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六章 坚持

    在楚云笙带着素云几个折返回刚刚的岔路口的时候,本来要去追秦家军的她蓦地顿住了步子。

    素云见状,不解道:“姑娘,怎么了?”

    闻言,楚云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素云他们立即都屏住了呼吸,这时候,只听见整齐划一的步子,正从西匝门的方向而来。

    在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之后,楚云笙第一反应就是提起步子往前奔去,向着西匝门的方向。

    果然,何容的反应也是够快,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集结了队伍追杀了过来,然而此时秦家军才前去了兵器库,待拿了兵器在手还要从南边突围出去,所以,现在这时候最为关键,千万不能让何容的追兵追上秦家军!

    在刚刚听到那声音的同时,楚云笙也从他们的步履声中听出来他们距离西匝门尚且还有一段距离,所以她这才根本就不细想的直接往西匝门奔了过去,只希望能在这些人突破西匝门之前堵住他们。

    能将他们挡在西匝门内一时是一时!

    在明白过来楚云笙的意图之后,素云也不敢耽搁,当即就跟着这些天杀的精锐一起,同楚云笙一道奔赴西匝门。

    万幸的是她们才到达西匝门的城头,赵军的追兵也才到了西匝门的另外一端。

    之前在秦家军离开西匝门的时候,后续队伍已经将整个大门紧紧的关闭了起来,并用上了守门所能用到的一切用具,将这一扇大门牢牢的堵死了,所以,此时要想从里面将这大门撞开,尚且还需要一番功夫。

    而楚云笙她们在登上城头的时候,里面的赵军士兵就已经在准备撞击大门的攻城车了。

    见状,楚云笙也不迟疑,身手利落的掠到城头之上,抬手就拿过一旁备好的箭羽,直接朝着那几个架着攻城车正准备撞击大门的守卫射去。

    嗖嗖嗖。

    几声箭羽携带着凌厉的杀气划破这夜的喧嚣,刚刚还心急火燎的往城头下奔来的赵军士兵被这突然冒出来的箭羽吓的一怔,纷纷顿住了步子,而楚云笙射出去的箭也分别中了那几个架着攻城车的赵军士兵身上,不等后面的人看清楚,他们就已经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上面还有人!”

    不知道是谁发出了这样一声惊呼,刚刚顿住步子的赵军士兵齐刷刷的抬起了头来,看向正英姿飒爽的站在三层城头之上的楚云笙,彼时,她手中还握着尚且带着余音的弓。

    因为是临时奉命追击秦家军,所以最先到达西匝门的赵军士兵的武器大多是剑和矛,里面并没有弓箭手,而这西匝门之前是为了防止秦家军逃脱,所以不仅建的高,而且还格外的稳当,从里面要想攻打出去,在没有攻城车攻城梯等器具的时候,基本上是不可能。

    但偏偏,他们这支队伍奉命在第一时间赶来,不但没有攻城器具,甚至连个弓箭手都没有,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楚云笙等人站在城头之上,他们也无可奈何,只等着后面一批的援军赶来。

    即便是如此,他们也不敢在这里干等着,怠慢军令,纵使是知道这城头之上有箭术了得的高手,这支队伍的指挥官依然不肯放弃,不断的指挥着部下架着攻城车朝大门口奔去。

    而他们的人才一靠近攻城车,迎接他们的就是楚云笙和素云他们在城头上的箭羽,而且箭无虚发。

    这可苦了那些豁出性命也要靠近攻城车的赵军士兵了,楚云笙她们所用的箭都是平时他们为了防止秦家军叛乱而囤积在西匝门的,却没有想到到了现在竟然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让他们苦不堪言。

    分明此时城头上可见的就只有那么不到十个人,他们这支队伍至少也有上千人,却拿他们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然而,此时看似守的很轻松的楚云笙却也觉得一点儿都不轻松,这些赵军拼了命都要压着攻城车进攻大门,她们这里只有这几个人,只能依靠地理优势守的住这一时,再过不了多久,等赵军的援军一到,那么她们甚至可能来不及撤退!

    但是,要让她们在此时放弃西匝门而逃走,她又觉得自己做不到,因为秦家军出皇陵的旗花信号还没有发出,也就是说他们现在还身陷在皇陵里,并没有突围出去,在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能让他们两头夹击,她现在能做的,就是拦住这些追兵,给秦家军争取更多的时间,这样一来,他们的逃出去的机会也就更大。

    只是即便是她是铁打的,也有累了的时候,楚云笙不记得自己到底射出去了多少支箭,也不记得自己到底射杀了多少赵军,她现在只感觉两条胳膊犹如千斤重,吊在身上抬都抬不起来,而再看她身边的素云,同样是咬紧了牙关在坚持,刚刚还屯放在墙角的半人高的箭羽,这一会儿功夫就已经见了底儿,她们支撑不了多久了。

    而且,即便是再能多撑一会儿,等到这西匝门一破,凭他们几个人不但不能抵挡这些赵军,而且毫无疑问会成为他们的剑下亡魂。

    “姑娘,我们在这里撑着,你先撤吧,秦家军不能离开你。”素云一边熟练的搭箭上弦,一边对楚云笙道:“我们还能撑一会儿,你快趁着这个机会追上秦家军。”

    闻言,楚云笙摇头否定道:“在这种时候,我怎么可能抛下你们自己一个人逃命,要走,也是要等再坚持一会儿,一起走。”

    说着,楚云笙抬手就再射出三支箭羽,分别又射中了三个企图靠近攻城车的赵军士兵。

    看着自己的部下一个一个的倒下,而他们却没能有一个人能接近的了攻城车,许是觉得再这样消耗下去不是办法,那个赵军的指挥官终于叫停了手下,不再靠近攻城车,但是他们也并没有撤退,就是不远不近的在西匝门内等着。

    而看到这一幕,凭着一口气,一直在不停的射箭的楚云笙这才敢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她不动声色的将身子往后退了一步,然后靠在后面的城头砖上,在底下赵军视线外,她才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歇息。

    “我们撑不了多久了,姑娘,你先走吧。”

    素云见楚云笙依然这么执着,这一次却并不打算任由楚云笙固执下去,因为这一次太过凶险,她们即将面对的是生死,她不能看着楚云笙陪着他们一起死。

    “我知道,撑不了多久,但我还是想再等上一等,能撑上一时就是一时,我们能在这里多撑一会儿,对秦家军来说,就减少了一部分人的死亡,提高了他们逃出王陵的几率,是我们要计划带着他们一起逃出王陵的,所以不能对他们的生死不管。”

    闻言,素云也不好再说什么,在生死大义面前,她相信,楚云笙从来都是选择的后者,这也是她跟别的太多的人不一样的地方。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又响起了整齐划一的脚步声,楚云笙闻声而起,迅速的往前站了一步,这时候就看到刚刚被她们打的憋屈的这支赵军身后突然涌出来更多的赵军士兵,但是这些人依然没有带上攻城器具,所以,楚云笙判断这是跟他们前后脚接到命令来追击秦家军的。

    在这些人到来之后,许是他们之间做了一个交流,后面跟着来的人竟然也就老老实实的守在了城头之下,跟之前的那一波一样,不再轻举妄动。

    楚云笙知道他们是在等,而且看他们的神情,相信攻城的器具很快就到。

    而此时,她们若是再不走的话,就真的来不及了。

    但是,就这么走了的话,楚云笙既不甘心,也不放心。

    心里还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再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一会儿。

    就在她想着心事的时候,素云的声音突然带着几分惊喜的在她耳畔响起:“姑娘,你看!”

    闻言,楚云笙迅速的回了神,并转过身子循着素云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在她们刚刚从审讯室那边回来的路上突然出现了二三十个黑衣人,正是她们的天杀精锐,为首的是落雪吹花,在他们身后还跟着一群少说也有上百的穿着囚服的秦家军士兵,他们推着手推车,手推车的车里用木桶装着东西,上面还覆盖着柏树枝桠,楚云笙只一眼,便看出了他们的目的。

    “走,迎他们一下。”

    说着话,楚云笙就从城头上往下奔,在她回到城门口的时候,落雪吹花他们带着人也才到了底下。

    “姑娘,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落雪对楚云笙报以歉意的一笑,但同时手中的动作也没有敢耽搁,他抬手利落的指挥着属下配合秦家军士兵将木桶和柏树的枝桠分别搬运上城头。

    “能赶来就已经很好了。”

    他们能赶来,这大大超出了楚云笙的意料之外,实际上她不知道的是这早已经在苏景铄跟他们的制定的计划之中,不过是因为之前楚云笙谈及自己的计划还没有设计到撤退后的这一块,再加上时间紧迫,落雪他们也就没有刻意提出来。

    早在从山坳里准备行动的时候,苏景铄就已经算好了何容会派追兵来追击西匝门,也算好了落雪吹花他们带领了秦家军攻克了赵军的兵器仓库之后还能来得及支援西匝门。

    不过是楚云笙不知道罢了。

    此时听着落雪将实情一一道了出来,楚云笙也不得不佩服苏景铄的未卜先知,算无遗漏。

    有了落雪他们的支援,楚云笙顿时觉得压力小了很多,至少将这个西匝门守上一时半刻是不成问题的,最后即便是收不住,他们也可以在撤退的时候将落雪他们带来的柏树枝桠和油一起点燃,先暂时阻断赵军的追击,这样也给他们最后的撤离创造了时机跟机会。

    就在楚云笙觉得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她才再度登上城头,就看到西匝门内不远处又涌来了大片的赵军,而这一次,他们都带着齐备的工程梯,攻城车,还有弓箭等,就差长距离的投石器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是在皇陵内部,楚云笙相信赵军都会将其搬来。

    正是因为在皇陵内部,而被困在西匝门的是赵军,而非他们之前防备的秦家军,所有的一切都调了个个儿,所以,在西匝门往内,赵军都不曾准备有投石器,这些弓箭和攻城车还是赵军放在距离西匝门最近的一个秘密的兵器仓库内的,用来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派上用场。

    而此时,正是那万不得已的时候。

    就在他们后面这些援军到来的时候,楚云笙也眼尖的发现有一道凌厉的光芒自这些人的前面射出,她抬眸循着那一道冷光而去,就看到此时被众人拱卫在当中的何容,此时他穿着一袭玄色锦袍,从容的站在那里,丝毫不见有半点的慌乱和愤怒,即便是此时楚云笙已经将他整个王陵都搅的乱七八糟,四处都可以看到冲天的火光,然而,他的神情依然是从容的,优雅的,甚至还带着几分冷漠。

    何容一出现,刚刚还有些喧闹的赵军士兵一下子安静了起来,下面少说也有近一万的赵军士兵这时候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好久不见,孤的爱妃。”

    远远的,何容的目光就直接落到了楚云笙身上,而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险些让楚云笙吐血。

    “好久不见,赵王。”

    已经懒得再在这里跟他费唇舌,更懒得在这些将士之前解释何容这句话的意思,楚云笙直接对着何容抛了一个白眼,语气里的疏离和冷漠比何容更甚。

    然而,何容似是一点儿也不在乎她的表情和态度,看着楚云笙英姿飒爽的站在城头之上,想着这一晚上因为楚云笙而将他整个王陵闹得天翻地覆的样子,何容的嘴角微微一扬,挂上了一抹冷凝的笑意,他道:“你觉得,就凭你们,能带着那些残兵败将逃出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