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意想不到的地方

    看到这里,楚云笙才不由得懊恼自己刚刚只顾着在跟王程谈事情,而她心里想着念着也都是姑姑和元辰师傅的安危,竟然忘记了阿呆兄还在这屋脊之上等着她。

    想到此,楚云笙的心里的愧疚之情越发加深了几分。

    她走上前去,正想对阿呆兄说抱歉的话,而阿呆兄一看到她出现,那双隐在半张银质面具之后的眸子顷刻间绽放出了光芒,他身子一闪,就迎到了楚云笙身边。

    而那一双眸子里除了那耀眼夺目的光芒之外,并无半点不耐。

    见状,楚云笙本来还想要说的道歉的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而此时她心里的愧疚也越发加深了几分,她动了动手指了指将军府外,示意阿呆兄跟着她一起离开。

    而她的动作才做出,阿呆兄就很配合的身子一闪,先一步掠出了屋脊,还在纠结着该怎么道歉的楚云笙也只好先收拾起自己的愧疚之情提起步子跟上。

    才走出没有两步,她才蓦地想起来今日在长街上她路过那糕点铺子的时候买的桂花糕,想到此,楚云笙手往怀里一摸,那桂花糕还在,此时她再看向前面的那一道天青色的身影的时候,嘴角就已经噙着笑意了。

    离开将军府比来时容易的多。

    不多时,楚云笙跟着阿呆兄就按照原路返回了之前跟二元蓝衣碰面的院子,等到楚云笙双脚在院落里站定的时候,才发现这院子跟她离开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两样,二元和蓝衣都还没有回来。

    想来,他们也没有那么快。

    所以,楚云笙只在院子里惆怅的站了一会儿,就回到了屋子里,然后小心翼翼拿出一直捂在胸口的桂花糕递给阿呆兄道:“饿了吗?”

    阿呆兄本来在送楚云笙回到这院子之后,身子一动就要再度掠到独属于他的屋脊上,然而不等他脚尖一点,楚云笙却叫住了他,并递给他了一样东西,在听到楚云笙的这句话的时候,阿呆兄一愣,然后有些反应慢似得,半天才太抬起手来接过楚云笙递过来的糕点盒子,在看到那熟悉的油纸包的时候,阿呆兄的双眸一亮,然后飞快的拿了那糕点在手,在楚云笙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他就已经连人带着桂花糕不见了踪影。

    见状,楚云笙只得哑然失笑。

    还好,她今日恰巧路过了那糕点铺子,然后去买了桂花糕。

    正当她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出神的时候,外面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很快,那脚步声就停在了院子外。

    紧接着,二元带着几个天杀的精锐出现在了房间门口。

    一看到二元,楚云笙的神情都紧张了起来。

    而二元的神色却并不轻松,他对楚云笙摇了摇头,然后叹息似得道:“我已经将部下都重新部署了一番,但是,到现在为止,却依然没有能得到半点关于元辰先生的消息。”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的眸子里划过一片黯然,然而为了不让二元担心,她还是笑着宽慰他道:“没事,说不定蓝衣那边有消息呢。”

    她的话音才落,就听见庭院外再度响起了脚步声,旋即,蓝衣也回来了。

    蓝衣这里已经是楚云笙最后一丝希望,如果从她这里都不能得到关于元辰师傅的消息的话,楚云笙真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办。

    蓝衣行色匆匆,才走到门口,就对楚云笙道:“姑娘,我已经潜伏在宫里的探子们都行动了,但是……”

    后面的话蓝衣没有说,但是结果楚云笙却已经想到。

    在听到这一番话之后,她感觉整个人都像是被人瞬间抽离了魂魄一般,不知所措起来。

    该怎么办?

    完全没有头绪?

    之前自己还想着要混进皇宫去找线索,看看能不能找到关于元辰师傅的蛛丝马迹,此时等她冷静了下来再想,皇宫内苑何其之大,她此时贸然进去危险且不提,即便是混进去了,也犹如大海捞针,太费时间。

    而姑姑,等不起。

    想到此,楚云笙觉得在自己快要崩溃了。

    在这时候,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顾一切的冲到卫王面前,然后从他口中得到关于元辰师傅的下落,可是,他那般性子的人又怎么会将实话告诉她?而且,以她现在的能力和时间,根本就达不到。

    “姑娘,你别急,我们再想想,会不会根本就不在这几个地方?”看到楚云笙此时一副濒临崩溃的样子,蓝衣也心疼不已,她走了过来,抬手轻轻的顺着楚云笙的后背,并劝道:“你想啊,我们都能想到的地方,卫王岂会想不到我们不会去?而如今我们动用如此庞大的人力物力在能想到的地方找却偏偏找不到,除了卫王将元辰先生藏的极好保密工作极好之外,有没有可能他根本就不在这几处?而在我们怎么也想不到的地方?”

    楚云笙此时急的焦头烂额,就差没有提起步子直接冲进皇宫找卫王了,在听到蓝衣这一番话的时候,她才蓦地冷静了下来。

    虽然蓝衣的话是安慰她的话,然而却很有道理,也让刚刚还急的濒临崩溃的楚云笙脑子里蓦地划过一个念头。

    他们都能想到的地方,自然卫王也能想的到要救元辰师傅的人会想的到,所以,他很有可能将元辰师傅藏在一个他们万万想不到的地方。

    可是,这个地方会在哪里?

    一时间,楚云笙的脑子里都在盘旋着这句话,而同一时间,她又想起另外一句古话,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当这句话在她脑子里冒出来的时候,她犹如灵光乍现,突然间将之前许多都未能想通的细节都想通了。

    而看到她此时面上精彩的变化,一旁的二元和蓝衣皆是一怔,他们异口同声道:“姑娘想到了?”

    闻言,楚云笙摇了摇头,然后抬眸看向他们两个人道:“我只是想到了一个地方,但是不确定。”

    听到这句话,二元和蓝衣下意识的互看了一眼,再看向楚云笙,等着她的后话。

    楚云笙也站起了身子来,然后紧攥着拳头道:“你们注意到没有,这两日全城虽然戒严,但是我们着手去调查的这几处地方却跟往常一样,甚至连换防都没有?换言之,如果元辰师傅在这几处中的某处,在这种紧要的关头,如果我是卫王,是不是会派最亲信的人和重兵去将这里守了?一来为了防止元辰师傅逃脱,二来也是因为忌惮元辰师傅的医术,他会怕在这时候,元辰先生还有办法医治好姑姑,让他前功尽弃,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什么闪失,而恰巧,这几处地方都跟往常无异,所以蓝衣的话也许是对的,他根本就没有将人藏在这几处,然而卫王都只有那么大,能关押人的地方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但偏偏,在这两日哪一处突然多了很多兵力?”

    楚云笙的话才说到这里,二元就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他眸子一亮,立即接话道:“公主府!”

    闻言,楚云笙点头道:“是的,公主府!我之前还想不通,明明他已经将姑姑害成这样了,还要将公主府戒备的如此森严,并且就连府外的街道上都突然加派了那么多的兵力,现在想想,很有可能是这个原因,毕竟,此时对于卫王来说,风险最高的地方,反倒是最安全的,一般人谁也想不到他会将元辰师傅就藏在公主府里。”

    楚云笙说到这里,蓝衣也恍然大悟,并附和道:“也是,整个卫王都,从皇宫内苑到天牢大理寺,基本上没有我们的探子钻不进去的地方,然而却都没有消息传回来,而公主府此时的守卫如此森严,也是之前我们几次都没能进去的地方,就连阿呆兄好多次尝试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公主府都险些被发现,最终不得不放弃,所以,现在想想,这里果然是最有可能的地方。”

    听到蓝衣也这样说,楚云笙的心里也越发多了几分笃定。

    然而,此时她却不敢赌。

    因为公主府的戒备如此森严,想来如果元辰师傅被关押在公主府的某处,想要将他救出来并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到姑姑身边,也绝对不是一件易事,甚至是一件不可能的事,而且一旦他们猜错了,那么这个行动已经耗费了他们所有的人力和时间,再想去别的地方营救元辰师傅已经不可能。

    她只能赌一把。

    用她自己的性命,用姑姑的命,甚至还要赔上更多的无辜的生命来完成这一场赌注。

    一时间,楚云笙有些迟疑。

    而这时候,她在看向二元和蓝衣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虽然分属不同的阵营,然而心都是向着她的,此时看向她的眸子里也带着一往无前的坚定和笃信。

    想到此,楚云笙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之后,才道:“我决定赌一把。”

    闻言,蓝衣和二元同时点头,然后看向楚云笙也不废话,直接等着她的吩咐。

    楚云笙转过身子来,用手指沾了一点茶水,然后在桌子上画出了公主府的大致方位,并道:“公主府的地形复杂,我之前也不曾去过,这一次还是跟着素云来卫王都的时候才看到过地形图,但是却依然不能肯定公主府哪里最能关押人,这得等我们的人混进去之后才能知道。”

    二元和蓝衣一边将楚云笙画出来的草图暗自记下,一边不解道:“现在那里这般森严的守卫,我们该如何混进去?”

    一般情况下,这公主府就是一个铜墙铁壁,没有令牌,连一只苍蝇都进不去,而楚云笙要进去找人,而且时间紧迫,就不只是要动用一两个人混进去了。

    所以,在决定了要走这一步棋的时候,她的脑子里就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只不过这个想法太过冒险。

    想了想,楚云笙停下了手中画图的动作,抬眸看向二元和蓝衣道:“我想赌一把,等下我回了公主府先问问姑姑,关于府里的地形以及哪里最有可能藏人,然后再确定这个计划的可行度,然后一旦准备执行,那么我就让端妃直接对外宣布姑姑已经身亡的消息。”

    闻言,二元和蓝衣皆是一怔,他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楚云笙这么做的目的。

    楚云笙也知道这个做法太过大胆,但是目前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她叹了一口气才道:“只有公主已经亡故的消息传出去,公主府的守卫才会松懈,而此时,一旦消息传到皇宫里的卫王耳里,按照他的计划,也会在第一时间派人废去元辰师傅的功夫……而此时,我们只需要留意皇宫里和公主府甚至之前怀疑的几处元辰师傅被关押的地点的动向,再决定出手,而且,一旦公主身亡的消息散布出去,整个公主府就会大乱,府里的人都会忙着布置公主的后事,那时候,守卫松懈,府内又忙,正是最好的混入府内的时候。”

    后面的话楚云笙还没有说,然而二元和蓝衣却已经都明白过来了,他们就是要趁着那时候的忙和乱以及守卫的松懈混进公主府,然后在卫王动手之前救出元辰师傅。

    只不过,那时候怎么将元辰师傅救出来,再带到姑姑面前,最后再将他们两个人送出公主府,那就是另外一个更为冒险的计划了。

    想到此,楚云笙抬眸看向二元道:“劳烦你派人迅速给素云传递消息,让她尽快来找我,我带着素云一起混入公主府,另外再派一个人去将军府等消息,我已经跟王程王将军说好,如果他那里有消息也会通知我,你只需要派个人负责传递就好了。”

    听到楚云笙的话,二元也没有多想,立即就转身去吩咐部下去了。

    然后楚云笙才看向蓝衣道:“你们在卫王都可有更为隐蔽的地方?不会被官兵搜查到的?”

    闻言,蓝衣点了点头道:“这一点姑娘放心,还是有那么几处的,另外还有什么需要的但请姑娘吩咐。”

    楚云笙点了点头,她在脑子里迅速的将自己那个还不成形的计划渐渐的拼凑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