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二章 释然

    而此时苏景铄依然没有明白过来楚云笙到底纠结在哪里。

    但是让楚云笙自己说,她又不知道如何表达,她想着如果不说清楚,估计以苏景铄的逻辑是想不通了,所以,她只得叹了一口气道:“我刚刚只是说答应了嫁给你,但是你那么急做什么?”

    闻言,苏景铄才终于反应过来楚云笙刚刚这激动的原因,他抬手拿了软枕放在楚云笙的身后,让她倚靠在上面,然后才道:“你情我愿,男婚女嫁,这顺理成章的事情为什么不急,是不是阿笙你还有什么顾虑?”

    这一句话直直的问到了楚云笙的心坎上。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垂下了眸子,她没有说话。

    因为她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顾虑,是一定会有的,而这顾虑也并非是因为她和苏景铄彼此身份的悬殊,还因为她潜意识里没有做好准备要立即就嫁给苏景铄,而且,她也有好多放心不下。

    她放心不下姑姑,放心不下元辰师傅,也同样放心不下阿呆兄和眼前被她带着走出王陵的几万秦家军士兵。

    她现在实在是没有什么心思去想着自己的心事。

    见楚云笙不说话,苏景铄面上的喜色渐渐褪去,最后,他叹了一口气,抬手揉了揉楚云笙的碎发,然后温柔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心中还有挂念,不想这般匆忙就将自己嫁了,我理解你。”

    没有想到这一次自己什么都没有说苏景铄竟然就懂了,楚云笙抬起眸子看向他,但见他眼底里的温柔浓的像化不开的蜂蜜,直直的甜进了她的心里。

    而不等她说话,苏景铄又道:“说来也是我太心急了,我想着早一日让你留在我身边有个名分,早一点让天下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妻,但是却没有想到你身上还有那么多的重担,我不应该心急,我可以等你,阿笙你放心,现在的艰难处境都是暂时的,我会陪着你大仇得报,会跟你一起救出姑姑找到阿呆兄他们,然后等到这些责任和重担卸下,我们再来好好的心无旁骛的商量我们的事情。”

    没有想到自己所想的事情苏景铄已经全部都明白,楚云笙心底一触动,鼻尖竟然有些发酸,眼看着眼底里已经在泛起一缕酸涩,为了让自己不至于那么狼狈,她抽了抽鼻子,转移话题道:“好,那先这么说定了,对了,秦家军士兵现在的状况都怎么样?”

    一开始醒来,她就想到了这些人的安危,但是见苏景铄的眉梢里不曾带有半点愁绪,她便想着,应该是无事了,而且有苏景铄在,她也相信他会善待他们。

    闻言,苏景铄点了点头,并顺势将楚云笙揽在了怀里并柔声道:“他们这一路从王陵里逃出来,实在是不容易,而且因为赵军的长期压榨和折磨,他们里面有很大一部分人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病,我已经先派了并护送他们撤离漯河一带,先远离战场,然后另外又派了大夫和粮草药物去支援,至于他们内部的整编以及清点,这些事情我不好插手,所以便由着周琦周拓以及秦夫人他们安排了。”

    说到这里,苏景铄才松开了楚云笙的肩膀,然后垂眸看向她道:“说起来,秦夫人在你昏迷之后就来过很多次了,但你一直都在发着高烧昏迷,而且素云说你需要静养,所以我就让她先回去了,等你醒了再给她传个信儿,你要见见她吗?”

    听到秦夫人,楚云笙的眸色也不由得柔和了一些,她叹了一口气,然后才抬眸迎着苏景铄的眸子道:“阿铄,说实话,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闻言,苏景铄已经拉住了楚云笙冰凉的掌心,感觉到她此时的无力感,苏景铄轻声道:“但逃避也不是办法,你打算跟她说出实情吗?”

    苏景铄的话音才落,楚云笙就连忙摇头道:“不,我并不想告诉她真正的秦云锦已经死了。”

    说着,楚云笙身子一动,自己已经下意识的靠在了苏景铄的肩头,然后叹了一口气道:“你是知道的,秦云锦是她和秦将军唯一的女儿,也是在秦家军死后她唯一的家人了,所以秦云锦对于她的重要性可想而知,我能从她的眼神里看出她对秦云锦的疼爱,而这样的眼神,我曾经也在娘亲看我的时候才体会过,所以,我能体会她作为一个母亲疼惜自己女儿的心情,换位思考,如果如果当年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想我的娘亲也一定会活不下去,所以,此时要我残忍的告诉她真相,我怎么也做不到但是,阿铄,我已经有娘亲了,面对着一个算的上是陌生的女子,让我唤一句娘亲,我却是怎么都叫不出口,所以,我才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你说,我是不是很混账,很矛盾?”

    这些苏景铄虽然不能感同身受,但是看到楚云笙如此纠结的模样,他也有些不忍,尤其是在看着楚云笙为了此事而紧紧皱起的眉头的时候,苏景铄下意识的抬手抚上了她的眉,然后压低了声音道:“这怎么可能怪你呢,如果你不是因为在乎她的感受,害怕她受到伤害,根本就不会如此纠结了,所以你无需自责,说起来,我竟然还有几分羡慕你。”

    没有想到苏景铄会说出这般话来,楚云笙下意识的转过头来,看向他不解道:“羡慕我?”

    “嗯,羡慕。”

    说着,苏景铄垂下了眸子来,他看着自己掌心里的小手,然后压低了两分声音继续道:“因为我从来不知道娘亲的眼神是什么。”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却似是已经用掉了他全部的力气和骄傲,也在这一瞬间,就将他的软弱全部暴露在了楚云笙的面前。

    而楚云笙前一瞬还不明白他为何会羡慕她,在后面紧接着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她才豁然明白,原来她竟然忘记了阿铄的身世。

    因为当年那一桩楚王宫廷的密事,他的娘亲在他出生之后就选择了轻生,所以他自懂事的时候起就不曾得到过娘亲的关爱和呵护,比起楚云笙从小被关押在冷冰冰的锁妖塔见不得天日,苏景铄身在波谲云诡的楚王宫又何尝不冰冷,而楚云笙的身边还有娘亲的陪伴,在跟娘亲相互依偎取暖的十三年里,她并没有觉得自己过的有多么的不幸,因为她不曾见过阳光,不曾见过五彩斑斓的世界,所以对于单纯的她来说,也就并不觉得自己过得凄苦,再加上身边还有爱着她护着她的娘亲

    比起她来,苏景铄自生下便被自己的母亲引为耻辱并为他而轻生而来,她觉得自己确实幸福太多。

    也难怪此时他的眸子里蓦地染上了一层悲凉。

    而这些,都是平日里被苏景铄深深地埋藏在心底里的,这是他最深的伤痛,他能对她如此坦言,也确实是说明了他在她面前并不曾设防,更是放下了自己的骄傲。

    而楚云笙此时关注的点却不在这里,她的心里在意识到苏景铄说这番话的含义的时候,就已经泛起了痛楚,她心疼他,她知道他之所以说这些话,也是为了让自己不再纠结,为了治愈自己心底的伤口。

    然而,她又怎么能残忍的一次一次撕开他的创伤?

    想到此,楚云笙反手握住苏景铄的掌心,然后眉梢一动,嘴角便挂上了一抹笑意道:“那些都已经过去了,现在你还有我,而且被你这么一说,我越发觉得我够混账了,而我也想明白了,如果我不想要伤害秦夫人的话,就应该接受秦云锦的身份,我不能一方面为了害怕伤害她,却又故意跟她保持距离,我更不能一方面接受她作为一个母亲全部的关爱,而另一方面却在心底里跟她疏离将她当做是陌生人,这样跟伤害她也并没有区别,谢谢你,阿铄,我想通了。”

    说着,楚云笙展颜一笑道:“这么一想通,我突然觉得云淡风轻海阔天空了,我想着,既然我承认了秦云锦的身份,我就要代替秦云锦去照顾她,将她当做娘亲,而我相信,如果我娘亲在天有灵的话,也一定会希望看到多一个娘亲来疼我爱我,所以谢谢你,阿铄。”

    本来一直纠结在楚云笙心底里的问题,此时一下子得到了解决,在想通了之后,她也觉得之前一直压在心头的巨石也已经轻轻地放下了。

    而看到楚云笙已经想通,眉宇间的忧愁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轻松的笑意,苏景铄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大帐外蓦地响起了通报声:“报君上,秦家军秦夫人求见。”

    闻言,楚云笙和苏景铄都是一怔,然后都在同一时间抬眸看向对方,彼此都在对方眼里读出了笑意。

    “快请进。”

    苏景铄的话音才落,就看到随着大帐的帘子被掀开,秦夫人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门口,她一进门,目光就落到了楚云笙的身上,在看到楚云笙此时气色已经大好的时候,进门之前她紧皱的眉也在这一瞬间舒展了开来。

    她本来就要疾步奔到楚云笙面前的,但在看到楚云笙床边坐着的苏景铄的时候,秦夫人一怔,旋即才反应,她步子一顿,然后就垂下眸子对苏景铄行了一礼道:“民妇见过楚王陛下。”

    不等她弯下腰来,苏景铄已经抢先一步抬手搀扶起了秦夫人,然后柔声道:“夫人客气了,您是阿笙的娘亲,我还得尊称您一声长辈。”

    提到阿笙两个字,秦夫人一怔,旋即不等她开口,苏景铄又道:“我一直都叫她阿笙。”

    对于为何会叫秦云锦阿笙的这个问题,苏景铄没有刻意解释,但是结合之前楚云笙说起的她失忆一事,秦夫人也没有多想,在看到苏景铄的第一眼,她就已经在上下左右仔细打量苏景铄了。

    但见苏景铄如此俊美的模样,周身上下都犹如笼罩了一层仙气一般,让人不敢生出丝毫的侵犯之感,而且态度还如此亲和,秦夫人心底里对苏景铄的印象也非常好。

    “陛下客气了。”

    在苏景铄的搀扶下,秦夫人站起了身子,然后她抬眸看向倚在软枕边的楚云笙关切道:“阿锦,现在好些了吗?”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并对秦夫人笑道:“嗯,我好多了娘。”

    最后一个字依然有些干涩,然而秦夫人却在听到这个字样的时候浑身一怔,她的眸子里瞬间染上了一层雾气,然后她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阿锦,你刚刚叫了我什么?”

    许是已经许久没有听到女儿这般叫自己了,乍一听见,秦夫人就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己,在此之前,她在面对楚云笙的时候,偶尔她甚至都生出一种面前的女子并不是她女儿的错觉,虽然明明知道,面前的女子定然是她的亲生女儿无疑然而此时,在蓦地听到这一个词语的时候,之前所有的疑虑和不安顷刻间都土崩瓦解了,她知道,这就是她女儿。

    “娘亲”

    楚云笙清楚的将秦夫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在秦夫人不可思议的表情下,她又重复了第二遍,而比起第一次的干涩,第二遍的时候,她已经顺口多了,而且自这一次叫出口之后,之前还梗在她心底里最后的一丝纠结也彻底没有了,她抬眸看向秦夫人,眼底里已经全部都是尊敬和心疼。

    “哎!”

    秦夫人这时候再听到楚云笙清脆的声音的时候,她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情绪,也顾不得苏景铄还在她身边,她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楚云笙的床边并迅速的弯腰将楚云笙抱在了怀里。

    “阿锦”

    这两个字才从秦夫人的喉头吐出,她的语气就已经有了几分哽咽。

    而楚云笙此时被秦夫人紧紧的揽在怀里,情绪也有几分激动,不能自己,她下意识的抬手环住了秦夫人的腰,在秦夫人的怀里,嗅着她身上带着的令人感到舒心的味道,楚云笙一时间有些恍惚,觉得好像时间又倒流回了好多年前,她被娘亲抱在怀里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