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八章 病重

    且不说这里这般危险,就是这山林里也很难找到能治疗风寒的药材,更何况后面还有随时都有可能追击上来的赵军,然而,楚云笙想要阻止的话都还来不及说出来,素云就已经身子一闪不见了踪影。

    而楚云笙自己也头疼欲裂,根本就支撑不住自己的身子,她只能虚软的靠在那块石头上。

    “姑娘,你且再坚持一下。”

    落雪在一旁守着楚云笙,看到她愁眉紧锁的样子,不苟言笑的他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时候,所有的天杀精锐和秦家军士兵都靠在石壁这一边稍作休整,赶了一夜的路,每个人的面上都是疲惫,但是眉宇间都带着一股难以掩饰的欣喜,尤其是这些秦家军的士兵。

    这是他们走出王陵逃出赵国牢笼的第一步,长期被赵军士兵压抑生活在不见天日的地牢里的他们已经太久没有呼吸过外面的新鲜空气了。

    就在他们稍作歇息的时候,从这群秦家军士兵里走出来一个约莫三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他走到楚云笙面前,黢黑的面庞上带着几分憨厚,而这人就是之前在西匝门那里面对赵军守卫依然能镇定自若的秦家军士兵。

    当时他的表现就让楚云笙刮目相看,却没有想到此次这一队赶过来支援她们的人里还有他。

    楚云笙的目光才落到他的身上,他就不好意思的垂眸笑了,并道:“见过大小姐。”

    闻言,楚云笙也微微一笑道:“辛苦你们了。”

    听到这句话,那个本来看起来憨厚老实的中年人一下子变得腼腆起来,他那黢黑的面颊上也带上了几分难为情的红晕,只见他揉了揉后脑勺,嘿嘿一笑道:“只要大小姐没事就好,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有啥辛苦不辛苦的。”

    楚云笙对这人的印象很好,平时跟他接触的时候,就能给人一种朴实无华的感觉,也很好亲近,而在面对赵军士兵的羞辱和激怒的时候,他依然能保持镇定自若,面上还带着能迷惑对方的憨厚和从容,一般人做不到,在等着素云回来的空当,楚云笙便和他聊起了天来。

    “你叫什么名字?”这一晚上默契的合作了两次,她都还没有问他的名字。

    闻言,那个汉子嘿嘿一笑,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并道:“赵虎。”

    说着,他又转过头去,看向身后在休息的那些秦家军士兵道:“我以前曾经是他们这一队的分队长,昨夜在秦家军破了西匝门之后,我左右都找不到大小姐你,便跟着秦家军的大部队走了,后来才到了兵器仓库拿到了兵器,在周参将的带领下将之前的队伍整合了,那时候依然没有看到大小姐,才听周参将说大小姐可能在断后,所以,我就主动请缨跟着这些兄弟们过来了,只是希望昨天晚上没有拖大小姐的后腿。”

    原来是这样,楚云笙之前还没有细想这一层,昨晚也幸亏赵虎他们支援的及时,否则的话,凭她和素云落雪几个人是很难抵挡的住赵军的。

    想到此,楚云笙感激的一笑道:“哪里有什么拖后腿一说,昨晚若不是你,只怕我们现在都不可能活着在这里。”

    两个人正说着话,却见才闪身进入林子不多时的素云突然从上面的林子里窜了出来,她一路掠到楚云笙面前,额际还带着细细密密的汗珠子,身上的衣裳在昨晚战乱的洗礼下早已经是一片血污看不出本来样子,此时又沾了许多露水和青草叶子。

    还没走到楚云笙面前,素云便看着楚云笙和落雪焦急道:“赵国的追兵已经到后面的峡谷了,我们必须得快一点赶路,否则的话很快就会被追上。”

    闻言,楚云笙等人面色都是一沉。

    楚云笙一直在昏睡中,所以还不知道素云所说的那一处峡谷到底距离这里有多远,但是看素云和落雪的表情也知道定然是很近了,否则刚刚在上面林子里采药的素云不可能这么心急火燎的赶了回来。

    素云的这一句话声音不小,却已经让在场的天杀精锐和秦家军士兵都听了个仔细,所有人的面上都带着紧张和不安,而且都在同一时间站起了身子,准备赶路。

    楚云笙也准备站起来,然而,她才试着动了动,就只觉得一片天旋地转,感觉双腿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软软的,整个人都似是落在了棉花上,使不出一分力气。

    好在一旁的素云及时的抬手搀扶住了她,她抬手按在了楚云笙的额头上,不可思议的惊呼道:“姑娘,你的额头怎么这么烫?!”

    楚云笙这时候已经是风寒入体,能勉强撑着精神坐在这里已经是她所能坚持的极限,然而,她想再度站起来跟着他们一起赶路,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她努力运了两次内力,想要再用意志力支撑着自己,而这一次,已经到了极限的身体却怎么也不听她的使唤,只能趴在素云的身上,无奈道:“我没事的,你们先走,不用管我。”

    说着,楚云笙费力的抬手指了指上面的林子,然后道:“把我带到那上面去藏好就行,然后你们快撤,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而影响了大家的步伐。”

    然而,即便这时候是楚云笙的命令,在场的而也没有一个人去执行,素云第一个摇头否定道:“姑娘,什么也别说了,要走一起走,我们是不可能丢下你的。”

    “是的,大小姐,我们的命都是你给的,要我们在这个时候丢下你,那我们还是人吗?”

    一直都沉默寡言的落雪也道:“我来背着姑娘,保证不会耽误大家的时间。”

    说着,他就俯下了身去,见状,素云也连忙搀扶着楚云笙,并在一旁轻声道:“姑娘,你再坚持一下,只要我们翻过了这座山,就能看到漯河峡谷了,君上安排的人一定会在那里接应我们。”

    看到他们这般坚决的态度,楚云笙也不好再说什么,她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任由落雪再度将自己背在了背上,然后随着大部队,一起顺着这条山路飞奔了起来。

    耳畔是呼啸而过的风声,身侧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悬崖,而身后却是何容派来追杀的赵军,她自己却偏生病倒在了这里,不但不能帮上大家什么忙,反而成了所有人的拖累,此时的情况已经不能再糟糕,然而,此时她的心里却并没有多少不安,因为身边还有这么一群不离不弃的伙伴。

    听到他们刚刚的话语,以及每个人眸子里所带着的关切,楚云笙只觉得这一次豁出性命闯赵国的王陵这一决定是无比正确的。

    略落雪背着他,素云在一旁护着,秦家军士兵和天杀的精锐分前后将他们护在当中,所有人的面上都带着一股坚定,脚下的步子一点都不乱,行进的也非常快,正如落雪所说,即便是带着楚云笙,他也不会耽误大家的时间。

    但是这些秦家军士兵却不一样,昨晚他们为了逃出王陵,已经豁出性命奔波了一夜,后来又在赵虎的带领下支援楚云笙阻断赵军的拦截,再这样奔逃了一夜,他们的身子也早已经到了极限,而此时追击上来的赵军士兵则不一样,昨晚被楚云笙她们利用地势拦截,他们的整体并未受到太大的损失,比起他们这些疲惫的秦家军来,已经轻松了太多。

    所以,情况并不乐观。

    楚云笙虽然头疼欲裂,却还不忘担心着这些事情,然而,她此时什么都做不了。

    眼看着,他们就到了一处山崖的转角,尚未转过去,就听见有秦家军士兵一声惊呼道:“赵军跟来了!”

    这个秦家军士兵的声音才落,无力的趴在落雪肩头的楚云笙也努力挣扎着转了转脑袋向后看去,这一看,她心底又是一凉,果然,这一会儿的功夫,他们就追到了刚刚她们歇脚的位置,相信不出半刻中,就能追上他们这一群人。

    见状,落雪一边跑,一边对素云和赵虎他们道:“你们带着姑娘先走,我跟几个部下留下来先阻拦他们一段时间,一给你们拖延时间。”

    闻言,素云立即摇头道:“那你这么做无疑是去送死。”

    赵虎也道:“是的,在这种时候,我们秦家军是不能丢下兄弟的,要走我们一起走,如果要断后,也是应该由我们来,你们先带着大小姐走。”

    说着,赵虎身子一顿,就站在了原地,不肯跟着走,然后他抬手一挥,就将跟在他身后的秦家军士兵叫停了,所有人都立即明白了他的意图,,每个人都在这一刻流露出了一股视死如归的果敢,没有一个人有过一丝胆怯和惧意。

    然而,就是因为他们,昨夜楚云笙他们才能得以顺利的逃出西匝门,已经到了这里,让楚云笙他们放弃他们而自己逃命,不但楚云笙做不到,素云和落雪甚至在场的每一个天杀的精锐都做不到。

    在赵虎他们顿住了步子之后,落雪也停下了步子,他站直了身子,将楚云笙轻轻的放了下来,然后将楚云笙交给素云之后,他便转过身子带着几个天杀的精锐身子一跃就轻松的越过了赵虎他们,然后他道:“你们快走,我们还能拖得住一时,而且这山路狭窄,即便是他们人数众多,在这里也占不了多少的优势,只有你们迅速的撤离了,我们几个才有机会脱身。”

    说着,不等赵虎他们答应,落雪已经带着他的十几名天杀的精锐折身过去,直接迎上了后面跟过来的赵军,而此时,山路正蜿蜒,从楚云笙他们这里,正好可以清楚的看到后面跟着的那一队挨挨挤挤的赵军士兵,少说也有上千人,虽然山路狭窄,然而这么多人,落雪他们怎么可能是对手。

    但是,此时如果不走的话,还会拖累秦家军,连同这剩下的一百多个秦家军士兵一起陪葬,一时间,楚云笙面临两难的抉择。

    而赵虎也抬眸看向楚云笙道:“姑娘,我们不能丢下昨晚这些为我们秦家军卖命的兄弟,我们这里人多,还可以支撑一会儿,我先让他们几个和这位姑娘护送你离开,然后剩下的人去帮助他们。”

    说这句话的时候,赵虎的眸子里带着期盼,他希望楚云笙点头,而楚云笙也清楚,对于这些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秦家军汉子来说,此时让他们逃走,只会让他们此生都不安,会让他们心中一直带着对落雪他们的愧疚,如果可以选择,这些人宁愿选择同落雪他们作战,即便是战死在这里,也磊落光明,对得起昨夜天杀精锐的相救之情。

    所以,这一次,楚云笙脑子里的理智被他们之间涌动的情义所左右,明明知道此时带着秦家军士兵逃走是最有利的,而且是牺牲最少的,但是她却还是点头道:“那我们就同进退!”

    说着,她咬牙站了起来,然后对赵虎道:“我要你们好好的去,再一个一个完完整整的回来,而我也不会再逃走,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如果你们有什么事了,我也会陪着你们!”

    闻言,赵虎他们的面上划过一丝诧异,然后在看到楚云笙面上的坚定之后,,他的眸子里瞬间划过一抹晶亮,此时,身躯魁梧的糙汉子的眸子里竟然有泪意在闪动。

    而他同楚云笙的对视也只有一瞬,然后他就抬手一挥,立即招呼了手下的秦家军士兵们抬起了手中的刀剑向着此时正在同赵军士兵激战的落雪他们奔去。

    “姑娘。”

    一旁一直都没有说话的素云喊了楚云笙一句,然而却也只是动了动唇瓣,没有继续说下去,此时她想说什么,楚云笙都清楚。

    而素云也没有参与到前面的激战中去,这时候楚云笙就站在不远处,难免有心之人越过上面的林子从上面杀过来截住楚云笙,所以素云只一心护在楚云笙身边。

    有了赵虎他们的加入,落雪他们的局势变得不再那般艰难,而且之前他们是为了阻断赵军的步子,此时有了赵虎他们的阻拦,落雪和几个轻功好的天杀高手直接纵身一跃,跳到了赵军士兵队伍的中段,将他们两头阻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