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四章 头绪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这几个追出去的天杀的精锐立即收敛了身上的杀气,剑招也都留有了余地,尾随逃出去的这几个人而去。

    这时候楚云笙才走到何月英的面前,带着几分关切道:“公主殿下可还好?”

    何月英应是没有见过这等场面,一时间看到房间里四溅的鲜血以及已经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的尸体,她浑身都在打着冷颤,在听到楚云笙的声音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而这一回过神来之后,她的第一反应是扑向之前已经倒在了血泊中没有了生息的她身边跟着的那个婢女。

    “冬梅!冬梅!”

    明明那婢女已经没有了生气,然而何月英却还是不肯放弃,她扑倒在她身上,用力的摇晃着她的身子并声嘶力竭的喊着她,似是这样就能将她唤醒。

    一边喊着,泪水就已经从她的腮边滑落了下来,直接滴落到已经冰冷的尸体上。

    见状,楚云笙也生出几分不忍,她走上前去,低声道:“她已经没有了生气了,还请公主殿下节哀。”

    听到这句话,何月英才停下了手中不断摇晃的动作,而这时候,之前用身子为她挡剑的另外一名婢女也再坚持不住,直接哐当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闻声何月英和楚云笙连忙转过头去,就看到她面色惨白的晕倒了过去。

    楚云笙连忙上前,一边查看她的伤口,一边替她把脉,而何月英这时候再无半点平日里的伶俐,她不停的摇着那婢女的手,带着哭腔道:“冬竹!冬竹!”

    然而,这婢女却一点反应也没有,见状何月英眉头紧锁,双眼里含着泪意望向楚云笙道:“还请掌事一定要救救她,一定要救救她,她不可以有事!”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然后转某看向已经低下头在找止血药的素云道:“来,我们先将她扶到床上。”

    说着,楚云笙和素云何月英三人合力将冬竹抬到了床上,然后楚云笙就配合着素云给她用银针刺激穴位并给她的伤口上了金疮药,等到她逐渐了恢复了一点意识的时候,楚云笙又拿出了自己随身带着的护心丹给她服下。

    看着她的意识逐渐醒来,一旁的何月英才长舒了一口气,紧接着,她连忙对楚云笙道:“真的是谢谢你们了,刚刚如果不是你们赶得及时的话,只怕现在我和冬竹都已经成了刀下亡魂。”

    说着话的功夫,何月英在冬竹的床边蹲下了身子,她关切的看向躺在床上虚弱的冬竹道:“别担心,我没事的,你好好养伤。”

    听到何月英这句话,冬竹才点了点头,然后又渐渐的昏睡了过去。

    不过这一次她的脉象已经平稳了下来,再加上楚云笙给她服下的护心丹有安眠的作用,所以已经没有了大碍。

    看到何月英担心的模样,楚云笙连忙解释道:“公主殿下放心,她没有伤到要害,只需要好好调养便可。”

    闻言,何月英连忙点了点头,她的面颊上还挂着泪珠子,这一点头,那两串泪珠子直接滴落了下来,落到了床沿上,她这时候才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便连忙站起身来,对楚云笙垂眸道:“刚刚让你们见笑了,实不相瞒,她们两人自由陪我一起长大,这么多年赵王宫里再过倾轧和无聊,都有她们在,所以我也视她们如同亲姐妹,这才这般担心。”

    说到这里,何月英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向地上还躺着的冬梅的尸体,她的眼泪再一次浮现在了眼底,然后语气也有几分哽咽道:“是我害了她们,如果不是我的话……”

    后面的话何月英再说不下去,她直接抬手掩面开始哭泣了起来。

    楚云笙就站在她身边,此时能清晰的感受到她的悲恸,她对这两个婢女的感情确实做不得假,见状,她心底里也不由得生出了几分疼惜,然后柔声宽慰道:“公主殿下请节哀,斯人已逝。”

    听到这句话,何月英哭的更伤心了。

    见状,楚云笙只觉得自己不会说话,本来是安慰人的话语,说出来却能惹的人更伤心,她正在想着措辞,该怎么劝她,这时候就听见窗口一动,紧接着几道黑影从外面掠了进来,是刚刚追出去的那几个天杀的精锐。

    他们走近床边,对楚云笙行了一礼然后道:“那些刺客眼见着走投无路就服毒自尽了,并没有留下活口。”

    这也在楚云笙的意料之中,她点了点头,便由着这些天杀的精锐开始打扫房间倒下的那些尸体了。

    素云走到楚云笙身边道:“他们的目标是公主?可是,知道公主殿下来这里的人应该少之又少,而且这三元镇虽然是卫国与楚国的交界,但毕竟地处边陲,很是偏僻,有谁能想的到公主在这里,然后痛下杀手呢?”

    这也正是楚云笙所疑惑的。

    一开始,她在看到这些人的时候,尚且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只凭他们的行动推测,他们是要找什么人,而且找到之后要立即除去,甚至不惜用这整座客栈作为陪葬。

    之前的那些纵火和四下里逃窜的客旅就是最好的说明。

    但是,最后赶来这里的时候,看到他们不依不饶的要置何月英于死地,她才确定这些人的目的不是她,而是何月英,不过这在深宫中长大,从未与人结怨的赵国公主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要因此而招致杀身之祸?

    即便是结怨,那么她也最多是跟唐雪薫有过节,而且是她不肯放过唐雪薫,而唐雪薫如今正在保胎期间,在赵国漯河王陵因秦家军出逃的那一场大火之后,唐雪薫定然是忙不迭的要赶回赵国皇宫养胎去了,且不说她这时候有没有那心思,至少她的精力多半都不会放到她腹中的胎儿以外的事情上的,更何况,如今何月英即将远嫁去卫国,而且是为了她最喜欢的三郎的宏图霸业而嫁,她是没有理由在这个节骨眼上横生事端的。

    那么,会是谁呢?

    此时,不仅仅是楚云笙心中带着这疑惑,就连已经从惊恐和悲痛中回过神来的何月英也想不通。

    她跌坐在冬竹的床弦边,抬眸看向楚云笙道:“掌事觉得会是谁?谁最有可能对本宫下毒手?”

    闻言,楚云笙摇了摇头,无奈道:“还请公主见谅,据我目前掌握的消息来看,还不能确定是谁。”

    何月英叹了一口气,然后盯着楚云笙道:“这一次,赵国卫国联姻,获利最大的是赵国,而卫国会因此有了赵国做靠山,自然也是乐见其成,所以,凶手应该不可能是出自赵卫,那么放眼如今天下,最不希望看到赵卫结成同盟的,便只有楚国了。”

    从理论上讲,确实是这样,楚国是最有理由在这时候对这位至关重要的和亲公主痛下杀手的。

    然而,楚云笙自然知道那是不可能,如果苏景铄想要杀何月英的话简直易如反掌,更不可能不跟她提起,而且这也不是苏景铄的作风。

    看到何月英探究的眸子,楚云笙直接摇头道:“公主殿下多多少少也知道天杀跟楚国的牵绊,所以,公主您想,如果真的是楚国要置你于死地,那么我刚刚为何还要出手?而且,如果是楚国真的是想要杀你,凭你身边带着的这些护卫和婢女,我天杀的精锐几个人就可以搞定,又何必多次一举,闹出这样假好人的一幕?”

    而这也正是何月英心底里疑惑的,她不傻,一开始看到刺客,她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些刺客是楚国派来的,是要杀了她而阻止赵卫联姻的,但在旋即看到能代表楚国势力的天杀这些人的全力相护,她又犯了糊涂了,心里也正如楚云笙所说的那样,觉得不可能,所以她才直接将这疑惑提了出来,目的也是想让楚云笙给她一个解释。

    “那你看看,什么人最有可能下手?”何月英无奈的一耸肩,然后靠在了床头,眸子里带着几分疲惫的看向楚云笙。

    见状,楚云笙摇了摇头,然后道:“线索都断了,还请公主殿下给我们一点时间,让我们去查证,毕竟虽然从大局看,这天底下不希望赵卫联姻的最大的可能是楚国,然而焉知道赵国卫国内部有什么人有不轨之心,想要从中作梗以求自己的私利,而这范围太广,所以一时之间也难下定论。”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何月英也点了点头,她亦觉得楚云笙说的有礼。

    看到她渐渐相信了自己的话,楚云笙这才道:“折腾了这一晚上,公主殿下也累了,先歇息吧,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我会加派人手在外面以护卫公主周全,所以您可以放心休息,至于这里,我也会守着,你放心。”

    闻言,何月英感激的点了点头,然而她并不打算离开,她道:“我是有几分困了,但是就在这里陪着冬竹吧,没有看到她醒过来,我始终是不放心。”

    见她如此,楚云笙也不好再劝。

    这时候,天杀的精锐们已经将整个房间都打扫了干净,将那些刺客们的尸体都搬了出去并将房间里的血污也一并清扫了干净,只留下了冬梅的尸体在那里,他们看着楚云笙,等着楚云笙发话。

    见状,楚云笙抬眸看向何月英道:“就让他们好好将她安葬了吧。”

    闻言,何月英的眼底里再一次蓄满了泪水,她点了点头,然后哽咽道:“是我将她带出来,现在却没能再将她带回故土……这个仇,我一定会替你报……冬梅……”

    见她看着冬梅的尸体哭的越发伤心,楚云笙便抬手做了一个动作,示意天杀的精锐将冬梅带下去。

    这时候,二元才从外间走了进来,一看到楚云笙,他正要招呼却见何月英还在床边,便只道:“公子,外面已经安置妥当了。”

    楚云笙点点头,然后道:“可有什么线索?”

    闻言,二元摇了摇头道:“这些人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而且也没有活口,所以很难定论,不过……”

    说到这里,二元转过眸子看了一眼床边坐着的何月英,似是有难言之隐。

    见状,何月英立即来了精神,她也察觉到二元话里肯定有很重要的线索,不过这线索却并不好当着她的面说出来,然而,她哪里肯放过这一点,连忙站起身来,看向二元道:“不过如何?你们有什么是不能告诉我的吗?掌事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而且这一次他们的目标是我,我与那幕后之人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听到这话,二元没有说话,只是将疑惑的眸子转向楚云笙,见楚云笙点了点头默许了,二元才道:“不过之前我们在客栈各个房间搜查线索的时候,遇到一个侥幸从他们剑下逃生的旅客说有一个黑衣刺客曾问过他这客栈还有哪几件上房……而他是燕国的人,所以听的出来那人的口音正是来自他的家乡燕郡。”

    燕国……

    听到这两个字眼,楚云笙和何月英皆是一愣。

    她们都没有想到的燕国,莫非真的是唐雪薫?

    然而,这个念头才在两个人的脑子里浮现出来,就被她们同时打消了,唐雪薫如今已经万事都以何容为先,所以断然不会在这时候做出有损何容计划的事情来。

    那么,还有可能是谁?

    燕国楚云笙并不熟悉,以前知道最多的也只是权相玉沉渊,知道他掌控着整个燕国,然而在辽国之后,玉沉渊被燕王和辽王后合计所害,她对燕国其他的事情也就不清楚了。

    看到楚云笙和何月英同时愁眉紧锁的样子,二元分析道:“只是那旅客提供的一条线索,但也不能说明太多,毕竟如果有人派了刺客来的话,也许一早就已经料到事情会败露,所以故意启用燕国的刺客,将这件事情栽赃给燕国,这也不是不可能。”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何月英道:“公主殿下可否再想想,曾经与什么人结过什么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