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四章 兄妹

    在漯河王陵附近的个小山包上,何容冷眼看着几乎已经成了废墟的王陵,他的眼底翻涌起了一层肃杀的冷意。

    楚云笙三个字再度在他的脑子里出现,而他嘴角的冷意更甚,那微微扬起的唇瓣上还带着几分讽刺,讽刺的对象自然是他自己。

    果然还是不够狠辣。

    竟然会在那种情况下心慈手软想到此,何容嘴角扬起的弧度又加大了两分。

    这时候,身后传来了内侍小心翼翼的通报声:“禀陛下,月英公主求见。”

    闻言,何容保持着负手而立的姿势未动,然而眼底里还是划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诧异,他动了动唇瓣,淡淡的吐字道:“宣。”

    得了命令的内侍很快就转过了身子去,一路小跑着回去报信。

    不多时,何容同父异母的妹妹,何月英就被内侍带到了何容的身后。

    待走近,何月英才微微曲身对何容行了一礼道:“臣妹见过陛下。”

    何容这时候才回过头来,此时他的面上已经恢复了一贯的从容和不迫,甚至还带着一缕温和的笑意,他虚虚的一抬手,示意何月英起身并道:“边关战地危险,你怎么来了?”

    何月英只稍微行了礼就已经站起了身子,在看向何容的时候,见到何容眼底里的那一抹温和的笑意,何月英的嘴角微扬,便是一抹嘲讽的笑意道:“我那身怀六甲的皇嫂都能来,怎么,我就不能来了吗?”

    她的音色本来就带着几分清冷,此时再加上这般冷冰冰的语气,让人想要听不出她话里的厌恶之情都难。

    闻言,何容倒是没有在意她言语间对唐雪薫的冒犯,他眉梢一扬,然后上前一步,走到何月英身边道:“哦?看来,你对她的误会还是没有消除。”

    起初何月英的语气还是冷冰冰的,但是情绪还算是能控制的住,此时听到何容这般轻描淡写她和唐雪薫之间的恩怨,何月英就似是瞬间被点燃的火雷,炸了开来,她抬眸直接看向何容并正色道:“三哥说的好轻巧,误会?一个误会能将李郎满门抄斩?一个误会就根本不会顾及一下他是我的未婚夫婿?误会?呵呵,三哥还是那般维护他。”

    “阿英”

    看到何月英这时候已经完全炸了毛,何容的眉宇间也带上了一抹清愁,他动了动唇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在看到何月英终于肯冷静下来迎着他的目光的时候,何容才道:“你好久都没有叫过我三哥了”

    听到这句话,刚刚还因为牵扯到唐雪薫和李驸马一家的血债而情绪激动的何月英一下子就怔住了,她这才垂下了眸子,低头循着刚刚何容的目光看过去,看向那一片已经近乎废墟的王陵,良久,才道:“还不是因为那个女人。”

    “三哥,你也应该还记得,我们之前很好的,在几个哥哥中,你是最宠我的,而我从小因为身子弱,再加上母妃的身份低微,所以一直都不受父王的待见,这些年在宫里没少受人白眼,是你一直都在帮助我,鼓励我,这些我都记得的,而我也从小就当你是最值得信任的人,三哥,你知道吗,只要是为了你,哪怕是死我都是情愿的,因为你是那座冷冰冰的皇宫里除了母妃之外唯一给过我温暖的人,但是”

    说到这里,何月英已经转过了头来,她看向何容的眸子里已经闪烁着泪光,等到何容也迎着她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她才道:“自从你登基之后,一切都变了,你变得不再是之前那个温润如玉体贴善良的三哥了,又或者说这些年都是我眼拙,之前的三哥才是一直在伪装,而现在的才是真正的你?不过已经都不重要了,无论你是哪一种,你都是我的三哥,这一点永远都改变不了,但是唯有李郎的事情上,你我都心知肚明,李郎他们三代为官,其父亲也曾经是父皇倚重的大臣,他们一家都怀着赤诚之心,绝无半点谋逆之心,可是为什么你就不能放过他们,甚至连我跪在殿外求了你一夜,你都不肯放过李郎一条性命,你可知道,他对于我来说的重要性?你可知道当初为了求父皇将我嫁给他,我费了多少心思,眼看着我就能嫁给自己的心上人了,可是这一切都被你,被唐雪薫毁了!”

    越往后说何月英的情绪越发的激动,她看着何容的眸子里已经不止是委屈的泪意那般简单,还多了两分恨意。

    对于面前这个曾经几次救她于危难,给过她温暖的三哥,她虽然是爱着的,但也因为李驸马一家的惨痛而恨着的,然而,即便是刻骨的恨,在这么多年的兄妹之情横亘在中间,她始终是恨不起来,也下不了手,这也是为什么她宁愿不惜重金,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想杀了唐雪薫,但是对这个也曾参与到李郎一家惨案甚至是一手操纵了这起惨案的三哥,她却不知道该要如何报复。

    明明知道她最应该恨的就是面前的这个人,然而被情感所左右的她却恨不了,这种矛盾和恨意无处发泄,最后只得加倍的转移到了唐雪薫身上,她自己明明知道这一点,却也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的转移。

    何容一直都静静的站在一旁,认真的听何月英将她藏在心底里的不甘和恨意道了出来,等到何月英再说不下去了的时候,何容才上前一步,抬手覆在了何月英的肩膀上,然后抬手屏退了左右的人,只等着周围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何容才低声道:“阿英,你真的懂三哥吗?”

    何月英还沉浸在自己的悲愤中,冷不丁的听到何容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她一怔,一时之间不知道何容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意思,所以她没有开口,只是抬眸看向比自己高了还要有一个头的何容。

    何容也垂眸,迎着她的眸子,然后认真道:“正如你所言,在登上这个皇位之后,三哥变了,但你也要站在三哥的立场想想,如果三哥不变,那么等待三哥的将会是什么?如果当初三哥心慈手软那么一点点,那么现在陪在你身边聊天的三哥早已经成了你另外两个皇兄的刀下亡魂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他们想要杀我,我就不得不为了自己的安全而奋起反抗,然而,当初,我跟你是何其的相似,父皇并不待见我,即便是将很多重要的事情都交给我做,然而手握重权的,被他依仗和骄傲的依然是他另外的两个儿子,而他们也时时刻刻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只等着有合适的机会将我处之而后快,而我既得不到父皇的宠爱,又没有实权,不过是在朝中有些好评罢了,但是那有有什么用,在面对两个皇兄的步步紧逼的时候,我别无他法,只能走一步是一步,而那时候,恰巧有了燕国小公主唐雪薫的出现,因为她,也因为有她身后的燕国做为支撑,所以才让我在赵国的朝局中能挣得一席之地,所以,对于你三哥来说,唐雪薫是当时能救我出囹圄的及时雨,为了能在皇权争斗中活下去,我不得不抓住这一根救命稻草,所以,后面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但是,还有一点你不知道的,即便是李驸马一家忠心为了朝廷,但是他们忠心的对象也是当时还是太子的皇兄和父皇,在私下里他们已经在跟太子密谋暗杀我,所以对于曾经这些想要将我处之而后快的人,即便是在我登上了皇位之后,他们也未必见得安稳,而我的手下密探也掌握了他们谋逆的确凿证据,不过当时我才登上皇位,大局初定,这些消息不宜散播出去,以防动摇民心,所以这才趁着唐雪薫也正好对这一家子有成见的机会将他们除去,让这个恶名落到了唐雪薫的身上。”

    何容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再看何月英,她的眸子里的恨意虽然还在,但却已经减退了几分,然后见到她唇瓣微动,有些不敢置信的道:“三哥说的是真的?他们一家那时候当真已经参与到了谋逆中去?那么李郎呢?”

    闻言,何容叹了一口气,他点了点头,然后道:“他自然也跟他父亲站在一起,只不过当初我念在你的情谊上是打算放过他一命的,只是后来这道命令去晚了一步,等赶到的时候,皇后的人已经在牢狱里将他毒死了,然而,到底是他有错在先,这一点,我也不能挑出唐雪薫的错。”

    听到这句话,何月英的面容已经苍白成了一张白纸,她万万没有想到当初的三哥当真是打算放过李郎一条性命,更是没有想到她的李郎最后果然死于唐雪薫之手,想到此,何月英的嘴角已经挂上了一抹冷笑,她道:“是啊,皇后做的没错,三哥怎么能怪她呢?”

    何容自然听得懂她话里的嘲讽,然而他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只见他抬手,轻轻的拍了拍何月英的后背,然后轻叹道:“我对她的这一做法,自然是不同意的但是,那时候李驸马已死,我再同她撕破脸来,也无济于事,你知道的,如今的赵国不过是外强中干,在皇权争斗的时候就已经耗损了太多的人力物力,再加上这些年来父皇的奢侈生活,如果这时候其他国家大军压境,赵国必乱,所以我们还得要和燕国作为盟军,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三哥要你嫁给卫王的原因,身为皇室儿女,你的幸福不止于自己,更要为赵国的百姓子民想想。”

    何容不说这个还好,说到这个,何月英的面色越发难看了起来,她上前一步,紧逼着何容,然后抬眸直视着何容的眸子道:“所以,我是不是能理解为,你暂时不能得罪唐雪薫的原因是因为赵国,是因为担心燕国作梗?那么,如果以后我们实力强大了,不再需要燕国了呢,那时候,三哥会怎么处置唐雪薫,可以将她交给我,让我为李郎报仇吗?”

    闻言,何容一怔,他没有回答。

    然而,此时他的沉默对于何月英来说却是最好的回答。

    但在这时候,何月英看到流露出这样的表情的何容,她的心底里才蓦地松了一口气,然后她在扬起头来看向何容,眉眼里已经多了几分之前不曾有的柔和,然后她道:“这才像是我以前认识的三哥如果你刚刚回答我可以的话,且不说我会不会信,至少也会寒心,因为对于唐雪薫来说,是你为了谋得大权必须用到的工具,那么如今的我又何尝不是你为了谋取卫国而牺牲的工具,如今你大权在手可以牺牲唐雪薫的话,难保不齐今后就会牺牲我,如今看到三哥的回答,我看出来了,你虽然对唐雪薫无情,却也不会过河拆桥,虽然因为李郎我对她恨之入骨,但在这一点上,我还是欣赏三哥的,至于我跟她之间的恩怨”

    说到这里,何容面上划过一丝为难,他摇了摇头道:“阿英,我知道你恨她,我也知道你已经不止一次的想要杀害她,但是你可不可以为了三哥而将这仇恨放下,就如之前我跟你解释的,李家谋逆确实证据确凿,对他们的定罪也无可厚非。”

    闻言,何月英的嘴角浮现出了一抹冷笑,她冷冷道:“无可厚非可是,三哥明明可以为了我而开一面,不让他死的,都是因为她,你叫我如何放得下这股恨意我知道你的大局,你的大计,所以,我答应你,现在不会再为难她,等到燕国再没有利用价值,也等到她对于来说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那时候三哥即便是拦着我,我也一定会让她付出她应有的代价的!”

    说着,何月英身子一转就要离开,然而才走出一步,她又蓦地回过头来,看向何容道:“不就是和亲吗?我去就是了。三哥想要做什么,我尽量做就是了,只是希望三哥记得我刚刚说过的话。”

    话音才落,她就转过了身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一直等到她离开走远了,何容眼底里之前还带着的那一抹无奈和惆怅瞬间荡然无存,他的嘴角微扬,便是一抹嘲讽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