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八章 眉目

    她们一行人也只在清河郡休息了一个晚上就开始继续赶路了。

    曹岑这一次来也将何月英同卫王成亲的日子定了下来,就在下个月初八,距今还有二十天时间,而从清河郡到卫王都按照这样的进度赶路,至少也要十天左右的时间,所以算起来,时间并不充裕。

    因为等到何月英进了卫王都之后,等着她的还有许许多多繁琐的礼仪,所以她们这一路也没有敢耽搁,能赶路的地方都没有歇脚,就这样一路往卫王都走。

    而这一路上也算是风平浪静,再没有遇到什么不顺心的,就是那些刺客也再没有出现,可能是看到何月英这般的护卫架势根本就无从下手,也可能是幕后之人在密谋一场更为缜密的行动。

    无论是哪一种,能顺顺利利的到达卫王都,这对于楚云笙来说,都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

    这一路上,她对何月英也越发了解了几分,冬竹的伤也渐渐好了,虽然她和素云名为何月英身边的婢女,但是真正跑腿和照料何月英的还是冬竹。

    紧赶慢赶的,终于在第九天夜幕十分到达了距离卫王都最近的一座城镇,运城。

    当地的府丞同这一路走过来的每一个城池的地方官一样,远远的就率领着众人迎接,将何月英一行接到了府上。

    等到大家都洗漱完毕,用过了饭,何月英却并没有回房休息,而是拉着楚云笙到了她房间里说话。

    “掌事,明日就能到卫王都了,你有什么打算吗?”

    等屏退了其他人,屋子里只剩下何月英和楚云笙素云三个人的时候,何月英才压低了声音问出了她心里的疑惑。

    闻言,楚云笙叹了一口气,摇头道:“暂时还没有计划,一切也只有等到进卫王都之后,看看卫王都里的形势再做定夺。”

    这两日楚云笙有收到天杀的精锐从卫王都传来的密保,证实了公主府内外确实是守卫森严,而且卫王依然在广招天下的名医在为姑姑诊治,不过这诊治到底是真是假就有待考证了,另外,还有消息说卫王宫内外都没有元辰师傅的消息。

    看到这一条消息的时候,楚云笙还在想,会不会就印证了她和苏景铄的猜测——果然是元辰师傅逃走了,所以卫王以及他背后的人才会这般兴师动众的广招天下名医给姑姑诊治,就是想要引诱元辰师傅现身?

    而这也只是她的猜测,想要证实这一条猜测的真假,最为可行的办法就是进入公主府,亲自见姑姑一面。

    但是,想要混进公主府哪里有这么容易。

    想到此,楚云笙的眸子在转过何月英的身上的时候,她灵机一动道:“公主殿下可以向卫王举荐我和素云,将我们两个的医术好好的夸赞一番,然后推荐我们去给卫国的公主殿下瞧病,这样一来,因为是你举荐的,卫王应该不会推辞,而且我们是你的人,他也不会轻易动手。”

    目前来看,这应该是最有可能见到姑姑的办法了,想到此,楚云笙的心情也有几分小激动。

    闻言,何月英点了点头,道:“这自然是个好法子,但是,万一卫王不会一开始就召见我呢?我听说卫国的礼仪跟我们赵国不一样,在和亲公主送进宫里同卫王大婚之前,两人并不会见面的。”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的心情瞬间跌落到了低谷,但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道:“即便如此,到时候也会有卫国的礼部官员前来安排你的饮食起居,并且会将你的一言一行都汇报给卫王,到时候你可以通过他们传达这一层意思。”

    何月英这才点了点头道:“这也是一个办法,不过,其实我有一点好奇,你们跟那卫国公主是什么关系,值得你们这班为她涉险?”

    闻言,楚云笙避开了何月英探究的眸子,她转头看向不时地在跳动的烛火道:“这也是我们天杀的一笔单子,只不过具体的不能向公主殿下透露罢了。”

    听到这话,何月英才打消了心里的疑虑。

    她们两个人又交流了一些接下来要准备的细节,等到万事都妥当了,楚云笙也准备带着素云退下的时候,却听见何月英又拉着楚云笙道:“掌事……”

    楚云笙回眸看去,就看到她的眸子里有不安,有挣扎,这样的神色倒是何月英第一次流露,看的出来她此时心底的纠结和犹豫。

    见状,楚云笙抬手覆在了她颤抖的掌心上,压低了声音道:“公主还有什么话,尽可以吩咐。”

    何月英的手仍在抑制不住的颤抖,她叹了一口气,然后才抬眸看向楚云笙道:“你们的计划能够在下个月初八之前完成吗?”

    闻言,楚云笙一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何月英为何突然有此一问,然而不等她开口,何月英的眸子里已经带上了几分苦涩和委屈道:“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们能在那之前达成所愿,是不是可以送我远离卫王宫,我并不想就此将自己断送在卫王宫里。”

    说到此,何月英松开了紧紧的攥着楚云笙手掌的手,然后身子一软,跌坐在了红梨花木的椅子上,良久才道:“这些日子,我想了许多,用我后半生的幸福来换取唐雪薫的性命,这买卖本就谈不上划算不划算,所以现在,我想改变我们交易的内容,我后悔了,我想在我帮你们达成所愿之后,你们能避免让我嫁给卫王并送我平安出宫,去过简单安平的日子,可好?”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才反应过来她这般为难的表情是为何,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原本那么憎恨唐雪薫的一个人,甚至为了杀掉唐雪薫不惜赌上自己后半生幸福的人何月英竟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想要变卦。

    楚云笙没有说话,而何月英却以为楚云笙因为为难而拒绝,她连忙抬眸看向楚云笙道:“你们放心,之前答应你们的,一切都按照之前说的算,我会努力的配合你们,只要能用的上我的地方,你们尽可以吩咐,毕竟如今我的这条命也是你们捡来的,我本就是被赵国抛弃的一枚棋子,如果不是你们,我也早已经成了荒漠里的一个孤魂,所以我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最近,越往卫王都走,我的心里就越发的焦灼和不安,我发现,我还是自私的,我并不想再卷进卫国这一趟浑水中,也不想嫁给一个君主,注定后半生再在后宫里廖廖度日,我的前半生就已经犹如一只金丝雀被关在皇宫里,如今这也是我第一次出了牢笼,第一次看到外面的天际,我才发现,外面的天地竟然这般宽广,外面的山河也这般壮丽,看到这些湖光山色,再想起我之前的那些仇恨来,我就一下子能释怀很多,我既然不能将复仇的利箭对准问的皇兄,今后却也不想再让自己深陷仇恨的深渊,虽然我依然是恨着他们两个人的,但是比起我现在的天远地阔和今后金丝雀一般的后宫生活,我希望我能逃出囚笼,远离这一桩婚事,所以,你们能帮我吗?”

    何月英一口气说了许多,等到她说完了,才发现楚云笙一直都在认真的注视着她,她看着她的眸子里并无半点她曾经以为会有的悲悯或者怜悯,而是多了几分赞许。

    楚云笙点了点头道:“虽然不能对公主许诺一定会在初八之前就完成我们的计划,并将公主顺利的救出这座牢笼,但是请公主相信我会尽我所能的帮你。”

    因为此时何月英的心境,她对仇恨的释怀,是她无论如何也达不到的……这一句话楚云笙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何月英可以在这时候放下仇恨,转而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她却做不到,她的仇太大,恨太深,除非跟何容斗个你死我活,否则这恨意再无从消解,所以,何月英的看得开,也正是楚云笙做不到的,所以她欣赏她。

    而此时,何月英的眸子里写满了真诚,楚云笙也相信这样一双灵动的眸子不会说谎。

    她本就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所以对于何月英的请求她并没有拒绝的道理,更何况,何月英杀不杀唐雪薫,对于她来说都没有任何的影响,因为她自己迟早也要找唐雪薫报仇。

    不过就是要将何月英这么一个和亲的公主从卫王宫里救出去,难度太大,所以她也不敢保证,只能量力而行。

    听了楚云笙的话,何月英的眸子在这一瞬间就绽放出了笑意,她激动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并一把攥紧了楚云笙的袖摆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们放心,不管结局如何,我都不会怪你们。”

    楚云笙这才点了点头,跟着素云退出了屋子。

    等到回到自己房间,才发现二元已经在等她了,这一次二元拿来了天杀的精锐从卫王都送过来的公主府的地形图,楚云笙也不敢有丝毫的马虎,虽然不确定卫王是否会同意何月英的提议,但是将这公主府的地形图牢记在心中是必须的,所以,等送走了二元之后,她就开始将地形图默默的记了下来。

    而楚云笙这边才将地形图记下来,还不等她转身去休息,才离开不久的二元又折返了回来。

    这一次,他一贯都紧皱的眉头也稍微的舒展了开来。

    一看到他的神情,楚云笙就知道一定是有什么好消息传来,她连忙给二元倒了一杯茶,招呼二元坐下。

    二元却并没有坐下,他依然给楚云笙行了一礼,然后才道:“刚刚有天杀的精锐从卫王都传了消息来,说有人在公主府附近看到有一个穿着天水之青的衣衫的男子飞快的掠进了公主府。”

    二元的话才说到这里,楚云笙却已经激动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她上前一步,看着二元不敢置信的道:“你是说……有人看到阿呆兄出现在公主府?”

    闻言,二元点了点头,但是他的语气里却有几分不确定道:“只是看到那一抹衣袂,是天水之青的,但是那人的身法极其鬼魅而且敏捷,我们的天杀精锐甚至都没有能看清楚他的容貌,他就消失在了公主府的屋脊上,所以我才推断,能有这般身手而且还穿着天水之青的衣袂的,多半是姑娘的那位阿呆兄无疑了……”

    二元说的没错,天杀的精锐有着何等样的身手,楚云笙再清楚不过,能在天杀的精锐的眼皮子底下犹如鬼魅一般闪身进公主府,这普天之下应该也没有几个人,更何况那人还穿着天水之青的衣袂……

    所以,不让人怀疑是阿呆兄都难。

    但是,一想到此,楚云笙的心底里又多了一抹担忧,她怕这一次万一是一个乌龙,是旁的人穿着那衣袂出现在了公主府,让她误以为是阿呆兄,结果却是空欢喜一场。

    然而,一想到此,她就在心里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直觉也告诉她即便那不是,阿呆兄也一定在卫王都。

    一想到明日就可以进入卫王都,可以近距离的找阿呆兄,楚云笙的心情就激动的无以复加,往日里他总是默默地陪在她的身边,虽然不是形影不离,却也总在她能回首就能看到的地方,无论是她去哪里,无论她遇到什么样的风险,他总是默默无闻、真心守护,她早已经将阿呆兄当成了自己的亲人,这一次,分别了这么久,她是真的想他了。

    如今再得到这样一条跟他有关的消息,叫她如何不激动。

    “我已经加派了人手在公主府附近观察,一旦有了消息会尽快的汇报,所以姑娘也不用太过担心,明日到卫王都,应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应对,姑娘早些休息,小心了身子。”

    说着,看到楚云笙点了点头,二元这才退下。

    而楚云笙本来还有几分疲惫和睡意,此时因为二元带来的这个消息,她彻底失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