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又是故人

    然而,楚云笙跟素云坐着等了约莫半个时辰,却依然没有消息传来。

    看到她坐立不安的样子,素云换掉了她手中捧着的已经凉了的茶,再给她倒了一杯热茶并劝道:“姑娘,也许没有消息对我们来说也是好消息,你也不用太过担心,白日里已经奔波了一日,现在时间不早了,先歇息吧。”

    楚云笙的心里自然是放不下的,但是素云说的没错,在这个节骨眼上也许没有消息对于她们来说也是好消息,而且现在她除了等着也再没有别的办法,还得要让素云也跟着一起担心,所以在迎着素云那担心的眸子的时候,楚云笙点了点头,将一杯茶饮尽,稍稍平复了纷杂的心绪,然后才道:“我没事,你说的对,现在干着急也不是办法,所以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也确实有些累了,这就休息,等到明天天亮看看有什么消息。”

    听到楚云笙这么说,素云才稍稍放下心来,她给楚云笙铺好了床铺之后,就退了下去。

    楚云笙虽然疲惫却是一点睡意也没有,她合衣躺了下来,在床上辗转反侧,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渐渐来了睡意,而这一觉也睡的极不安稳,她在浑浑噩噩间竟做了好几个梦,而且都是噩梦,这几个噩梦交织着,一会儿她看到姑姑一身伤痛的躺在病榻上,对着她哽咽落泪,一会儿她看到元辰师傅浑身浴血的站在姑姑的床前,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再一会儿她看到了阿呆兄,而阿呆兄却似是根本就不认得她似得,无论她如何的唤着,阿呆兄都对她置若罔闻……

    这几个梦境来回交叠,她在梦境里哭着喊着,却怎么也逃不出去,等到她筋疲力尽终于从梦境里逃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天已经大亮了。

    而正当楚云笙才穿戴好衣衫的时候,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她打开房门,才看到素云已经穿戴整齐的站在了外面,一看到她,素云就转身跟着她进了屋子并关上了房门,然后将一张纸条递给了楚云笙。

    楚云笙展开一看,这是二元托人从外面传递回来的消息,而纸条上面的内容也再一次将她打入低谷,上面写着昨天半夜开始,卫王都就开始禁严,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也不能出去,而且已经在开始全程通缉孙应文,并且给孙应文定下的罪名是勾结外贼、谋朝篡位……如果说上一次孙应文在卫营里护送着楚云笙安全离开这算是勾结外贼的话,那谋朝篡位又从何说起?

    在卫国朝廷但凡有一些资历的人都应该知道孙应文曾经是公主殿下的亲信,而且自从上一次李晟的叛乱之后,孙应文更是得到公主殿下的器重,只是自卫王亲政之后才逐渐疏远了孙应文,如今给孙应文定下这谋朝篡位的罪名,叫人如何信服?又叫人如何想姑姑?

    不仅如此,这一张纸条上还写着自今日一早皇宫里的守卫和城门的守卫都增加了一倍,皇家做出这般警惕的阵势来,仿似真的是在应对即将要被策动的叛乱一般,然而,到底是为什么,只怕只有卫王心里清楚。

    在看清楚纸条上的内容之后,楚云笙一边用内力将那纸条化为粉末,一边对素云道:“我想出驿馆一趟,看看外面到底什么情况,也再想想能不能有更快的进入到公主府的办法,我担心有变故,昨日里我看过卫国给何月英安排的行程,最近这段日子她都要在驿馆跟着从宫里头派来的嬷嬷学习礼仪,不会有进宫的机会,所以暂时我留在她身边也得不到进宫甚至进入公主府的机会,倒不如去外面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办法。”

    闻言,素云也点头道:“那我跟姑娘一起去吧。”

    楚云笙却摇头道:“何月英的处境也并非十分安全,她的身边还是要留下一个妥帖的人来照顾,不然我也是不放心的,而且一旦这边有什么动静或者我们外面有什么状况都好及时的联系。”

    听到楚云笙这么一说,素云也不好再说什么,她只好道:“那姑娘万事小心,我回头会跟何月英那边说一声的。”

    楚云笙点了点头,收拾了一下衣衫就出门了,这一路依然顺顺利利的,如同昨晚一样,并没有遇到什么阻拦。

    等到她出了驿馆,身后也依然跟着几个探子,她不敢大意,也像昨晚一样,专挑人多的闹市走,几个转角就将后面的探子给甩掉了,在成功的摆脱了探子之后,她才发现自己又兜兜转转的到了距离公主府不过两条街的巷子口。

    虽然楚云笙记着昨晚答应二元的话,但是她仍旧是放心不下,所以就抱着试试的心态,她提起步子走出巷子,往公主府的方向走去。

    白日里的卫王都的各个大街道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即便是今日城门关闭,外面的人进不来,却依然不影响城内的繁华和喧嚣。

    楚云笙在经过街中心一个糕点铺子的时候,下意识的顿住了步子,她抬眸看向这铺子,不由得响起每一次带着阿呆兄经过每一个城镇的时候,都会为他去买桂花糕,如今这糕点铺子就在眼前,如果阿呆兄就在这里的话,相信此时也会带着他来这里的。

    所以,本来她是要继续往前走的步子,也在这时候由不得自己,下意识的转了一个弯,一转就转到了糕点铺子里,看到掌柜的笑呵呵的招呼,楚云笙买了两块桂花糕,拿在手上的时候,心底却越发堵的难受。

    她抬手小心翼翼的将桂花糕包好,正准备转身走出糕点铺子的时候,迎面走来的两个女子引起了楚云笙的注意,其中一个女子带着白色的帏帽,穿着一袭淡蓝色纱裙,质地轻盈如绸,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只不过那长长的帏帽将她整个上半身都包裹住了,根本就看不清她的样子,倒是旁边小心翼翼搀扶着她的那个小姑娘一脸娇俏,此时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睛正兴致盎然的打量着这周遭的一切,仿似对这外面的事物都感觉到格外的新鲜,犹如一只刚刚被放出囚笼的雀鸟。

    她们两人的气质跟这大街上行色匆匆的人截然不同,所以一眼就能让人注意到,所以楚云笙也才多看了那么一眼,然而这并没有引起她的注意,她此时心里还想着公主府的事情,所以只是匆匆一眼扫过,对这对主仆做了一个大致的印象之后,她就转过了眸子往外走去。

    就在这时候,眼看着她就要同她们两人擦肩而过,从外面突然掀起了一阵风,不大不小,却刚好将那女子的帏帽掀起了一角,而楚云笙这时候才从她们两人身上转回了眸子,只是刚好眼角的余光瞥到了这被掀起的帏帽的一角,这一瞥,就让她的咯噔一下,险些漏掉了一拍。

    如果,刚刚的那一瞬间,她没有看错的话,这个带着帏帽将自己包裹的严实的贵族女子竟然是自己的熟人!

    想到此,楚云笙抬手就将桂花糕藏进了左手的袖摆里,同时右手一抖,就将一直都被在右手手臂内侧的匕首滑落到了掌心,借着宽大的袖摆遮挡住。

    一气呵成的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她才提起步子慢悠悠的转了过来,状似随意的回过柜台找掌柜的说话,然而,此时她眼底的余光却在打量这对主仆身上。

    刚刚只是一瞥,她也不确定自己是否是花了眼睛,但是如果不是自己看错了的话,那么现在对于她来说就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是与不是,她总该要试一试的。

    所以,想到此,她已经在转身的时候就迅速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确定了只有这糕点铺子外停放着一辆寻常的马车,除了车夫外,还外站着两个下盘功夫不错的中年男子,他们的眼神如炬,一看就是经过了长期的训练的,不是一般的看家护院。

    因此,楚云笙对自己的猜测越发多了几分信心。

    所以,她趁着转身向柜台的功夫,提起了步子加快了一下速度,眼看着那两个女子已经从掌柜的那里买好了一包红豆枣花糕,此时正准备转身往回走,楚云笙一个趔趄不稳,就朝着那个戴帏帽的女子撞去。

    即便是楚云笙的行动太过突然,让人措不及防,但是那带着帏帽的女子的反应也是极快,她脚腕一转就避开了撞过来的楚云笙,而楚云笙去却似是已经料到了她会往旁边避让一般,等到她刚刚避开,楚云笙的身子也先她一步往着往她避让的方向栽倒,同时看着那女子为了防范已经抬手过来企图推开她,楚云笙的反应更快,她假意跌倒手忙脚乱间就已经抓住了这女子的手腕,不等这女子出手,楚云笙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按在了她的腰际,而同时抵在她腰际的是楚云笙掌心里早已经准备好的匕首。

    那女子的反应也不慢,在楚云笙一手按住了她的脉门,另外一只手用匕首抵住了她腰际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自己中了别人的埋伏,她也不慌不乱,甚至连一点儿挣扎都没有,只是转过头来隔着帷幔看向楚云笙。

    楚云笙惊讶道:“对不住小姐,我刚刚突然头晕的厉害,所以这才站不稳,一不小心顶撞了姑娘,只是现在我头也晕的厉害,所以还烦请姑娘搀扶我走一段。”

    听到楚云笙的话,那带着帏帽的女子很快便明白过来楚云笙的意图,她点了点头,声音淡淡道:“既然如此,还请姑娘随我去马车上歇歇吧。”

    说着,她就提起步子,作势要往马车上走,见状,楚云笙也靠在她身手,跟着她的步子一起,往马车上走。

    见状,一直跟在这个女子身边的那个小丫头却是涨红了脸,她气鼓鼓的道:“你是什么身份,竟然还妄想同我们主子坐一辆马车,刚刚冲撞了主子,都要小心你的脑袋!”

    只是她的声音才落,就被搀扶着楚云笙的这个女子呵斥道:“月儿,住嘴,这为姑娘身体不舒服,我就用马车送这位姑娘一程,你先跟着护卫走一段路。”

    她的声音淡淡的,没有半点情绪起伏,然而,越是这样的声音却越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压迫,那月儿听到这句话后再不敢多嘴,连忙上前帮着打起了车帘子。

    明里是那女子搀扶着楚云笙上了马车,实际上是楚云笙扣着她的脉门,并借用宽大的袖摆掩盖住了抵在她腰际的匕首。

    然而,从外面看,这两人相互扶持着,并未见得有半点异样。

    等到两人上了马车坐下来之后,将马车帘子放下,她才道:“不知道姑娘劫持我,意欲何为?”

    虽然带着帏帽,虽然如今的她说话的语调再不同往日那般谦逊和温婉,然而,楚云笙还是从她的音色上一下子就将她认出来了。

    然而,此时的楚云笙却是被素云化了妆容,装扮成了一个看起来容貌俏丽的小姑娘,所以她不认得她也不足为奇。

    听到她的话,楚云笙的嘴角一动,面上浮现出了一抹笑意,然后她道:“没有什么,我只是想请您帮一个忙。”

    闻言,那女子一怔,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但很快她转过头来隔着帏帽也能感受到她眸光清凉如许,只听她道:“姑娘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

    说着,她无视楚云笙还搁在她腰际的匕首,直接动了动身子,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了马车内壁上,然后笑道:“你觉得,你这样就能威胁到我?其实,不需要我亲自出手,只需要我一声令下,只怕今日你就要在此地身首异处,所以,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也迎着她的话道:“是的,我没有什么能值得您帮助的,但是,还是希望您能清楚一点,现在你的命在我的手上,只需要我这手下一个不小心,可能不等您开那一句口,这世上也就再没有了端妃娘娘,您说,是吗?”

    听到这句话,那女子身子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