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行动开始!

    “怎么了?可是身体有哪里不舒服?”

    何容走到唐雪薫的面前的时候,眼底里已经下意识的换上了一抹柔色,看向她的神情也带着几分专注,跟刚刚的厌恶和嫌弃判若两人。

    而唐雪薫自然是没有注意到何容的神情的变化的,在她的眼里,何容依然是那个会宠着她护着她的三郎,所以,本来还有些嗔怪何容这么半天才回来,但在见到何容的那一瞬间,唐雪薫只觉得自己所有的气都烟消云散了,她的心里,眼里都是他,只要他的心思放在她的身上,她就觉得这世界上什么都是好的。

    “臣妾头有些疼,肚子也不太舒服,刚刚御医来看过了,说臣妾这些日子来奔波赶路,太过操劳,所以动了胎气,御医还嘱咐臣妾切记不可再动了肝火或者有大的情绪波动,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臣妾听到之后害怕极了,所以这才想着找三郎,却没有想到三郎你明明说等臣妾沐浴更衣之后就陪着臣妾的,怎的一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人影……”

    说到后面,唐雪薫的声音已经委屈极了,甚至还带着几分哭腔。

    是人见了,都忍不住心软。

    何容嘴角噙着笑意,抬手便将唐雪薫揽在了怀里,并温柔道:“胡说什么呢,御医那是叮嘱你好好休息,你安心养胎便是,不要考虑太多,咱们的孩子会没事的,你看我这不是立即就赶回来了嘛,最近这些日子这里不怎么太平,所以得要多多提防,我难免会忙上一忙,你作为我的贤内助,得要体谅才是。”

    本来责备的话,让何容这般表达出来,已经带上了几分宠溺,听在唐雪薫的耳里十分的受用,她连忙顺势伏在何容的怀里,点了点头。

    见她已经不再闹了,何容正要揽着她往屋子里走,却在这时候,有一个士兵慌慌张张的从外院跑了进来,一路奔到了院子当中,他的脚步声太急太乱,以至于不等他们禀报,何容就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

    他回眸,就看到那个士兵浑身上下带着血迹,此时正气喘吁吁的趴在院子当中的地板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何容的眸色一紧,下巴微扬,便有一旁的守卫将那似是只一口气的士兵搀扶着走到了他的面前。

    “陛……下……粮仓……遇袭……”

    那人的话还没有说完,脖子一歪就咽了气。

    听到这句话,何容的面色未变,但是周围的人却能明显的感觉到一股冷意已经萦绕在了他的身遭。

    这时候,见他抬手拍了拍唐雪薫的肩膀,然后柔声道:“你先回去休息,我先处理一下这边的事情就来。”

    唐雪薫虽然任性娇纵,但却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当即就点了点头道:“好,三郎,你先去忙,我回房间等你。”

    说着话,她就乖巧的转过了身子,自己在丫头的搀扶下回了房间。

    等到将唐雪薫送走,何容立即朝着院外走去,他们所在的这处地方位于偏南的一角,而粮仓和在北面,在刚刚他所在的院子背靠着一处山壁,还看不到北面的情势,等到他出了院子,转出了一道回廊,才看到有已到火光在北边生起。

    见状,何容的眸色更冷了几分,他抬手,立即招来了身后跟着的曹将军道:“传令下去,严守皇陵入口,另外再多排两个营的兵力去支援西匝门。”

    粮仓遇袭绝非偶然,一定是某些人已经预谋好了的,而综合这些日子秦家军的动向来看,何容相信,这只是一个开始,他们的最终目的是要秦家军逃出这皇陵。

    而秦家军内部早已经有了异动,这些动向他都已经掌握在了掌心,所以才不怕他们的动静,他就怕他们不动,这才是可怕的,然而根据他掌握的消息,却并没有得出他们会在今夜行动。

    能让秦家军内部一下子如此团结并且在短时间内做出这么大的动作的人……会是她吗?

    想到此,何容的掌心突然一片沁凉,他抬手一招,又叫来了身边的一个近臣道:“立即传令下去,调派距离皇陵最近的一支队伍在漯河峡谷埋伏。”

    那人听了之后也不敢耽搁,当即就领命退了下去。

    何容这才从廊檐下走出,站到院子里,任由月光洒满自己的肩头,他闭上了眼睛,侧耳倾听,此时,耳畔除了呼呼的风声,还有嗡嗡嗡的呼啸声,何容知道,那是大队人马移动所引起的山林间的波动而引起的。

    这时候,不远处又有三个守卫飞奔而来,不等到何容面前,他们已经一头跪下并焦急道:“禀报陛下,守备营起火,有人趁着士兵们都熟睡的时候纵火,并在火起的时候从中作梗,让士兵们在大火中自相残杀,我们损失惨重。”

    “陛下,负责西匝门换防的守卫说今晚去应该换下的守卫一个都没有回营房。”

    听着他们一个一个的汇报,何容周身的冷意越发的渗骨,到了最后,跟在最后面的一个士兵已经被这股冷意冻结在了原地,本来要禀报的话,此时却再不敢说出一个字。

    ******

    楚云笙这边,她才弯下腰来,准备将这几个人的尸体藏匿到那块巨石后面,就感受到了地面的震动,而同一时间,她身后的周参将已经激动的上前了一步,并喃喃道:“秦家军出来了!”

    闻言,楚云笙也立即放弃了要弯下腰来搬运这几个人的尸体的动作,她立即站直了身子过来搀扶着周参将往巨石边上靠了靠,然后就听见前面不远处的西匝门的大门突然轰隆一声被打开,紧接着,大片大片的穿着囚服的秦家军士兵犹如潮水一般从西匝门内涌出,借着月色,楚云笙眼尖的看到走在前面的周琦和秦夫人。

    而此时,周琦和秦夫人还没有看到她和周参将,因为他们此时靠着巨石,头顶上还有一方茂密的树林投下来的阴影。

    只看到秦夫人一脸紧张冲在了最前面,在眼看着就要到了楚云笙他们所在的这个路口的时候,她脚腕一转,就要朝着楚云笙他们所在的方向奔来,本来,按照原来的计划,她应该是跟着周琦带着秦家军一起奔往右边那条岔路通往的兵器仓库的,然而此时,她却奔向了这条通往审讯室的路口,原因毫无疑问,她是担心楚云笙的安危,所以这才迫不及待不顾一切的先跑了过来。

    见状,楚云笙连忙上前一步,将身子掠到了月光下。

    在冷不丁的看到楚云笙跳出来的一瞬间,走在前面的秦家军先是一愣,他们有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秦云锦,但是秦夫人却已经激动的朝着楚云笙扑了过来,并惊喜道:“阿锦……”

    一声呼唤,一句呢喃,已经饱含了她今晚所有的担心和不安,所有的疼惜和不舍。

    楚云笙虽然触动,然而此时却还算理智,知道现在的情况危急,时间就是所有秦家军士兵的生命,现在他们现在虽然逃出了西匝门,然而却没有兵器在手上,一旦后面的赵军追杀了过来,再加上前面两个营的兵力以及王陵外的驻守,那么他们今天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想到此,楚云笙连忙抬手一把抓住秦夫人并道:“走,你们快去兵器仓库,不用担心我。”说着,楚云笙抬眸看向秦夫人身边的周琦道:“周叔叔就交给你照顾了。”

    闻言,周琦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几步上前搀扶起了周参将。

    秦夫人抬眸看向楚云笙,但见楚云笙的眼底里都是坚定的神色,也不好拒绝,只好点了点头。

    然后,他们也不敢耽搁,立即带着大部队黑压压的一片秦家军直接往兵器库的方向奔去。

    楚云笙则退后到了一边,这时候从她身侧突然窜出来素云的身影,在素云的身后还跟着几个眼熟的天杀的精锐。

    “姑娘,走吧。”

    楚云笙还没有说什么,但素云已经知道了她想要做什么,所以,她也没有问,直接在打开了西匝门完成自己的任务之后就来了审讯室这边找楚云笙。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然后就带着素云以及这几个天杀的精锐一路朝着中间的一条岔路口飞奔。

    中间的这条岔路口通往前面的两个守卫营地。

    虽然此时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那边的守卫营的士兵应该已经有所察觉可能已经醒过来甚至已经朝着这边赶过来了,但是她还是想要过去看看,看看能不能趁着他们没有行动之前做点什么事情,阻挡他们一下,这样一来,也为等一下秦家军去取兵器的士兵争取一点时间。

    她们一路都没有说话,直接提起轻功就往守卫营走去。

    幸运的是,她们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竟然还是一片静悄悄的,并没有什么异样。

    待走近,还能听到各个营房的士兵发出的鼾声。

    楚云笙对素云使了一个眼神,然后两人飞身一跃,就越到了这个营地的哨卡跟前,然而她们的脚尖才点地,尚未站稳,就听见了哨卡上突然响起了号角声和战鼓声。

    果然前面的大动静还是被这边察觉了,虽然这边的哨兵尚未搞清楚是什么状况,但却也不敢耽搁,所以就立即响起了战鼓准备第一时间集结赵军士兵,不得不说他们的反应也是极快。

    但是他们反应快,楚云笙和素云的反应更快,她们相互看了一眼,便明白了对方所想,然后两人一起,纵身一跃,就跃上了高高的哨卡,还在半空中的时候,楚云笙就已经将手臂内侧的匕首滑落到了掌心,在她的脚尖落到哨卡上的时候,她手中的匕首已经划破了夜风直接收割掉了这两个正在击鼓和吹号角的赵国士兵。

    几个手起刀落的瞬间,左右两边的哨卡上的守卫就已经被她和素云以及她们所带的天杀的精锐们解决了,然而之前这几个赵军士兵已经吹响的号角和战鼓还是惊动了不少营地里的人,各个营帐也在纷纷点亮了灯,眼看着这些士兵很快就要穿好衣服集结,楚云笙也不犹豫,直接抬手就拿过了已经倒在地上的几个守卫身上的箭雨,然后抬手撕裂了他们身上的衣钵,将布料包裹在了箭头之上,再用哨卡上那熊熊燃烧着的两盆火将这箭头上的布料点燃,等着这布料燃到最盛的时候,楚云笙抬手就拿起了挂在一旁的弓箭,搭弓上弦,蓄势之后,抬手一放,就将那燃着火团子的箭射向了距离哨卡最近的一个营房顶上。

    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

    夏日晚间的风本来就是带着燥热的,再加上赵军的营房为了避暑大多都覆盖上了新鲜的从山上砍下来的柏树的树枝,这样一来,那一团火苗落到柏树的树枝上,就犹如一瓢水倒入了油锅里,顷刻间就炸裂了开来。

    刚刚还只是一小团的火,眨眼间就蔓延到了整个屋顶,见状,楚云笙如法炮制,再分别射出了几支箭,不为杀掉这些赵军士兵,她只为制造一场大火,阻断他们从这哨卡走出,这样一来也为秦家军的撤离争取最大的时间。

    看到楚云笙这么做,素云他们也都跟着纷纷效仿。

    一时间,十多支带着火的箭头擦破黑夜纷纷落入赵军的营房,刚刚还安安静静的营房,眨眼间便炸开了锅,到处都是尖叫声,嘶吼声,甚至哭喊声。

    而此时正好顺风,老天爷也在帮着楚云笙,将这风势往营房那边推,所以这火势也就越发的扩大,这时候就听见底下乱糟糟一团的赵军士兵里面有人在大声的嘶吼着:“往后撤,往后撤!”

    而随着这些嘶吼声,那些才从睡梦中醒来,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置身火海的赵军士兵也就来不及考虑,纷纷跟着这指令齐刷刷的往后退去。

    而楚云笙的目的,就是要他们退。

    他们这一退,就在短时间内不能再追击秦家军。

    看到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楚云笙对对面哨卡上的素云做了一个手势,然后两人便带着天杀的精锐一起从哨卡上撤下,转身去追赶已经离去多时的秦家军。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