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八章 好消息?坏消息?

    素云看了楚云笙一眼,便对苏景铄行了一礼之后,就转身出了大帐。

    “怎么,林将军找你,可有要事?”

    楚云笙抬眸看向走过来的苏景铄,但见他的眉宇间带着一缕清愁,她就知道多半不见得是好事。

    闻言,苏景铄走到楚云笙身边坐了下来,然后拿过两个茶杯,分别给楚云笙和他自己倒了一杯茶。

    他将楚云笙那杯推到了她面前,自己才拿起剩下的一杯茶放到唇边优雅的品了一口,然后才道:“只是关于无望镇一带的布防的。”

    说着,苏景铄又饮了一口,这才放下茶盏然后看向楚云笙道:“这一次,虽然未同赵卫联军正面大面积交锋,然而给楚国边境的子民却带来了不小的困扰,尤其是无望镇,从漯河到无望镇一带的很多百姓为了避开这一次的战乱而四处逃离,远走他乡,现在这一带到的十里八村甚至都不见有一个人烟,一时半会想要将漯河一带到无望镇恢复往日的繁华需要费些心思,而林锐擅长的是带兵打仗,对于这些调养民息的事情,他并不擅长,所以这才来找我诉苦,我也正打算派几个能干的人去支援他。”

    说到这里,苏景铄眉梢一扬,他看向楚云笙道:“我们继续之前的话题。”

    他不说起这个楚云笙这会儿暂时还都忘了,一听到他提起之前的话题,楚云笙的心里就有些急,她抬眸迎着苏景铄的眸子认真道:“你果真要那般坚持,一定要陪我去卫国吗?”

    闻言,苏景铄那一双好看的眉微微蹙起,眉梢间带着的忧虑让人看了都心疼。

    他抬手抚楚云笙的鬓角,眸子里温柔的都快要滴出水来,不等楚云笙开口,他先道:“你是知道我的性子的。”

    这一点,楚云笙自然知道。

    她就是知道他的性子,所以这一次才不愿意让他一同前往,就是知道他对自己的真心,所以她也才更多的为他,为了他的楚国考虑。

    两个都在尽最大的可能为对方考虑,想要将对方保护的妥帖的人,又怎么可能体会不到对方的良苦用心。

    说这一句话的时候,苏景铄的眸子里只有楚云笙一人的影子,他那一双灿烂若星光的眸子,只一眼就能让人沦陷,而楚云笙也在那一刹那有所动容,她差一点就要心软,想要依偎在苏景铄的身边,由他保护着去卫国……然而,在下一瞬她的脑子冷静了之后,她就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然后抬眸认真的看向苏景铄道:“阿铄,你能不能信我一次?”

    苏景铄自然是没有料到楚云笙会突然说出这一句话来,他一怔,一时间有些不理解楚云笙的话。

    见状,楚云笙抬眸看着他那一双美目继续道:“你要信我,我自己去也是可以的,我知道你担心我的安危,害怕我出危险,所以才要不顾一切的跟着我一起,但是,你要相信你可以做到的,我也一定可以,我是楚云笙啊,你看我经历了那么多生生死死,不是一样都熬过来了,所以这一次也请你相信我一次,我可以的。”

    闻言,苏景铄眸子里划过一丝诧异,他揉了揉楚云笙的鬓角,不解道:“我只是想要跟你一起去赴险,跟相信不相信你完全没有关系啊,你是知道的,如今你是这个世最让我信任和安心的一个人,我怎么可能不信任你呢!”

    苏景铄的话音才落,楚云笙就连忙摇头,并抬手将苏景铄停留在她鬓角的手抓住,放在她掌心,然后道:“我说的不是那种信任,我是说对我能力的信任,关于此次你是回楚国主持大局还是跟我一起奔赴卫国,这里的厉害关系我都已经跟你分析过了,你也是清楚的,而我要说的是,你既然放心不下我的安危,就是不相信我能顺利的去卫国救出姑姑。”

    楚云笙的话才说到这里,苏景铄的眸子里就带了一层紧张,他连忙摇头道:“自然不是的,我……”

    而不等他说完,楚云笙又摇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你是知道我的性子的,我想要去做的事情,就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办到,你还记得之前在赵军王陵的另一边的山谷里,我用药迷晕了你然后自己悄悄前往王陵的事情吗?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说,如果我想要自己一个人去的话,是完全可以逃出你的眼皮子底下……但是,阿铄我们既然在那之后就答应了彼此再不隐瞒,所以我也决定以后再不骗着你,即便是这一次的涉险,我也想让你同意,不想让你在担心并气恼的时候悄悄离开,但是也请你相信我好吗?”

    楚云笙一口气说完这么多,重的,轻的,半威胁的……说完这些之后,她再看向苏景铄,这时候的苏景铄却没有答话,而是垂眸看着她的眼睛,突然沉默了下来。

    楚云笙知道他心里也有挣扎,也有不安,就好比她在这两者之间做出选择的时候,同样是纠结且不安的。

    “阿铄?”

    见他迟迟不作答,楚云笙抬手摇了摇他的手臂,语气里带着几分撒娇。

    见状,刚刚还陷入沉思默不作声的苏景铄蓦地回过神来,他有些无奈的看向面前的楚云笙,看着她因为担心而皱起的眉,看着她鼻尖沁出的小小的汗珠子,看着她撒起娇来时候的憨态,以及她那一双明艳动人的眸子,这样的楚云笙对于他来说带着致命的魅惑,让他根本就生不出丝毫的抗拒,无论是她提出的什么要求,他都能忙不迭的点头应下,自然,除了她自己要去涉险之外。

    他实在是放心不下她在没有他的陪同下去卫国。

    但是,这样的楚云笙是固执的,是执着的,即便是执拗如他,也根本就强不过她,苏景铄甚至能想象的到即便是自己这一次摇头否定之后,她也能想象的出各种逃离的办法和说服他的理由。

    对于她,他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想到此,苏景铄只得认命的叹了一口气,然后道:“你都已经决定好了,我还有话语权吗?”

    虽然是疑问句,然而话语里的宠溺和无奈却让楚云笙听的分明,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见他终于肯答应,她的心里也蓦地松了一口气,正要打算安慰一下面前有些失落的苏景铄,却冷不丁的被苏景铄一下子抱了个满怀。

    他的双手牢牢的禁锢着她的腰,脑袋也深深的埋在了楚云笙的颈窝间,然后不等楚云笙开口,只听他用他那玉石抨击般好听的声音在她的颈窝间认真道:“阿笙,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遇到事情不要冲动,如果有什么不好应对的情况,也不要轻举妄动,你且先等我一些时日,最长一个月,最短半个月,我快马加鞭将楚国的事情处理好了就来找你,这一点你必须要答应我,否则我是不会放你离开的。”

    苏景铄声音越发低沉,说出来的话也带着无尽的担忧和思念,楚云笙听着,只觉得心头顿时有些堵,她的鼻尖也泛起了一层酸楚,在眼底里泛起泪意之前,楚云笙抬手环了苏景铄的腰际,然后认真道:“嗯,我会的,你回楚国也会面对很多困境和磨难,你也要万事小心,切记不可以心急,不可以为了我而涉险。”

    听到楚云笙的话,苏景铄没有答话,而是将埋在她颈窝间的头点了点。

    正在两个人你侬我侬快要分不开的时候,却听见外面响起了内侍的奏报声:“禀陛下,元大人求见。”

    闻言,苏景铄和楚云笙皆是一愣,然后楚云笙迅速的松开了抱着苏景铄腰际的手,然后从他的怀里挣扎着爬了起来,她抬眸,心照不宣的对苏景铄那一双含着笑意的眸子。

    还好现在来的是二元,否则的话,要是又是之前那个不长眼的内侍的话,楚云笙估计苏景铄都要暴走了。

    “宣。”

    说完这个字之后,苏景铄也已经收拾好了自己,他就坐在楚云笙旁边,含笑看着楚云笙喝着茶。

    而楚云笙也害羞的低着头,捧着茶盏。

    一直到二元踏步进了这大帐,萦绕在两个人之间的浓情蜜意这才淡了两分。

    “君,姑娘。”

    才走进来,二元就对两人行了一礼,在苏景铄的眼神示意下,二元才起身,然后对苏景铄说:“卫国有密函传来。”

    闻言,楚云笙一怔,她抱着茶盏的手一抖,险些将手中的茶盏跌落到了地。

    二元见状,连忙将那一封火漆密函递到了苏景铄的手,而楚云笙也靠近了苏景铄些许,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紧紧的盯着苏景铄的手飞快的将那密函拆开,待看到里面的消息的时候,楚云笙的心依然似是在一瞬间被人用铁锤砸了一下,蓦地疼了起来。

    因为那面写着两个消息,一则,卫国公主病危,正在全天下范围内寻求名医另外一则也并非是好消息,说卫王都已经处处张灯结彩,准备迎娶赵国的公主何月英。

    后面的消息楚云笙已经无暇关心它的利害,让她震惊的前一条消息,姑姑病危?

    姑姑明明是被元辰师傅治好了之后才带着离开辽国的,她的身体底子这么好怎么可能病危,而且从这一条消息来看,对于元辰师傅的消息就更能难猜测了,因为天下人谁不知道这一代的帝师一脉的传人元辰有着举世无双的医术,被称为天下医术第一人,如果真的是姑姑病重,如果元辰师傅在卫王手的话,他是不可能不派元辰师傅为她医治反而去网罗天下的名医,而这里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在看了一遍那一封密函之后,楚云笙的双手就已经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她连忙以的速度拿过苏景铄手的密函,然后认认真真逐字逐句的再看了一遍,确定自己不是眼花了看错了之后,她的手才蓦地一松,那一封密函就这样从她颤抖的手跌落,掉到了地。

    而这时候,苏景铄的眉梢也已经蹙起,他连忙抬手揽住楚云笙的肩膀,然后温柔道:“现在的情况都不确定,你先不要担心,我们不能自乱阵脚,一切都要等到天杀的探子传回了消息再说。”

    听到他的话,楚云笙觉得自己的力气又恢复了几分,然而她的心依然七八下的,没有个着落。

    这时候,苏景铄又道:“阿笙,你看,我们可不可以这样分析,也许这正是卫王或者何容给我们布下的一道迷障,用来迷惑我们的,因为一则,如果元辰先生在他们手的话,那么,我们想想,他们为什么不用元辰先生为公主殿下治病,反而舍近求远去天下网罗名医呢?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们很有可能是在迷惑我们,诱导我们钩,二则,如果元辰先生不在他们手中,又或者是才从他们的手中逃脱的话,这样一来他们发布的这一则消息,就更加不能说明是公主殿下病了,他们的目的是要引元辰先生钩,用来迷惑元辰先生的,而且,你也是知道的,何容并不傻,在这一次战场失利之后,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卫国,而他也同样清楚你我心里的想法,你先冷静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楚云笙刚刚一看到消息就已经心慌的没有了个主见,这时候在苏景铄的安抚下,已经渐渐冷静了下来,再听到他这般分析,她一细想,也确实是这么一个道理。

    而且,越往细了想,反而越发让她觉得安心,因为无论是哪一种可能,要么说明姑姑的身体并无大碍,要么则说明元辰先生并不在他们手。

    想到此,楚云笙叹了一口气,然后看向苏景铄道:“是的,只是一旦涉及到姑姑和元辰师傅,我就已经六神无主了,阿铄你说的对,我太不冷静了,以后我会努力的改过来。”

    闻言,苏景铄没有说什么,只是宠溺的揉了揉楚云笙的脑袋。

    这时候,一旁的二元看向苏景铄道:“君接下来有什么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