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三章 分析

    “娘亲能再一次听到你的称呼,只觉得此生无憾了。”

    说着话,秦夫人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显然,她的情绪比楚云笙更加激动。

    而楚云笙也由着她抱着她,任她将脑袋搁在她的颈窝间流着泪,等到秦夫人的情绪缓和了过来了,楚云笙才抬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温柔道:“好了,都过去了,以后我们要好好生活。”

    以后,她也会完成秦云锦未完成的责任,好好照顾面前的秦夫人。

    此时,楚云笙在心底里默默的想着。

    “嗯,都过去了,以后我们好好的生活。”

    秦夫人重复了一遍楚云笙的话,这才松开了楚云笙,从她的颈窝间抬起头来看了看楚云笙,然后破涕为笑道:“看我,一把年纪了都还这么不稳重,竟然还在你面前没忍住。”

    说着话,秦夫人就已经在抬手利落的抹掉了脸上的泪痕了。

    听到她这般打趣的话,楚云笙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而看到楚云笙笑了,秦夫人面上的笑容也越发明亮了起来,她抽了抽鼻子,然后看了看身后不远处还站着的苏景铄,又回过头来看了看楚云笙道:“你昏睡了这么久,肚子一定饿了,我去给你煮点粥。”

    说着,她抬手轻轻拍了拍楚云笙的肩膀,示意楚云笙好好休息,然后就转身退了出去,在离开的时候,她还不忘对苏景铄点了点头。

    等到秦夫人走了,苏景铄才再度来到楚云笙的床榻边,他抬手捏着楚云笙的掌心道:“有没有感觉好些?”

    闻言,楚云笙眨了眨眼睛,笑道:“你是指身体,还是内心?”

    见楚云笙不答反问,苏景铄就已经知道楚云笙的心结是解了,他又捏了捏楚云笙的掌心,然后温柔道:“困不困,累了的话,就睡一会儿吧。”

    楚云笙感觉自己已经睡了好久,一点都不困,只是身体虚乏的紧,但却并不想继续睡下去,她抬手反捏了捏苏景铄的掌心道:“对了,你还没有跟我讲讲现在的局势呢!何容现在是怎样的反应?”

    虽然知道看苏景铄现在的神情,他们暂时应该是不会有麻烦,但是楚云笙还是比较关心何容他们的动向。

    闻言,苏景铄垂眸看着楚云笙,嘴角微微一扬,流露出了一抹笑意道:“他现在自然是自顾不暇了,在你们在皇陵的那一日,我一边派兵去攻打了他们的平城,另一边,已经算好等秦家军出了皇陵之后何容必然会派兵在漯河峡谷一带来追击和埋伏,所以我赶在他们之前就已经在那里设好了埋伏,并且从王陵到平城的必经之路上也设下了重兵埋伏,等到何容的王陵失陷,他也会在同一时间得到平城战况的消息,所以,只等着他一派兵支援平城,那支援的队伍就会有去无回,所以这一次我们是大获全胜,不但救了秦家军,也让赵军受了不小的打击,虽然这些对于他们来说,并不能伤了他们的元气,但是结合之前几次赵军和卫军联军同我们对敌时候的表现来看,卫军似乎并没有那么配合,所以何容想要完全掌控卫军,想要卫国成为他的左膀右臂,并非这一朝一夕能完成的,再加上这一次战场割裂开来,卫军根本就不可能来得及救援,现在秦家军已经不再为何容所用,而我们在这一次又烧毁了他们的粮仓和兵器库,让他们损失不小,如果这时候何容要强行继续攻打楚国的话,如果卫军的配合不到位,那么最后即便是将楚国重创了,那么何容也定然讨不到好,那时候,他天下霸占的地位可能就要受到威胁了,而那时候……如果卫国或者燕国的某一方跟他有了二心的话,只怕他们楚国也并不会过的多太平,你也知道,何容是一个性子沉稳的人,从来都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像这种要冒着这么大风险的事情,绝对不是他的作风,所以,如果我是他,现在首要的是班师回朝,安抚这一次出征太久而逐渐生出嫌隙的军心和民心,另外再从卫国下手,越发抓紧将卫国控制在他手中的步骤,而这第一步,就是先将他的妹妹何月英先送去卫国,从和亲这一步走出,现在卫国虽然面上跟他是盟军,但是联姻也只是口头承诺,并未成为现实,而且以你姑姑这么多年在卫国朝中的经营和布局,何容想要插足,是没有那么容易的,他得有一个强有力的内应,而这个内应除了何月英,不做其他人选。”

    苏景铄将这些一一的分析了出来,楚云笙在一旁听的目瞪口呆。

    很多事情她都知道,然而却没有将这些旁枝末节都归拢在一起来,然后像苏景铄这般得出最有用的信息。

    这就是她现在和苏景铄之间的差距,想到此,楚云笙抬眸看向苏景铄然后怅然道:“我要是有你这么能分析的话,也不会屡次都落入何容的手上了。”

    听到这句话,苏景铄眉梢一蹙,旋即便绽放出了一抹笑意,他抬手捏了捏楚云笙的脸蛋,然后笑道:“你这是在夸我吗?我怎么听出来有几分嗔怪的意思?”

    闻言,楚云笙连忙摇头,她绝对没有那个意思,只不过没有表达清楚,恰巧让人看起来像罢了,而不等她开口解释,苏景铄已经笑着道:“开玩笑的,你放心,何容的账,我们以后一定会一一清算,一笔都不能少,而你,阿笙,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的聪明和睿智并不比何容差,只是比起何容来,你少了两分狠辣和无情,而我相信,你此生也不会成为他那样的人。”

    这句话倒是真的,楚云笙很是受用,她点了点头,然后脑子里蓦地划过之前在西匝门的时候看到何容时候的情形,楚云笙才想起来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跟苏景铄说,她连忙抬手抓了抓苏景铄的袖摆然后认真道:“你说,何容这一次撤兵会不会跟唐雪薫有关系?我在王陵的时候曾亲耳听到何容身边的太监说唐雪薫已经有了身孕,而且看样子胎位并不稳,不能经得起一点儿的情绪波动和折腾,否则的话会很容易就滑胎,你说,会不会也有这个原因?毕竟虎毒都不食子,毕竟唐雪薫怀的还是何容的第一个孩子。”

    听到唐雪薫有了身孕,苏景铄也有些意外,而这个消息也是他安排在何容身边的探子都还没有汇报的,他垂眸想了想,然后才道:“也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何容此人阴冷狡诈,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能残忍杀害,除了权势,还有什么是他会在意和心软的,倒还真的看不出来。”

    说到这里,苏景铄话锋一转,又道:“不过,无论有没有关系,目前的局势对于我们来说,都算是一场胜利,给楚国和卫国都留了时间,接下来,何容会将他的重心放到控制卫国上,而我们也要抓紧时间探查清楚到底卫国内部出了什么状况,以便救出你的姑姑和元辰师傅。”

    这也是目前为止楚云笙最为关心的,但偏偏卫国距离这里上万里的路程,一个消息的传递都要经过十天半个月,所以他们现在都还不知道卫国朝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阿呆兄和蓝衣他们到底有没有去了卫国。

    现在赵国偃旗收兵,也正好给了她喘息的机会,让她可以在养好了这场病之后迅速的回卫国去,看看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而此时即便是楚云笙不说,苏景铄也明白她心里的想法,看着她那双满是担忧的眸子,苏景铄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然后轻声道:“你先养好病,什么都不要考虑,等病好了,我再陪你一起去,天大的事情我们一起面对。”

    闻言,楚云笙心底里划过一丝暖意,然后她抬起头来,迎着苏景铄的眸子,郑重的点了点头。

    苏景铄就手捧着她的面颊,看着她饱满的双唇,他的心底里起了一丝微漾,就在这时候,大帐外响起了通报声:“秦夫人求见。”

    而苏景铄的手才触碰到楚云笙的唇瓣,他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松开了楚云笙并轻声道:“你们一定还有很多话想说,我先去处理一些公务,回头过来陪你。”

    说着,看到楚云笙点了点头,苏景铄这才依依不舍的站起来身来,然而还没走出两步,苏景铄又似是想起什么来似得,他转过眸子来,看向楚云笙道:“之前你带着一起逃出赵营的那个孙应文倒是很关心你,每一天都跑过来问一次你的情况,你要是相见的话,等下叫人去传了来。”

    这句话苏景铄说的有些酸溜溜的,而且语气里明显带着几分不高兴,见状,楚云笙忍不住噗嗤一笑,她也没有点破,只是点了点头,而看到楚云笙还笑着点头,苏景铄心底里的醋意又起了两分,但念在这时候秦夫人还在外面候着,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转过了身子快步的走出了大帐。

    等苏景铄前脚刚走,秦夫人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大帐门口,这一次,她手中多了热气腾腾的小米粥,远远的看到楚云笙,秦夫人的面上就已经带上了笑意道:“我本来还打算去厨房亲自给你熬粥的,却不曾想素云那姑娘心细,先一步了,等我去了,她已经熬好了,我这就借花献佛给你送来咯。”

    说着话的时候,秦夫人已经走到了楚云笙的床榻边,在没有闻到小米粥那一缕糯香的时候,楚云笙倒还没有觉得饿,此时一闻到香气,她的肚子也就很配合的咕咕咕的叫了起来,因此逗得一旁的秦夫人忍俊不禁。

    而楚云笙这一次也是真饿了,一大碗小米粥,她喝的精光,连一粒米都不剩,秦夫人没有想到她一个大病初愈的人饭量就这么好,连忙起身要去再给她盛,已经吃饱吃好的楚云笙连忙摆手,并揉了揉自己的肚子道:“已经很饱了,再吃就走不动路咯。”

    闻言,秦夫人又噗嗤一笑,她道:“阿锦,你跟以前不一样了。”

    听到这句话,刚刚还轻松下来的楚云笙心底里一怔,然而面上却还是带着从容的笑意道:“是吗?哪一点不一样?”

    秦夫人一边将楚云笙手中的空碗接了过来,一边道:“以前的阿锦因为从小在军中长大,所以不苟言笑,做事都是一板一眼的,性子也沉稳的跟你阿爹似得,在你的眼里永远都看不到一个正值妙龄的女子的娇俏和应有的活泼,而现在的你……”

    说到这里,秦夫人顿了顿,刻意等提起了楚云笙的兴趣,等到楚云笙抬眸认真且好奇的看着她,她才道:“现在的你更像娘亲年轻的时候,活泼了不少,也灵动了不少,更主要的是开心了不少,我不知道这是因为你失忆之后所经历带来的,还是因为楚王带给你的转变,但是阿锦,娘亲希望你保持现在的活泼和乐观,一直这样下去,娘亲更喜欢现在的你。”

    闻言,楚云笙的眸底里划过一丝泪意。

    此时,她自然不能如实的告诉秦夫人,以前的那个不苟言笑一板一眼的才是她的女儿,才是真的秦云锦,而现在在她面前这个活泼乐观的女子是她楚云笙,但是看到秦夫人已经接受了她并且很喜欢她现在的性格,所以楚云笙越发不能将实情讲出来。

    她垂眸想了想,再抬眸看向秦夫人的时候,眼底里的泪意已经渐渐褪去,换上了欣喜道:“您放心,我以后也会一直这样保持乐观和活泼下去。”

    听到这句话,秦夫人面上的笑意更甚了,她宠溺似得摸了摸楚云笙的肩膀,然后道:“这样我也就放心了,你才大病初愈,还得要好好将养着才是,现在先午睡一会儿吧,我也去问问素云,你这段日子应该注意些什么,吃些什么才好,等下回头过来再看你。”

    吃饱喝足,楚云笙也确实是有些困了,听到秦夫人的话,她也就点了点头,一直目送着秦夫人离开,她也才钻进了被窝里,然后渐渐的沉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