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就是一章 道别

    这一夜过的似乎格外的漫长。

    楚云笙白天睡的太饱,所以根本就没有睡意,而苏景铄也像铁打的人一样,一直在忙着处理手中的公务,楚云笙横竖睡不着觉,就找来了一本书坐在一旁陪着他。

    他低头批阅奏折,她则懒懒的依靠在一边仔细的看着手中的书卷,偶尔看到精彩处,下意识的抬眸看向苏景铄,也正碰到苏景铄含笑垂眸看过来的温情脉脉。

    就这样,一直熬到了后半夜,楚云笙才开始有了困意,但她抬眸看到苏景铄的眉头紧锁,依然在认真的翻阅着案几上还有一小半的奏折,她也不好意思打搅他,便继续低头看书,直到最后再坚持不住,便倚靠在苏景铄身边睡着了。

    等到她一觉醒来,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案几旁睡回到了床上,而她的身边萦绕着一股幽香,熟悉的温度就贴在她的额头,楚云笙不需要抬头,也知道此时抱着自己的那人是谁,此时他的呼吸均匀,显然已经累极然后陷入了沉睡,楚云笙靠在他怀里,任由他的双臂揽着她,这种被人妥帖的护在怀里的感觉太过温暖,暖到她不想再离开。

    然而,等着漫漫长夜一过,她就不得不离开他,前往卫国下一次再依偎在他身边又是多久?

    还未离开,楚云笙的心里已经生出了浓浓的不舍,虽然不敢动一下,生怕搅到了苏景铄的睡眠,但是楚云笙还是在这一瞬下意识的抬手回拥住了他,而睡梦中的苏景铄似是也感受到了一般,他双手用了两分力道,越发将楚云笙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将头埋在苏景铄怀里的楚云笙再不敢动,她闭上了眼睛,也渐渐的伴着萦绕在身边的幽香和包裹着自己的熟悉的温度沉入了梦乡。

    这一夜无梦,睡的极其酣甜。

    许是因为在苏景铄身边楚云笙已经放下了所有的戒备,所以就连苏景铄什么时候起来的她都不知道,等她一觉醒来,身边的床铺已经冰凉,她的身上盖着的被子上还带着他独有的幽香。

    仿似昨晚他依偎在她身边拥着她一起安眠是一场梦。

    然而,楚云笙动了动身子,闻着被子上真实的幽香,她知道,这并不是梦。

    不等她起来,就听见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旋即素云的声音在外间响起:“姑娘,可是起来了?”

    闻言,楚云笙迅速的收拾好了起身,并答道:“好了。”

    素云这才推开门走了进来,此时她身后还分别带着两个打了洗脸水和早饭的丫头。

    一看到楚云笙,素云便笑道:“姑娘,今日可起的早,可还习惯?”

    楚云笙一边用丫头递过来的毛巾洗了一把脸,一边道:“还好,等下吃过饭我们就得出发了吧?”

    素云点了点头,然后她便转身去给楚云笙收拾行李了,说是行李,其实也没有几样要准备的东西,除了楚云笙平常换洗的两件衣服,便是她平日里带在身上防身的一些迷药和毒药。

    在跟何容屡次交手都不占上风的前提下,楚云笙觉得自己十分有必要研制一些独门奇毒。

    素云将她的东西都打包好了之后,就带在了身上,然后看楚云笙还在吃饭,她就转身出了帐篷。

    楚云笙这边才吃过饭,这两个丫头才收拾好了碗筷,不等楚云笙提起步子踏出大帐,苏景铄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大帐外。

    “怎起的这么早?”

    他深情款款的看着她,眸子里也全都是她一个人的影子,楚云笙回以一笑,同样温柔道:“不早了,你们不都起来了吗?你昨晚睡的那么晚都起来了,也不多歇歇。”

    说话间,楚云笙就已经走到了苏景铄的面前,苏景铄很自然的抬手就揽住了她的肩膀,然后带着她一起走出了大帐。

    外面的天色刚刚蒙蒙亮,确实有些早了。

    然而此时,楚军的大营跟往日不太一样,守卫们的步履都是匆匆忙忙的,各个营帐都在收拾着东西,有的已经在开始拔营收拾帐篷了。

    见状,楚云笙回眸看向身边的苏景铄道:“你们也准备回楚国了吗?”

    闻言,苏景铄点了点头,他抬头看向不远处已经露出了鱼肚白的天际,怅然道:“这两日就是赶着要将积压的公务处理完毕,然后再回楚国,以免在路上奔波的时候将要事耽搁了。”

    楚云笙也循着苏景铄的目光看过去,看向天际,她的眸子里也不由得带上了几分怅然道:“不知道下一次再这样一起看日出是什么时候了。”

    说着,不等苏景铄开口,楚云笙转过眸子看向苏景铄道:“阿铄,你答应我,万事不可以逞强,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同时我也答应你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我等着跟你重逢的一天。”

    听到楚云笙这般说,苏景铄的眉眼里已经带上了几分笑意,他点头道:“嗯,相信那一天不会太远,等我将楚国的事情处理好了,就来找你。”

    他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柔且深沉,让人不自觉的想要沉溺其中,楚云笙听了越发觉得心里酸涩的紧,她怕自己再这样下去越发舍不得离开,所以只是抬眸看了苏景铄一眼,她便别过了目光,害怕苏景铄看穿她的慌乱和不舍。

    然而,这些哪里逃得过苏景铄的眼睛,他一眼便已经看穿了楚云笙的心思,只不过却也并不点破,此时他的心情并不比她好,甚至比她更不舍,更担忧。

    就在两个人都默不作声的,在努力调整着自己心绪的时候,二元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君上,姑娘。”

    听到二元的声音的那一刹那,楚云笙的心里明显感觉到一松,因为只有在二元突然出现打岔,才能让她暂时从与苏景铄分别的伤感中逃离。

    今天的二元穿着一袭墨色长衫,远远的就对楚云笙和苏景铄行了一礼。

    走到近前,他才道:“马车已经备好了,姑娘,我们要同我们一起先去会会何月英吗?”

    闻言,楚云笙连忙点头道:“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所以我跟你们一起去,然后再看看能不能从何月英那里找到去卫国皇宫的突破口,这之后咱们再做定夺。”

    说着,楚云笙转过眸子看向苏景铄道:“阿铄,我这就走了。”

    苏景铄没有说话,只是突然用力的将楚云笙揽在了怀里,将头靠在了她的颈窝间,良久才喃喃道:“阿笙,保重。”

    他的心里似是有万语千言要说,然而到了嘴边却只能吐出这两个字,虽然只是两个字,却已经犹如千斤重。

    楚云笙抬手环住了他的腰际,吐字清晰道:“放心。”

    也只是两个字,分量并不比苏景铄的两个字轻。

    苏景铄点了点头,却依然不肯放过她,他紧紧的拥着她,用上了自己的全部力气,似是恨不得将楚云笙揉进他的身体里无论他走到哪里都能将她带到哪里。

    在楚云笙感觉到肩膀上的痛楚之后,苏景铄才有所察觉,他蓦地松开了楚云笙,眸子里泛着担忧。

    楚云笙见状,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无事,这时候,楚云笙不经意的抬头间才看到素云和孙应文已经在不远处的马车边上等候,眼看着天色已经大亮,时间不早了,再不能耽搁,楚云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苏景铄道:“阿铄,我走了。”

    明明刚刚才说过同样的话语,然而到了这时候她却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只能再说一遍,然后,看到苏景铄点了点头,楚云笙这才提起步子跟上了二元的步子,往马车处走去。

    苏景铄的目光一直都贴在她的身上,他也跟着她的步子,一直将她送到了马车边上,扶着她上了马车。

    在马车即将启动的时候,苏景铄才松开了攥着楚云笙的手,这一次,他什么都没有说,然而只一个眼神却已经让楚云笙明白了他此时的眷恋和不舍。

    而她何尝又舍得。

    马车缓缓启动,楚云笙掀开了帘子,透过帘子往后看去,苏景铄还站在原地,保持着刚刚跟她送别的姿势,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然而那一双浩瀚若星海的眸子里的星光却随着她的马车的移动而移动。

    看到此,楚云笙一直强忍着的辛酸再一次从心底里冒了出来,她的鼻尖也是一酸,眼泪再忍不住,直接掉了下来。

    一旁的素云见了,连忙低声道:“姑娘,君上处理完了楚国的事情就会快马加鞭的追上我们,所以你不用担心。”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的心情也并没有好一点,她现在才发觉自己被苏景铄宠的越发矫情了,明明只是短暂的分别,然而在她看来却是如此的不舍,犹如生死离别。

    然而,这却也怪不得她,因为这几次每次她同苏景铄分别之后,都经历过了多少次生生死死,有多少次两个人差一点阴阳相隔,这让她如何放得下他?

    为了不让素云担心,楚云笙点了头道:“是呢,很快我们就会再见面。”

    这一次楚营选择的落脚点是在一处山谷,所以不过转眼的功夫,楚云笙一行的马车就已经出了山谷,即便是她掀开帘子努力的往后看去,在转过谷口之后,也再看不到苏景铄的影子,楚云笙只有怅然的放下了帘子。

    看到楚云笙这般失魂落魄的样子,素云连忙转移话题道:“姑娘,我们现在去哪里?听二元说是要去见何月英?”

    闻言,楚云笙吸了吸鼻子,将鼻尖的酸涩摆脱,然后道:“是呢,应该是在卫国的边境,三元镇,不知道何月英是如何到了这边陲小镇,更不知道她为何会选在这里,一切只有等我们去了才知道了。”

    “听说昨夜二元已经连夜派人去了三元镇,打算在我们之前先赶到三元镇,然后去见面的地点打探清楚,以确保姑娘的安危。”素云递过来一个软枕,给楚云笙垫在了后腰上。

    楚云笙感激的朝她笑了笑,然后道:“是啊,有二元在,很多事情我们都可以放心,他做事一向都很稳妥。”

    只不过苏景铄将这么重要的二元放在了她的身边,而他的安危又让她如何放得下?

    想到此,楚云笙觉得太阳穴突突的疼,素云一看楚云笙面色不太好,抬手要要来为楚云笙把脉,楚云笙连忙摇头道:“我没事,只是可能今早起来的太早,所以有些困,再加上马车有些颠簸,我先睡一会儿。”

    说着,楚云笙动了动身子,换了一个舒服一点的姿势趟了下来,一旁的素云也连忙帮着她将软枕放好,在一旁默默的守着她。

    楚云笙本来没有什么睡意,这一趟下来,感受到马车一路的颠簸,摇摇晃晃的,没过多久,她也就渐渐的困了起来,很快便睡了过去。

    等到她一觉醒来,已经是浑身酸疼了,虽然素云细心将马车内铺着棉絮和垫子,然而却还是比不得床铺上舒服,再加上颠簸,所以不过一觉的功夫楚云笙已经觉得浑身都酸疼了。

    而她这一觉时间也并不短,因为等她醒来,才发现已经下午了,天上的日头正盛,马车内也闷的紧,素云见她醒来,连忙扶着她坐了起来,并柔声道:“见姑娘还睡着,我们就不敢耽搁,一直在赶路,刚刚二元悄悄过来说,再过一刻钟我们就能到三元镇了,而且探子传来的消息也说三元镇内并无异样,何月英已经到了。”

    听到这句话,本来还有些神色恹恹的楚云笙瞬间来了精神,她立即端坐了起来,然后掀开帘子往外看去,只看到此时果然已经过了连绵的山脉,入目的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田里种着的青青稻谷在热风的吹拂下掀起了一层层青色的浪来,虽然那风是热的,但是带来的却是一阵阵扑面而来的清甜气息。

    一看到楚云笙掀开帘子,一旁骑着马的二元立即凑了过来,他垂首对楚云笙道:“前面不远处就是三元镇了。”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来看向马车内的素云道:“还是帮我把昨日的那张面具戴上吧,毕竟这张脸好多人都见过,难保不齐何月英也曾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