑这一边,等救出元辰师傅之后,我就带着你们一起离开公主府,虽然这个计划太过凶险,九死一生,但是如今时间紧迫,却也是我能想的到的唯一的办法了,不过,这样一来……”

    这样一来,这世上也就再也没有卫国二公主了。

    后面的话,楚云笙没有说,然而在场的几个人都已经心知肚明。

    所以,楚云笙才说要看姑姑的意思,而且,这件事还有另外一层深意,她没有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