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心痛

    也难怪天杀的精锐想尽各种办法都进不来,原来这里里里外外除了森严的守卫之外,还有许多潜在的陷阱,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逃脱不得。

    想到此,楚云笙用眼角的余光多留意了一下周遭的一切,将这里的布防都暗自的记在了心上。

    而这一边,端妃带着她一路上了阁楼,门口的一排守卫远远的就已经看到被将领带过来的端妃和楚云笙,这时候自然不敢拦着,连忙让了路。

    待到房门被打开,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浓郁腥稠的中药味道,让人忍不住皱眉。

    而在这时候,尚未看到那隔着匆匆帘帐之后的人,楚云笙的心里已经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莫非,姑姑真的是病重?

    想到此,她只感觉自己的心跳都漏掉了半拍,下意识紧紧的攥在一起的掌心此时也是一片**。

    而相比之下,端妃比她镇静了许多,待到房门被打开,她便转过眸子对门外的守卫吩咐道:“本宫与公主殿下有些体己话要说,你们下楼下去候着罢。”

    听到这句话,那几个守卫面面相觑,但最后在看到端妃眸子里不容置喙的威压的时候,也就放弃了挣扎,直接转过身子离开了门口,走的时候,还有人将房门带上了。

    等到偌大的房间里只有那隔着重重帘帐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以及楚云笙和端妃的时候,楚云笙越发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砰砰砰的心跳声。

    她此时恨不得立即一个箭步上前,去看看那帘帐之后的人到底是不是姑姑,到底她的情况怎么样,然而此时即便是知道她就近在咫尺,她却又觉得脚下的步子犹如千斤重,她怎么也迈不动分毫。

    端妃却似是没有注意到此时楚云笙的异样,她先一步走上前去,一边抬手掀起帘帐,一边往床边走去,并对着病榻上的人道:“公主殿下,最近可有感觉好些了?”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也才从挣扎和紧张中回过神来,她立即提起步子走上前去,待掀开帘子,走到端妃身边,看到病床上那个神色憔悴的女子的时候,她的心立即似是被人用针猛的扎了一下。

    痛到难以呼吸。

    虽然,在来这里之前,她就预想过有可能卫王散布广招天下名医的消息,是因为姑姑确实是生病了,虽然她也已经做好了这样的思想准备,然而此时看到面前这个宛若被抽离了魂魄的女子的时候,她依然震惊,依然意外,然而,更多的是心痛。

    她的姑姑,怎的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上一次,即便是在赵国王宫,即便是被何容下了毒,但她的精神却还是好的,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灵动非凡,周身上下也都自带一种凌厉的不容侵犯的高贵气质,如今的病床上的女子,面色蜡黄,两个眼窝子深深的凹陷先去,比起往日的绝色神彩,至少老去了三十岁。

    而她到底是有过怎样的经历,怎样的病痛才会被折磨成这样?

    想到此,楚云笙的眼泪已经抑制不住的掉了下来。

    她此时也顾不得端妃就在床边,直接快步上前,抬手就搭在了姑姑的脉搏上。

    而楚云笙这一突然的举动,不仅让端妃意外,更让才费力的转过眸子看过来的萧宜君也是一怔,她的目光在楚云笙身上流转,即便是此时楚云笙已经换了一副面容,但是自她第一眼看到面前的楚云笙的时候,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而这种亲切感也只是在楚云笙身上才有过。

    所以,即便是换了一副面容,萧宜君也是在那一瞬间就想到了楚云笙,尤其是在看到楚云笙不顾一切的扑了过来,看到她的眸子里已经满是心疼和痛楚的时候,萧宜君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然而,她却没有点明,而是再抬眸看向床榻边另外一个表情错愕的女子,春晓。

    “好多了,谢谢你来看我。”

    萧宜君抬眸看向春晓,眸子里虽然不再如往日那般神采飞扬,也不再如往日那般灵动,却自有一种灵气,让人忽视不得,她嘴角微扬,露出一抹笑意,然后看向端妃道:“你有心了。”

    她不说这个还好,一说到这句话,端妃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直接扑倒在了萧宜君的病床前,然后哽咽道:“都是我不好,公主殿下,是我不好……我不该离开你的身边的,要不然你也不会这样,现在就连身边照顾的人都没有一个,你就骂我吧,你骂了我,我心里还会好受一些……”

    听到这句话,萧宜君的嘴角依然挂着淡淡的笑意,她摇了摇头道:“这是你的命,你的选择,我不怪你,而且,这么多年我都当你是我的孩子,所以又怎么舍得怪你呢。”

    萧宜君的话音才落,端妃就已经抑制不住的抱着萧宜君的衣角痛哭了起来。

    而一旁,已经为萧宜君把了脉的楚云笙此时却面如土色。

    在她的指尖才探到她脉搏的一瞬间,她就感觉这个世界突然天崩地裂,所有的幸福都在顷刻间土崩瓦解……

    虽然她已经料想到恨都种可能,虽然她也曾想到过姑姑也有可能是病重,然而她却没有想到她的病竟然如此之重,而且归根到底,她这不是病,而是毒……已经入了肺腑,回天乏术!

    在上一次何容给她下毒的时候,她的身体经脉本来就受到过一次重创,那一次险险的从鬼门关走过,也是因为元辰师傅带着姑姑去了辽国,不远万里的寻找到了解毒的法子,然而虽然毒解了,但是姑姑的身体却是垮了,从那之后,再经受不得半点的重创,更何况还是这般猛烈的毒!

    想到此,楚云笙的眸子里除了悲恸之后,又蓦地划过一丝恨意,她在想这毒到底是谁下的?!

    看到如今春晓这般模样,楚云笙也越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到底发生了什么,春晓会嫁给卫王,姑姑被软禁,元辰师傅到底去了哪里?一些列的问题萦绕在楚云笙的脑子里。

    这时候,萧宜君转过眸子看向楚云笙道:“这位姑娘,为何我觉得你如此眼熟?”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差一点泪奔,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眨了眨眼睛看向旁边的端妃道:“我想单独同公主殿下说会儿话。”

    闻言,端妃的眸子里还带着泪意,她瞥了一眼萧宜君,然后再看向楚云笙,最后点了点头,便转身出了屋子,在外面等着了。

    等到她离开之后,楚云笙才再次扑到萧宜君的面前,她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决堤而下。

    见状,萧宜君的眼底里也溢出了泪水,她费力的伸出手来,轻轻的覆在了楚云笙的后背上,然后拍了拍,轻声道:“我知道,你是阿笙,对不对?”

    她这句话才说出口,楚云笙的心就似是被人用刀捅了一下,越发疼的厉害,果然亲昵如姑姑,能一眼就看穿她的伪装,一眼就将她认了出来,她泪眼婆娑的抬眸看向萧宜君,一边点头一边哽咽道:“是的,是我,姑姑,对不起,我来晚了,对不起,我来晚了……”

    一遍一遍的说着对不起,却依然不能减轻半点此时楚云笙心头的愧疚和难过。

    如果她能早一点来找姑姑,会不会她就不会被人害成这样?

    想到此,楚云笙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将眼底里的泪意逼回,然后看向萧宜君道:“姑姑,你告诉我,到底是谁干的?是谁将你害成这样的?而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的你一从辽国回来,卫国就变成了如今的这般局势?”

    面对楚云笙一连串的发问,萧宜君的神色倒是坦然的很,她摇了摇头道:“没事的,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即便是没有人下毒,那一次从辽国回来,也经不起什么折腾,可能也熬不过这个冬天.”

    虽然她这么说,但是楚云笙却仍旧不相信,她觉得事有蹊跷,而且元辰师傅不会骗她。

    想到此,楚云笙连忙道:“元辰师傅呢?他现在在何处?当初他不是陪着你安然无恙的离开了辽国吗?这中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提到元辰师傅,萧宜君的面上划过一丝怅然,她叹了一口气,良久才道:“我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当初我们一回到辽国就被迫分离,然后便有人用他的安全威胁我,要我不再插手卫国朝廷中的事情,而那时候我回卫国,本来也就是想将最后剩下没有交代好的事情都交给你小舅舅,那时候我看他,便是身体已经大好了,能独当一面,所以无论是否有人用他做威胁,我本来也就不打算再插手卫国朝中的事情,这些年苦苦支撑,我早已经身心疲惫,此时能将卫国托付到他的手中,对于父皇和母后我也算是有了一个交代,并且问心无愧,只是后来……”

    说到这里,萧宜君就猛烈的咳嗽了起来,随着她胸口起伏加剧的咳嗽,她的嘴角也逐渐溢出了一丝猩红。

    见状,楚云笙连忙抬手将她搀扶起来,为她换了一个较为舒服一点的姿势,然后抬手帮她顺气。

    这才让她的咳嗽缓解了一些。

    等到她咳够了,楚云笙又才扯下自己的帕子,仔细的为她擦掉嘴角的血渍。

    萧宜君面上一直都带着温婉的笑意看着楚云笙,她叹了一口气,才道:“我现在放不下的就是你和元辰,如今你就在我身边,也倒让我了却了一桩心事。”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再忍不住,直接掉下泪来,她靠在萧宜君的身边,哽咽道:“姑姑会没事的,你告诉我关于元辰师傅的线索,到底是什么人威胁的你不再插手朝中事物?我一定会将元辰师傅救出来的。”

    闻言,萧宜君却并没有说话,只是她的眸子里划过一丝痛楚和挣扎。

    这般的表情让楚云笙看的分明,她动了动身子,然后在床边坐直了身子并认真的看向萧宜君道:“是不是卫王?”

    楚云笙的声音很淡,虽然是问句,却带着笃定的语气。

    闻言,萧宜君面上一怔,旋即她摇头道:“这些事情你无需操心,也不要想着为我报仇什么的,我只希望你能过的好,但却并不希望你为了你的元辰师傅而涉险,我相信,元辰也一定不希望你为了他而去冒那般的风险,如今姑姑能见上你一面,这就够了。”

    虽然姑姑没有肯定楚云笙的猜测,但却是已经间接的印证了楚云笙的猜测。

    果然是卫王!

    其实,一开始她就知道的,除了他,还能有谁能在卫国陷害姑姑,还能有谁有这般的权利将姑姑软禁在公主府?

    卫王……她的小舅舅……昔日姑姑为了他放弃了所有,独自苦苦支撑着这庞大的卫国,如今,他一旦恢复了神识,第一件事情就是恩将仇报吗?

    想到此,楚云笙的脑子里又浮现出那一日在山谷里,他才将将醒来,站在杏花树下,那个衣袂生香的纯粹少年。

    又有谁能想到,昔日那般纯粹的眸光的主人,会变成如今这般诡谲的样子?

    想到此,楚云笙抬眸看向姑姑道:“所以,是卫王囚禁了元辰师傅,对不对?也是他……伤害了姑姑对不对?”

    下毒两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楚云笙只能委婉的用了伤害这个字眼。

    闻言,萧宜君的面上的痛苦之色更甚,她动了动唇瓣,似是想说什么,但话到了嘴边却又被她咽了下去。

    就在这时候,房门突然吱呀一声响了,紧接着端妃出现在了门口,她几步走了过来,掀开层层的帘帐然后看向病床前的楚云笙和萧宜君道:“陛下来了。”

    她的话音才落,楚云笙和萧宜君皆是一怔。

    旋即,楚云笙抬眸看向端妃,用眼神警告了她一下之后,她身子一掠,就闪身到了挂着帘帐的大柱子后面,然后抬手扯下坠地的帘帐将自己包裹了一下,从外面看很好的将自己的身形掩饰了起来。

    楚云笙这边才将将隐藏好自己的身形,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

    紧接着,房门被推开,一股龙涎香扑面而来,瞬间笼罩了整个一间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