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三章 意外发现

    萧宜君也察觉到了楚云笙的异样,她抬眸看向楚云笙,正想动动唇瓣说话,却见楚云笙先一步对她摆了摆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然后楚云笙这才转过头来看向端妃道:“你可知道卫王将元辰师傅关押在了何处?”

    现在姑姑的状况已经十分糟糕,楚云笙除了暂时将她的心脉护住拖延一点时间之外,再没有别的办法,而她没有办法却不能说明元辰师傅也没有办法,他是卫国这一带的帝师传人,更是天下医术第一人,所以,楚云笙相信他一定有办法的。

    更何况,即便是楚云笙做了最坏的打算,姑姑真的已经回天乏术了,那么她也要替姑姑达成这最后一个心愿,她知道姑姑一定是想见一面元辰师傅的,知道他安好,她才会放心。

    所以,无论是出于哪种情况,楚云笙都觉得自己应该抓紧时间将元辰师傅找到并带到姑姑面前,虽然现在对于她来说无异于登天之难,但为了姑姑,她不介意豁出性命去试一试。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萧宜君和端妃就在同一时间猜到了她的意图。

    此时萧宜君已经被她用银针封住了心脉,动弹不得,她自能将目光递向楚云笙并反对道:“阿笙,不可,你姑姑自有天命,你不可以再为了我们而涉险了,听姑姑的话,离开这里,不要试图去找你的元辰师傅了,卫王不是吃素的,他一定会料到有人会去救他,所以一早就已经设下了天罗地网,此时你去无异于自寻死路,不要,姑姑不要你这样!”

    端妃也道:“是的,我在卫王身边也有一段日子了,比起你们,我更了解他现在的脾气,他既然已经决定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所以,此时莫说公主府内外守卫森严,连个苍蝇都飞不出去,做到这般滴水不漏,就是关押元辰先生的那里,应该也是如此,所以,姑娘你这样无异于飞蛾扑火,更何况,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他将元辰先生关押在何处,即便是这些日子我在宫里已经多方面打听,但是卫王对我依然是戒备的,所以但凡牵扯到公主的事情,他都会提防着我,不会让我知道这个中的详情。”

    听到她们的话,楚云笙也觉得心情顿时跌落到了低谷。

    然而,让她就这么放弃了,在姑姑的病床边眼睁睁的看着姑姑的生命一点点流逝,她却又做不到。

    想到此,楚云笙上前握住萧宜君的手,抬眸笑道:“姑姑多虑了,我自然是担心元辰师傅,而且也想要救出他来,但是姑姑请相信我,我绝对不会鲁莽行事,如果势头不对,我会立即撤退。”

    说着,不等萧宜君点头,楚云笙又转过头来看向端妃道:“那你可否分析一下看有什么地方是卫王最有可能关押元辰师傅的?”

    闻言,端妃垂眸叹了一口气人,然后道:“从明面上看,最有可能的是天牢,但是我之前已经派人去打探过了,现在的天牢跟之前的天牢布防并无什么差别,如果元辰先生真的在那里的话,至少卫王会换掉之前的一批守军,因为他当时也不确定天牢里的人有多少人是公主殿下的人,所以排除了天牢的话,剩下的就是皇宫内苑的秘牢了,在一些稍大一些的宫里都有秘密处置或者惩罚宫人的秘牢,卫王宫里这么大的地方,像这样有秘牢的宫殿少说也有上百个,如果真的要查起来也并非易事,我平日里虽然已经在留意,但说来惭愧,皇宫那么大,到目前为止,我也没有找到一些可疑的证据。”

    闻言,之前就已经有些挫败的楚云笙越发觉得看不到希望,但是让她就此放弃,她却又不愿意,尤其是在她看到姑姑的那一双满是期待的眼神的时候。

    见状,楚云笙转过眸子看向萧宜君道:“那我先出去一趟,看看我的朋友们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打听的到,姑姑你就安心在这里等我,别担心。”

    说着,楚云笙轻轻的拍了拍萧宜君的肩膀,萧宜君看向楚云笙的眸子里满是担忧,她想要劝楚云笙,但见楚云笙的眸子里满是坚持和笃定,她便也知道,无论自己怎样劝说,楚云笙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就很难改变了。

    所以,在对上楚云笙那一双坚定的眸子的时候,萧宜君就打消了要劝她的念头,她费力的点了点头道:“那你万事小心,千万不要去涉险,无论打听的到还是打听不到,都要回来,姑姑在这里等你。”

    听到等你两个字,楚云笙的心底里最柔软的位置似是被人扔了一块烙铁似得,那冰封万里的心瞬间融化了开来,她点头道:“嗯,姑姑放心,等我。”

    说着,楚云笙转过眸子看向端妃,她还没有开口,端妃就抬手拿出了袖子里放着的令牌道:“万事小心,一旦有什么危险,你就说是我身边的人,我吩咐你出去办的事情,他们不会为难你的,公主殿下这里有我,我会好好照顾她,寸步不离,你放心去吧。”

    闻言,楚云笙垂眸接过了那令牌,然后对端妃感激的点了点头,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起身将自己稍微收拾了一下就转身出了屋子。

    现在对于她和姑姑来说,时间就是生命,她怕自己找不到元辰师傅,或者不能救出来元辰师傅,但更怕自己赶不及带着元辰师傅或者自己赶回来见姑姑最后一面。

    想到此,楚云笙的眼泪就再也忍不住直接顺着她的脸颊掉了下来。

    一走出这个门,她就赶到有几十道犀利的目光瞬间聚集在她的身上,楚云笙连忙抬手抹掉了脸上的泪水,然后低头转身就下了阁楼,在阁楼下遇到之前端妃的那个丫鬟和带着他们进来的守将的时候,楚云笙只道是端妃娘娘叫她去为公主殿下买另外一种糕点,那丫鬟虽然面上已经表现的十分不高兴了,但却也没有怀疑到她,只是那个守将多问了两句,最后在看到楚云笙亮出来的端妃给的令牌的时候,也没有敢再多问,直接带着她一路穿过层层守卫一路出了公主府,一直到将她送到了公主府外的那一条满是精兵守卫的大街口,楚云笙对那将领再三道谢,然后才提着小碎步一路的往前走。

    一直出了那条街道,转过了巷子口,在确定了后面并没有人跟着,她才长出了一口气,这时候,她正打算在这街道周围转转,找一找二元安排的天杀的精锐。

    因为既然公主府有异状,而且二元又是负责监视公主府的,所以他一定有安排了天杀的精锐在这周围,此时楚云笙要想联系二元,只有找到这些眼线。

    想到此,她身子一闪,就掠进了昨晚跟二元碰头的那一条巷子。

    此时已经到了掌灯十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本来这一边就很僻静,再加上因为公主府外多出来的守军,平日里这里就更加少人来了,更何况又是晚上。

    偌大的巷子里连一盏灯笼都没有,楚云笙正想着要不要掠到屋脊上,探查一下周围的地形,正在想着心事的她却发现这巷子的尽头蓦地窜过一道黑影。

    因为距离太远,所以楚云笙也看不清那一道黑影的身形,但是本能的她脚尖一掠,在看到那一道黑影从巷子尽头划过的瞬间,她就已经催动了轻功跟上了那一道黑影。

    这时候,能在公主府外埋伏着的黑影即便不是自己人,却也肯定不会是卫王那边的人。

    而楚云笙猜测的最大的可能的是天杀的精锐。

    所以,她才会毫不犹豫的直接就追了过去。

    而那一道黑影的速度也是极快,楚云笙才全力施展了轻功掠了过去,他就已经闪身到了几丈外的屋脊上。

    楚云笙也不迟疑,脚尖一点,就跃上了最近的一处屋脊,她的脚步才将将站稳,那一道黑影却在那屋脊上停了下来,就是因为他的这一停顿,让楚云笙离他越发近了不少。

    他身后不远处就是热闹非凡的街道,下面灯光葳蕤,而此时楚云笙才发现,自己刚刚追的不是一道黑影,而是一抹天青色的身影。

    此时,他就这样完全无视楚云笙直接优雅的在那一处屋脊上坐了下来,一袭天青色的衣袂在夜风里猎猎生风。

    那模样,那情形,那姿态,简直跟阿呆兄一模一样。

    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正在加快了步子往那赶过去的楚云笙险些一个激动从屋脊上跌落了下来。

    好在她反应也是极快,脚腕一转就将身子稳定了下来,这才不至于直接摔下去摔个狗啃泥。

    而此时,她距离那一抹身影不过十丈的距离,而那一道身影是背对着她的,楚云笙只能看到他宽阔的脊背,却看不到他的正面,更不能肯定他是否是戴了面具,所以还不能确定他是否是阿呆兄……

    想到此,楚云笙连忙安耐住自己那一颗险些就跳跳出肚子的心脏,她一连深呼吸了几口气,这才让自己逐渐冷静了下来,然而即便是如此,她提起轻功来往那一抹身影逐渐靠过去的时候,她的脚尖依然是在颤抖着,一双手早已经握成了拳头,此时掌心里一片**。

    随着她逐渐走近,那一抹天水之青的衣袂也越发的明显,然而那人却依然无视她的靠近,只在屋脊之上旁若无人的打起坐来。

    一直等到楚云笙距离他不过只有一个屋檐的时候,他的身子才一动,然而尚未转过身来,楚云笙就看到了他的手腕一动。

    只是稍微的一动,而且速度极其迅速,隔着不算远的距离,楚云笙就已经能感受到一阵扑面而来的杀气,她的身子下意识的就要往后一退,而此时她一双脚都站在屋脊上,往后一退就会从这屋脊上滚落下去,而如果不退,刚刚那穿着天水之青衣袂的高手那一招隔空的气刃就足以伤了她。

    想到此,楚云笙一时间懊恼自己到底是大意了,一心想着那人就是阿呆兄,却没有想到自己如今易了容,完全是陌生的样子,阿呆兄根本就不认识她,而且如果那人不是阿呆兄的话,他猛的一出手自己这样毫不设防的状态该要如何躲过杀招,而此时,在看清楚他这一招之后,楚云笙虽然懊恼,但更多的是激动,因为这样迅速且毫不迟疑的出手天下间也没有几人!

    所以……

    心里想到这里,楚云笙差一点就要高兴的哭了出来,而脚下的步子却因为要躲开这一记杀招而一滑,就这样一滑,她的身子就忍不住往屋脊下跌落了下去,这时候如果对面的那人再一个抬手,不用多快的出手再补上一记,楚云笙定然会从这屋脊上滚落下去,如果再狠一点,楚云笙轻则重伤,重则都有可能丢了小命。

    而此时,楚云笙却已经无暇去想因为自己这一番大意带来的后果,她虽然心里叫苦连连,但是身上的动作却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在身子不受控制的往下一滑之后,她就已经运气再流转了内力在脚尖,就这样在半空中她脚腕一转,腰肢一扭,就让自己转了一个方向,改变了自己朝下跌落的去势,而此时,她还不忘百忙之中抽出空隙来,用眼角的余光瞥向对面屋脊上的那一道天水之青的衣袂。

    然而,这才一瞥,楚云笙就是一怔,刚刚明明还站在对面屋脊上的那一道身影呢?

    怎的不过眨眼功夫就在她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想到此,楚云笙的心里就泛起了一阵慌乱,因为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惊扰到了对方,让对方离开了,而她到现在为止也没能看清楚他的正面,更不能确定那人到底是不是阿呆兄!

    越想,楚云笙越觉得懊恼,她心里一慌,想着别的事情,却全然忘记了自己的身子才落在屋脊上,刚刚还没站稳,此时脚下踩着一块有了青苔的瓦砾,她都没有回过神来,直接就是一滑。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