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七章 逃出生天

    这句话何容说的轻描淡写,然而话里所包含的的意思却格外的冰冷肃杀。

    闻言,楚云笙也再往城头前站了一步,她抬眸笑看着何容道:“那至少也要试一试,不然怎么就不知道逃不出去呢!”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何容眼底里的冷意更甚,他眉梢一扬,淡淡道:“不知死活。”

    这四个字才吐出,他的手指一抬,那些已经准备好攻城车和攻城梯等工具的赵军士兵再不迟疑,纷纷往西匝门赶了过来。

    楚云笙回眸看了落雪和素云一眼,三个人心照不宣的往后退了一步,几乎是同一时间抬手捡起了旁边搁置的弓箭,对着那些拿着攻城工具企图靠近城墙的赵军士兵射了出去。

    而很快,他们旁边的天杀的精锐也跟着他们一起,一时间,从城头之上数十支箭羽齐发,就将第一波试图靠近城墙角的赵军士兵给击倒了,然而这样却并不能将他们逼退,后面的人立即就补上了前面的空位。

    比起之前他们的忌惮,此时有了攻城工具以及何容坐镇,在场的赵军士兵没有一个人敢生出丝毫的胆怯。

    就是他们这样前仆后继的架着攻城工具朝着西匝门的城墙根上冲杀了过来,所以楚云笙他们的箭雨也只能阻挡的了一时,不到一刻钟,在箭羽还没有用尽之前,他们的云梯已经搭在了城墙之上。

    到了这个时候,弓箭再没有优势,楚云笙索性抬手扔掉了弓箭,直接运起轻功,单手按在云梯之上,往下缩了一段距离,然后抬手就将这云梯拦腰劈断,在云梯被劈断的一瞬间,她已经借助下面半截云梯的助力再一个纵身就跃回到了城墙之上。

    见到楚云笙这样,落雪和素云他们如法炮制,轻轻松松就将第一波搭上的云梯废掉。

    而这时候,何容嘴角已经抿成了一条线,他垂眸对身边的曹将军道:“弓箭手。”

    何容的话音才落,曹将军就已经指挥了他们手下的弓箭手靠近了前排,跟紧在第二波准备去搭云梯的赵军士兵之后,待那云梯才架上城墙上,何容的弓箭手就千箭齐发,直接就将本来要起身再度屈砍云梯的楚云笙逼退了回去。

    见到这个法子行不通,而面前的云梯已经被架起,只眨眼的功夫,每个云梯之上就已经爬了至少数十个赵军士兵,楚云笙拿剑就砍,只等着他们一从城头上冒出来,就将其砍了下去。

    而赵军这边也完全就是用的人海战术,一个赵军士兵倒下,立即就有另外一个赵军士兵补了上来,楚云笙她们的体力有耗尽的时候,而这些赵军士兵却似是怎么也杀不绝杀不尽似得。

    不仅仅楚云笙他们眼前这里已经有黑压压一片的赵军士兵,少说也有上千人,就在不远处,他们的大部队也已经赶到,在这里将楚云笙耗尽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更糟糕的是,他们在这里攻城拖住了楚云笙,下面的攻城车已经架起,在不断的撞击着城门,那两扇巨大的门扉在攻城车的撞几下已经摇摇欲坠,不时的发出轰隆声。

    一声声,都叩击在了楚云笙的心头。

    在击退了几拨不顾死活攻城上来的赵军士兵之后,楚云笙估摸着下面的城门也坚持不了多久,而且这里很快也会被何容强行攻下,她在乱战中对素云和落雪道:“准备火石!”

    闻言,落雪点了点头,他身子一闪,将自己守着的三个城口位置让给了一个部下,转身就抱来一桶之前他们搬上城头上的油,然后趁着此时西匝门城头底下已经黑压压的围攻上来一群赵军士兵的时候,他抬手一抛就将那一桶油给滚了下去,而同时,其他几个也趁机抽出身子来配合的天杀精锐已经合力将几大捆的柏树枝桠抛到了底下,然后落雪抬手就朝着底下刚刚抛出去油桶和柏树枝桠的地方射出了一支带着火星的箭羽。

    顷刻间,那支带着火星子的箭羽落在沾了油的柏树枝桠上,瞬间就起了火苗,而且那火苗眨眼间就变成了能吞噬一切的火舌,不过这转瞬的功夫,那火舌就缠绕在了下面的赵军士兵身上,而且越燃越旺,范围也越来越扩大。

    下面本来意气风发进攻过来的赵军士兵霎时间在这些火苗的作乱下乱成了一团。

    而楚云笙和素云落雪他们趁势将面前的几个云梯都破坏了,然后又将城头上剩下的几个油桶都泼了下去,将柏树枝桠也都推了下去,助长这一场火势。

    庆幸的是此时他们的顺风,因为有老天爷的帮忙,给何容他们的攻城又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在将城头上所有的东西都用尽之后,楚云笙也不迟疑,立即跟着落雪他们掠下了西匝门,然后将门口已经堆放的油桶全部打翻。

    等到他们带着天杀的精锐和秦家军士兵一路逃出去很远之后,楚云笙才回头,点亮了手中的火折子,然后随着又一支带着火苗的箭羽从她的手中射出,西匝门内的那一堆被泼了油的柏树枝桠也顷刻间被点燃。

    然而巧的是,在它们被点燃的一瞬间,也正好是西匝门的大门轰然倒塌的一瞬。

    西匝门内一片火海,楚云笙只看到在火海里不停的跳跃着的赵军士兵,隔着浓烟和火海,她看不见此时何容的表情,但即使看不到,她也能猜到此时何容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西匝门的火海是他们拖延时间最好的防线。

    而此时,北面一道呼啸上天际的旗花也入了楚云笙他们的眼里。

    秦家军大部队已经成功的从皇陵突围出去了!

    看到这一幕,楚云笙觉得自己这一夜所有的奔波和坚持都是值得的,而她也来不及高兴多久,就不得不面对面前的困境,后面有何容的追兵,左面还有刚刚被他们纵火暂时阻断了退路的那两个营的兵力,现在秦家军刚刚逃出的皇陵前门定然也是跟着赵军的追兵的,他们此时凑上去就等同于送死,所以,目前摆在他们面前唯一的出路就是右边。

    而且按照之前楚云笙看到的苏景铄他们绘制的图纸,从右边这一路撤退出去,有一条近路直接通往漯河峡谷。

    而此时,秦家军要顺利逃出漯河,逃出赵军的掌控,漯河峡谷也是必经之处。

    虽然知道何容一定会在那里设防,但是这已经是他们必经之路,不得不冒险冲上一次,再加上逃出了皇陵之后,不远处还有苏景铄的援军,所以,楚云笙并没有那么紧张。

    只要他们现在出了皇陵,一切都有机会。

    心里想着事情,脚下的动作也不敢耽搁,楚云笙虽然不太清楚这一带的地形,但是显然落雪他们很熟悉,即便是在赵军军营,他也能带着大家走最近的路。

    而且这一路都没有遇到太大的阻碍,即便是偶尔遇到零星的没有成规模的赵军,但在他们这一两百多人的手下,也等同于砍瓜切菜。

    一直等到他们来到了最后一道关卡。

    远远的,落雪就对大家做了一个噤声的收拾,然后他转过头来,抬眸对楚云笙道:“姑娘,你们且先在这里等一下。”

    闻言,楚云笙本来是想要跟着他一起去的,但是此时经过这一晚上的奔波,她的身子确实有些撑不住,本来就染了风寒有些头疼的身子,此时越发的有些弱不禁风了,刚刚只跑了这一路,她就已经汗湿衣衫,后背不停的在冒冷汗,此时觉得平时这山涧里流动带着燥热的风,此时都觉得寒意刺骨。

    一旁的素云也很快的就发现了楚云笙的异样,她本来是要跟着落雪几个人一起去偷袭最后一道防线的,但是看到楚云笙这般摇摇欲坠的样子,她选择留了下来,在楚云笙身边,将她小心的搀扶着。

    楚云笙素云他们跟这些一百多个秦家军士兵藏身在了树荫浓密的地方,而落雪则带着十多个天杀守卫直接飞身掠向了不远处的守卫处,楚云笙只看到他们犹如一道道鬼魅般的身影消失在了城头下。

    剩下的,也再看不清楚什么影像,听不见什么声音,但在不到半刻中之后,楚云笙就看到本来紧紧关闭的大门突然一下子被打开了,而门口就站着那几个天杀精锐的身影。

    见状,她们也不迟疑,立即就带着这些秦家军士兵一起向着门口奔去。

    才奔出没两步,楚云笙就觉得身子虚软的紧,她脚底一软,险些栽倒,还是一旁的素云反应及时,抬手拉住了她,才让她不至于摔倒。

    “姑娘,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说话间,素云的手指已经搭在了楚云笙的脉搏上。

    而此时楚云笙即便是不为自己号脉,也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她的风寒并未治愈,只是稍微好了那么一点儿,然而今晚这一晚上的高强度高风险的奔波早已经将她本来就虚弱的身子拖垮,之前她的精神都集中在阻击何容追兵的事情上,此时等到最重要的事情了了,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竟然已经虚弱到了这一副天地。

    楚云笙还没有说话,旁边为她把脉的素云面色就是一变,她紧张道:“姑娘,你的脉搏怎的如此虚弱?!”

    她的话音未落,楚云笙就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眼前的视野也逐渐变得黑了起来,而且越来越模糊,虽然此时她的头脑是清晰的,清清楚楚的知道此时情况紧急,在他们即将要逃离城门口的关键时刻,他万万不能拖累了大家的步伐。

    然而,但即便是如此,她却依然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看着面前的视野变得模糊起来,只能任由身子虚软的倒在了地上,即便是再强大的意志力,此时也再支撑不了她站起来,在最后一抹视野里,她看到了落雪和素云焦急的眸子,然后她就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感觉到一阵颠簸之后,楚云笙只觉得头疼欲裂,在她勉强睁开眼睛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被人背在了背上,而这人即便是背着自己,却依然健步如飞,跟身边的这些天杀精锐和秦家军士兵比起来,并不慢。

    她垂眸,从侧面看去,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落雪。

    而此时,天色已经大亮,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而他们这一行人正走在一条山路上,左边是石壁,右边是悬崖,山路不足一丈宽,她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不知道这一晚上他们到底跑了有多远,但见此时落雪白净的面容上挂着的细碎的汗珠子,楚云笙心底里就不由得划过一抹歉意,她动了动手指,从落雪的肩头上抬起头来。

    只一个轻微的动作,就已经让落雪察觉到了,他立即顿住了步子,回眸看向被他背在后面的楚云笙,而此时楚云笙正垂眸看他,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只一瞬间,落雪就红了面颊。

    倒是楚云笙还没有察觉到不妥,她只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自己而让落雪受这份累。

    “放我下来吧。”

    说着话,楚云笙就勉强的从落雪的后背上缩了下来。

    而一旁紧紧跟着的素云立即凑了过来,抬手就来探楚云笙的额头,这才一触碰到,在感受到楚云笙额头那惊人的温度的时候,素云惊呼道:“怎么这么烫!”

    闻言,楚云笙自己也抬手摸了摸,却是很烫,而且不仅仅是额头烫,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现在虽然恢复了意识了,然而身子却依然虚软的紧,才从落雪的背上下来,她就已经站不稳。

    果然,她的风寒又严重了几分,这一次,只怕是内力和运功之法都抵挡不了的。

    “我们已经跑出了这么远了,估计他们一时半会也很难追到,就现在这里歇歇吧。”落雪对身边的人吩咐道。

    而此时,素云也将楚云笙扶着靠着一边的石壁躺着,然后轻声道:“姑娘的病不能再拖着了,你们先在这里歇息,我去这周围的林子里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些有用的草药。”

    说着,她就对楚云笙和落雪点了点头,然后一闪身就掠到了石壁上的林子里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