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营救

    在接收到楚云笙那般坚定的目光之后,素云也不好再说什么,她看着楚云笙的眸子,然后认真的点头道:“姑娘你只管放心去了,这里我一定会守好。”

    闻言,楚云笙也点了点头,便直接转身就掠向了黑暗里。

    然后,一路飞奔,朝着之前看到的图纸上画着的审讯室的方向,而这一路虽然也有守卫但却没有西匝门里面那般守卫森严,楚云笙轻轻松松的就避让了开来。

    一路轻轻松松的就到了靠在山壁建造的审讯秘牢。

    楚云笙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发现这里外面也并没有多少守卫,至少黑暗中看不到暗卫的存在,只有门口两边分别站着十余个人,她想要从正面,只怕也要打草惊蛇。

    现在放在她面前的有两个选择,要么再等上这一刻钟,等到秦夫人周琦那边带领的秦家军大部队行动到了西匝门,闹出了再也掩盖不住的动静,然后她再趁乱从这里进去,要么她就要伪装或者潜伏进去,但是那样的话,很容易被识破,毕竟现在自己是只身一人,身边再没有天杀的精锐或者秦家军士兵的帮忙,而且她现在还不知道周参将的情况,后面的这个选择太过冒险。

    在仔细的对比了一下,楚云笙决定先等等。

    毕竟这里离西匝门很近,如果到了子时,那边还没有动静传来,那就说明行动异常,她赶赴西匝门支援也还来得及。

    所以,在做了这个决定之后,楚云笙直接掠身到了审讯室外的一个树丛里蹲了起来。

    然而,不等到了一刻钟,耐着性子蹲在树丛里的楚云笙发现有四个护卫从她刚刚过来的方向而来,一看到他们的身影,楚云笙心底便是一惊,他们也是刚刚从西匝门前过来的,会不会察觉到西匝门的异样?

    在黑暗中,楚云笙的眼神也格外的好,她仔细观察过了这几个人的面色,确定他们的面上表情镇定从容,并无半点慌乱和紧张,她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将身子往树丛深处藏了藏。

    那边的四个人很快就到门口的守卫处,然后楚云笙就看到他们拿出了身上的腰牌,并对守卫的人道:“陛下让我们提周拓过去。”

    闻言,门口的守卫认真看了看腰牌,便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就放了行。

    而楚云笙这边,看着那四个人走进了审讯室,她的心也跟着再是一紧。

    周拓……

    她不记得秦夫人他们有说过周参将的名字,而她的记忆里也确实没有关于周拓的记忆,那么这个周拓是不是他?

    如果是的话,被这四个人提了出来,再送往何容那里的时候,必然要经过西匝门,这样还等于是帮了她的忙,但是如果不是的话,她要是跟着这四个人走的了话,那么周参将岂不是还在这牢狱里受着难,而她也将错过最好的营救时机。

    怎么办,眼看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距离最后约定的时间已经不到一刻钟。

    心下紧张也焦急,但是面上楚云笙却还是沉得住气,她抬眸看了看门口,确定那边没有侍卫的视线是往这边看的,便身子一动,就掠出了树丛,然后飞快的到了刚刚这四个人经过的路口,然后在一株长势较好的树下隐住了身形。

    等她这边才将自己藏好,那边审讯室的门口已经响起了枷锁铁链摩擦的声音,紧接着,楚云笙就看到刚刚进去的四个人分前后左右四个角围住了一个人走了出来。

    那个人脖子上手上还带着枷锁,脚上也被拴着粗壮笨重的玄铁链子,他的头发乱蓬蓬的洒在了枷锁上,不仅将整个枷锁都遮盖了大半,也将他的脸都遮住了,楚云笙根本就看不出他本来的样子,也不能从此时的身形上判断出到底是否是周参将。

    她只好看着他们四个人压着他,一路从审讯室出来,慢腾腾向她所藏身的地方走了过来。

    许是不能忍受他走的太慢,走在后面的守卫还连踹了他几脚,直接将本来就行动不便还带着沉重的枷锁玄铁链子的他给踹翻在地。

    也正是因为他被踹翻在地的这一瞬间,之前乱蓬蓬遮挡在他脸上的头发被甩开,楚云笙透着朦胧的光线看到了那一双明亮的眸子,只这一眼,她的心就松了一口气。

    然而,紧接着,她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这人确实是周参将无疑,周拓就是他的全名,不过是秦夫人之前介绍他的时候,让她叫周叔叔,而旁的人也都叫他周参将,所以楚云笙之前才不敢确定。

    如今一旦确定了,再看他此时已经被折磨的完全不成样子的惨状,楚云笙的心里瞬间就冒起了一团无名之火。

    此时,他还穿着早上她才见到的时候的赵军给秦家军定制的囚服,然而,此时的那件衣服上已经再没有一块完整的好的地方,到处都是血污,到处都是鞭痕印记,早上的时候,跟她道别还看着她的温热的眉弯,此时也爬上了一道道伤痕,那本来还有几分岁月褶皱,但却难掩年轻时候的帅气模样的脸颊,此时也并没有一处是好的,都在流着血。

    不过才一天的时间,他们这些人到底是对他都做了什么!

    一股难以言状的愤怒从楚云笙的心底里冒了出来,她愤怒的看向此时还在有一脚没一角的揣着周参将的那两个赵军士兵,与此同时,她手臂内侧的匕首也已经悄悄滑落到了掌心,在指尖触碰到那冰凉的匕首的一瞬间,她的眸子里已经带上了几分冷凝的杀意。

    但是,这时候却并不是动手的最佳时刻,因为他们才出了审讯室没有几步,审讯室外还有那十多个士兵在看着,如果此时她贸然冲出去,也许能凭一己之力将这些人都诛杀在了的当场,但是却难保不齐会惊动审讯室里的人,到时候再闹出什么大的动静,影响到了他们马上就要进行的大行动的话,那就耽误大事了。

    所以,这时候,即便是她愤怒到了极点,却也只能忍着。

    后面的两个赵军士兵在踢了几脚之后,发现周参将并没有什么反应,再一看他这时候的惨状,心底里也带着几分担忧,毕竟人都这样半死不活的了,要是就这样死在了他们手上,他们回去也不好交代,毕竟是赵王要找的人,所以,不等周参将从地上自己站起来,他们两个人已经从后面一左一右的架起了他,直接速度的往楚云笙所在的这个方向而来。

    一看到他们过来,楚云笙连忙运起了轻功往后退去,因为这里离审讯室门口太近,如果发生打斗的话,会引起里面的人的怀疑,而她若是越往后退一点,也就越发靠近西匝门,越安全一些。

    在退到一处有一块巨石的岔路口,楚云笙确定了如果在迅速的解决掉这四个人的时候不会有太大的动静让刚刚审讯室门口的守卫听到之后,就立即闪身到了巨石边藏起了身子。

    等着他们几个人快要到达面前的时候,她蓦地从石头后面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直接向这四个人撞去。

    这四个人明显也是一怔,没有料想到会有人突然从这石头后面走出来,再看楚云笙身上穿着赵军的战袍,他们在诧异过后也就没有生出警惕,即便是看着楚云笙朝着他们几个人撞了过来,也没有想到要避让,而且为首的那个守卫还对楚云笙训斥道:“什么人!这大半夜的在这里做什么!”

    听到这句话,走路有些跌跌撞撞的楚云笙这才顿住了步子,她摇摇晃晃的站着,然后抬手指了指他们四个人吐字不清道:“你们是什么人!这大半晚上的在这里,莫非是要跟我一起喝酒的?”

    闻言,那四个人心底里的疑惑才解开了,原来是个嘴馋半夜偷偷喝酒的士兵,喝高了跑来这里撒欢。

    在赵军营地里,虽然明面上禁止士兵喝酒,但是私底下那些老酒坛子们哪里经得住馋虫上脑,手里头有些闲钱的都会悄悄的给负责采办的塞些好处,让他们给带些酒回来解解馋,这在赵营的士兵里面已经是众人皆知的秘密,更何况前两日才发了军饷,在半夜里偷偷喝酒的士兵应该也不少,但是像这样喝的酩酊大醉的却很少有几个,虽然对于这个上面看管的松,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若是闹的太过,那军法也不是闹着玩的。

    所以,在听到楚云笙的这句话的时候,这四个人也没打算搭理她,毕竟是一个酒鬼,他们正要带着周参将绕过楚云笙。

    然而,楚云笙哪里肯,她一个趔趄就歪倒在被四个人护着的周参将身上,然后一把抓到身边最近的一个赵军士兵道:“哎?你们跑什么?”

    那四个人本来也没想着要管楚云笙这档子事儿,然而此时楚云笙竟然还贴到了他们面前,他们的面色一沉,下意识就要发作,然而咒骂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才发现刚刚被楚云笙这醉汉抓着的士兵蓦地倒在了地上,另外三个人一惊,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楚云笙的手腕也已经一转,直接拿着那还沾着血的匕首飞快的在这三人的面前转了一圈,飞快的封锁住了他们的咽喉。

    一击毙命,并且也让他们临时前都不能发出任何声响。

    唯一不好的就是从他们身上喷涌而出的鲜血溅起了周参将和楚云笙一脸。

    “大小姐!”

    周参将在楚云笙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已经认出了她来,并且在这四个人还不知情的情况下,他的步子已经下意识的让了让,避开了同这四个人贴近了距离的接触,也为了方便楚云笙接下来的那一手必杀招。

    楚云笙点了点头,连忙弯腰在这四个尚未咽下最后一口气的人身上摸索出了枷锁的钥匙,她一边给周参将解开,一边道:“让您受苦了。”

    “大小姐这说的是什么话,即便是死,只要是为了秦家军,为了大小姐,我也是觉得值得的,倒是大小姐,你一个人来这里救我可曾想到过会遇到危险?”

    周参将抬眸认真的看着楚云笙,此时,他的一双眸子里满是担忧,说出来的话虽然带着几分责备,但是楚云笙却是知道,他这是作为一个长辈的立场,是在关心和心疼她。

    “您放心,我没事的。”

    楚云笙摇了摇头,示意周参将不要担心。

    说话间,楚云笙就利落的解开了枷锁,然后弯下腰来,在一个赵军士兵的衣摆上一划,直接割裂了他的一截衣摆,然后递给周参将,示意他擦一下脸上的血水,而她自己也割下了一段布料,将自己面上还带着温热的血水给擦干净。

    才做完这个,楚云笙就想要弯下腰来将这几个人的身体藏到后面的那个巨石之后,因为秦家军还没有到达这里,一切都还有可能生出变数,所以,万一这里再有人经过,发现了这四具尸体的话,后果也不堪设想。

    本着一切都要小心谨慎的原则,楚云笙正弯下腰来打算搬运这几个人的尸体,此时却蓦地感觉到地面一阵震动,她俯下的身子也随着一怔。

    *******

    却说何容这边,在一路从西匝门过来,走了一炷香,才要到了他住下的地方,他才蓦地想起来有哪里不对,只是一时之间也想不到到底是哪里不对,但一定是今晚出去的这一刻才感受到的,所以他当即就抬手招来了几个护卫,让他们速度去将周拓提审过来,他今晚见过的最有可疑的就是周拓了,如果是哪里不对,也应该从他身上下手。

    看着那几个人飞奔而去的身影,何容依然觉得不安。

    而这时候,一声娇滴滴的声音自不远处响起,紧接着,唐雪薫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前面院子门口柔和的灯笼的光线下了。

    “三郎……”

    这一声婉转哀怨,带着几分嗔怪,带着几分楚楚可怜。

    然而,听在何容的耳里,却又觉得自己对唐雪薫的厌恶多了几分,但是,他却不得不提起步子,迎了过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