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判若两人

    虽然隔着帷幔,然而楚云笙依然能感觉到这一刻她的眸子里闪烁过一层晶亮的光芒。

    “你到底是谁?”她冷冷的看着楚云笙,然而,面前的楚云笙只是一个容貌娇俏但并不出众的小姑娘,只不过她的周身都笼罩在一层冰冷若寒霜的气质中,让人忽视不得。

    楚云笙的嘴角微微上扬,带上了一抹笑意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您现在是端妃娘娘,可是卫王宫里风头最劲的人呢,您说,如果现在我的手这么稍微的一滑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闻言,带着帷幔的女子摇了摇头道:“你既然有求于我,定然不敢伤我性命。”

    楚云笙也听出了她话里的笃定,虽然此时楚云笙是真的没有打算伤害她,但是眼下,她确实是送她进公主府最好的机会,她不能错过,所以,楚云笙嘴角的笑意更甚,她手腕一转,就一把扯掉了端妃带着的帷幔,当那张无比熟悉的脸再度出现在楚云笙面前的时候,楚云笙眸子里立即绽放出了无比的杀意,她立即倾身上前,抬手就扼住了她的脖颈,然后语气阴冷道:“哦?是吗?那可说不准哟,毕竟我们这些草民人微言轻,反正挟持端妃娘娘已经是要被抄家灭门的死罪了,所以如果您不愿意帮我达成所愿的话,我就是死也拉着你去垫背也未尝不是一件划算的来的事情,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在同她交流的时候,楚云笙一直都刻意的压低了几分自己的声线,因为不仅她对端妃熟悉,她对自己也格外的熟悉。

    毕竟,曾经她们同吃同住,那么长的时间,而且彼此万般信任,即便是听到了外间的传闻,说她如今已经是卫王的端妃宠冠六宫,楚云笙的心里却依然是不相信的,在她心里,她仍旧停留在当初那般娴静温婉的模样,那女子是春晓,是陪在她身边共患难共生死的春晓,是可以和她分享任何秘密和心事的春晓,才不是如今面前的这个妆容精致华贵满腹心思和算计到的宫廷女子。

    然而,即便是这样,在她说出这一番话之后,端妃的眸子里还是划过一丝诧异的光芒,她无视楚云笙紧紧的扼住她咽喉的手,诧异道:“你……你到底是谁?”

    闻言,楚云笙依然没有打算回答她,只道:“我是谁不重要,而且我也没有打算要告诉您我是谁,我只问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说着,楚云笙越发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随着她力道的加重,面前的女子开始呼吸急促起来,她的面色也已经涨的通红,此时如果她不喊停不妥协,楚云笙的力气足以在下一瞬将她掐死。

    “什么……事情?”

    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之后,端妃的面色已经由涨红变成了苍白。

    见状,楚云笙这才松开了扼住她脖颈的手腕上的力道,然后淡淡道:“我要混进公主府,见公主殿下一面。”

    这句话楚云笙说的很轻,然而话音才落,端妃的面上已经划过一丝诧异,她转过眸子看向楚云笙,第三遍问道:“你到底是谁?”

    而这句话才出口,她瞥见楚云笙眸子里的淡漠,她的嘴角便是微微一扬,旋即自嘲似得笑道:“好吧,我知道你不会回答我。”

    说着,端妃一边抬手整理自己被楚云笙刚刚这般一折腾而弄乱了的衣衫,一边道:“既然想见公主殿下,应该也是公主殿下的故人,走吧,我这本来也打算去一趟公主府的。”

    楚云笙没有想到这时候的她又这般好说话来,她抬眸认真的打量着她,但见她神色坦然,并不像是在说谎或者算计的模样,然而,为了谨慎起见,楚云笙还是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玉瓷瓶,然后倒出一粒朱红色的药丸来,递到了端妃的面前道:“这样,我才可以相信你,否则的话,我凭什么相信你在进入公主府之后就将我拿下了?不过也请端妃娘娘放心,只要我见到了公主,再平安顺利的出了公主府,我自然会给您解药,否则的话……”

    说到这里,楚云笙一把扣住了端妃的脖颈,也不管她到底是愿意不愿意,直接就将那药丸塞进了她的嘴里,然后手腕一用力,就迫使她吞了下去,看着她确实已经完全咽下去了,楚云笙才道:“如果端妃娘娘不配合的话,那么咱们就同归于尽吧,我说到做到。”

    说着话,楚云笙才松开了扣着端妃脖颈的手。

    楚云笙这边才一松开手,端妃就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良久才道:“你放心,即便是没有这毒药,我也没有打算害你,毕竟看到你这般关心公主殿下,应该也是她的一位故人,而且,我看姑娘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像极了我曾经的一位故人,若不是你们长相不同,我都要将你当做是她了。”

    说到这里,不等楚云笙开口,端妃又自嘲的笑了笑,然后继续道:“这感觉是不是很奇怪?”

    闻言,楚云笙没有说话,她只抱臂往马车的侧壁上一靠,就等着马车前行。

    见状,端妃也没有再说什么,她抬手掀起帘子,对外面的车夫和丫鬟吩咐道:“继续我们的行程。”

    端妃的话音才落,刚刚那个伶俐的丫头立即转过头来看向端妃,并飞快的扫了一眼在马车一侧悠闲的靠着的楚云笙道:“可是主子,她……”

    那丫鬟的话还没有说完,端妃便瞪了她一眼,然后道:“我刚刚才认出来,她竟然是我曾经一位故人,所以可以信任的。”

    听到这句话,那丫鬟才打消了迟疑和顾忌,这才点了点头,然后催着车夫快走。

    一路上,楚云笙的心情都很平静,等到快要到公主府的时候,她的心情才逐渐的激动了起来,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姑姑了,她的心就忍不住颤抖。

    然而,此时她才想起来,本应该身居深宫的端妃为何会出现在闹市的糕点铺子里?

    想到此,楚云笙便出声道:“端妃娘娘为卫王处理后宫诸事,应该日理万机才对,怎的会无端端的出现在这闹市糕点铺子里?”

    闻言,端妃的面上划过一丝怅然,然后她眸子一转,便落到了马车一角上放着的刚刚买来的红豆枣花糕上,然后低低道:“公主殿下平日里最喜欢这糕点了。”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倒是一愣。

    原来,端妃这一次出宫,就是为了去公主府见姑姑?所以才能被运气极好的自己碰到?

    想到此,她的心里又划过一丝异样,她想到会不会自己之前误会她了?她其实心里一直都是向着姑姑的,而之所以被选入宫中最后伴驾在卫王身边其实都是身不由己?

    但是,这个念头才一冒出来,就被楚云笙打消了,因为她知道春晓对于姑姑来说有多重要,姑姑有多信任自己,就有多信任春晓,所以姑姑在朝中的势力和重要的人脉,这些春晓都是一清二楚的,如果不是春晓站到了卫王哪一边,姑姑又怎么会毫无还手之力就这样被软禁在了公主府?如果不是春晓,何至于但凡牵扯到姑姑的势力的人最后都被放逐或者打压?

    所以,与其相信她是迫于无奈的跟了卫王,楚云笙更相信她背叛了姑姑。

    想到此,楚云笙再看向春晓的眸子里已经带上了几分冷意,她道:“想不到端妃娘娘竟然还记得公主殿下的喜好,倒是难为你了。”

    楚云笙的语气虽然平缓且冷淡,然而端妃却又不傻,自然听出了她话里的嘲讽,而对于楚云笙对她的莫名的敌意和嘲讽,甚至眸子里偶尔划过的冷意杀意,她都一清二楚,也知道这是为何。

    “公主就是我的再生父母,这些年虽然我在她身边名为主仆,实际上她是将我当女儿一般抚养的,从未亏待过我,我能记得这些自然是应当的。”

    无视楚云笙话里的嘲讽,端妃看着那红豆枣花糕喃喃自语。

    见状,楚云笙也不想再说什么,毕竟很多事情都是她的猜测,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她也并非是想为难她,刚刚的用狠和用毒,只不过是想让她带着她去见姑姑,因为这是目前看来唯一可行的办法,即便是最后她没有妥协,楚云笙相信自己也下不了手。

    但是她却没有想到端妃竟然这么轻易就同意了,而且,她的同意也绝对不是因为她的生命受到威胁,在那一刻,楚云笙相信如果她不愿意的话,即便是她真的下手杀了她,她也不会带着她去公主府。

    想到此,楚云笙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她只倚靠在侧壁上,看着那红豆枣花糕出神,再不说话。

    马车一路悠悠前行。

    楚云笙不说话,端妃也没有再说话,两个人的目光都下意识的看向那红豆枣花糕,却并没有再继续交流的意思,而是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等到马车停下来了,外面的护卫在前面轻声道了一句:“禀主子,到了。”

    两个人这才回过神来。

    端妃看了一眼楚云笙,然后道:“走吧。”

    说着,她就先一步走下了马车,楚云笙也跟着她一并走下马车。

    说是到了,实际上她们这才到了距离公主府有一条街的巷子口,而之所以将马车停在这里,因为从这条巷子口过去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守卫,这一条街过去,都看不到尽头,将公主府守卫的连个蚊子都飞不进去。

    巷子口的守将在看到端妃的时候,本能的就拦住了她们几个人,等到端妃亮出了手中的腰牌的时候,这些人才纷纷跪拜行礼,并让出了通道。

    见状,楚云笙走在端妃的身边,用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道:“看得出来,端妃娘娘果然很得卫王宠爱。”

    闻言,端妃没有说话,只是眸子里染上了一层雾气。

    那一层雾气里带着纷乱复杂的情绪,让楚云笙也看不分明此时她心中所想。

    但无论如何,面前的女子确实再不是从前那个跟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饮食起居处处妥帖入微的春晓了。

    她们判若两人。

    然而,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却又一模一样,让人又不得不相信仍旧是那个她。

    不过是不知道她到底有过怎样的经历,才能让一个娴静安好的女子变成了如今这般心事重重的样子。

    楚云笙有些担心,也有些好奇,更多的是不解。

    然而,此时当她的脚在迈向公主府的一刻,她就将所有的心思都抛到了脑后,此时心里脑里所想的都是姑姑的样子以及她现在可能面临的处境。

    因为有了端妃的令牌和身份,她们一路顺顺利利的进了府,并且还专门有守将为她们亲自引路。

    这是楚云笙第一次来公主府,上一次虽然来到了卫王都,并且为平定李晟一家的事情而在卫王都停留过一段时间,但却没有时间和机会来这里走走,却没有想到,如今第一次迈向这里,是这般情形。

    一路从大门进去,过了前厅,又绕过了九曲回廊,数个院子,兜兜转转的,一直走了一刻钟,才终于在一处阁楼前停下了步子,那个引路的将领对端妃恭敬道:“禀娘娘,公主殿下就在里面。”

    闻言,端妃点了点头,然后她叫身边的丫鬟留在了原地等她,只叫了楚云笙跟她一起步入阁楼。

    见状,那个丫鬟虽然面上带着不甘心和诧异,却也只能咬牙在那里等着。

    楚云笙则随着端妃从一旁的木质楼梯走上去,已经有了一些年岁的木质楼板在两人的踩压下发出悠长的吱呀声,让人还没有见到姑姑,心里就已经莫名的生出了几分辛酸。

    外人应该很难想象,金娇玉贵的公主殿下竟然会被安排在这样一处有些年岁看起来还算破旧的阁楼上。

    而且,让楚云笙还注意到的是这阁楼外面很是空旷,周围很难能藏的住身形,而且不远处的小阁楼里还隐隐有人影闪动,似是时刻都在留意这这阁楼的动静。

    竟然被监视的如此严苛。

    想到此,她的心里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