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冰释

    然而,即便是知道,如今的她却已经什么都做不了,就连她的苦苦规劝,在卫王看来也不过是过度的干预和对他的能力的不信任,只会给他们姐弟之间的感情更添加累累伤痕。

    “阿笙,姑姑有一事求你。”

    萧宜君攥着楚云笙的手,温柔的目光在她的面上流转,在看到楚云笙也抬眸看向她的时候,她才道:“乱世已久,自陈国覆灭之后,这天下就已经注定不太平了,而赵国的野心早已经显露出来,现在的姑姑也不知道到底能走到最后的是赵国,还是楚国,但无论是哪一方,姑姑相信,卫国都会被推到风口浪尖,而你的小舅舅也只是暂时被那些馋臣的花言巧语所蒙蔽,他的本性并非如此的,所以,姑姑想求你,如果有朝一日,楚国得了这天下,还请你能放过你小舅舅一命,你于卫国并无亏欠,算起来,还是卫国欠你更多一点,这个请求本来也就有些过分,但是算是姑姑求你了,毕竟他是姑姑和你娘亲唯一的弟弟,阿笙?”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的心里一怔。

    她确实没有想到那么长远,更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这天下到底是姓何还是姓苏,但是无论是哪一种,作为卫国的君主,一定不会有太好的下场,姑姑没有说这一番话之前,即便是楚云笙没有想到那么长远,她都想到了要为姑姑的中毒和深陷囹圄讨个公道,她要找卫王报仇,正如她之前所言,她的小舅舅已经死了,而现在卫国那位高高在上对至亲痛下杀手的卫王,并不是她的亲人。

    然而,她却没有想到即便是到了这种地步,姑姑却依然放心不下小舅舅的安危,还在求她护住他的性命。

    虽然从亲情上出发,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但是,一旦楚云笙脑子里浮现之前他趾高气扬的站在姑姑面前的样子,一旦她想起姑姑这一次中毒都是拜他所赐,想起他对姑姑的所作所为,楚云笙就不能原谅他,不找他报仇就已经不错了,倒头来却还要保住他性命,楚云笙觉得自己做不到!

    想到此,楚云笙摇头否定道:“他若还是我的小舅舅,即便是姑姑不说,作为亲人,我也一定会像之前一样,即便是豁出性命也要保住他周全,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姑姑,他那般的对你,根本就是无情无义,丝毫不念亲情,这样的人,我为什么还要保护他?而且,他还要对元辰师傅下狠手,我又有什么理由不找他报仇?姑姑,你一生都在问他操持,一生都在为卫国操劳,可是到头来,他又对你做了什么?他都那样对你了,为何你还要心心念念着他的安危?”

    越说,楚云笙越觉得气愤,她微微一用力,就挣脱开了萧宜君攥着她的掌心,她别过了身子去,背对着萧宜君,万般不愿意看看到此时她那一双满含期待的眸子。

    什么要求她都可以答应,唯独这一件不可以。

    她曾经发誓要守护好自己这一世的亲人,但却也发誓一定会严惩伤害了自己亲人的人,即便那个人曾经也是她的至亲。

    但是,他伤害了姑姑,伤害了元辰师傅,她就不能原谅。

    “阿笙……咳咳……咳……”

    萧宜君看到楚云笙这般坚持的样子,心里越发的难受起来,她低低的唤了楚云笙一声,见楚云笙依然没有要放下心中的执念的意思,萧宜君忍不住又咳嗽了起来。

    而她这一咳嗽,楚云笙就不得不心疼的转过身子来,抬手替她拍着后背顺气。

    “他毕竟是你的小舅舅啊,我们一家人,即便是打断了骨头,也连着筋,即便是他再错,也是我这个当姐姐的没有教导好他,才会让他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姑姑不求你别的,只希望你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放过他一命,如果这件事实在是太为难的话……”

    后面的话,萧宜君没有再说,但是她的眸子里已经蒙上了一层水汽。

    见状,楚云笙只得咬牙点了点头。

    这时候,房门被吱呀一声推开,紧接着,素云端着一碗炖好的雪梨走了进来,她一边将房门关上,一边轻声道:“让公主殿下久等了。”

    说着,她就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床边,见楚云笙扶着萧宜君坐在床边,她便弯腰将那一碗雪梨递给了楚云笙。

    见状,楚云笙也就很自然的接了过去,然后抬手轻轻的喂给萧宜君,萧宜君却并不急着吃,而是抬手对端妃招了招手,示意端妃坐过来。

    端妃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楚云笙,但见楚云笙并没有反对,她才坐在了楚云笙旁边,两人一左一右的坐在了萧宜君面前。

    萧宜君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抹温暖的笑意道:“你们一个是我的亲侄女,一个是我一手抚养长大的孩子,我都是当女儿一样看待的。”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的鼻尖突然有些酸,她抬眸看向旁边同样眼底里泛着泪光的端妃道:“姑姑将人家当女儿,可别人未必会这么想。”

    端妃和萧宜君都不是傻子,自然听出了楚云笙这一句比刀子还利的话里的意思。

    端妃动了动嘴角,似是想说什么,然而不等她开口,萧宜君先一步抬手抓住了楚云笙的手腕并温柔道:“你误会春晓了,若不是当初她在暗中百般护着我,想来我也活不到今天。”

    闻言,楚云笙一怔,她有些不可思议的抬眸看向对面的端妃,眸子里的诧异显而易见。

    而端妃却有些难为情的垂下了眸子,她对萧宜君摇头道:“是春晓没有用,还是没能帮到公主殿下,如今……”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也越发哽咽,到最后竟然忍不住掩面哭泣了起来。

    萧宜君微微倾了倾身子,另一只手探了出来抓住了端妃的掌心,然后将其放到了楚云笙的手背上,并对楚云笙道:“姑姑知道你,在知道春晓成为了你小舅舅的端妃之后一定会对其中的细节有所怀疑,而且当初她在我身边是那般的得我信任和器重,再加上自我被软禁,春晓选入后宫之后,之前同我一脉的朝中大臣纷纷被打压甚至身首异处,这也难免让你会误会春晓,但是我是相信春晓的,姑姑还是之前的那句话,她也像我亲生女儿一般,我是懂她的,如果她真的是背叛我,相信我早已经活不到今日,就如现在,如果她真的是要害你,又怎么会让你安然的跟着她走进这公主府并走到我的身边?”

    这也正是一直萦绕在楚云笙心底里的疑惑,她从一开始知道春晓是端妃的身份的时候,确实犹如姑姑所说,开始怀疑她,质疑她,可是自从这一次从大街上遇到,被她带着一路回了公主府并见到了姑姑,她之前的怀疑就已经开始动摇了。

    她在想,春晓会不会也是被卫王胁迫,或者当初她另有苦衷?

    只不过,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到底还是有几分气的,气她曾经跟她已经是这么好的姐妹,即便是有什么苦衷此时也应该跟她说清楚,然而现在她却依然端着架子,一副并不愿意多解释的样子,这才让她越发的生气,所以说出来的话也带着几分怨气,像夹着刀子似得。

    而听到萧宜君这般说,春晓哭的越发委屈了起来,萧宜君将她的掌心放在了楚云笙的手背之上,她就下意识的用了两分力道,攥紧了些楚云笙的手,然后哽咽道:“我也不想的,当初我也是因为被卫王胁迫……然后就这样被他带到了王宫,并从此用那座金丝鸟笼将我跟公主府隔绝了起来,我曾经无数次的想要出宫来找公主殿下,却总是被拒绝,你看我虽然表面风光无限,是卫王宫里最尊贵的宠妃,实际上,却一点儿自由也没有,今日能出的宫来,也是我在卫王面前求的……但谢谢公主殿下相信我,春晓虽然经历了太多,在后宫中也见识了不少的阴谋诡计,性子也已经变了不少,但是春晓对公主殿下的心和对姑娘的赤诚之心却从未变过。”

    这也是在马车上被楚云笙威胁之后,春晓没有选择立即就发作让人将楚云笙拿下,而是将她带到公主府见公主的原因,即便是第一眼她不确定面前这个模样完全陌生的女子是否是楚云笙,但是在走进这间屋子,看到楚云笙看向公主的第一眼的眼神的时候,以及公主殿下看向她的时候眸子里迸发的慈爱的神情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她是谁了,所以她才帮着她瞒着卫王,而且在他走了之后,还借故去炖雪梨,目的就是让她们姑侄两个好好谈谈,给她们足够多的时间和空间。

    而这些她没有明说,即便是她知道楚云笙在误会着她,她也没有直接说出事实的真相,因为她觉得也许让楚云笙误会对于楚云笙来说是一件好事,至少这样可以让楚云笙心安理得的利用她来达成她想要做到的事情,可以不让楚云笙束手束脚,不用顾及她的安危和感受,所以几次三番她都欲言又止,然而却没有想到,自己的苦心竟然被萧宜君一句话就戳中了,而此时看到面前这个心痛枯槁的高贵女子,春晓的心里越发不是滋味儿。

    而听到萧宜君这么说,再看春晓的表情,楚云笙的心里也不好过,她垂下眸子,将自己心里的想法都说了出来,包括对春晓的生气和怨怼是因为她的不坦诚。

    等到两个人说开了,再看向彼此的时候,眸子里已经一片清亮,再无半点阴霾。

    见状,萧宜君才满意的笑了笑,她道:“能看到你们之间冰释前嫌,我才没有什么担心的了,以后你们也要好好扶持。”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的心里又是一沉,因为好好扶持的话对于现在的她和春晓来说有些像个笑话,因为她现在已经是卫王的妻子了,而她对于卫王,依然没有放下那一股子恨意和怨怼,要她扶持端妃就是间接的扶持卫王?

    想到此,楚云笙嘴角一撇,正要说话,却听萧宜君又道:“我说的是无关朝政。”

    她似是看穿了楚云笙心中所想,便又立即加上了这么一句。

    而说完这一句话,她又再一次没有忍住开始又一轮的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端妃连忙拍着她后背帮她顺气,楚云笙也连忙探手继续替她把脉,而这一次把脉下来的情况直接将楚云笙的一颗心打入了万丈深渊,不过这一会人的功夫,姑姑的脉象竟然气若游丝了!

    想到此,楚云笙连忙转过头看向端妃道:“快帮我扶着姑姑躺下。”

    说着话,她便连忙将手中的瓷碗放到一边,然后从身上摸出来随身携带的银针,在端妃将姑姑扶着躺下之后,楚云笙就抬手利落的解开了姑姑的上衣并道:“姑姑的脉象很不好,我先用银针将你的几处要害的穴道封起来,虽然这样会限制姑姑的行动,但是至少能减缓毒素侵入肺腑的速度,可能有点疼,姑姑你忍着点。”

    闻言,萧宜君笑着点了点头。

    对于现在萧宜君的身体状况,楚云笙除了先将已经扩散到她心脉的毒素暂时封住之后,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而即便是这样,那已经侵入了肺腑的毒素也会一点一滴的蔓延开来,算起时间来……她也顶多撑不过明天一早,所以在卫王临走的时候,才叫端妃留下了陪着她走完最后一程。

    想到此,楚云笙的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

    萧宜君侧着头,看到楚云笙一边强忍着泪水,一边替她施针的样子,她温和的笑道:“阿笙不哭,姑姑不疼的。”

    楚云笙点了点头,这才一点头,泪水就顺着脸颊滴落到她的手背上,滚烫无比,她连忙抬手抹了一把泪痕,然后道:“我一定不会让姑姑有事的,即便是我学艺不精,但是元辰师傅一定可以的。”

    说到这里,楚云笙才猛地一惊,她的眸子立即迸发出晶亮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