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五章 半真半假

    这几日楚云笙都没有出过大帐一步,因为她这一次病的太严重,所以素云千丁玲万嘱咐她不能再吹一点生冷的风,所以,这几日即便是她觉得自己身体已经大好了,却还是不会被允许走出大帐,不是被苏景铄拦下,就是被素云或者秦夫人挡下。

    让她在这大帐里憋上了几天,她觉得自己都快要生根发芽了。

    好在这一天是最后一副中药,在服用之后,素云为她把了脉,确定她已经大好了,这才温柔的笑道:“姑娘可以出去走走,但是也不可以吹冷风,你这一次风寒非同小可,如果再反复的话”

    素云还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完,楚云笙已经迫不及待的站起了身子往外走了,她还不忘回过头来看向素云道:“好好好,知道了,我的大神医。”

    看到她状态这么好,即便是被她取笑了,素云也觉得很开心。

    终于能走出大帐,楚云笙的心情也是极好,她才提起步子迈出大帐,就被萦绕在山间的风扑了个满脸,好在夏日的风都带着几分暖意,并没有素云担心的那般凉。

    这才上午的功夫,苏景铄此时应该在忙着公务,她不想去打搅他,正想着自己围绕着军营到处走走就好,然后就看到不远处走来了秦夫人的身影。

    远远看到楚云笙,秦夫人也是一怔,旋即她快步走到了楚云笙面前,抬手便拉住了楚云笙的手臂关切道:“今日怎的出来了,素云姑娘说可以出来走走了吗?”

    “嗯,我已经大好了,您不用担心。”

    楚云笙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包并对秦夫人道:“娘,我们去那边走走可好?”

    闻言,秦夫人也循着楚云笙的目光看过去,看那里距离军营不远,想着楚云笙这几日也确实是被憋坏了,再加上她根本就拒绝不了楚云笙的提议,所以连忙点了点头,便拉着她的手一起往那边走。

    来往的楚军士兵在看到楚云笙的时候都停下了步子行礼,在他们眼里,虽然不知道楚云笙的真实身份,但却是知道自家君上对楚云笙的重视的,因为那一日在赵军王陵的后山腰当苏景铄醒来发现楚云笙已经去执行了他本来打算参与的危险计划的时候,他整个人像是疯了一般就要不顾一切的往山上冲,当时还好是二元在,及时的拉住了他,不然的话,真的不知道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样子,至今想起那一幕都让这些平日里负责守卫苏景铄安全的护卫们心有余悸。

    而这些楚云笙自然不知道,她发现这些守卫看向她的眸子里带着敬畏,带着恭敬,更多的是好奇。

    不过这也都在她的意料之中,毕竟苏景铄身边突然多出来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换做是谁都会好奇的,所以她也没有多想。

    一路随着秦夫人往小山包上走去,渐渐的也就离开了楚军的营地,一边走,秦夫人一边道:“阿锦,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闻言,楚云笙垂眸看了看自己的脚尖,然后再抬头看向远处的山山水水的时候,眸子里多了几分迷茫。

    前途未卜,她也不知道自己将来会什么样子,如果一切能得偿所愿,她能救了姑姑,元辰师傅,阿呆兄,最后还能找到何容和唐雪薫报了仇,再陪着苏景铄一起平了这乱世,那时候,她才敢奢望一下将来。

    而眼下,每走一步都是在刀尖上舔血,她本来就是安全感极差的女子,所以,那般遥远的将来对于她来说,简直不敢奢望。

    然而秦夫人既然问到了,她也不好回避,想了想,楚云笙才道:“我希望能救出我想要救的人,然后再将没有报的仇报了,剩下的日子,便跟心上人和您一起过,您呢?”

    闻言,秦夫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拍了拍楚云笙的手背,笑道:“娘亲能有什么愿望啊,不过就是希望余生能好好的守着你,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在娘亲身边。”

    说起这里,秦夫人蓦地想起什么,她抬眸看向楚云笙道:“你说的想要救的人是谁?没有报的仇又是谁?难道是赵国?”

    这句话到了后半句的时候,秦夫人的面上的喜色已经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紧张和担忧。

    楚云笙还没有想好该要如何跟秦夫人说自己同卫国之间的渊源,但是看样子,眼下也不得不找个理由说过去,因为现在她的身子已经大好了,接下来她最希望去做的就是去卫国,去看看姑姑和元辰师傅以及阿呆兄他们到底怎么样了。

    而要离开这里去卫国,自然是要给秦夫人一个理由和交代的。

    说话间,她们就已经到了这小山包的顶上,恰好有一块被风吹的干干净净的大石头,楚云笙上前一步就在石头上席地而坐,然后她还不忘转过眸子来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示意秦夫人也一起。

    等到秦夫人也跟着,在她旁边坐了下来,楚云笙才道:“在我从陈国亡国的那最后一场仗醒来之后,就已经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等我醒来,就已经落入了陈言之的手上。”

    一提到“陈言之”这三个字,秦夫人的面色瞬间一僵,她的眸子里翻涌着的恨意和愤怒让楚云笙看的分明。

    不等秦夫人追问,楚云笙继续道:“他将我囚禁了起来,想尽办法让我说出秦令的下落,然后我才遇到了阿铄和素云,是他们带着我从陈言之那里逃了出来,但是当时我身上已经中了陈言之所下的化骨散以及另外的一种毒,一般的大夫根本就没有办法,好在当时遇到了卫国的公主萧宜君,那时候陈国刚刚亡国,她得知了自己姐姐和侄女的消息,就不顾危险不远万里的来到了陈国锁妖塔,想要救出她的姐姐和侄女,只不过她的姐姐和侄女早已经都不在这尘世了,恰好那时候遇到我,她见我像她那个已经去世的亲侄女,待我很是亲切,甚至还专门派了亲信送我去找了卫国帝师一脉的传人元辰先生那里,让元辰先生替我解了这一身的毒,我也拜了元辰先生为师傅,跟着他学了天文地理,以及药理医术,所以,卫国的公主和元辰先生是我的恩人,也是我的亲人,娘亲,你说对不对?”

    楚云笙将这些事情半真半假的告诉了秦夫人,既是想掩盖自己的身份不让秦夫人起疑,另外也是想将她和卫国之间的关系说通,否则毫无关联的人却要不远万里的去营救,任是谁也不会理解的。

    听着楚云笙这般说来,秦夫人显然深信不疑。

    看到她的表情,楚云笙又继续道:“前两日来看望我的孙应文,就是昔日在公主殿下手下做事颇得她信任的亲信,此次我落入何容之手,也是因为他的出手才得以逃脱,而他却也因为我的缘故再不能回卫营,而且,根据现在我得到的消息,公主殿下被人软禁在了公主府,而我的元辰师傅也下落不明,所以我很不放心我想”

    后面的话楚云笙还没有说出口,而秦夫人的面上已经带上了了然的神色,她点了点头道:“所以,你想去卫国,想要去救他们?”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她的眸子里带着坚定的光芒。

    见状,秦夫人叹了一口气,然后她抬手覆在了楚云笙的手背上,感受到楚云笙掌心里的,秦夫人道:“有恩报恩,这一直都是秦家的祖训,是应该的,娘亲也绝对不会拦着你,更何况他们对于你来说,不仅有救命之恩那般简单,所以我支持你去,但是”

    说到这里,秦夫人的眸子里已经全部都被担忧所取代,她抬眸看着楚云笙,然后语重心长道:“但是你要知道,那是卫国皇族之间的争斗啊,能将公主殿下软禁起来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一般人,所以,你这一次去有多么凶险你知道吗?而且,凭借你一己之力又能改变一些什么呢?不是娘亲不相信你的能力,但是那是在人生地不熟的国家,娘亲真的不放心。”

    秦夫人此时觉得万分矛盾,她一方面觉得楚云笙应该去,义不容辞,但是另外一方面却又放心不下她的安危,毕竟面前的女儿曾经几次跟她差点生离死别,那种彻骨的痛楚她不想要再承受一次。

    而楚云笙自然知道此时秦夫人的担忧,她反手握住秦夫人的掌心,然后道:“您放心,没事的,而且我还有阿铄,他的部下也会全力的协助我,我此去卫国又不是为了要搅乱卫国政权的,我只是想要去救出公主殿下和我的师傅,还有那个曾经将您救出赵国王陵的阿呆兄。”

    秦夫人还想说什么,但见楚云笙的眸子里的坚定之色,她也知道,一旦是她决定的事情,是很难改变的了的。

    而且她也再没有理由拦着她。

    想到此,秦夫人又长叹了一口气,然后道:“那为娘跟你一起去。”

    闻言,楚云笙连忙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她直接断然拒绝道:“万万不可,我曾经去过卫国,对那里的很多事情都有一定的了解,而现在,您看秦家军刚刚脱困,虽然已经被阿铄妥善安置,但是军心却还不稳,这些已经离家很久的将士们哪一个不是日思夜想着回到自己的家人身边,然而,陈国已经忘了,昔日的陈国现在成了赵国的版图,而何容掌握着他们所有人的信息包括家人,所以,此时万万不能回的,现在的秦家军士兵是有国不能归,有家也不能回,是最容易军行动荡的时候,而这时候,我不在军里,得要靠娘亲和周参将你们好好来稳定军心了。”

    说着,楚云笙站起了身子,她抬头看向赵国的方向,那里也曾经是陈国的疆土。

    山间的风带着几分暖意,带着山里清茶的幽香,也让人越发清醒,良久,才听楚云笙道:“让他们等等,终有一日,我会带着他们返回故里,正大光明的。”

    那时候,就是她找何容复仇的时候,只有杀掉何容灭掉赵国,才能将昔日赵国吞并的陈国土地和子民夺回来,而那时候,这些有家不能回的秦家军士兵才能回家。

    以前,她虽然是陈国的小公主,然而,陈国的兴亡其实跟她并没有关系,甚至在楚云廷楚云怡想要夺取秦令复国的时候,她都觉得跟她没有半点关联,然而直到今日,她才蓦地觉得,自己不能再置身事外,即便是她从未将自己当成是陈国人,即便是昔日陈国的子民没有给过她一句好话,一个好脸色,甚至现在坊间都流传着她是亡国妖孽的传闻,但是,那些都不重要,她不是为了这些人才要复国,她现在肩负的还有这几万秦家军士兵的生死,在同周参将他们并肩作战,将这些秦家军士兵救出王陵的那一刻,她就已经不能置身事外,不能弃他们的生死不管,更何况后来赵虎他们这些人对她一腔热血,生死与共,所以她才有了这个决定。

    只是这也只是一个念头,具体的实施和计划,她还不曾想过,只是刚巧这个念头自脑子里冒了出来,而恰巧秦夫人也在旁边,她就这样道了出来。

    听到楚云笙的话,刚刚还坚持的要跟着楚云笙去卫国的秦夫人的面上也划过一丝诧异,但很快,她的眸子里便换上了一抹释然,然后她道:“阿锦,你知不知道,你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很像你阿爹。”

    闻言,楚云笙一怔,下意识的转过身子来看向秦夫人。

    而秦夫人也慢慢的从石头上站起了身子,她走到楚云笙身边,抬手抓住了她的掌心,然后道:“之前我还一直在想,如何安置秦家军,如果你阿爹在的话,又会这么处理,但是我一直都没有想过这种可能,如今被你这么一说,我越发觉得,如果是你阿爹在的话,为了他一手培养的秦家军,他也一定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说着,秦夫人一顿,她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所以,我支持你,去吧,去做你想做的事情,而秦家军在这里有我和你周叔叔看着,你只管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