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一章 答应

    “姑娘,可有感觉好一点儿?”

    素云将楚云笙皱眉的表情看在眼里,她的嘴角微微一扬,便挂上了一抹温柔的笑意,因为她知道,楚云笙能流露出这样孩子气般苦不堪言的表情来,也说明她现在确实是已经好多了。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点了点头,也看向素云笑道:“嗯,我好多了,辛苦你了。”

    说到这里,楚云笙眸子一转,认真的打量了一下素云,然后道:“素云你身体恢复的可好,我记得你当时身上也有伤。”

    闻言,素云摇了摇头,她一边抬手将那一碗药端到了楚云笙面前,一边柔声道:“我那只是小伤,不碍事的,而且最主要的是体力不支,休息的这一天已经大好了,所以姑娘不必担心我。”

    “那落雪呢?刚刚阿铄说他伤的很严重,具体怎么样了?”对于另外几个领队的天杀精锐队长楚云笙都不是很熟悉,唯独这一路跟着她和素云潜入王陵出生入死的落雪她很熟悉,再加上后面几次落雪不但舍身救她,还一路背着她从王陵里逃了出来,所以楚云笙自然格外关心他的安危。

    看到楚云笙那一双眸子里满是担忧,素云点了点头,笑道:“姑娘放心,他虽然伤势极重,但是好在已经及时的医治,捡回了一条性命,而且他身体底子好,完全恢复也只是时间的问题,来,快把药喝了。”

    说着,素云便抬手将药碗递给了楚云笙,而楚云笙正要抬手去接,刚刚在一旁没有答话的苏景铄抢先一步将那一碗药拿在了手上,然后就看到他小心翼翼的吹了两下,确定了那汤药已经不烫了,这才又亲手递到了楚云笙的唇瓣,并像哄小孩子一样的软声细语的哄道:“来,喝了就好了。”

    见状,楚云笙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觉得这时候苏景铄才像是个孩子。

    而一旁的素云则含笑看着他们两个之间含情脉脉,然后她垂下了眸子,抬手去为楚云笙把脉,在确定了楚云笙的身体已经没有了大碍之后,她才悄悄的退了出去。

    等到素云前脚刚走,苏景铄就牵起了楚云笙的手,放到了他的心口,然后柔声道:“阿笙,你看,我这一颗心到现在都还悬在这里,仿佛觉得这一切都不真实,我怕这是一场梦,一场美梦,等梦醒了,你还身陷王陵。”

    闻言,楚云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动了动手腕,想要将手从苏景铄包裹的手掌中抽离出来,奈何苏景铄力气太大,她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所以,她只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你看我现在多真实,真实的不能再真实了呢!”

    “那你掐我一把,我看看我会不会痛?”

    苏景铄竟然孩子气的拉过楚云笙的手放到他那细致汝瓷的面颊上。

    见状,楚云笙只觉得苏景铄这一次肯定是被吓傻了,否则从前她哪里有见过沉稳从容的他有过这般幼稚的举动。

    而她也很配合的抬手就在他面上掐了一把,然后笑道:“看,我没骗你吧。”

    她没有下多重的手,只是下意识的那么一捏,而就是这一捏,就让苏景铄奔来白皙的皮肤上泛起了两个清晰无比的指痕,在楚云笙不经意的抬眸看到那两个指痕的时候,她眸色一变,不由得连忙抬手慌乱道:“我的天,阿铄,你的脸是豆腐吗?怎么这么嫩?”

    话音才落,这一次换得苏景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不等苏景铄答话,楚云笙又一边抬手小心翼翼的捧着苏景铄的面颊,一边自言自语道:“这可不要叫外人看见了,否则的话不是要治我一个谋逆行刺的罪名”

    闻言,苏景铄的嘴角一扬,面上的笑意更甚,他抬手顺势揽住了楚云笙的肩膀,让楚云笙再度跌入他的臂弯里,然后笑道:“如果我不治你的罪,暂且不提这天下,至少在楚国是没有人敢治你的罪的,不过……”

    说到这里,苏景铄刻意拖慢了半拍的语速,然后他动了动脑袋,低头垂眸看向老实的躺在他怀里此时也正好奇的等着他下文的楚云笙,在楚云笙忍不住追问道:“不过什么?”之后,苏景铄笑的越发灿烂,他才继续道:“不过你的悍妇名声定然是跑不掉的了。”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顿时恼羞成怒,抬手就要来抓他的脸颊,想要再捏一把,而这一次苏景铄却是已经有所准备,他灵活的避让了开来。

    不等楚云笙开口,苏景铄已经动作麻利的将楚云笙的双手禁锢在了他的大掌间,然后他另外一只手捧着楚云笙的面颊,迫使楚云笙抬眸看向他,然后他突然收敛了脸上的笑意道:“阿笙,嫁给我可好?”

    本来刚刚还在玩闹的轻松气氛,因为苏景铄突然严肃起来说出这样一句惊天动地的话的时候,瞬间冷凝到了极点,楚云笙眸色一僵,面上还带着诧异和不可思议,她显然是没有料到苏景铄会在她这样措不及防的情况下说出这么重要的一句话来,而她也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该做如何反应。

    而事实上,不等她做出任何反应,苏景铄已经垂眸,深深的望进她的眼底,然后继续道:“我想娶你很久了,你可愿意嫁我?”

    苏景铄的话音落下之后,楚云笙依然呆若木鸡的看着他,她明白此时他说出这句话代表的含义,也明白此时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毋庸置疑,那自然是一百个一千个愿意。

    然而,当这个问题真真切切的抛在她面前的时候,当巨大的幸福突然一下子砸中她的时候,她依然觉得措不及防,不知所措。

    似是没有料到楚云笙会流露出这样的表情,对于楚云笙的反应,苏景铄有些意外,但却不妨碍他继续这个话题,他松开了已经呆愣的楚云笙的双手,然后抬手一边轻轻的抚着楚云笙的面颊,一边温柔道:“我知道你有很多顾虑,但是请相信我,那些在我们的感情面前,全部都微不足道,现在我只是希望你给我一个回答,而我也想给你一个郑重的承诺,之前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也会一件一件的实现,之前我对你的承诺,绝对不会改变,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请相信我,一定可以做到,我知道你对权势并不在意,但我还是要说以后要委屈你……面对一个清冷的后宫,因为即便你是我的皇后,而后宫中也不会有一个嫔妃……所以,你愿不愿意嫁我?”

    闻言,楚云笙又是一怔,苏景铄的眸子太过灼热,让她不敢与之对视,然后他的一只手依然还捧着她的下巴,让她不得不与他对视,她望进他的眼底,将他眼底里的她自己看的清清楚楚,也将苏景铄的情绪看的清清楚楚,看到她半天没有答话,苏景铄的眸子里不由得浮现出了一抹焦急和不安。

    强大如苏景铄竟然也会有不安的时候,想到此,楚云笙也全然忘了自己刚刚的窘态,她不由得起了戏弄的心思,然后笑道:“你不是说不会有一个嫔妃,那已经在的端妃又怎么解释?”

    没有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还能被楚云笙这般怼回来,苏景铄一时间有些气结,他连忙松开了楚云笙的下巴,并将双手郑重的放在楚云笙的肩头上,然后继续郑重道:“她的事情我之前已经跟你都交代清楚了,只是战前为了困惑住何容而特意安排的,等这边战事一了,我自然会妥善安置她,而楚王宫再大,也不可能再有什么端妃静妃……”

    而不待他郑重其事的说完,楚云笙已经噗嗤一声笑道:“我逗你的,瞧把你紧张的,我愿意。”

    “都这种时候了,你怎么能开玩笑,我是认真的!”看到楚云笙这时候还在开玩笑,苏景铄越发显得气结,他觉得自己在楚云笙面前完全找不到场子,而不等他把话说完,这才意识到刚刚楚云笙那句话最后三个字,意识到那三个字的含义,一时间,刚刚还懊恼的神情顷刻间因为反应了这三个字的含义而瞬间眉开眼笑,犹如在隆冬腊月里突然来了一场带着青草般清新的二月花舞。

    而苏景铄面上惊喜的表情才展露一半,他又似是意识到什么似得,立即沉下脸来,认真的看向楚云笙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因为一再被楚云笙取笑,在跟楚云笙的交手中一再的落入下风,所以苏景铄不得不多问上一遍,而在楚云笙面前,他永远也不介意自己是那个占下风的人。

    闻言,楚云笙的面上依然带着笑意,她点了点头,然后道:“我答应嫁给你!”

    听到这句话,苏景铄面上的表情瞬间变成了惊喜,此时的他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已经高兴到快要飞起来的地步,而不等楚云笙开口,他已经迅速的松开了楚云笙的肩膀,然后站起了身子来,一边往外走,一边认真道:“那我这就吩咐人传令下去,要昭告天下,也让楚王宫里开始布置,等我们从这里返回楚国就即刻完婚。”

    说着话的时候,苏景铄的步子已经走到大帐的边上,看的出来,他确实是惊喜万分并且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将这件事公布天下并且立即执行下去。

    而他的反应差点让楚云笙从床上跌落了下来,而在意识到苏景铄说这句话不是在开玩笑的时候,本来还很虚弱并且浑身都疼痛的楚云笙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一下子从床上蹦了起来。

    而这才一蹦起来,她才意识到自己身上还生着病,之前甚至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因为这一个念头,她的身子已经来不及蓄力,旋即,她就看到自己十分悲惨的从床边上的半空中跌落到了地上。

    随着噗通一声闷响,楚云笙的屁股和四肢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而此时一只脚才踏出帐篷的苏景铄才听到动静,等他回过眸子来的时候,就看到楚云笙已经狼狈的趟在了地上。

    见状,苏景铄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他身子一闪,就犹如闪电一般飞掠到了楚云笙身边,然后迅速的弯下腰来将楚云笙从地上抱了起来,再度轻轻的放到了床上。

    “阿笙,你怎么了?”

    苏景铄刚刚只顾得自己高兴了,自然是没有看到后面的这一幕,也不能了解此时楚云笙基本上跟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一样的心情。

    看到他这般焦急且无辜的表情,楚云笙刚刚心底里生出来的两分气恼也顿时间烟消云散了,她抬眸瞪了苏景铄一眼,然后没好气的道:“还不是因为你!”

    闻言,换得苏景铄一脸不知所措,他抬手一边轻轻的揉着楚云笙刚刚被摔到的胳膊,一边不解道:“怎么回事?”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顿时间有一种自己此生到底是不是托付错了对象的错觉,怎的平时里有着七窍玲珑心的苏景铄此时就不能明白她刚刚的想法呢,偏偏还要多嘴问问自己为何会这般狼狈。

    还不都是他害的!

    然而,楚云笙见到苏景铄的表情确实是无辜,而且无辜里还带着几分担忧,她也终于确定,如果自己不说出原委来,只怕他自己是想不通了,所以楚云笙只得叹了一口气,十分无奈道:“你刚刚离开的时候说了什么?”

    闻言,苏景铄还没有意识到楚云笙前后情绪变化如此巨大的原因,他眸色一转,便如实的复述了刚刚在前脚离开帐篷的时候说出来的话:“那我这就吩咐人传令下去,要昭告天下,也让楚王宫里开始布置,等我们从这里返回楚国就即刻完婚。”

    说完之后,苏景铄抬眸看向楚云笙又道:“怎么,这句话有什么不对吗?”

    闻言,楚云笙差点没有一口血憋在心口上不来。

    作者的话:最近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所以我感觉自己写的也不是很顺,如果有问题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