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七章 为难

    “姑娘。”

    楚云笙循声看过去,就看到孙应文正在不远处匆匆忙忙的朝着她走了过来。

    见状,楚云笙连忙上前迎了他两步,并点头回道:“怎么了?”

    闻言,孙应文嘴角一扬,露出了一抹腼腆的笑意,他道:“没什么,只是突然遇到姑娘,有些惊讶,我以为姑娘这两日还在大帐内养伤呢,如今看来,姑娘的病是大好了。”

    楚云笙点了点头,也回他一笑道:“自然,有你们担心着,我哪里好意思再一直病下去。”

    说着,楚云笙突然想到卫国的事情上,她环顾了一下左右,然后用眼神示意孙应文借一步说话。

    孙应文自然懂得她的心思,立即跟着她转身到了一处僻静处,然后楚云笙才道:“你现在可有关于卫国的消息?”

    闻言,孙应文摇了摇头,他叹了一口气,然后抬眸看向东面,卫国的方向,怅然道:“我其实也是想来找姑娘,商量此事的。”

    “从我跟着姑娘离开卫营,就断了与卫国的联系,但是我还是放心不下在卫营的兄弟们以及远在卫王都昔日陪我出生入死的弟兄,还有公主殿下,此次公主殿下避居公主府,一定是有原因的,所以,我向姑娘道别。”

    孙应文一边说着,一边对楚云笙做了一揖。

    见状,楚云笙连忙抬手搀扶起了他,然后笑道:“难道你不知道此时我也正跟你怀着一样的心思吗?”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孙应文就诧异的抬起了眸子,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楚云笙。

    楚云笙的眸子里虽然带着笑意,但是眼底里的真诚却做不得假,她对孙应文点了点头道:“公主殿下是我的恩人,也是我的亲人,这里面的很多细节,我现在不方便同你细说,但是请你相信,我比任何人都希望她能平安,所以这一次,我是一定要回卫国的,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同行。”

    楚云笙虽然之前就为平定李家的叛乱而在卫国住了一段时间的,对于卫国朝廷也有一定的了解,但是比起孙应文来说,她远不如他精通,如果有孙应文在身边,再加上苏景铄安排在卫国的天杀探子,她相信事情会好办许多。

    然而,孙应文却为楚云笙刚刚的一席话而震惊的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他站起了身子,不可思议的看向楚云笙,脑子里还在不断的回想楚云笙刚刚的那一段话——“公主殿下是我的恩人,也是我的亲人,这里面的很多细节,我现在不方便同你细说,但是请你相信,我比任何人都希望她能平安,所以这一次,我是一定要回卫国的。”

    对于楚云笙的身份,孙应文不是没有猜测过,在以前,他就知道楚云笙是元辰先生的唯一弟子,也是公主殿下最信得过的人,自然也因为这些关系,让他也全身心的相信了楚云笙,但是,直到最近,当他在卫国的军营里看到被赵王胁迫来的楚云笙的时候,听到他们说她是赵王的丽妃,这一点就让他有些困惑,他想不通为何明明是元辰先生的弟子、公主殿下的亲信的她会有着丽妃的身份,然而,如果说这已经让他诧异了,那么后来当他跟着楚云笙一起逃出卫营,在看到楚王的时候他更加惊讶了,因为他发现被赵王口口声声称之为丽妃的姑娘实际上跟楚王殿下才是浓情蜜意的一对。

    一开始,孙应文也只当是楚王赵王以及姑娘他们三个人之间的爱恨纠葛,而像姑娘这样的奇女子,也确实是值得他们这一类站在巅峰的男子的争夺和宠爱的,但是,就在前几日,当他看着昔日的秦家军主将们一个一个拜倒在姑娘的大帐之外的时候,他的心头就已经不能用一个困惑来形容了,陈国虽亡,但是秦家军是怎样的存在没有人比他这个曾经领兵过万的人更清楚,然而这些人都心悦诚服的跟着姑娘……

    所以,眼前的女子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疑问已经在孙应文的心头萦绕了很久,直到刚刚,楚云笙的这句话却犹如一记洪钟,在他脑子里敲响,似是瞬间将他之前的困惑点破,然而他再细想,想要抓住些实质的东西,却才发现什么都想不到。

    她不仅仅跟楚王赵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还能调动秦家军,如今还说跟公主殿下是亲人……而这样的身份让孙应文如何不惊奇,更主要的是即便是孙应文将卫国的皇室知道的清清楚楚,知道公主殿下如今在世的也只有卫王一个亲人,然而,这话既然是从楚云笙口中说出来的,他就莫名的相信。

    然而,楚云笙却不知道他在这一瞬间竟然想了这么多心思,她只当时孙应文还在怀疑她的身份,说来惭愧,对于屡次赴汤蹈火豁出性命帮助自己的孙应文她应该告诉他实情的,但是自己重生的身份真的不方便对人提起,而且说起来又有什么用,如今的她已经再不是前世那个被人人唾弃为妖女的十三公主,她是楚云笙,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勇敢的活下去的楚云笙。

    想到此,楚云笙叹了一口气,然后道:“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你解释,但请相信我想要救出公主殿下的决心。”

    听到这,孙应文才回过神来,他连忙垂手对楚云笙道:“我自然是相信姑娘的,只是……”

    说到这里,孙应文转过头开看向不远处的王帐,然后压低了声音道:“其实我也看的出来楚王对姑娘的用心,所以此去卫国危险重重,楚王应该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放任姑娘离开。”

    没有想到这一点连孙应文都看出来了,而这也正是楚云笙最头疼的地方,她叹了一口气,然后无奈的摊手道:“是啊,至少目前来看,他是不会允许的,你且等我两日,这两日我会好好劝劝他。”

    两人正说着话,就看到一队巡逻的楚国士兵朝着这里走了过来,楚云笙转过眸子看了一眼,然后回眸看向孙应文道:“那咱们同行就先这么锁定了,过两日我再来找你。”

    见孙应文点了点头,楚云笙这才转过身子朝着自己的大帐走去。

    等她回到帐内的时候,才发现素云已经摆了一堆东西放在桌子上等着她了。

    楚云笙垂眸看着桌子上的那一堆瓶瓶罐罐以及里面五颜六色的东西有些好奇道:“这些是什么?”

    闻言,素云一边整理那些东西,一边轻声笑道:“自然是好东西啊。”

    说着,素云就站起了身来,她按着楚云笙坐到一边,然后道:“姑娘且给我一刻钟的功夫。”

    然后她也不解释到底是要做什么,就不由分说的将楚云笙按在了那里,紧接着她就拿了一张湿毛巾将楚云笙的脸细细的擦了一遍。

    楚云笙正要开口询问,却听到素云道:“姑娘且先配合一下,很快就好。”

    然后楚云笙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只垂着眸子,任由素云开始在自己的脸上倒腾了起来。

    只见她将楚云笙的脸细细的擦过之后,又用了两个小瓷瓶里的粉末,将楚云笙的脸细细的涂抹了一层,然后她打开一个锦盒,小心翼翼的取出里面放着的一块薄如蝉翼的东西,楚云笙虽然被她按着不能动,但是也通过眼角的余光看到那是一张几乎透明的面具。

    看到这里她才恍然大悟,原来素云是在给她易容,而且所用的手法跟之前的几次好像都不太一样。

    虽然不知道成效如何,但见素云眉飞眼笑的模样,楚云笙也猜到手法定然不差。

    没过了多久,在闭着眼睛等成效的楚云笙终于听到素云一声“好了”之后,楚云笙再睁开眼睛,看到对面铜镜里的那张陌生的面孔的时候,她都忍不住诧异。

    虽然已经见识过素云了不得的易容术,但是再见一次,依然难免再一次被惊讶到,而且这一次这面具贴在脸上的契合度非常高,还透气,让人几乎都没有任何不适感。

    “姑娘,怎么样?”

    素云有些得意的朝着楚云笙笑了笑。

    楚云笙抬眸认真的打量着铜镜里那张陌生的鹅蛋脸,满意的点头道:“非常棒,竟然连眉毛这些细节都能做得如此逼真,素云你真棒。”

    听到楚云笙毫不掩饰的夸赞,素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她道:“这可是我最新研究出来的成果呢,比起以前的那些面具来,这面具虽然制作复杂了一些,而且戴上的工序也颇多,但是胜在透气性好,不怕水,细节上更逼真,而且,一般的手法是取不下来的,非要用到我这种特殊的药水,否则强行取下的话会撕破你这张完美无瑕的脸哟。”

    一边给楚云笙说着话解释这面具,一边素云还不忘打趣一下楚云笙。

    闻言,楚云笙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抬手又摸了摸触感跟真实的面具没有什么区别的脸,然后笑道:“就这样不取下来也不错啊,你看我本来的样子实在是太不招人喜欢了,到哪里都能遇到打打杀杀,到哪里都能被人追杀被人胁迫,倒不如这张脸,虽然算不上角色,但也称得上清丽,还是不错的,我还不想取呢!”

    听到这句话,素云也拿楚云笙没有办法,她一边收拾刚刚为楚云笙倒腾这张面具而打开的瓶瓶罐罐,一边道:“姑娘是要打算去卫国了吗?”

    素云跟在自己身边也这么久了,能被她猜到楚云笙一点都不意外,而她也没有打算瞒着她,所以直接承认的点了点头。

    而一提起卫国,楚云笙就想到苏景铄之前断然拒绝她一个人前往的样子,一想到这里,她就有些头疼,然后再看向镜子里那张陌生的面孔,楚云笙连忙道:“素云,快帮我取下来,万一等下阿铄回来了,以后不就会认得这张脸了?”

    闻言,素云一怔,她倒是没有想到楚云笙会突然想将此事瞒着苏景铄,她一边抬手将手中正拿着的药水往楚云笙的脸上涂抹一边不解道:“姑娘不想告诉君上,是想用这张面具做什么吗?”

    说到这里,不等楚云笙开口,素云蓦地一怔,她垂眸看向楚云笙道:“莫非姑娘又想像上一次一样——偷偷瞒着君上去王陵赴险?而这一次,姑娘就打算用这面具溜出君上的视线,然后独自去卫国?”

    虽然是一个问句,然而素云却已经用了肯定的答案。

    而楚云笙也确实是这么想的,她点了点头,也没有打算瞒着素云道:“你是知道的,你家君上是不肯让我一个人独自前往卫国的,但是他既放心不下,就要同我前往,然而我也知道,如今的楚国根本就离不开他,他现在不单单只是我一个人的阿铄,身上还肩负着整个楚国的重任,所以,我不希望他为了我而影响了楚国的朝局,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可是,姑娘……你已经瞒着君上悄悄去了王陵,而且你也答应过君上从此两个人再无隐瞒,如果你这样做,即便是出发点是为了楚国好,为了君上好,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一次又会伤了君上的心?”

    素云一句话就道出了楚云笙最纠结和担心的地方。

    她是放心不下苏景铄,也清清楚楚的记得她跟苏景铄之间的承诺,今后绝无隐瞒,而这一次若是她再悄悄的溜了,又一次是她来打破了两个人的誓言,阿铄该要如何受伤?

    想到此,楚云笙的头就越发的疼了,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道:“容我再想想。”

    说着话的功夫,素云已经将她面上的面具取了下来,并再度为她擦洗干净,然后她看到楚云笙一副愁眉紧锁的样子,想要劝劝她,却又不知道如何劝起。

    这时候,大帐外突然传来的脚步声,紧接着就听见内侍的奏报声:“陛下到——”

    闻言,楚云笙连忙看向素云道:“这件事容我再想想,你先不要告诉阿铄。”

    听到她这么说,素云也连忙收拾起了面前的瓶瓶罐罐,将他们都装到了一个大的锦盒里。

    这边才收拾妥当,就看到苏景铄掀起了帘子走进来的身影。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