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章 失而复得

    这时候的楚云笙脑袋里一片嗡鸣声,眼前的景象也觉得越发的花了起来,她努力的眨了眨眼睛,想要认清楚面前的这一道身影到底是自己在危难之中的幻觉,还是真的确有其人,然而已经撑到了极点的意志力在这时候再也熬不下去,她眼前一黑,便彻底的陷入黑暗。

    虚软的身子也倒了下来,然而旋即,她就只感觉到自己又落入了那个熟悉的怀抱,鼻尖嗅着的是那一抹熟悉的幽香。

    阿铄,真的是你吗?

    这是浮现在楚云笙脑子里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她就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而此时的这一幕,却并不是楚云笙的幻觉,而是真真实实的,苏景铄赶了过来,他在第一时间看到了楚云笙的所在,飞身掠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楚云笙晕了过去,这时候,苏景铄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似是被人提到了嗓子眼,在他眼疾手快的接住了要倒入素云怀里的楚云笙的时候,感受到她身子滚烫的温度的时候,苏景铄顿时觉得之前自己心底里所有的气都消了。

    他本来气她擅自行动,竟然将他放倒自己一个人冒险,气她竟然勉强自己要带着天杀的精锐断后,甚至在赶过来的这一路,他都在想再见到她,该要如何给她脸色,让她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真的被气的不轻,因为天知道这两日对于他来说是怎样一种煎熬!

    然而,这所有的气,在见到她的这一瞬,竟然顷刻间都烟消云散了,他此时心里眼里都只有她一人,脑子里想的也都是她的安危,哪里还记得起前一瞬自己还气的跳脚。

    “阿笙?!”

    苏景铄抱着怀里柔软而滚烫的身子,在她耳畔轻唤,然而,怀里的人却似是陷入了昏迷,怎么都不应他。

    “君上,姑娘染了风寒,而且现在已经侵入了肺腑,必须得赶紧用药才行。”

    素云在一旁再看不下去,她抬眸看着苏景铄,看到苏景铄眼里只有楚云笙的样子,她的心底里也划过一丝酸涩,然而比起以前来,这一抹酸涩已经微不足道了,因为她知道,像姑娘这样的女子是值得君上呵护和怜爱的,她输了,即便是她用了人生中最宝贵的十六年的时间陪伴在他身边为了他去做任何的事情,让自己变得残忍狠辣,让自己精通易容和医术,让自己被岁月打磨成一把锋利的匕首供他使用,只为了能留在他身边,能让他在不经意的回首中能看到自己,然而现在她终于知道,不可能了,她终究做不了他心上的女子,哪怕是他一个停伫的眼眸,早就应该放手了,是自己这些年太过执念,所以没有看清楚他的心,想到此,素云的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了一抹苦涩却释然的笑意。

    一旁紧紧的抱着楚云笙的苏景铄此时自然不会了解到素云的心绪变化,在听到楚云笙病的这般严重的时候,他的眉峰紧紧的蹙成了一团,然后从来都喜怒不形于色优雅从容的苏景铄眸色一冷,他一把抱起楚云笙,同时对着自己率领的赶过来的援军的首领二元道:“一个不留。”

    他的声音很平淡,音调也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眸子只是温柔的看着怀里的楚云笙,专注的神情不肯为旁的事情分开一点的心思。

    然而,这句话所包含的的意思却足以让不远处正扑杀过来的赵军士兵打了一个寒颤。

    因为就在苏景铄的这句话话音才落的时候,二元已经抬手指挥着他率领的援军直接冲杀了过去,而冷面的二元的眸子里也已然带着一缕肃杀之气。

    此时,即便是苏景铄不交代,在他看到被苏景铄抱在怀里看起来奄奄一息的楚云笙的时候,他也没有打算放过这些胆敢如此追击和起伏楚云笙的赵军。

    一时间,有了楚国援军的加入,战局一下子呈现了一边倒的势头,之前还气势汹汹的追杀落雪率领的这些天杀精锐和赵虎率领的秦家军士兵的赵军顷刻间没有了气势,相反,这时候被追杀的那一方换成了是他们。

    而这些,楚云笙却是没有看见,此时她的意识都已经不清楚了,只觉得昏昏沉沉的,耳畔的那一片嗡鸣声也逐渐的褪去,最后她就陷入了无声且黑暗的世界里,她想要醒过来,却犹如四肢都陷入了沼泽一般,无论她如何挣扎都摆脱不掉,都逃脱不得。

    就这样,她用尽全力的在这一片黑暗中奔跑逃离,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她才隐隐约约感觉耳畔似是能听到微弱的声音了,而那仿佛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暗也渐渐淡了。

    待她用尽全力的撑开眼帘,看清楚眼前的情形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一处床榻之上,头顶上方是一个玄色大帐,而她身上则盖着绣着金丝云纹的锦被。

    入目的这一切让她诧异不已。

    她这是在哪里?她犹记得在她昏迷之前,她和素云落雪赵虎他们已经濒临绝境,眼看就要被赵军覆灭,难道他们没死?而在她最后一抹视野里,她似乎看到了苏景铄的身影,难道那不是自己的幻觉?

    阿铄真的赶来了救她了?

    然而,就在她细想这一切的缘由的时候,才动了动身子的她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是疼的。

    “阿笙?!”

    苏景铄那犹如玉石抨击般好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楚云笙才努力的抬了抬厚重的眼帘来,她这才发现,苏景铄竟然就和衣躺在自己的身侧,此时他那一双璀璨若星辰的眸子正看向她。

    看到这一切的时候,楚云笙还有些不敢置信,但耳畔却回想起刚刚阿铄唤她的名字,楚云笙这才敢肯定自己这不是错觉,而且不但现在不是错觉,自己在昏迷之前看到的苏景铄的身影也不是错觉。

    想到此,她动了动喉头,正要说话,然而话才到了嘴边,她才感觉到喉头竟然火辣辣的疼。

    疼的她眉头一皱。

    而看到她这般模样,苏景铄身子一动,立即就翻身而起,他一边唤着外面的侍从去叫素云来,一边起身到了案几边上给楚云笙倒了一杯凉茶,然后迅速的转身再回到床边,一手小心翼翼的将楚云笙搀扶起来,一手将那一杯凉茶递到了楚云笙的唇边并温柔道:“素云说你烧退了就会醒来,而且醒来了之后定然会口渴,来喝口水先润润嗓子。”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然后就着苏景铄的手将那一杯凉茶一饮而尽。

    “还要吗?”

    苏景铄一边将茶盏搁在一边,一边将楚云笙揽在怀里抬手温柔的拂去她额际的碎发。

    楚云笙大病未愈,身子也是乏力的紧,她根本就没有力气坐起来,只能乖巧的依偎在苏景铄的怀里,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并道:“不要了。”

    话才出口,她才发现自己的嗓音竟然沙哑的很。

    而且这才摇了摇脑袋,就感觉到自己的脑子里像装了半桶水的木桶一般,晃晃荡荡的,难受的紧,看来这一次的风寒果然是来势汹汹。

    “阿笙,你有没有感觉到好一些?”

    苏景铄抬手探了探楚云笙的额头,发现她烧退了不少,然后又将指尖搭在她的脉搏上,在感受到她的脉搏依然虚弱的很的时候,苏景铄的眉头都险皱在了一起。

    闻言,楚云笙轻轻的点头并道:“我好多了。”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她就发觉苏景铄突然间用力将她拉进了他的怀里,他一只手揽着她的肩膀让她根本动弹不得,另外一只手护着她的腰,让她的身子靠在他的臂弯里,让她不至于因为乏力而倒了下去。

    这时候,苏景铄的脑袋也轻轻的搁在了楚云笙的颈窝间,他的呼吸喷洒在楚云笙的脖颈上,只听他语气颤抖道:“你知不知道这一次我有多害怕!”

    闻言,楚云笙的心蓦地软了下来,这时候,她只感觉自己心底里最柔软的位置似是被人放了一个红泥小火炉,暖暖的妥帖。

    而她的眼泪也就不争气的掉了下来,然后哽咽道:“我也好害怕……”

    说着,楚云笙抬手环住了苏景铄的腰,然后不等苏景铄开口道:“我真的怕再也见不到你,我不怕冒险,不怕死,但是我怕你会去冒险而丢下我,你之前就跟我说过,我们要同生死共患难的,但是你这一次却险些丢下了我要自己去冒险……”

    越说,楚云笙越委屈。

    而苏景铄听到这里,再也没有了别的办法,本来是他向她兴师问罪的,怎的到头来却成了自己欺负了楚云笙?

    但此时一看到楚云笙哭了起来,他哪里还计较的了谁对谁错,只得连忙赔礼道歉道:“是我不好,我这一次不该瞒着你,阿笙你放心,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再有什么事情我绝对不再瞒着你,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分担。”

    虽然苏景铄已经说到了动情处,然而楚云笙的眼泪却并没有因此而抑制,她越哭越伤心,越哭越委屈,本来最初是因为苏景铄要瞒着她而去冒险而委屈伤心,但是到了最后,却想到自己在赵军王陵里所经历的这一切,所冒的险,以及她几次险些丧命,正如她自己说的,她不是怕死,她是害怕自己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他,怕他会伤心,会难过。

    所以,这样一想,她就越发的伤心和委屈,似是要将这一路的憋屈和苦楚都倾倒了出来。

    苏景铄一看到楚云笙哭,就一下子没了主意,他连忙松开了楚云笙,一边扶着她一边不停的给她擦眼泪,而且还不时的轻轻拍着后背像哄小孩子一样的安抚她。

    而他这样做却并没有缓解楚云笙的情绪,只等着她自己哭够了,哭累了,这才抬起已经红肿的双眼看向苏景铄道:“你现在知道错了?”

    闻言,苏景铄一愣,心底里本来还带着那么一丝责备,想要责备她这一次的奋不顾身和冒险,然而在看到楚云笙这般委屈的眸子的时候,苏景铄立即就败下了阵来,顷刻间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所以,他立即很识时务的点头道:“我知道错了,这一切都在我,还请阿笙大人大量,原谅我这一回,这也是最后一次。”

    一边说着话,苏景铄一边抬手将楚云笙面上还残留的泪痕拭去。

    而看到苏景铄这般的认罪服软的态度,楚云笙心底里的委屈也都烟消云散了,她抽了抽鼻子,点了点头然后用沙哑的声音道:“这还差不多。”

    说着话,楚云笙身子才一动,这才蓦地想起来她昏迷之前的情形来,她连忙拽着苏景铄的袖摆焦急道:“我记得我倒下之前看到落雪中了箭,身上也有好几处伤,还有赵虎他们……他们现在怎么样?”

    闻言,苏景铄一边将后面的靠枕整理了一下,将楚云笙放到靠枕上,一边起身去为楚云笙又倒了一杯凉茶道:“放心,他们只是受了伤,但目前都已经没有大碍,落雪的伤有些重,但将养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才算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苏景铄再度倒了一杯茶递到楚云笙的唇瓣,看着她刚刚哭的梨花带雨,此时的唇瓣也显得有些干燥,他这才连忙递上了凉茶。

    见状,楚云笙也没有推辞,她确实又渴了,所以就这样就着苏景铄手中的茶盏将里面的凉茶一饮而尽,而苏景铄也垂眸含情脉脉的看着她大口喝水的样子,此时两个人虽然都没有说什么话,然而一缕柔情蜜意却在彼此的烟波流转间传递。

    “姑娘!”

    外间蓦地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素云的声音出现在了大帐外。

    闻言,苏景铄保持着给楚云笙喂水的姿势未变,并轻声道:“进来。”

    苏景铄的话音才落,就看到随着大帐帘子被掀开,端着一碗冒着腾腾热气的中药的素云出现在了门口。

    远远的闻到那浓浓的药味儿,楚云笙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