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九章 绝望

    一时间,冲杀在最前面的赵军士兵两头受敌,而后面的士兵也被天杀的精锐截断,来不及支援,所以对于楚云笙他们来说,局势已经很好。

    然而,那也只是暂时的,因为在经过了半个时辰之后的砍杀之后,这些赵军士兵虽然一个一个倒下,但是人数却并没有减少,从楚云笙他们所站的位置看过去,甚至还能看到对面峡谷的转弯处仍不断的有赵军士兵赶过来支援。

    天杀的精锐和秦家军士兵再是骁勇善战,却也有力气用竭的时候,这样的人海战术对于他们来说并不利。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能以一当十,到了后来,随着他们行动的迟缓、体力的耗尽,每个人身上也都开始或多或少的挂彩。

    这时候,他们交战的山路上已经由倒下的赵军士兵的尸骨铺成了一条路,足有半人多高,更多的赵军士兵被天杀的精锐和秦家军士兵直接砍伤挑到了悬崖下边。

    而楚云笙这边,也不时的有功夫姣好的赵军士兵从林子里绕了过来包抄,好在楚云笙身边还有素云,凭借素云的身手,这些零散的过来包抄的赵军士兵都没能伤的了楚云笙分毫。

    然而,随着时间拖得越久,楚云笙他们最初的优势也渐渐耗尽,无论是天杀精锐还是秦家军士兵亦或者素云,他们的动作都明显的开始出现迟缓,每个人的眉头都开始紧皱,因为大家的体力已经在开始耗尽。

    这时候,在素云费力的将攻杀到楚云笙面前的一个赵军士兵挑下悬崖之后,楚云笙看到后面依然有大片大片密密麻麻的赵军士兵涌了过来,而此时落雪赵虎他们还在激战,楚云笙连忙大声道:“先撤!”

    虽然是在激战中,但是大家对楚云笙的声音也都格外的敏感,在楚云笙说出这两个字之后,天杀的精锐首先反应了过来,落雪率领着几个精锐非但没有往后跳,还出乎赵军意料之外的往他们的身后一跳,在迅速的击杀了落脚点的数十个赵军士兵之后,落雪几人身子一掠,就跃上了山崖这边的峭壁上,而这时候,追杀他们的赵军士兵才看到,他们这一块的峭壁上正生长着两棵盘根错节的松树,长势极好,巨大的枝桠相互纠缠在一起。

    而落雪他们纵身一跃,就跃到了这两棵树的面前,不等着赵军士兵反应过来他们要做什么,他们几人就已经齐齐的拿起了剑,并用注入了内力的剑一起朝着那两棵巨大的松树根部砍去。

    虽然这两棵树长势极好,而且树干足有一人的腰粗,然而在面对身手如此了得的内功和剑术高手的时候,也犹如被砍且的麦苗一般,不过眨眼功夫树干就被砍出了一道深深的伤痕,它们的长势本来很均衡,两棵树的枝桠纠缠在一起犹如一把巨大的伞盖一样撑开,这时候因为根部背砍削,就让这巨大的伞盖瞬间失去了平衡,在落雪飞身一个踏空在树干上猛的踹出一脚之后,这两棵巨大的松树就这样直接朝着下面的山路倒了下来。

    而此时,这底下的秦家军士兵和天杀精锐也已经很快的往楚云笙和素云所在的地方退去,反应过来的赵军士兵也不得不急急地往后退去。

    落雪他们将力度和角度算计的刚刚好,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刚刚还如同巨大的伞盖的松树就横亘在了悬崖之上,正巧砸在了赵军士兵追击他们的道路上,顷刻间就将这只有丈许的山路砸断裂了开来,完美的阻断了赵军追击的路。

    而在这一切做好之后,落雪他们也不停顿,一个闪身就掠回到了楚云笙身边,然后低声道:“走。”

    随着落雪这个字音的吐出,已经在前面等着的楚云笙和素云赵虎他们也不迟疑,连忙跟着往前走,趁着这一会儿赵军没有反应过来,趁着这山路暂时被阻断,而赵军士兵若想在阻击他们就必须得绕过后面的林子,但此时面对的是悬崖峭壁,想要从林子上面绕过来,也得是要轻功了得的人,这样也就减少了大部分的追兵,也给楚云笙他们的逃离争取了太多的时间。

    楚云笙在素云的搀扶下很快的站起了身来,她本来想运起轻功走,但是奈何身体实在是动弹不得,她此时只觉得连撑开眼帘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在一阵头晕目眩中看着已经很是疲惫的落雪飞快的掠到了她的身边,一如之前两次一样,利落有力的将她再度背负在了背上。

    而这一次他们逃离的速度明显比之前慢了许多,因为这些秦家军士兵和天杀精锐都是刚刚才经历过一场厮杀,每个人的体力都近乎耗尽,甚至还有很多人都受了伤留了血,能从这场以寡敌众的战斗中活着撤下来已属不易,此时却还要拼尽全力的撤离,所以自然会慢上许多。

    落雪给楚云笙的印象一直都是寡言且可靠的,他背着楚云笙跟着大部队的步子走,没有丝毫的拖沓,然而他额际上不时的冒出的汗珠子以及他紧皱的眉头都在说明了他此时的坚持。

    楚云笙也很是过意不去,她只恨着自己的身体为何这般不争气,偏偏在这个时候不但不能帮上大家,反而还要成为大家的拖累。

    就在大家都咬牙坚持着,楚云笙懊恼着的情况下,他们终于转过了前面的转角,再翻过一座山峰,就能看到漯河下去,众人心底皆是一松,然而偏偏此时,所有人只听见耳畔有嗖嗖嗖的箭羽破空的声音传来。

    不等楚云笙回头,就有零散的箭擦着她的肩头掠了过去。

    “赵军追来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所有人的步子一顿,在这时候回过头去,这一看,才发现这才不到一刻钟的功夫,后面的赵军又如牛皮糖一样黏了上来,而且这一次他们做出了调整,冲在最前面的是弓箭手,虽然跟楚云笙他们之间只有一段距离,然而他们就已经一边追,一边在放箭,所以这时候,楚云笙他们只听得见后面箭羽破空而来的呼啸声。

    虽然距离尚远,到了他们面前已经构不成太大的威胁,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距离逐渐拉近,走在后面的秦家军士兵也都纷纷落入了赵军弓箭手的射程范围,伴随着一声声的惨叫声,不少的秦家军士兵中了箭。

    再跑不动,虽然前面就能看到漯河峡谷,虽然知道秦家军的大军已经到了那里,但是走到最后一拨一路坚持到这里的秦家军士兵依然没能撑住。

    见状,不等楚云笙说话,落雪已经利落的将楚云笙放下,并将她交给素云道:“好好照顾姑娘。”

    他的话音还没落,他人已经飞掠了出去,同他一起行动的还有他部下的那十多个天杀的精锐。

    此时赵军的弓箭手不断的在靠近并且分着批次的交叉着射箭和追击,落雪他们却全然无畏,直接冒着箭雨冲到了楚云笙他们这支队伍的最后面,直接挡在了最后一拨秦家军士兵的面前,他们一边挑开赵军士兵射来的飞箭,一边不停的移动着自己的身形向着这些赵军士兵扑杀过去。

    然而,这一次追击过来的赵军士兵虽然都是弓箭手然而却都是轻功姣好的高手,所以,此时但凭已经体力耗尽的落雪他们对上这些人,楚云笙不用想也知道结局。

    但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此时即便是她拼尽了力气,却也无力用意志力让自己精神起来,只能身子虚软的如同一团棉花一样趴在素云的肩头,眼底里带着焦急和泪意的看着这一切。

    “我们是走不了了,姑娘,你快带着大小姐走。”

    赵虎抬手就将手中的剑再度扬起,对着素云一边吩咐,另外再对自己的秦家军部下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大家跟他拼了。

    而此时,走到了这一步,即便是赵虎他们投身到战局中去,也依然改变不了什么,后面已经有大批大批的赵军士兵追杀了过来,他们此时就算不回头做殊死一搏,也依然会被赵军士兵赶上,所以,这时候所有的秦家军士兵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哪怕是流尽最后一滴血,也要坚持到最后,为大小姐争取一点逃离的时间。

    而此时的楚云笙又何尝不知道大家的真实想法,但是她却并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离开大家,让所有人为了她的活下去而牺牲,可是,即便是她不同意不情愿,身子却已经再没有力气抵抗,在一阵天旋地转间,她看到身子瘦弱的素云竟然将她背在了背上,然后低声道:“姑娘,我带你离开。”

    说着,素云牙关一咬,就将楚云笙背在了背上,起初的几步还有一些摇晃,后面开始竟然稳当了起来。

    楚云笙动了动手,想要从素云身上站起来,然而,她还没同,就听见一声破空的呼啸声从后面过来,不用回头楚云笙就已经知道,那是一支内力极高臂力了得的人射出来的一箭,而且目标就是她和素云。

    在听到那一声呼啸的同时,她就已经回过了眸子,在回眸的瞬间,她看到那支箭羽正对着素云的左肩,而此时素云所有的力气和专注都用在了背负楚云笙的身上,即便是躲闪也已经来不及。

    说时迟,那时快,本来已经头晕目眩的楚云笙也不知道在哪里生出来的力气,她将舌尖一咬,借着舌尖上传来的痛楚瞬间让自己清醒,并在自己清醒的一瞬间手腕一转,就抓住了素云的衣领,然后她的身子掠起,带着素云就往后退开一步。

    也就是退开的这一步,就让刚刚本来要射中素云左肩的箭羽在半空中擦着她们两人的袖摆而去。

    而此时,楚云笙的力气却只能做到将素云一提,却做不到带着素云平稳的落到地面,而素云的体力也已经耗尽,两个人就这样重重的跌落到了地上。

    楚云笙摔在了素云的左手边,本来就身子软绵头晕目眩的她只觉得面前的光线又暗淡了几分,她的眼皮也越发的烫。

    耳畔已经听不到箭羽破空的声音,她只听得见素云模糊的声音在她对面响起:“姑娘,姑娘?你怎么样,有没有摔到哪里?”

    然而,此时楚云笙却是连回答她的力气都没有了。

    眼前的视野逐渐变得模糊,但是如此万分紧要的关头,她却不能容忍自己就这样昏迷过去。

    即便是耳畔嗡鸣声不断,她也在撑着自己最后一丝意志力,让自己保持最后一点清醒。

    在这最后一点清醒和视野里,她看到不远处的落雪冲进了赵军的弓箭手包围圈,他手起刀落间就结束了数十个赵军弓箭手的性命,而他的右肩也被人射中一箭,那菱形的箭就穿过了他的右肩,直接钉入他的后背。

    然而,他却似是并不知道痛似得,依然挥剑如虹,在不断的收割着赵军士兵。

    虽然楚云笙的脑子已经不太清楚,但是她也知道落雪坚持不了多久了,不光是落雪,不远处的赵虎还有秦家军士兵也坚持不了多久了,他们这些人今天都会交代在这里……

    一时间,一股凄凉瞬间从楚云笙的心底里蔓延了出来。

    她想眨一下眼睛,将眼底里的酸涩逼退回去,奈何眼皮太过沉重和滚烫,她连这个动作都做不了,此时只能任由素云将她护在怀里,而体力耗尽的素云还不得不时刻提防着不远处偶尔射过来的箭羽。

    被全部击杀在这里,只是时间问题。

    这时候,所有人的心里都已经有了如此清晰的意识。

    楚云笙在这时候,突然想到了阿铄,他现在在哪里,知不知道自己正陷入这等危机?

    想到此,她越发觉得心里委屈极了,而就在她心中苦涩的时候,已经泛起涟漪的眸子里突然多出来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一抹月白色身影犹如自蓬莱仙境飞掠而来,只眨眼间就出现在楚云笙的面前,那绝世的姿容犹如从绝世画卷中走出来的仙人。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