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五章 都是猜测

    听到楚云笙的话,何月英垂眸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道:“我自幼身居深宫,并不曾与什么人结怨,唯一能让我想到的就是皇后唐雪薫,但是,从目前的局势来看,她对我动手的可能性并不大,所以我也想不到到底是谁要对我下毒手。”

    说着,何月英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靠在了床边。

    楚云笙柔声安慰道:“公主殿下也累了,且先歇着,明日我们再来讨论,我这就让人下去给冬竹熬药,等下送过来,公主殿下也无需担心她,你的身体要紧。”

    闻言,何月英感激的朝楚云笙点了点头,楚云笙这才跟着素云和二元等人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素云对楚云笙点了点头道:“我先去给她熬药。”

    说着,她就转身下了楼,楚云笙也跟着二元一前一后的往楼梯下走,一边走,楚云笙一边低声道:“可还有其他的线索?”

    刚刚碍于何月英在场,二元似是有些话不方便直说,此时已经没有了旁人,客栈楼梯两边站着的也都是天杀的精锐在守卫,听到楚云笙的话,二元上前一步,走到楚云笙近前,然后低声道:“他们这里面虽然有人是燕国的口音,但是依我所见,他们的招式更像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宫廷守卫。”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越发诧异,她抬眸看向二元不解道:“你的意思是,他们是皇宫里派来的?那会是谁呢?”

    天下之大,然而势力就这么几股,不可能是阿铄,而何容也不可能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那么剩下的就只有卫国和燕国了,而卫国……

    想到此,楚云笙的心跳蓦地加快了几下,她的脑子里不由得又浮现出那日在杏花疏影下坐着的那一抹身影,她的小舅舅,如今到底是变成了什么样子?又或者说他有什么苦衷?还是被人胁迫?

    卫国如果是一心想要同赵国交好的话,定然不会出手做出刺杀和亲公主的事来,更何况此次的和亲还是卫国主动提出来的,那么,如今从表面上看起来,越发是像燕国了。

    但是,燕国本就跟赵国已成了同脉之体,如果是他们的话,为何要搅乱这一池秋水?

    楚云笙想不通,也理不清。

    在跟二元交流了些细节之后,她就回了房。

    经过刚刚刺客的事件一闹,整个客栈里到处都是乱糟糟的了,虽然天杀的精锐出手的及时,避免了许多的无辜的旅客受到牵连,但还是有十几人在这一次的刺杀中丧生,这么大的一桩事情早已经惊动了当地的官府,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楚云笙只叫二元留下了精锐在暗中保护何月英,其余的人则先撤离了客栈。

    当地的父母官派了府衙前来查看了一番,又将客栈里剩下的旅客逐一询问了一番,才让众人撤去,楚云笙也很配合的完成了他们的盘查,等到回到房里,天已经蒙蒙亮了。

    而她折腾了一晚上,早已经疲惫不已,直接回到床上倒头就睡下了。

    这一觉就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还是素云前来敲门,才将楚云笙叫醒。

    等楚云笙收拾好了打开房门,才看到何月英也站在门口,一看到楚云笙,何月英便感激的笑道:“我是来谢过掌事的,冬竹已经醒了,而且精神也好了许多。”

    闻言,楚云笙抬手将她们迎了进来,然后抬手给何月英倒了一杯茶,并笑道:“看到公主殿下已经从悲痛中走出来了,我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

    听到这句话,何月英叹了一口气,垂眸怅然道:“不走出来还能如何呢?对了,掌事可还有其他的线索?”

    楚云笙摇头道:“暂时没有,还请公主多给我们一点时间。”

    说着,楚云笙在一旁的椅子上也坐了下来,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道:“那些刺客的目标既然是公主殿下的话,见一击不中定然还会卷土重来,所以,我们只要等着他们再出现并露出马脚即可。”

    听到这句话,握着杯盏的何月英的手一抖,她惊讶道:“你是说,他们还会来刺杀我?”

    楚云笙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何月英低声道:“这也是我的猜测,而且可能性很大,他们如果意在破坏赵卫联姻,或者有嫁祸或者其他的目的,昨晚这一番,定然是没有达成的,所以等于白忙乎了一场,如果我是他们,定然不会善罢甘休,所以这两日,在赵国的送亲队伍还没有抵达三元镇之前,还请公主小心为妙。”

    闻言,何月英点了点头,然后她要紧了唇瓣道:“我这一次出来没有几个人知道我的行踪的,只是在前两日才在王陵见过的王兄,如果真的有人因此而知道我的行踪并从而暗下杀手的话,那么王兄的身边一定有他们安插的探子或者眼线,说起来,也正是因为我对王兄放心,觉得他在当我为棋子利用我,所以暂时不可能舍弃我这一颗棋子,便也没有多想,这一次出来也就只带了几个护卫以及冬梅冬竹两个人,却不曾想到,竟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如今看来,倒是真真假假都分不清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才可以相信的了。”

    这种感觉楚云笙也曾体会过,所以她能感同身受,看到何月英此时无助的样子,楚云笙抬手又给她倒了一杯茶,然后宽慰道:“你放心,这两日我会保护好你的安危,不会再让那些刺客伤了你。”

    听到楚云笙的保证,何月英苍白的面色这才增添了两分气色,她点了点头,又对楚云笙再三感谢,这才离开。

    等到何月英走了,素云才道:“姑娘,你真的决定跟着何月英的送亲队伍去卫国?”

    楚云笙点头道:“好像目前来看,并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了,即便是我们现在先一步离开这里去卫国,最后也很难顺利的混入卫王宫,而跟着何月英就不一样了,只不过,这一路肯定不会太平了。”

    见楚云笙已经做了决定,素云也就没有再说话,她起身去了厨房,不多时就端来了热气腾腾的饭菜送来,而楚云笙睡了一上午,这时候一看到饭菜,才发觉自己早已经饿了,连忙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

    等到用过午饭,她正打算去三元镇里转转,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就听见客栈外面一阵锣鼓喧天。

    不多时,就有一队人马敲锣打鼓抬着轿子到了客栈外面。

    等楚云笙跟素云踏出房门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穿着卫国府丞衣服的官儿领着一队衙役从客栈的大堂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而他们所奔的方向则是何月英所在的上房。

    见状,楚云笙也连忙几步跟上,等到她赶过去的时候,那府丞已经满脸堆着笑意的站在门口了,远远看到楚云笙,他眸子里的笑意瞬间荡然无存,然后冷眼看着楚云笙并呵斥道:“什么人?还不速速退去,莫要打扰了公主殿下。”

    闻言,楚云笙没有停下步子,而是漫步上前对那府丞道:“我们是公主殿下的贴身护卫。”

    听到这句话,那府丞的面上的表情瞬间变了,他的眉眼里立即绽放出了笑意,然后转头看向房内并道:“公主殿下,这两位?”

    他的话音才落,就看到何月英已经从房内款步走了出来,今日的她穿着一袭华丽的宫装不似昨日那般穿着朴素,远远看到楚云笙,她的眼底里就已经绽放出了笑意道:“自己人。”

    听到这三个字,那府丞连忙垂手对楚云笙和素云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然后抬手一引道:“这外面不安全,还请公主殿下随下官回府,暂住县衙,虽然我们这里是边陲小镇县衙简陋,但到底是比这外面安全的多的,而且出了昨晚这么大的事情,下官已经上报了朝廷,相信很快朝廷就会派兵前来保护公主殿下的安全。”

    闻言,何月英点了点头,然后随着那府丞的手势走了过来,在走到楚云笙身边的时候,似是看出了楚云笙眸子里的疑惑,不等楚云笙开口,何月英便解释道:“昨夜闹出了那般动静之后,我有一个护卫无意中泄露了我的身份,所以这才惊动了府丞,但我想着,这外面确实是不安全,相比之下,府丞县衙倒还要安全许多,如果不介意的话,还请掌事你们同我一同前往。”

    从何月英的话语里,楚云笙也无从判断到底是她的护卫无意中泄露了她的身份,还是这其中又有什么绊子,但此时何月英要前往府衙的话,她自然也要一同前往,目前情况不明,她若不身在局中,更加不能看清楚这布局之人的心思。

    所以,她直接点头道:“如此也好。”

    说着,她便跟在了何月英的身后,然后由府丞带着的人,一路抬着轿子敲锣打鼓的将何月英迎回了府衙。

    想比起客栈里的鱼龙混杂,这府衙倒是安静许多,也单纯了许多,许是知道了何月英的身份,这府衙**外外都被人清扫了干净,就连地上洒的水都还没干,何月英被安排在了府衙后院的一间厢房内,楚云笙则在何月英的要求下,住在了跟她同一个院子,这一次,明面上她只带了素云和二元,以及另外两个天杀的精锐,实际上其他的人都隐藏了身份混在了三元镇内,有的就在暗处藏身随时等候他们的调遣。

    虽然是边陲小镇的府衙,但这后院建造的还算雅致,而且又清净,府衙的衙役都被何月英打发到了外院,没有吩咐都不得入内,所以这内院里住着的只有楚云笙几人以及何月英本身带着的守卫。

    从中午住下来,一直到了晚上,这院子里都十分的安静,并没有什么异样。

    然而,等到夜色已深所有人都用了饭,正准备睡觉的时候,却听见府衙外有人敲起了鸣冤鼓。

    府衙的前院后院相隔不远,所以这鼓声也尤其的清晰起刺耳。

    楚云笙白日里睡好了,此时并没有睡意,再加上也好奇这时候为何会传来鸣冤鼓,明明白日里都相安无事,而且她们下午从客栈一路到府衙看到的三元镇都是一片繁花似锦的场面,老百姓也都和和乐乐的,并没有一点儿不好的兆头,怎的有人在这大半夜的击鼓?

    她心里起了好奇,就要披衣起身去看看究竟,然而就在这时候,那鼓声停了,然后前院里传来了衙役们开始动身准备去开堂的声音。

    楚云笙也才穿好了衣服,正要抬手开门,耳朵格外灵敏的她却在这时候听见了一声呼啸。

    声音很短,却很锐利,瞬间就能穿透人的耳膜,让人极其不舒服,很显然,那一声呼啸都是用了内力的。

    一想到这,楚云笙就知道情况不寻常,她放弃了正准备推开房门的动作,身子一转就转到了窗户下,抬手将窗户先打开了一条缝隙,这才往外看去。

    夜色虽已经深了,但是月亮却极满,这才打开一条缝隙,外面的月光就满满当当的射了进来,而天际的那一轮圆月也正挂在对面的屋脊上,而让楚云笙惊讶的是那屋脊上竟然有数十道黑影正在迅速的朝着何月英所在的房间飞速奔去。

    又是一波刺客!

    她之前想到了这些人一定会再来,但是却没有想到他们的动作会这么快!

    在反应过来这些人的目的之后,楚云笙手腕一转就抽出了腰际的软剑,然而不等她的软剑出鞘,何月英所在的屋顶上也紧接着出现了四道黑影,不同于这十几个人,这四道黑影都是统一的黑巾蒙面,甚至连头发都包裹在了黑色里,整个人都笼罩在黑暗中,只露出两只眼睛,而这正是楚云笙安排在何月英身边的天杀的精锐。

    他们的出现显然也在这十多个人刺客的意料之中,因为这些人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出现而放缓了步调,反而越发加快了脚下的步子朝着他们四个人扑杀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