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九章 协商

    二元这句话,话里有话,楚云笙自然也能听出来。

    他既是在问苏景铄对于卫国和赵国的动作接下来有什么行动,也是在问苏景铄是要随楚云笙一同去卫国还是自己回去楚国主持大局。

    苏景铄垂眸,还没有答话,楚云笙已经先他一步对二元道:“他自然是回楚国主持大局,卫国的事情就交给我去处理吧。”

    闻言,二元抬起头来,看向楚云笙,他的眸子里也不由得带上了几分担忧。

    见状,楚云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她故作轻松的打趣道:“你不会也同阿铄一样,想要拦我一下吧?”

    听到这句话,二元有些难为情的低下了头去。

    若换做是往常,他定然还要跟楚云笙油嘴滑舌的打趣一番,但是那时候的二元已经再找不回来,他从里到外的性情都已经变了,变得沉稳和内敛,曾经那个活脱跳跃的二元已经被林叶霜带走了。

    看到二元那一双深邃的眸子,楚云笙的思绪也不由得有些堵,她又想到了林叶霜。

    鼻尖也在这一瞬间蓦地泛起了一丝酸楚,为了不让这样的情绪继续蔓延开来,楚云笙连忙转移话题对苏景铄道:“就这么决定了,不许反悔,既然卫国赵国的事情如此紧迫的话,那么我明日一早就出发。”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就听到咔嚓一声瓷器碎裂的声音传来,然后楚云笙循着那声音看去,才看到苏景铄刚刚还拿在手里完好无损的青花茶盏已经在他的手中碎裂成了几片,而他还恍若未觉的继续紧紧地捏着那碎片。

    眼看着那碎片就要嵌进他的掌心,她已经眼尖的看到一丝血红色从他的掌心纹路中冒出,反应极快的楚云笙连忙抬手掰开了苏景铄的掌心,然后责备道:“我在跟你说话,你都能走神?!”

    虽然是责备的话,然而言语间的关切已经不言而喻,而且在场的三人都心知肚明,苏景铄哪里是走神,他是万般不愿意,在隐忍着自己的情绪。

    听到楚云笙的责备,他嘴角一扬,露出了一抹苦涩和无奈的笑意道:“你是明天都要抛下我去卫国的人了,还有心思关心我的手疼不疼?”

    明明知道他是有些气的,但是看到他如此清楚明白的表达出自己的不愿,楚云笙还是觉得有些好笑,笑他的孩子气,然而,跟多的是掏心窝子的暖意。

    她将苏景铄的掌心掰开,看到里面有两道被那碎瓷片割裂的伤痕,此时正在冒着血,她不由得皱眉道:“我这是关心吗?我这是看不下去,在我动身离开去卫国的这段时间,你可得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毕竟,你以后可是我的人,”说到这里,楚云笙转过眸子看向二元道:“你也得替我好好的照顾他,可不能让他再做出什么傻事了。”

    然而,楚云笙的话音才落,却听见苏景铄道:“让二元跟你一起去。”

    说着,苏景铄抬手一招,继续对二元道:“你也去吩咐素云,落雪,吹花,晓风,破月,他们分别带上自己手上最精锐的天杀部下准备一下,明日一起跟阿笙出发。”

    苏景铄的话音才落,二元就要转身,楚云笙连忙叫住了他,然后摇头道:“不用那么多人跟着我,人多了反而让我束手束脚,这些都是你身边最信得过的人,他们的能力你我都是清楚的,所以无需用上这么多的人,而且你的身边也需要人手保护,所以,你让素云和落雪他们陪着我就好,其他的人还是各司其责保护你吧。”

    二元听到楚云笙的话,也顿住了步子,他回眸看向苏景铄,然后又看向楚云笙道:“姑娘说的没错,君上的身边也需要人保护,所以,君上,让风花雪月四使跟在你身边,我和素云跟着姑娘去卫国吧,我虽然没有去过卫国,但是天杀安排在卫国的部下一向都是直接跟我联络的,有我在,也能最大程度的帮上姑娘的忙。”

    这样倒也是不错,只是二元就相当于苏景铄的左右手,现在是苏景铄身边最得力也是最信任的部下,如果在此关键的时候将他从苏景铄的身边带走,会不会对苏景铄不利?

    所以,想到此,楚云笙连忙就要拒绝,然而,不等她开口,苏景铄就先道:“这样也不错,落雪身受重伤,恢复还有一段时间,而若是让其他的三使都跟着你,你也因为放心不下我的安危定然不会同意,那就按照二元所说,让他和素云陪着你,然后我再调集所有能调集的天杀部下赶往卫国,以便随时准备听候你的调遣。”

    想到二元对苏景铄的重要性,楚云笙说什么也不想答应下来,然而她在看到苏景铄那一双坚定的眸子的时候,她就知道这已经是苏景铄能做出的最大程度的让步,如果她这一点都不答应的话,只怕她前面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了。

    所以,她只得点了点头。

    然后,他们又将大致的方向确定了之后,二元就转身离开去准备了,剩下楚云笙和苏景铄坐在一起,互相看着对方。

    “此次卫国的事情远比我们想象中的复杂,所以你切记,一起都要以自己的安危为首要,万万不可以逞强。”苏景铄抬手再度将楚云笙揽在了怀里,在她耳边低声耳语,话里全是他的不舍和关切。

    这些话即便是他不说,楚云笙也知道他的心思,她知道他放心不下,知道他想要跟自己一起涉险,不想让自己在他视线看不见的地方遇到麻烦。

    这些她都知道,但是,他们不能只为自己和彼此而活,尤其是苏景铄,他的肩上还有楚国的万里河山以及千万黎民百姓。

    楚云笙点了点头,她的语气里也带着无限的不舍,“我知道的,你也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何容那般凶险,难保不齐还安插的有探子在你身边,就像上一次在无望镇那时候,如果不是他有探子在你的身边,他又怎么会知道你离开了楚营去了辽国,更知道你从辽国回来的行踪,上一次你能将计就计的反将他一军,但是下一次,若是没有提前察觉,情况就危险了,所以,你千万不能大意,知道吗?”

    “嗯,我知道的,阿笙”苏景铄在楚云笙的耳畔呢喃,唤着她的名字,似是这样就能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一样。

    楚云笙点了点头,也抬手环住了他的腰际。

    “禀陛下,静妃娘娘求见。”

    突然响起来的奏报声,再一次打断两个人之间的缱绻暧昧,而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楚云笙的眼底里已经划伤了几分捉弄的笑意,她故作不高兴的皱眉看向苏景铄道:“你看,我这还没走呢,就有人来争宠了。”

    闻言,苏景铄无奈的松开了怀里的楚云笙,然后十分无辜的探手道:“娘子,夫君我着实是冤枉啊”

    这句话苏景铄竟然是用着戏腔唱出来的,再带上他此时面上的无奈和隐忍的笑意,让一旁的楚云笙也再装不了生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看到楚云笙笑了,苏景铄才抬手对外面道:“宣。”

    苏景铄的话音才落,就看到大帐的帘子被掀开,旋即穿着鹅黄色纱裙的静妃出现在了门口,她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丫鬟,两个三十岁上下的嬷嬷,而这四个人正是上一次楚云笙在楚营里看到的四人,尤其是这两个嬷嬷,就是上一次在楚云笙失魂落魄的时候撞到了楚云笙,并将那汤汁洒在了楚云笙身上还对楚云笙一番谩骂的两人。

    而她两人都是小心翼翼的跟在两个丫鬟后面低着头垂眸看向自己的脚尖的,根本就没有抬起头来看向上面的人一眼,所以也就没有认出楚云笙来。

    而楚云笙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哪里会为了这等小事跟她们计较,毕竟在后宫里捧高踩低太过常见,更何况自己当时看起来就像是个没有身份的无名小卒,被她们训斥和看不起,她倒是没有放在心上。

    然而,就在静妃弯下腰来对苏景铄行礼,被苏景铄叫起来的一瞬间,这两个嬷嬷也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向苏景铄看去,在她们的目光掠过苏景铄身边的楚云笙的时候,两个人一惊,身子一怔,险些打翻了手中的托盘。

    这些细节楚云笙都看在眼里,她也没有说什么。

    “君上,臣妾刚从那边营地赶过来,是想问问君上什么时候启程回宫?”

    静妃的姿容绝对算的上是上乘,尤其是此时在对着苏景铄说话间语气里还刻意带上的几分娇嗔和柔媚,那糯糯的声音直让人听了骨头酥。

    而她话外的意思也就是在等着苏景铄将她一并带回楚国。

    闻言,苏景铄抬手拿起楚云笙面前桌上她喝过的茶盏,十分自然随意的就放到了自己的唇边,饮下一口,然后才道:“你不说孤都忘了,等下孤就差人先护送你回去。”

    苏景铄的话音才落,静妃的眸子里就划过一抹失望,她上前一步,正要说话,却见苏景铄又道:“对了,这一次在楚营里的那一番戏你演的很好,回去孤一定重赏,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就先退下吧。”

    说到演戏,似是戳中了静妃的痛楚,她抬眸看向苏景铄,这只一个眨眼间,她那一双水灵灵的眸子里已经攒起了几分泪意,然后动容道:“保护君上是臣妾应该做的,臣妾不求什么重赏,只求君上能时常将臣妾带在身边,哪怕是赴汤蹈火臣妾也心甘情愿。”

    说话间,静妃的眸子划过坐在苏景铄身边看似心平气和的楚云笙身上,在那一瞬间,楚云笙从她的眸子里读出了几分妒意,然而那也只是一瞬间,下一瞬,她的眸子里便全然是对苏景铄的不舍和依恋。

    而此时,苏景铄的面色却沉了下来,他放下了手中的茶盏,然后冷眸看向底下的静妃道:“孤觉得你以前还是很懂事,知道分寸的,怎的今日竟然听不懂孤在说什么了?”

    苏景铄冷冰冰的语气跟他平日里对楚云笙温柔以待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若不是楚云笙此时亲眼所见,她都有些错觉面前的这人并不是他的阿铄。

    听到苏景铄的这一番话,静妃的面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她咬了咬唇瓣,然后低声道:“臣妾知错了,臣妾这就告退。”

    说着话,她对苏景铄行了一礼,然后用眼角的余光瞥了楚云笙一眼,只那一眼,楚云笙已经从她的眸子里读出了憎意,然而,这也只是一瞬间,下一瞬她就转过了身子,带着身后跟着的丫鬟和嬷嬷退了下去。

    一直等到她们出了大帐,楚云笙才叹了一口气,怅然道:“最难消受美人恩呐!”

    说着话,她转过眸子看向苏景铄然后无奈道:“你这样对待人家美人,可是会伤了人家的心的。”

    闻言,苏景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抬手揽着楚云笙的肩膀,然后笑道:“那你还要我怎样,难不成真的想让我将她当成自己的妃子吗?可是那样的话,我十分担心我的安全,毕竟”

    说着,苏景铄垂眸扫了楚云笙一眼,言语间的打趣已经不言而喻。

    楚云笙瞪了他一眼,还是叹了一口气才道:“不过,你还是要注意一下,我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女人心,海底针,天知道这后宫中的女子会因为嫉妒和爱意而做出什么样子可怕的事情来,曾经在陈王宫中,我就见到过不少。”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苏景铄就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道:“这个你放心,将她放在楚王宫只是暂时的,而且我也安插的有可靠的耳目在她宫里,现在只是用她的身份来挡一挡那些成天说三道四的朝臣们,只等着这一次的楚国新政全面推出之后,我就再也不用在这些方面都要这般顾及他们的言论了。”

    听着这话,似乎苏景铄的心里早已经有了打算,所以楚云笙也就没有多问,毕竟苏景铄想要做的事情,她相信没有办不成的。

    想到此,楚云笙的眼底里不由得划过一丝笑意,她抬眸看着身边的苏景铄,良久,才道:“你的新政里还应该再加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