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遇见

    这一滑,她才反应过来,而此时身子已经重心不稳直接跌落了下去,想要重新蓄力再度翻转过来身子却也至少要扭到腰。

    就在楚云笙暗恨自己大意的时候,就要拼着扭到腰的风险在半空中一个扭转的这一刹那,从后面突然探出来一双手将她直接拽了过去。

    在感受到身后那一块滚烫的胸膛的时候,楚云笙就是一怔,她本能的抬手就是一劈,然而探出去的手在闻到那一缕熟悉到惊心的幽草般的清香的时候,她楞住了。

    阿呆兄!

    即便此时没有看到他的正面,闻到这一缕熟悉的味道她也能肯定来人就是他无疑!

    想到此,楚云笙就立即放弃了反抗,任由那一双手揽着她将她再一次带到屋脊上站稳,然后才渐渐的松开了揽着她腰际的手。

    而楚云笙就在他松开手的第一时间转过了身去,她回眸看向身后这人的脸,依然是那半张银质面具在月光下闪烁着隐隐光泽,那没有被面具遮盖的下巴光洁犹如羊脂玉,而且带着唯美的弧度,即便是带着面具,光看这一抹下巴,也能猜想到这面具之人的绝顶姿容。

    见状,楚云笙差一点喜极而泣,她也全然忘记了阿呆兄有洁癖了,激动之下一把攥住了阿呆兄的衣襟,语无伦次道:“怎么是你!你知道我找你找得有多辛苦吗?怎么在这里遇到你?阿呆兄?!”

    听到楚云笙因为激动而有些走调的声音,阿呆兄的眸子里划过一丝异样,他垂眸看着楚云笙的眸子,然后从楚云笙的眸子挪开目光来,看向后此时楚云笙紧紧的攥着他胸前衣襟的手,缓了缓才道:“找你。”

    闻言,楚云笙一怔,阿呆兄还是一如既往的说话简单扼要,简直让人一下子猜不到话里的含义,她不解道:“你的意思是你在这里来找我?”

    听到这句话,阿呆兄才点了点头,他的眸子依然锁定在楚云笙攥着他胸口的衣襟的手上,然后道:“找了很久。”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干涩,语调也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然而音色却极好,再加上他这句话里的意思,楚云笙才一听到,心里就是莫名的一痛。

    她也再没有忍住,眼泪直接掉了下来,哽咽道:“对不起,是我不好,当初没有赶上同你约定的见面,我后来派人去无望镇里里外外都找了,就是找不到你和蓝衣的身影。”

    说到这里,楚云笙才想起蓝衣来,她抬眸看向阿呆兄道:“对了,蓝衣呢?你怎么会来卫国,是和蓝衣一起吗?”

    闻言,阿呆兄点了点头,他抬手摸了摸面上的银质面具,嘴唇动了动,似是正准备说话,这时候却听见不远处有瓦砾摩擦的声音响起。

    楚云笙生了警惕,她转过眸子,迅速的朝着那发出瓦砾摩擦的声音的方向看过去,这时候就看到一抹娇俏的身影自那个方向而来,而这身影楚云笙竟然也很熟悉。

    “蓝衣?!”

    一时间,楚云笙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努力眨了眨眼睛,再细看过去,就看到迅速赶过来的女子确实穿着一袭淡蓝色的衣裙,而且虽然月色朦胧,但是轮廓确实是蓝衣无疑。

    这时候,楚云笙只想要感叹老天今晚对她简直不要太好,找了这么许久的两个人,竟然在今晚她这才一出来溜达就碰到了。

    想到此,楚云笙的心里也越发激动了起来。

    蓝衣远远的看到有一女子抬手揪着阿呆兄的衣襟,就已经心生了警惕,她本来已经将暗器拿捏在了手中,随时准备朝这个攥着阿呆兄的女子招呼过去,然而紧接着,她又看到阿呆兄站在那里并无半点要反抗的意思,她才想到这天底下能有几个人能这般轻松的就将阿呆兄制服并攥在手心?想到此,蓝衣才逐渐放下了警惕并慢慢靠了过来,今夜的楚云笙恰好带着面具,所以隔着这么远她也没有能认出来,只一边凑近一边在想着这个陌生女子的身份,一直到刚刚,听到楚云笙那一声满含惊喜的称呼的时候,蓝衣才终于确定,这女子就是楚云笙无疑,而在这确定了之后,蓝衣心里也是长舒了一口气,难怪她刚刚自己还纳闷,这天地下还有哪个女子能有这等身手攥着阿呆兄的衣襟不放,恐怕也只有楚云笙能做到,而这也不仅仅是身手的问题了。

    “姑娘!”

    在确定了楚云笙的身份之后,蓝衣再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掠了过来,她朝着楚云笙同样满是惊喜的唤道。

    楚云笙才要起身过去迎蓝衣,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还攥着阿呆兄的胸口衣襟,想到此,她不由得浮现出了一抹心虚,也下意识的抬眸小心翼翼的看向阿呆兄,因为洁癖如阿呆兄,如果换做往常定然会一巴掌就拍掉了她的手,然后身子立即蹿飞出去几丈远,几个时辰之内是不会让她再有机会见到他并靠近他的。

    却不曾想,多日未见,如今的阿呆兄对人的设防已经降低了?

    想到此,楚云笙再抬眸,就看到阿呆兄的眸子果然紧紧的锁定在她攥着他胸前衣襟的手上,见状,楚云笙连忙很识时务的松开了手,然后赔着笑脸的解释道:“刚刚见面太过激动,还请阿呆兄别往心里去。”

    换做以往,阿呆兄定然会高傲的扬起下巴,甚至连看都不会看楚云笙一眼,然而近日却大不相同,在楚云笙说了这一番话之后,阿呆兄竟然对着她的眸子点了点头。

    他竟然点了点头!

    这算是接受了她的歉意吗?!

    想到此,楚云笙就要抬眸再仔细看看阿呆兄的眸子里到底闪烁着怎样的情绪,而他的脚腕一转,竟然避开了她的目光。

    他这一避,就将身边的位置给留了出来,正好给已经掠到了楚云笙面前的蓝衣留了空位。

    蓝衣走到楚云笙面前,眸子里也带着激动,她眉眼里含着笑意,高兴万分道:“姑娘,你果然会出现在这里!”

    她的话音才落,楚云笙就又听到了一阵细碎的瓦砾摩擦声,紧接着,一抹黑影自右侧闪过。

    见状,蓝衣立即生出了警惕,她眸色一紧,就要将楚云笙护在身后,楚云笙却连忙上前拉住了她的手臂并轻声道:“自己人。”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二元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三个人的面前。

    见到楚云笙,二元点了点头,然后道:“这两日我都在这周围潜伏着,就等着阿呆兄的出现,好给姑娘报个平安,却不曾想,姑娘倒是先一步碰到他们了。”

    闻言,楚云笙呵呵一笑道:“你也不晚。”

    这时候四个人都还在屋顶上,不远处就是繁华热闹的街道,再往右走两条街就是公主府,他们在这屋脊上目标太大,并不安全。

    楚云笙正要说换个地方,二元就已经考虑到了,他转过眸子扫了一眼蓝衣和阿呆兄然后看向楚云笙道:“这里不好说话,我们换个地方。”

    他的话音才落,见到楚云笙点头同意,二元身子一转,就掠下了屋脊,动作灵活的跳到了下面庭院的院墙上去了,见状,楚云笙也回眸看了一眼蓝衣和阿呆兄示意他们跟上,然后她也就跟在了二元的后面一路越上了院墙,穿过了两条小巷子,才最终到了一处很是偏僻的院落里。

    二元走在前面先进了屋子,将油灯点燃之后,才招呼了楚云笙几人走进去。

    这里地方很偏僻,房子里的东西也很简单,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

    在落座之后,楚云笙先抬头看向二元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闻言,二元摇了摇头道:“暂时还没有孙应文的消息,卫王的人也在找他,但目前来说,没有消息,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好消息。”

    听到这话,楚云笙点了点头,她叹了一口气道:“可有元辰师傅的消息?”

    卫王将元辰师傅的分量看的那么重,即便是端妃都不能打探到消息,更何况天杀的人,所以对于这一问题,楚云笙也没有抱希望。

    果然,二元摇了摇头道:“并没有,但是我们分析,应该不在地牢和宗人府,最有可能的是被藏身在某处皇宫密室,只不过卫国皇宫禁卫森严,而且前不久才又来了一次大换血,里面并没有能安插的进的职位和人,所以我们现在想要混进去很难。”

    虽然这已经在楚云笙的意料之中,但是再听二元说出来,她的心情还是格外的低落。

    而一旁的蓝衣听到这句话,疑惑道:“姑娘现在是想混进卫王宫?”

    楚云笙此来卫国是为了救出她姑姑和元辰师傅的,这一点蓝衣知道,只是她之前没有想到这和卫王宫有什么关系。

    见楚云笙点了点头,蓝衣道:“或许我可以想一想办法。”

    闻言,楚云笙一怔。

    连天杀都想不到办法的时候,却不曾想蓝衣竟然还有办法。

    她立即转过眸子,满含期待的看向蓝衣。

    见状,蓝衣有些尴尬道:“姑娘知道的,之前我们家主子跟赵国的关系复杂,在为了跟你一起处理李晟的事情的时候,就曾经来过一次卫王宫,那时候我们家主子就特意吩咐了我要留一批人手在卫王宫,无论什么职位什么身份,只要留在卫王宫里即可,想来,当初的那一批人现在总归还有在的能用的上的。”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才忍不住要咂舌,她没有想到原来在那个时候,玉沉渊就在卫王宫里留了一手,而他那时候要安插眼线在卫王宫里做什么?想到此,楚云笙抬眸疑惑的看向蓝衣。

    见状,蓝衣连忙摆手道:“我家主子的意思,我也不知道他的想法,更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的,而且,那时候的主子跟姑娘的交情也并非像现在这般生死之交,做事为自己多留一手也是情有可原,现在,他可是将能调度自己所有亲信的令牌都给了姑娘,所以也请姑娘不要再怀疑他的用心了。”

    蓝衣的这一句话倒是说在了楚云笙的心坎上,那时候的她确实跟玉沉渊谈不上有什么交情,她跟他始终是隔着雾里看花,将他的真面目和真性情看不明白,而那时候的玉沉渊看她又何尝不是,只是这一次在辽国,两个人机缘巧合的一起经历了生死,而玉沉渊也终于解开了他的心结,将许多的东西和包裹都放下了,这才肯在她面前卸下伪装和防备,不然,他也不可能将那么重要的令牌都交给自己,而且,蓝衣也没有必要在这时候说出那时候的隐情。

    已经过去的事情,楚云笙即便是带着惊讶,却也不愿意再多想,毕竟时过境迁,很多东西都已经改变。

    所以,看到蓝衣紧张的样子,楚云笙展颜一笑道:“没什么,你放心,我才不会跟玉沉渊那只狐狸计较呢。”

    闻言,蓝衣这才点头笑道:“姑娘明白就好,我这就去联络在卫王都里的旧部,看看能用到宫里头的哪些人,很快就给姑娘答复。”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就要从椅子上起身。

    见状,楚云笙也站了起来,她下意识的抓住了蓝衣的手腕,带着几分紧张道:“就有劳你了,不过要尽快,因为我怕……时间来不及,姑姑她恐怕熬不过明天了……”

    闻言,蓝衣一怔,旋即她回过了神来,然后对楚云笙点了点头就飞快的转身出了屋子,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里。

    蓝衣走后,二元也起身道:“姑娘是打算救出元辰先生,然后带着元辰先生去见公主殿下?”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然后她又摇头道:“我也不确定了,现在,我既怕找不到元辰师傅,又怕找来了最后带着他进不了公主府,但我更怕时间赶不上……”

    说到这里,她只觉得一颗心似是被人狠狠的揪在一起,痛到难以呼吸。

    见状,二元上前一步,低声道:“姑娘也无需太过担心,我这就去将天杀在卫王都的部署都调整一下,重点往公主府靠近,以防万一。”

    他的话音才落,见楚云笙点了点头,二元便脚尖一点,就掠出了屋子,同蓝衣一样,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里。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