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九章 扑朔迷离

    一整晚没有睡意,楚云笙睁着眼睛直到天明。

    第二天,跟着何月英一起去卫王都的路上,她都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因为越走近卫王都,她就离自己最亲的姑姑,元辰师傅他们更近了一步,所以她的心里的紧张也就越发多了几分。

    从运城到卫王都不过半天的功夫,中午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卫王都的城外,这一次卫国也是花了不少心思,他们才看到城门口的时候,就已经能看得到那里浩浩荡荡的停着准备迎接何月英进城的老百姓以及一些卫国朝廷中的官员。

    领头的是礼部的尚书,宇文昊。

    这个人楚云笙是有些印象的,当初还是孙应文举荐他做礼部侍郎的,没有想到年纪轻轻的他现在已经是礼部尚书的位置了。

    想到孙应文,楚云笙才蓦地想起那一日在三元镇她让二元派了大部分的天杀精锐先来卫王都,当时也让孙应文跟着一起来了,这些日子也没有收到孙应文的消息,不知道他现在在这里安顿的如何。

    正想着心事,何月英的马车就已经缓缓的停在了城门口,紧接着,就是一些列的繁文缛节,还有何月英不得不应对的场面话。

    等到一套礼仪做下来,她们回到和亲公主暂时下榻的驿馆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进了驿馆之后,这驿馆就被里三层外三层的给保护了起来,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何月英也按照楚云笙之前同她商量的,在同礼部尚书寒暄的时候,就将楚云笙和素云两个作为医术了得的医女推荐给了礼部尚书,让他将消息带给卫王。

    在送走了礼部尚书之后,楚云笙连一点饭都吃不下,就在心急如焚的等着礼部尚书从宫里头带消息回来。

    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掌灯时分。

    何月英她们都吃过了晚饭了,才有宫里的太监过来传了口信儿,而那口信儿却让楚云笙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卫王谢过了何月英的好意,婉转的拒绝了她举荐的两个医女,原因是卫国的二公主已经请到了名医,而且病情已经得到了控制。

    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楚云笙就越发坐立不安起来,因为这样一个模棱两可的消息让她之前的计划都落了空。

    她既不能肯定是卫王因为避讳和不信任而不用何月英推荐的医女,也不能肯定到底是否是元辰师傅和姑姑那里已经出了事,所以卫王才放弃了继续寻找大夫医治的这个法子,又或者说,姑姑根本就没有病,而他担心自己的计谋被拆穿所以才这般婉拒了何月英的提议?

    如果是最后一种可能的话,自然是再好不过,但是如果是前面的任何一种,都是让楚云笙放心不下的。

    在送走了那太监之后,何月英和冬竹也都累了,准备回房去休息,但见楚云笙这般心神不宁的样子,她也有些不安,但见楚云笙的模样外人的规劝她也是听不进去的,所以何月英只是陪着楚云笙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等到何月英和冬竹都离开了,楚云笙又在庭院里坐了一会儿,她心里的不安却越发的多了起来,而这时候,二元还没有回来,天杀的精锐探子也没有消息传递回来,让她在这里干等也不是办法,她再坐不住,所以就直接打算收拾了一下自己准备出去走走,看看卫王都里是个什么情况。

    她的心思一下子就被素云猜到了,楚云笙前脚才踏出房门,素云后脚就跟了上来。

    楚云笙也没有拦着他,两个人就这样并肩往驿馆外走去,这驿馆虽然守卫森严,外面的人没有令牌根本进不来,但是对于和亲公主的贴身婢女却没有一个人敢拦着,在门口的守卫问了楚云笙两人出府的原因之后,楚云笙只道了一句是为公主上街上瞧瞧这卫王都里的新鲜玩意儿,便也没有人敢再多一句嘴,直接就目送着她们两个人出了驿馆。

    楚云笙对卫王都的地形还算熟悉,上一次因为李晟一事,她在卫王都里没少奔波,此时即便是不看这卫王都的地形图,她也能准确的带着素云从驿馆出来之后直接抄最近的路去公主府。

    但是她却没有,而是拉着素云出了驿馆所在的那一条街之后,就往人潮最多最热闹的街上走去。

    因为在驿馆,看似守卫轻松的放了行,但是自她和素云踏出驿馆之后,身后就有几双眼睛在暗中观察着她们,虽然不知道那些眼线到底是卫王的还是何容安排的,但目的应该都是一样的,是为了监视她们。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楚云笙自然不能直奔公主府。

    卫王都跟楚王都一样,在晚上都有夜市,离城中心最近的几条街道上在晚上却是最热闹的时候,两边是林林总总的铺子,到处都是叫卖的小贩,街道上还有白日里不方便露面的大姑娘小姐,有顽皮的孩童,还有匆匆忙忙赶路的人,有带着妻子孩子吃了晚饭出来消食或者逛街的汉子……总之,热闹非凡。

    楚云笙和素云都穿着女装,在人群里既不突兀也不显眼,她们很有默契的看了对方一眼,便向着前面在耍着猴戏人群最拥挤的地方赶过去。

    两人才一扎进人堆,就看到后面的几道目光也跟着扫了过来,两人反应也是极快,就趁着人多热闹的时候,两人分开走,一个往东,一个往西,偏偏找人最多的地方走。

    楚云笙走在东边,等到走到这条街的尽头,路上的人也逐渐的稀少,她才快速的闪身避进了一条小巷子,然后再折转了身子往后看去,确定了后面再没有人跟着,她才运起轻功掠上了屋脊,直奔公主府的方向。

    在距离公主府还有一条巷子的时候,飞快掠去的楚云笙看到一道黑影突然从她身侧窜出,她一怔,立即顿住了步子,这才停下身子,那一道黑影也在距离她不过几丈远的地方停下了步子,而楚云笙这才看清楚那人,不是别人,是二元。

    一看到是楚云笙,二元也是一怔,旋即他飞快的掠到了楚云笙身边,然后带着楚云笙闪身到了下面的一条巷子里。

    这条巷子较为僻静,而且没有点灯,可以很好的隐蔽身形。

    等到楚云笙和二元都藏匿好了身子之后,二元才轻声道:“姑娘,你怎么来了?”

    闻言,楚云笙压低了声音道:“我还是有几分不放心,卫王拒绝了何月英举荐我和素云去医治公主的提议,所以我放心不下,怕这里出什么变故。”

    听到这句话,二元轻声叹了一句,然后才道:“不知道怎得,今日入夜开始公主府外就加派了重兵,连府外的这条街道都不让外人靠近,我想可能真的是出什么事了。”

    二元的话音才落,楚云笙就感觉自己的心也似是被人用了一记重锤狠狠的击打了一下。

    让她半天才缓和过来重整了呼吸道:“你是说公主府外突然加派了重兵?”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楚云笙又问了一遍。

    二元点了点头,继续道:“昨日说到的公主府外出现的那一道穿着天水之青的一枚的身影,我担心属下看不清楚,今日自己来蹲守了一天,却并没有看到这人出现,还有……”

    说到这里,二元的语气也多了几分凝重。

    他还没说出口,楚云笙却已经能感受到接下来的消息定然不会是什么好消息,在黑暗中,她抬起那双晶亮的眸子看向二元道:“还有什么?”

    闻言,二元叹了一口气,然后道:“之前姑娘带的那名卫国的旧识,孙应文,今日冒险去礼部尚书府上打探公主消息的时候,被礼部尚书扣押了下来,虽然最后被我安排保护在他身边的四个天杀精锐救了出来,但是除去那个回来报信的,他和另外三个天杀精锐不知去向,此时已经惊动了卫王都的府尹,现在正在从城南开始满城的搜捕他们,刚刚我从城南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而且这一次他们搜查的很细,每一家每一户都没有放过,相信很快就会查到这里,所以,眼下我们需要暂时撤离这里,为了避免引人猜忌,姑娘也要立即回到驿馆才是。”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她今日里在城门外还看到了礼部尚书,宇文昊,还感叹当初是孙应文举荐了他做礼部侍郎,如今却已经被提到了礼部尚书的位置,按理说孙应文对宇文昊应该有知遇之恩才对,所以孙应文在四处探听不到姑姑的消息的情况下才会铤而走险的想要从宇文昊那里得到一些线索,却没有想到,倒头来这个宇文昊却是一点情面都不讲。

    想到此,她不由得感叹起人情的淡薄来。

    然而,二元说的对,此时确实不宜在此地久留,一切还要从长计较,但是今晚这发生的一连串的事情已经让她十分的不安了,此时公主府近在咫尺,她却不能进去看看姑姑,让她就这么放弃了,楚云笙又无法说服自己。

    二元在旁边又劝了两遍,最后为了大局考虑,楚云笙这才咬牙道:“那好,我这就回去,你也命人白日里在多留意公主府的动静,一定要找到能够混进公主府的法子,我想公主府里的人都是要吃饭喝水的,每日里总有给府里送菜送水的,你看看能不能从这上面想办法,我一定要尽快的混进公主府一趟。”

    闻言,二元点了点头然后道:“这些人我已经想过办法了,但是每日里送菜送水的都是指定的人员,外人根本搀和不进去,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伪装成其中的人的样貌,而这样需要素云的帮忙,也许要时间,所以还请姑娘等上一等。”

    说到这里,耳朵灵敏的楚云笙已经听到了不远处的街道上传来的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她同二元对视了一眼,便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身子一闪就按照原路往回掠去。

    在离开的时候,她还是依依不舍的看了看就跟她有一条巷子之隔的公主府,但是最后在那越来越近的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下,她还是只能选择暂时撤离。

    等到她赶回之前的那一条热闹的集市的时候,夜市已近尾声,街上的商贩也在开始收拾摊子了,而素云就站在街尾等着她,一看到楚云笙从小巷子里走出来,素云一脸惊喜道:“可让我好找,这卫王都这么大,又黑灯瞎火的,急死我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素云的眸子一转,楚云笙便已经循着她的眸子看到了就藏身在不远处正在监视她们一举一动的探子的目光,她立即上前一步,拉住素云的手道:“都怪开始人太多了,我跟着人群就走散了,然后左右找不到你,最后就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找了这半天才找回这里,走吧,我们快回去吧,不然公主殿下该生气了。”

    闻言,素云点了点头,便携着楚云笙一起往回驿馆的路上走。

    这一路回来,素云都牵着楚云笙的手,都能感受到楚云笙的掌心在微微颤抖。

    门口的守卫看到是她们两个回来了,也并没有多加询问就放了行,一直顺顺利利的回了房,素云关上门,才凑近楚云笙压低了声音关切的问道:“姑娘,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之前的一脸轻松,在回到了房间之后,楚云笙就已经卸下了所有的防备,此时她的眉眼里全部都是担忧和疲惫。

    在听到素云的询问之后,她将晚上的情况都跟素云一一说了一番,听到楚云笙所说的,素云的神色也凝重了起来。

    两个人晚上都没有吃饭,又出去奔波了这一晚上,虽然都已经有些疲惫,但在这时候却都没有半点睡意。

    素云给楚云笙倒了一杯热茶,楚云笙就一直捧着茶盏坐在桌前等着二元的消息,这驿馆守卫虽然森严,但是楚云笙之前就在何月英身边留了几个天杀的精锐,而这几个人都是轻功好手,而且也是二元留下的方便跟他传递消息的,一旦二元那里再有什么发现,都会第一时间送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