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章 交易?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苏景铄就已经转过眸子来,认真的看向她,等着她后面的话。

    见状,楚云笙抬手抚上苏景铄的鬓角,笑道:“你的新政里应该加一条,取消历年来楚王宫的秋选。”

    提起秋选,楚云笙心底里就有几分气,上一次还是在辽国的时候,听到苏景铄秋选,当时她就气的不轻,虽然那时候也猜到他一定是身不由己,为了顾全大局,但是这个梗一直卡在她这里过不去,所以,在她看来,取消秋选是必须的,难不成等到以后她入主了楚王宫,还得年年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大臣们不断的往楚王宫里给苏景铄送美女吗?

    想到此,楚云笙的眉梢一扬,眼底里带着告诫,而苏景铄在接受到她的眼神之后,立即做伏低认罪状,他连连点头道:“是是,阿笙说的是,这一条必须得加!”

    看到他如此的识趣,楚云笙也就不打算继续追究了,她眉梢一扬,就要说话,却听见外面又响起了通报声。

    “禀陛下,元大人求见。”

    闻言,楚云笙和苏景铄相视一笑。

    楚云笙先道:“看来你的事务真的是有够忙的,前后脚的有人找。”

    说着,她已经松开了还按在苏景铄肩膀上的手,而苏景铄的手依然轻松随意的搭在楚云笙的肩膀上,丝毫没有要撤离的意思。

    他眉梢微微扬起,在对外宣二元进来的同时,苏景铄还不忘回头看向楚云笙笑道:“所以看样子老天都太过妒忌我们两个独处的时间呢。”

    闻言,楚云笙忍不住嗔怪的瞪了他一眼。

    这时候,二元已经快步走了进来,在匆匆行了一礼之后,二元对苏景铄道:“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只等着明日一早出发了。”

    苏景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二元道:“还有事吗?”

    如果只是这一件事情,二元没有必要专程赶回来汇报,这一点不光是了解二元的苏景铄知道,就连楚云笙都知道。

    听到苏景铄的话,二元先是抬眸看了一眼楚云笙,然后道:“刚刚收到一个消息,对于我们来说应该算是一个好消息。”

    说着,二元抬手将袖子里的密函拿了出来,递给苏景铄。

    楚云笙一看二元的眼神就知道这件事情肯定跟自己有关,她连忙凑上前去,看着苏景铄将密函展开之后,她立即扫向了那上面的文字,待看清楚那上面写的是什么的时候,她下意识的转过了眸子看向了苏景铄,同时苏景铄也正回眸看向她,楚云笙在同一时间从苏景铄的眸子里读出了诧异。

    因为这信函上清楚的写着何月英私下联络了天杀安插在暗市的桩子,放言要同天杀做一笔买卖,并且已经约见了时间和地点,而这笔买卖的内容就是取燕国公主也即是今日的赵国皇后唐雪薫的性命。

    她抬手将那信函接在了手中,又看了一遍,然后才道:“何月英要跟天杀做买卖,这消息也来的太过突然了。”

    何月英对唐雪薫恨之入骨的事情楚云笙自然知道,在她被何容下了生死蛊并且软禁在赵国王宫的时候,就撞见过何月英不惜重金从宫外聘请了杀手来取唐雪薫的性命,然而那一次在琳琅山情势太过混乱,估计那女刺客也根本就找不到地方下手,所以事情也就不了了之,所以这一次她又主动找到了天下第一杀手组织天杀,想要买唐雪薫的性命。

    天杀的规矩天下人都知道,没有他们不敢杀的人,没有他们做不起的买卖,只要价格合理,哪怕是王侯将相,最后都能顺利交易,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天杀在各国所有的权贵的心里都是一根拔不掉的刺,既怕又除不掉。

    而天杀是苏景铄一手创立的这一真相也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何容算是其中之一,但是因为这件事牵涉甚广,揭露出来对赵国也并没有多少的好处,所以何容并没有将此事公之于众,所以至少现在在天下人的心里天杀依然是那么可怕的神秘的组织,至于何月英到底知不知情,这就有待考究了。

    楚云笙看过信函之后,就交给了苏景铄,苏景铄将那密函拿在手中,掌心微微一用力,那一张纸瞬间就变成了齑粉,然后他垂眸看着洋洋洒洒从自己掌心落下的齑粉道:“也不能是突然,毕竟如今的何容就要将她送进卫王宫,如果她再不趁此机会动手,恐怕以后都不可能再有机会杀掉唐雪薫了,所以她才要放手一搏,不过,也有另外一种可能。”

    说着,苏景铄垂眸,眸子里带着几分担忧的看向楚云笙道:“这很有可能也是何容的一个陷阱,毕竟这些年来何月英跟何容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如果不是昔日何月英那个未婚驸马一家惨遭何容的屠杀,只怕现在的何月英也是何容的拥护者。只是她将所有的仇恨都转嫁到了唐雪薫身上,所以也就让外人难以看清她对何容到底是存在着怎样的感情,是明里恨着暗中在相助,亦或是截然相反的情况,我们都不得而知。”

    听着苏景铄的分析,楚云笙也点了点头,苏景铄说的很有道理,而她也正有此担忧,她是见过何月英的,整个人明艳动人,跟是说话的时候宛若黄莺般活泼俏丽,丝毫看不到她那一张满是娇俏的容颜下到底隐藏着怎样的心思,就如那一日,明明在前面碰到她的时候,她的眸子里还带着几分天真烂漫,开着玩笑的请楚云笙常过去她那里坐坐,然而一转身的功夫,她就能在一处废弃的宫殿里跟刺客秘密碰面,协商着刺杀唐雪薫的细节,这女子心思之深沉未必亚于她的兄长何容。

    但这一封密函既然送到了他们的面前,既是危险的挑战,也有可能是转机。

    虽然有可能这是何容设下的一个陷阱,诱导楚云笙他们上钩,但也有可能就是何月英在不知道天杀的背后是楚国的前提下走投无路想要聘用天杀作为她杀死唐雪薫的筹码,如果是前者的话,自然是要冒很大的风险,然而如果是后者,何月英既然在同天价做生意,自然会拿出与唐雪薫的性命相等的条件,这是全天下人都知道的天杀做生意的规矩,她自然是知道的。

    所以权衡利弊之后,楚云笙觉得这一次还真得见一见何月英,而且她想要亲自去见她,看看她到底是怎样的打算,如果是后面这种可能的话,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是天大的好消息,因为何月英即将嫁入卫国,这对于要潜回卫国打探姑姑和元辰师傅的消息的她来说,自然是最好的帮助。

    所以,在认真的想了一下之后,楚云笙抬眸看向苏景铄道:“就让我去见见她吧。”

    闻言,苏景铄的眸子里的担忧显而易见,但他在看到楚云笙那一双坚定的眸子的时候,最后只得败下阵来,然后道:“也罢,比起你就这样一头扎入卫国,从何月英这里入手相对来说更加安全一些,而且即便是她有陷阱,但也不会想到是你亲自去会她,而且只要你们足够小心带够人手,进可攻退可守,她翻不起什么浪来。”

    听到苏景铄这么一说,楚云笙的心情也是大好,之前她还在怪苏景铄不相信她,如今看来,他比起之前进步多了,对自己不再像一个随时都有可能摔碎的瓷娃娃。

    虽然时时刻刻被人妥帖的保护着的感觉很好,但是这种被人信任的感觉更好。

    所以,楚云笙眉梢一扬,下意识的嘚瑟的拍了拍苏景铄的肩膀然后笑道:“你等着我的好消息罢。”

    苏景铄看到她这般模样,也是那她没有办法,只好无奈的笑了笑。

    见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下来,二元也退下去忙自己的事情了,这时候天色已经过去大半,楚云笙和苏景铄都在忙着,这时候才发现彼此的肚子都饿的咕咕叫,恰巧素云及时的送来了饭菜。

    两个人围在桌子旁一起吃过午饭,苏景铄就转身去他的营帐处理公务了,而楚云笙大病初愈这一天的精神头耗尽,这时候也是疲惫的不行,在跟素云仔细的讨论过去卫国的路上要带的东西之后,楚云笙就回到了床榻之上午睡了。

    这一睡,就一直睡到了月上柳梢头才醒来,如果不是肚子又饿了,她都能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

    等她睁开眼睛,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苏景铄已经坐在了案几旁,此时正在案几旁的灯下批阅着奏折,晕黄的光线打在他那绝美的侧颜上,衬的他的容颜越发俊美,让人忍不住看呆了去。

    即便是楚云笙天天见着,此时看着他的样子依然不免出神。

    这就是完美的人神公愤的阿铄啊……然而,这样的阿铄却将心思系在自己心上,想到此,楚云笙的心里就已经蔓延出了无边的甜意和暖意,只是旋即她想到……过了今晚,等到她从卫国回来,他们再见面又是什么时候了?

    想到此,她的心底里已经划过一片怅然和不舍,看向苏景铄的眸子里已经带上了浓浓的不舍。

    而正在批阅奏折的苏景铄这时候也正从堆积如山的奏折里抬起头来看向楚云笙,正巧落入她满是担忧的眸子,一看到楚云笙这样的目光,只一瞬间,苏景铄就觉得自己的心都化了。

    他连忙放下手中的奏折,几个箭步走到楚云笙的床前,然后担忧的抬手探在了刚刚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来的楚云笙的额头,温柔道:“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看到他这般紧张的模样,楚云笙就忍不住噗嗤一笑,她连忙推开苏景铄还搁在她额头的手,然后利落的收拾好了从床上起身道:“没有不舒服,只是饿了。”

    闻言,苏景铄会心一笑,他也跟着楚云笙站起了身子,走到桌子边,一边给楚云笙倒茶,一边对外面候着的丫鬟道:“准备用膳。”

    说着,他将茶盏递给楚云笙,然后温柔道:“就知道你醒来会饿,所以我一直让厨房热着菜,等你起来就一起吃。以前我还不觉得,现在我才发现,你可是真能睡。”

    楚云笙一边接过茶盏,一边无视他言语间的打趣,然后瞪了他一眼道:“你懂什么,我这叫补觉,是要将之前没有睡好的觉给补回来。”

    明明是反驳的话语,但是说到之前的事情,楚云笙看到苏景铄的眸子里明显的划过一丝疼惜。

    因为他和楚云笙都在楚云笙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同一时间想到楚云笙被何容绑架到赵营的那段日子,那时候楚云笙虽然被何容下了**药成日里也是昏昏沉沉的,睡着的时间多一些,但是那时候过的都是担惊受怕的日子,睡的并不安稳。

    楚云笙没有想到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能提到之前不愉快的事情,再看苏景铄此时眸子里的心疼,她瞬间觉得自己有些罪大恶极,没事提这个干什么,所以,正想着要转移一个话题,却见苏景铄突然抬手将她揽进了怀里,然后温柔道:“阿笙,对不起,是我之前没有保护好你。”

    楚云笙之所以会在上一次落入何容的手上,完全怪不得苏景铄,如果那时候她对苏景铄对自己的了解更深一些,她能像现在这样全身心的信任苏景铄,又何至于会误会了静妃,然后被静妃及其手下的两个嬷嬷的谈话就击溃了她的防线,然后以至于她一路失魂落魄的逃离了楚营,最后才会被已经守株待兔的何容抓个正着,现在想起来,楚云笙就觉得那时候在的自己正的是蠢哭了。

    所以,完全怪不得苏景铄。

    然而,此时苏景铄却还在为了此事而自责,就让她越发觉得愧疚了起来。

    好在没过了多久,外面的丫鬟们就送来了晚饭,楚云笙一看到丰盛的晚饭,就将所有的情绪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哪里还顾得上内疚,而苏景铄看到她眉开眼笑的样子,也就释然的一笑,再不提此事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