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六章 戏弄

    听到秦夫人这般说,楚云笙也就放下了心来,她抬眸看向秦夫人,秦夫人此时也正抬眸看着她,两人都没有再说话,然而那种默契和温情已经在眼神之间流转,胜过万语千言。

    这时候,不远处一道身影朝着这边走来,楚云笙下意识的回眸一看,就看到苏景铄着一袭月白色锦袍正优雅从容的朝着她所在的地方走了过来。

    秦夫人也看到了,她回过头来看向楚云笙道:“那我先回去,这两日要往秦家军那边跑一趟,等忙完了那边的盘点工作我就过来找你。”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

    秦家军刚刚在楚国边境住下,肯定有很多的不适应,也有很多的地方需要有人管制,比如对队伍的盘点、提拔,昔日的编制放到现在多少也应不实用,有秦夫人和周参将在,楚云笙也不需要担心什么,她现在只希望尽快的养好身子,然后去往卫国。

    正想着,苏景铄已经走到了她面前,还未开口,他的眉眼里已经满是温柔缱绻,只见他走到楚云笙身边,抬手揽着她的肩膀,让楚云笙依偎在他的肩膀上,然后柔声道:“左右找不到你,原来你在这里,阿笙,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闻言,楚云笙叹了一口气,然后道:“我自然是在想着早一点养好身子,然后动身去卫国啊,我实在是放心不下姑姑和元辰师傅,还有阿呆兄和蓝衣他们,一想到他们现在可能陷入危险之中,我就恨不得身上生出翅膀来,立即飞到卫国看一看。”

    虽然楚云笙已经尽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轻松,然而,她眉宇间凝结成的愁苦还是让苏景铄看了分明,看着她担忧的模样,他的心底里也不由得生出几分疼惜来,揽着她肩膀的手也下意识的加了两分力道,揉了揉楚云笙的肩膀,然后温柔道:“对不起,阿笙,都是我这边事情太多,以至于耽误了这么几天,你再等我两日。”

    这句话里包含着苏景铄的疼惜和愧疚,楚云笙岂会听不出来,她回过头来看向苏景铄,看着他的眸子里倒映着自己的影子,楚云笙会心一笑道:“这怎么能怪你呢,也是我自己身子不好啊,否则也不会耽误这么久。”

    说到这里,楚云笙蓦地想起来什么,她又摇了摇头道:“而且,我认真想过了,我不想让你陪着我一起去。”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苏景铄的眸子里已经染上了一层诧异之色,他不解道:“为何?”

    闻言,楚云笙动了动身子,又在一旁的石头上坐了下来,然后才道:“因为我知道你是有多忙的,楚国这一次面对卫国和赵国的联军压境,楚国朝野已经是动荡不安,而这一场战争虽然没有爆发大面积的冲突,但是已经耗时了这么长时间,楚国朝廷上那些本来就对你有一些成见的昔日太子的旧部一定会从中做文章,这时候你是不能不回去楚王都主持大局的。”

    虽然苏景铄没有对她提起这些,但是这些日子以来,她在同素云和二元的交谈中,甚至在这些楚军将领的面上都已经读出了事态的严重性,苏景铄才登基不久,虽然他已经从沈将军手中夺过了兵权,然而这兵权还没有握的稳当,就遇到了赵卫联军,所以难免朝野上下会有一些不利的言论出现,而且这一次,即便是没有跟他们两国直接正面冲突,然而这接近一个月的兵力消耗,也给楚国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在这种情况下,楚国的内政已经迫在眉睫,而这时候,她怎么能自私的让苏景铄陪着她去卫国?

    她虽然心底里私心的是希望他能陪着自己,无论生死,他们都可以共同面对,但是她更希望他放手去拼自己的事业,她相信她的阿铄的才能,只需要给他一些时日,如今处于弱势的楚国将来定然也不会逊色于现在已经无可匹敌的赵国。

    听到楚云笙的话,苏景铄面上划过一丝诧异,他没有想到楚云笙竟然已经察觉到了这些,然而他的眸子里依然带着不赞同,然后就听他道:“所以,我才说要再给我两日,我将这些事情都处理好了,就陪你一起去卫国,可好?阿笙,你要相信我。”

    楚云笙自然是相信他的,但是她也知道,如果是为了她的话,苏景铄甚至可以做到将他肩头上肩负的楚国的重担先撇到一边。

    就如她丝毫都不怀疑,在楚国和她之间,苏景铄一定选择的是她,而非那至高无上的权利。

    但就是因为如此的相信他,所以她才心疼他的付出,他身上所担负的责任,此时也已经下意识的被她也承担了过来。

    所以,即便是面对苏景铄如此坚持的眸子,楚云笙依然脆声道:“我自然是相信你,但是我更相信如果你回去楚国的话,对于楚国的迅速发展和崛起能起到更加至关重要的作用,阿铄,你不是说过要成为我最强有力的后背和靠山吗?那你既要相信你自己,更要相信我,现在的局势,你我心知肚明,赵国已经成了一方霸主,即便是我们联合卫国或者燕国其中的任何一家,也未必能与其抗衡,更何况如今的燕国已经成为了他的傀儡,而卫国也已经在一步一步落入他的操纵之下,像这一次一样的发动的联军出动,如果再遇到第二次的话,我们未必有那么好的运气能全身而退,所以,我们必须得赶在何容动手之前,去尽我们所能的将一切都准备到最好的状态,你的职责是壮大楚国,责无旁贷,而我,则要去救出姑姑元辰师傅,找到阿呆兄,以及找到赵卫联合的根本原因,然后将他们之间的牵绊斩断,一如楚国不希望赵国同卫国联合,在我心理于公于私,我都不会愿意让卫国成为赵国的左膀右臂的,所以这也是我的责任。”

    听着楚云笙一口气说完这么多,苏景铄的眸子里依然带着几分坚定和固执,他也在楚云笙身边坐了下来,然后身子一歪,就将脑袋靠在了楚云笙的肩头上,并低声道:“这些道理我自然都知道,但是……阿笙,我不能再眼睁睁的看着你一个人步入险境了,那种焚心噬骨的滋味我此生都不想再体会第二次,我自然知道我肩头上肩负的责任,自然知道眼下什么事情迫在眉睫,然而这些理智这些理所应当在跟你的安危比起来,统统都微不足道,我只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去卫国,不放心你再一次一个人去涉险,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同意让你去卫国的,除非有我的陪同。”

    听到这一番话,楚云笙简直气的要跳起来打人。

    她都将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把道理都跟他分析出来了,然而面前的这个强疙瘩依然是油盐不进,在他的眼里就没有比她的安危更重要的事情。

    可是,他现在已经不再是楚国的皇太孙了,而是肩负着整个楚国的重担的楚王,怎的还能这般的任性呢!

    想到此,楚云笙气愤愤的抬眸看向苏景铄,然而,她本来含着气恼的目光在落到苏景铄那一双满是担忧和心疼的眸子的时候,她所有的气恼瞬间都烟消云散了,转而她的一颗心就沦陷在了他的温柔缱绻里。

    而此时,苏景铄的头正靠在楚云笙的肩膀上,因为楚云笙这一突然的转过头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的极近,呼吸可闻。

    楚云笙愣了一下神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跟苏景铄的距离似乎太过暧昧,而他温热的呼吸也正喷洒在她的脖颈间,楚云笙下意识的就要往后退,而这时候苏景铄哪里给她机会往后退,他长臂一揽,就握住了楚云笙那不赢一握的腰肢,将楚云笙紧紧的禁锢在了他的臂弯里,然后楚云笙就看到他那一双勾魂摄魄的眸子里带上了一抹笑意,然后在她的面前无限的放大了起来。

    距离越来越近,而楚云笙也在这一刻感觉到自己和苏景铄的呼吸似乎也越来越炽热。

    在意识到苏景铄马上要做什么的时候,楚云笙的老脸蹭的一下子红了个彻底。

    “君上——”

    这时候,一声内侍的通报声突然在不远处响起,而此时苏景铄的唇瓣刚刚凑近楚云笙的唇角,尚未碰到,也因为及时的一声,楚云笙已经从呆头鹅的状态中迅速的回过了神来,她身子一动,就窜出了苏景铄的臂弯,然后迅速的站起了身来。

    而此时,那个刚刚发出声音的内侍这才从山包下露出头来,他正要对着苏景铄拜倒,眼底里的余光就瞥到苏景铄此时已经黑成了锅底的脸色,吓得他险些一个不稳就直接跌落了下去。

    “说!”

    被突然冲出来的这个没有眼力见儿的内侍打断了美事儿的苏景铄的心情显然不会好到哪里去,一贯都从容优雅的他黑着脸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冷眼看着已经跪在地上因为不知道自己到底触了什么霉头而瑟瑟发抖的内侍。

    在感受到他这一道冰冷的目光的时候,那内侍的身子越发抖的厉害了。

    还是一旁已经强忍着笑意的楚云笙开口道:“快说什么事情啊?”

    经过楚云笙这么一提醒,那内侍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跑来这里是做什么,他连忙叩头道:“回君上,是林将军求见。”

    闻言,苏景铄的脸又黑了黑,他还没有做出任何表态,然而下面跪着的内侍却已经差点吓的魂都飞了,因为这样子吓人的君上他们还是第一次见,这时候,那内侍的心里只觉得平日里大家八卦的时候讨论的君上在遇到面前这女子的时候会性情大变,变得完全不像君上,如今看来果然就是这样!

    而苏景铄不表态,跪着的小内侍自然是不敢起来,还是一旁的楚云笙好人做到底,她抬手一挥道;“好了,你下去吧,跟林将军说君上一会儿就到。”

    不知怎地,明明面前的女子没有任何的身份和地位,然而她的周身却带着不输于任何人的尊贵和优雅,即便是站在光芒万丈的苏景铄身边也不见有丝毫的黯然,所以,听着她随意说出口的话,那内侍就似是得到了君上的特赦一般,立即叩首,然后逃命似得退了下去。

    等到他走远了,楚云笙才噗嗤一笑道:“你跟一个小太监较什么劲儿呢!”

    说话间,她就已经忘记了在前一瞬她跟苏景铄之间的那让人脸红心跳的暧昧,更忘记了在更前一刻两人还为要不要苏景铄陪她去卫国而争的面红耳赤。

    而此时,苏景铄显然也忘记了这一点,黑着脸的他在抬头看向楚云笙的那一刹那,便绽放出了笑意,似是刚刚所有的阴霾都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他嘴角一扬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意道:“我自然是不会跟他一般见识,那么既然他都识趣的走了,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继续将刚刚没有完成的事情做完?”

    说着,他脚尖一点就要向楚云笙掠去,而楚云笙反应也是极快,在苏景铄的嘴角才露出那一抹戏谑的笑意的时候,她就已经脚腕一转迅速的施展起了轻功并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自己的身子犹如离弦的箭一般的射飞了出去。

    而这就让扑过去的苏景铄一下子扑了个空。

    见状,已经退出去有三四丈远的楚云笙的面上顿时笑开了花,她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故作顺气状,然后道:“还是赶紧去看看林将军找你什么事情吧。”

    说着,她就转过了身子朝着不远处的军营奔去,此时,她不用回头也能猜到苏景铄那一张好气又好笑的面色。

    而楚云笙虽然面上开心,但还没有走到军营,她就已经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刚刚同苏景铄玩笑的兴致已经完全不见了,她的眼底里蔓延出了一缕忧伤。

    “姑娘?”

    楚云笙心里想着事情,正有失魂落魄的往大帐方向走,冷不丁的听见后面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叫她。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