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二章 谈合作

    说到这句话,楚云笙才蓦地想到上一次被何容下了生死蛊带到赵国皇宫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带上面具,而就是这样的真容,所以,何月英应该是记得她的。

    想到此,看到素云已经在认真的帮她倒腾面具,楚云笙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还好有素云在。

    在素云帮着楚云笙将面具戴好之后,还没有多做歇息,马车就已经停了。

    楚云笙掀开帘子往外看去,才发现他们此时正停在三元镇的城头下,进城的人排着长长的队伍,守城的将领对来往的行人盘查的也格外的紧。

    见状,楚云笙抬眸看向一旁的二元道:“怎的盘查的如此严?”

    按理,像这样的边陲小镇,应该不至于这般严格的,除非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

    闻言,二元转过头来,才发现楚云笙这会儿工夫就已经换了一张面具,他眸子里的诧异只是一闪即逝,当即就已经回过了神来,然后对楚云笙低头答道:“姑娘放心,没有别的事情,自从赵卫两国联军对楚国开战之后,各国的边境城池的盘查都比往日严格了一些,以防有他国的探子混入期间。”

    听到这话,楚云笙才放下心来。

    这时候正值黄昏,因为搜查的严格,进城的人还排着长长的队伍,他们的马车队伍已经停在了原地半天都没有一点儿要挪动的迹象,楚云笙便转过头来看向身边的素云道:“我们下去走走吧,透透气,坐了一天的马车也累坏了。”

    闻言,素云也点点头,然后跟楚云笙相携下了马车。

    夕阳已经在天际尽头,楚云笙抬眸看着天际的红霞,以及红霞映衬下的茫茫天际,一时间觉得堵在心口的郁结也松开了不少。

    天杀的精锐有一批已经提前一天进了三元镇,楚云笙身边只带了八个随从,其他的人都隐在暗处,所以从外面看起来,她不过是个带着仆从和侍卫出行的小姐,并未引得多少人注意。

    一路顺顺利利的进了城,在到达约定的客栈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而楚云笙一行都已经饥肠辘辘。

    客房早已经订下,等她和素云回到房间的时候,客栈的店小二已经将热腾腾的的饭菜送进了房里。

    楚云笙和素云用过饭之后,二元已经等在了门外。

    “姑娘,主顾已经到了。”

    二元见楚云笙和素云已经收拾妥当,这才迈步走进屋子,对楚云笙禀报。

    话里的主顾指的自然是何月英。

    闻言,楚云笙回眸看向素云,两人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然后楚云笙道:“好,你且等我一下。”

    听到这句话,二元很识趣的转身走出了屋子,在外面等着并随手关上了房门,素云则从包裹里找出了两套男装分别给自己和楚云笙换上,虽然都已经戴上了面具,但是在外面行事到底还是男装方便的多。

    等到两人收拾妥当,这才跟着二元到了约定的见面的地点,是这家客栈后院的一处二层阁楼,这阁楼位于后院,周围都栽种着文竹,微风一吹,隐隐有竹叶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地方还算隐秘,而且站在阁楼上对周围的景物也都能看的一清二楚,想要在周围藏人偷听或者打探消息,几乎是不可能的。

    楚云笙只携了二元和素云两个人踏上了阁楼,将其余的几个天杀精锐留在了下面。

    等到他们推门进去的时候,何月英已经等在那里了。

    才一推开门进去,楚云笙就似是隐隐的闻到了一股梨花香,淡淡的,带着沁人心脾的芬芳,她知道,这是何月英素来喜欢的熏香的味道。

    而在抬眸间,果然看到她正端着茶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此时看到楚云笙进来,她的眸子也递了过来,在看到楚云笙的那一瞬间,她的眸子里划过一丝诧异,然而那也只是一瞬,下一瞬便换上了一抹浅笑。

    “你就是天杀的掌事?”

    何月英没有起身,她的手上依然抱着茶盏,只是用眸子看向楚云笙,眸子里带着询问,以及两分不确定。

    却是,楚云笙身子板儿本就瘦弱,即便是装扮成男子的模样,从外面看起来也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年郎,任人也联系不到跟名满天下的天杀有关。

    然而,何月英虽然有些不确定,但她还是知道的,天杀的规矩,不可能对客户做出欺瞒的举动,既然跟她约在这里见面的是一名天杀的管事,那么此人就必然是的。

    只是她第一眼看到这少年,难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听到何月英的话,楚云笙垂眸,有礼的对何月英点了点头,然后笑道:“草民见过公主殿下。”

    说着话,楚云笙就漫步往何月英对面的梨花木椅子走去,在她落座之后,二元就将房间的门关上了,此时房内除了楚云笙身边的二元素云,就是对面的何月英以及她身后带着的两个宫女。

    这两个人楚云笙没有见过,但见她们眸光清亮,浑身上下的气韵沉稳内敛,身手也定然不俗。

    等到房门关闭,何月英这才放下茶盏,然后抬眸正色看向楚云笙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开门见山吧,依然按照之前我提出的交易,至于条件嘛,你们提,只要我能做到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何月英的眸子里划过一丝冷意。

    楚云笙看的出来,她果然对唐雪薫恨之入骨。

    其实,想要唐雪薫死,对她恨之入骨的又岂止是何月英一个人,楚云笙上一世的惨死和剔骨之仇都还没有找她报。

    想到此,楚云笙抬眸,迎着何月英的眸子,淡淡的笑道:“不知道公主殿下能给的起我们什么样的条件?要知道,您现在要杀的对象是独霸天下的赵国的皇后,而且,据我所知,她已经怀有了身孕,这笔买卖,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接的。”

    唐雪薫已经有了身孕的消息也只是赵国宫廷内部的人才知道,何月英没有想到天杀的消息竟然如此灵敏,竟然已经都摸清楚了,她叹了一口气,然后眉梢一扬,眉眼里便带上了几分笑意道:“其实,我也知道,你们天杀跟楚国关系匪浅,对不对?”

    这一点也是之前楚云笙在来这里之前同苏景铄所担心的,果然即便是何容为了他的大局并没有泄露楚国同天杀的关系,但是何月英还是察觉到了,然而,她既然已经察觉到了,如今却又为何会坦然的坐在这里跟楚云笙谈生意?

    想到此,楚云笙唯一能想的到的解释就是何月英此来也许就是知道天杀隶属于楚国,所以想要用唐雪薫的性命作为代价,而同样作为交换的代价,她会提供对楚国有利的消息或者好处。

    即便是这样一来,对她的兄长可能是大大的不利。

    一时间,楚云笙的脑子里滚过诸多的想法,然而面上她依然带着镇定,既不否定何月英的说法,也不承认她的观点,她只是轻轻的抿了一口茶,然后笑道:“公主从哪里听来的旁门左道的消息,未必做的了准,不过公主既然是诚心想要同天杀做交易的话,何不将底牌都亮出来,这样一来,大家也有的谈,否则的话,叫我们如何肯相信公主殿下,毕竟你是赵王的亲妹妹,是赵国人人尊崇的公主,而且如今也即将和亲去卫国,将来定然也是宠冠后宫风光无限,所以,要让我们相信您会做出一些对赵国或者卫国不利的事情来,这确实需要一些证据和时间。”

    听到楚云笙的话,何月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笑过之后,她的嘴角已经挂上了一抹嘲弄的弧度,她冷眼看着楚云笙道:“你觉得我会安心听从何容的安排做他的棋子嫁给卫王?呵呵,真是可笑,我从前或许天真,傻傻的以为他会是那个一直为我遮风挡雨,护我周全的皇兄,但是自从看到他为了登基,不择手段的一路走过来,我的心早已经一点一点的寒透了,而如今,他却还来承诺我说只要将来将卫国赵国联姻成功,他能顺利的坐拥这半壁江山,再不需要燕国的时候,就可以让我来决定唐雪薫的生死,这是笑我蠢吗?那时候,我都已经被他当做是一颗棋子扔了出去,还指望他能替我复仇吗?所以,他还是小瞧我了。”

    说着,何月英蓦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道:“正如你所言,要你们相信我,还需要证据和时间,然而现在也是我跟你们合作开始的最关键的时候,因为我即将成为和亲公主去卫国,如果我愿意,可以给你们提供太多的便利,而至于我是否是真心想要用帮助你们换取唐雪薫的性命,你们大可以拭目以待。”

    这一点何月英倒是没有说错。

    无论是否相信她,楚云笙都不想错过面前这个大好的机会,至于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居心,她们走一步看一步,到时候自然就知晓了。

    所以,再何月英眸子的注视下,楚云笙点了点头道:“确实,公主的条件太过诱人。我们可以考虑一下。”

    说到此,楚云笙话锋一转,带着几分担忧道:“只是公主殿下确定你这一番出来同我们交涉已经全部都瞒过了你皇兄的耳目吗?据我所知,你那一位皇兄可并非是省油的灯,这天底下能让他信任的人,估计也是凤毛麟角。”

    言外之意,何月英的周围定然安插了不少何容的探子,对于她这么一颗重要的旗子,何容怎么会不起戒心。

    闻言,何月英蓦地一笑道:“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我这一次就是在他眼皮子底下来到这边境的,而且在来这里之前,我也已经正大光明的去见过了他,并且以奔波数日要休息几日再回赵王都为由,在这里稍作歇息,这也是得了他的默许的,相信他是不会有其他的疑心的,而且我的身边也都是我从小就培养起来的亲信,这一点,他插手不了,我现在只问你,接不接这一单,如果接下的话,你们天杀又打算如何兑现承诺,何时兑现承诺?”

    她的语气铿锵有力,让人不得不直视她的问题。

    然而,楚云笙虽然要杀唐雪薫,却还真的没有打算是现在,也没有想好是什么时候,她面前所想的只是先将卫国的事情捋顺了,将姑姑元辰师傅阿呆兄安顿好了,然后再去执行自己的复仇计划。

    想到此,她抬眸迎着何月英的眸子,直言道:“自然不是现在,因为公主答应给我们的福利和条件都不能现在兑换,我们若是现在就动手交单,若是公主这边有了什么纰漏,那我们可不是得不偿失?”

    听到这句话,何月英一急,唰的一下子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她抬手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然后大声道:“怎么,你们还不信我不成?”

    闻言,楚云笙摇了摇头,并抬手示意何月英稍安勿躁,然后她才道:“公主殿下息怒,我并非是不信公主,只是天杀既然打开门来做生意,咱们也要按照生意场上的来,公主配合我们前往卫国达成所愿,届时我们也自然会将唐雪薫的人头双手奉上,这样的买卖才算公平公正。”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何月英的眸子里的怒气已经渐渐退去,她眸色一转,看向楚云笙道:“那么,可否告诉我,你们要我配合你们去卫国要达成的所愿,这所愿是什么?”

    这一点,也是这次谈话至关重要的一点,楚云笙之前本来没有打算对何月英提起,但是现在看她的神态也不似是做戏,更何况即便是她现在不说,之后在与何月英的合作中她也能看出来,所以,她也就没有打算隐瞒,而是直接道:“我要破坏赵国同卫国的关系,破坏两国联姻,同时也要救出被软禁的卫国公主,这两点,公主殿下可是能答应?”

    这本就是楚云笙此次去卫国的目的,如果没有何月英跳出来要跟他们谈生意谈合作,她也是要这么做的。

    然而,楚云笙的话音才落,就看到何月英身子一怔。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