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意外

    闻言,楚云笙一怔,她抬眸看向萧宜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萧宜君抬手将楚云笙的手握在了掌心,感受到楚云笙掌心里的那一片沁凉之后,她心疼道:“你这孩子啊,怎么能不让姑姑操心呢,本来是我应该好好照顾你的,却没有想到,造化弄人,每一次都是换了你来照顾我,如果你过的不好,不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或者因为我而有什么危险的话,你让我怎么去面对地下的姐姐。”

    说着话的同时,萧宜君的另一只手也探了过来,她一边温柔的看着楚云笙的眉眼,一边抬手将她额际上的碎发拂去,并继续道:“上一次,我们姑侄两人相聚太过匆忙,而这一次……只怕……”

    说到这里,萧宜君的肺腑里又起了一阵灼热,她也不受控制的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见状,楚云笙连忙转过身子帮她轻轻的拍着后背,帮她顺顺气。

    等到萧宜君缓和过来了,她才看向楚云笙继续道:“所以姑姑遗憾啊,遗憾没有跟你好好相处,遗憾我们之间没有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

    说到这里,萧宜君的眸子里已经泛起了泪意。

    楚云笙的心里也感觉酸酸的,但是却很暖,她没有想到到了这种时候,姑姑放不下的竟然是她,愧疚的也是她,想到此,她吸了吸鼻子,努力将眼底里的泪意逼回,然后看向萧宜君道:“姑姑,只要能看到你,知道你好好的,我就过的很开心,虽然我们只见过几次面,而且相处的时间也并不长,但是就如你所言,我们是至亲,骨子里流着一样的血,因此即便是在不知道对方身份的时候,看向对方的第一眼也会觉得亲切,当初,我重生之后,你不正是一眼就觉得我像你的亲人吗?所以,我们没有遗憾,我只是觉得时间太过无情,都没有让我在你跟前好好的尽孝道,没有让我替娘亲好好照顾你……”

    看她越发哭的伤心,萧宜君的嘴角也渐渐的染上了一层悲凉,她摇了摇头道:“傻孩子,能知道你还活着,我觉得才是上天给我的最大的幸运,你不知道,当初在得知你们母女已经被害的时候,我的心有多痛,有多内疚,好在,上天开眼,让你现在好好的站在我面前,这就够了。”

    说着,萧宜君抬手一边擦掉楚云笙眼角的泪水,一边心疼道:“上次你冒着生命危险将姑姑从赵国救出来,那时候我是知道的你喜欢的那个人……”

    说到这里,萧宜君的眸子里划过一丝担忧。

    而楚云笙又怎么会不知道姑姑心底里担心的是什么,当时她也不知道苏景铄的真实身份,只知道他身份尊贵非常,是楚国的权贵,而姑姑也在不知道苏景铄真实身份的情况下提醒过她,那样的人也许会给她带来危险,并非是她的良人。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他还不是楚国一般的权贵,而如今,却已经成为了楚王……这一点该如何同姑姑解释?

    而且,现在卫王一心要同赵国交好,自然是要同楚国交恶了,长此以往,未来的楚国同卫国之间必然会有一场了断……如果让姑姑知道了他的身份以及现在她尴尬的处境,她会怎么想?

    想到此,楚云笙就觉得心烦无比,但是在看到姑姑期待的目光的时候,她又不忍心欺瞒她,最后楚云笙只得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坦白道:“那时候,姑姑就提醒过我,那样的人不简单,如果我深陷先去,对我未必有好处,只是,那时候阿笙的心就已经系在了他的心上,包括现在,我心里住着的也只是他一个人,我想要同他长相厮守,而这一份感情无关乎他的身份他的地位和权势,我只是想要跟他这一个人长相厮守,而我跟他也自那之后,前前后后一起经历过很多次生生死死的考验,如今的我们,除了生死应该也再不会有其他的阻碍能将我们分开,只是……”

    听到楚云笙如此说来,萧宜君的眸子里的担忧也渐渐褪去,然而在听到楚云笙最后欲言又止的两个字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追问道:“如何?”

    闻言,楚云笙咬了咬牙道:“只是他的身份,恐怕对于卫国来说,未必是一件好事。”

    听到楚云笙说到这里,萧宜君的眸子里也生出了几分担忧,更多的是好奇。

    见她睁大了眼睛看向自己,楚云笙只好一股脑全部说了,她道:“实不相瞒,姑姑,他是楚王……上一次,在跟我一起将您救出赵国的时候,那时候的他就已经是楚国的皇太孙,后来我跟他经历了太多,这期间,我想到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沟鸿,有过无数次想要从他身边逃离,想要放弃我们这段感情,但是……姑姑,我做不到……我放不下他,我曾经最不能接受的除了彼此不适合的身份之外,想到最多的是他的地位,就已经注定了以后的他会坐拥三千佳丽,会为了平衡各方势力而有着三宫六院,想到他身边会有源源不断的女子……所以我一直都在拒绝他,也在拒绝着自己的内心,可是直到上一次,看到他为了我奋不顾身,甚至连整个楚国的安危都不顾了,我才觉得,自己之前的想法太过狭隘和自私,而他也已经承诺过我,后宫中除了之外不会再有其他的妃嫔,我相信他,所以,姑姑,这一次,我想要奋不顾身一次,我想要按照自己的心意活一次。”

    听着楚云笙将这些埋在心底里的话一股脑的全部说了出来,萧宜君的眸子里并无半点楚云笙之前预想的担忧,反而已经浮现出了点点的笑意,她抬眸看向楚云笙,嘴角上扬的弧度也加大了几分,并道:“只要你喜欢,只要他能对你好,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一怔。

    因为,她曾经想到过无数种姑姑可能会对她说的话,而这其中最有可能的是劝阻,因为姑姑的心里装的最多的卫国,一旦牵涉到国家的利益,姑姑是一定会站在卫国的立场上考虑的,她甚至都想到了姑姑反对的话语,却不曾想到,如今的姑姑竟然说出这般话来,而她的眉眼间带着的笑意也是真情流露,并不半点的做作。

    这样子,让本来还在想着措辞,该要如何劝说姑姑的楚云笙一时之间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抬眸看向萧宜君,疑惑道:“可是,姑姑……你以前不是说过我跟他在一起未必活的轻松,而且我跟他的身份地位以及各自的立场……”

    后面的话楚云笙还没有说出口,萧宜君已经摇了摇头,并笑道:“那是以前,但是现在姑姑看到你说起他来的时候,眉眼里全部都是幸福的意味,甚至连眸子里都是快要溢出来的喜悦,这样的一个能给你带来幸福,能让你有安全感,能护你周全的人,我又如何会不放心呢,至于你说的那些身份和地位,那不过是次要的,就如你所言,重要的是你看上的是他这个人,想要跟他长相厮守,其他的又有什么要紧的呢,你看我和你元辰师傅,就是因为顾忌彼此的身份,就是为彼此考虑,就是为了这卫国的江山……最后不得不放下对彼此的儿女情长,可是如今到头来,又得到的是什么呢?”

    说到此,萧宜君眸子里的笑意已经渐渐褪去,她看着楚云笙的肩膀,目光有些怅然和飘渺,看似是在看着楚云笙的,实际上又似是透过楚云笙看向了更远处,更深刻的回忆里。

    说到元辰师傅,楚云笙就想到之前卫王口里说到的那一条消息,她的眸子里划过一丝恨意,然后看向萧宜君道:“姑姑可知道卫王将他关押在了哪里?”

    听到这句话,萧宜君才从回忆里回过神来,她摇了摇头,然后道:“是我拖累了他,如今却连他最后一面竟然也不得见。”

    说到最后,萧宜君的语气已经有了几分哽咽,楚云笙心疼不已,她连忙抬手轻轻的拍着萧宜君的肩膀,然后道:“不会的,姑姑坚持住,我这就去找元辰师傅,我向你保证一定会将他救出来。”

    闻言,萧宜君一怔,旋即她连忙摇头道:“不要,等不及了,而且太过危险,他一定是被你小舅舅关押在看守极为森严的地方,你不能去涉险,现在姑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不希望你再为了我们而去冒这么大的风险。”

    说到这里,萧宜君又道:“我知道你心里一直都还有犹豫和挣扎,因为楚王的身份,因为此时赵国卫国的关系,但是姑姑想要告诉你的是走你自己的路,做好自己的选择,问心无愧就行,你不曾有半点对不起卫国,相反,上一次李晟叛变,如果不是你从中扭转乾坤,恐怕现在卫国也已经成了赵国的傀儡国,而且你小舅舅的病也是你救好的,如果真要算起来,还是卫国有愧于你,所以你不必因为卫国而心生愧疚。”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的心似是被人揉了一把,五味陈杂。

    她没有想到姑姑竟然已经将问题看的如此头侧,竟然已经知道了她现在的为难,更没有想到在卫国和楚国之间做选择的时候,姑姑会支持她做自己的选择,无需对卫国心怀愧疚,这可是将自己这一生心血都风险给了卫国的二公主殿下,她的姑姑。

    想到此,楚云笙的眼泪已经再一次不争气的掉了下来,她哽咽着,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旁的萧宜君则继续道:“赵国吞并天下的计划由来已久,如今的拉拢卫国,不过是将卫国作为他暂时的一枚棋子,而他们第一个目标自然是楚国,到时候,一旦赵国卫国联合攻楚,你势必要面临艰难的选择。”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才想起来,姑姑被困在阁楼的这段时间还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都不知道卫赵两国已经发过一次兵声讨过了楚国,她既心疼她这高贵无比的姑姑竟然被软禁在这一方的小天地里不知道外面的风云变幻,更心疼这样的姑姑还在时时刻刻的为她考虑。

    楚云笙连忙抬手,扶着萧宜君并道:“实不相瞒,就在前一段时间,阿铄就已经带兵击退了卫赵的联军,不过姑姑放心,这一战楚国避开了同卫国的正面交锋,只是重挫了赵国的锐气,并且解救了昔日陈国的七万秦家军旧部,这才让赵国退了兵,而且这一次联军,卫国并没有相信中的那般配合赵国,也让何容放心不下,这才让赵国的公主提前和亲来卫国,目的就是想进一步拉拢卫国。”

    听到楚云笙说起这些,萧宜君的眸子里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良久她才叹了一口气,并轻轻的拍了拍楚云笙的手背道:“我竟然没有想到,这外面已经发生了这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你那小舅舅……”

    话说到这里,却已经完全变成了苦涩。

    而楚云笙在听到小舅舅三个字的时候,她的眸子里却并无半点温情,她垂眸看向萧宜君道:“他不是我小舅舅,我的小舅舅在下令毒害姑姑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如今的他只是为了权势而不择手段的卫王。”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萧宜君的眸子里也划过一丝无奈,她动了动嘴角,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叹了一口气。

    而楚云笙则继续道:“姑姑刚刚让人顺从自己的内心做一个选择,其实在来此之前,我内心里也无比的煎熬和纠结,但是再之前亲眼看到卫王对姑姑所说的那些话,在知道他对姑姑所做的那些事情的时候,我就不再纠结了。”

    后面的话楚云笙没有说,但是聪明如萧宜君又岂会不明白,她虽心系卫国,但却也知道如今的卫国在走一条什么样的路。

    (作者的话:实在是对不住,迷糊的我现在才发觉在N久N久之前我就把章节名给写错了,三百多章之后又回到了两百多章,而且一个章节名错了之后,一路的全部错了……最关键的是我昨天才发现……天知道我是有多迷糊……之前已经发布了的章节是不能改章节名的,很抱歉,我算了一下现在已经发布的章节,应该是441,所以就从这一章开始改吧,对不住了……嗷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