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拷问

    果然,在搬出皇后娘娘的名头之后,门口的守卫面上的表情也已经有了几分难堪,因为他刚刚就在这里,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之前的那个近臣给何容汇报的情况的。

    所以,如今本来就得宠的皇后娘娘再有了身孕,这是他们这些小人物万万都得罪不起的,稍有差池,可不就是这个太监所说的,要掉脑袋嘛!

    而且,他刚刚也只是例行公事的问了问,这太监一路追随着何容过来,肯定是找何容有事情的,他这副小身板,这嗓音,这做派,哪里跟秦家军有半点的牵连,只是他的态度真的是不太好,所以自己才想起来要拦上一拦,如今看样子,也确实是急事,他再拦着,只怕是要担罪过的,所以即便是在这太监恶劣的态度下撞了个灰头土脸,这守卫队长也觉得总比出了什么事情自己要受罚担责任的强,所以,他抬手一招,就让身后的士兵给放了行,并道:“既然是皇后娘娘的事情,自然不敢耽搁,快去吧。”

    闻言,那个太监抬眸得意的扫了他一眼,然后就一路继续迈着碎步小跑着往何容之前过去的方向去了。

    等到那太监走远了,楚云笙才从那石室后壁的阴影里走出,她本来还有些犹豫到底是等何容折返回来之后动手,还是为了不耽误时机现在动手,如今看来,得等上一等了。

    因为看那太监如此行色匆匆的样子,再加上他刚刚的话,楚云笙猜测多半是唐雪薫那里有什么情况,要找何容快一点回去,而唐雪薫撒娇顽劣也不是头一回了,何容以前能纵容她,现在更得纵容她。

    所以,楚云笙觉得,在这里等着就是了,相信不多时何容就会出现在西匝门后面那条路的尽头。

    而此时,何容正在审讯室。

    皇陵的审讯室是在一处阴暗潮湿的山体上开凿出来的,比起暗牢,这里更像炼狱一些。

    到处都弥漫着一股腐臭味道,那些平素里只敢躲藏在阴暗处的老鼠们成了这里比赵军还要肆掠的存在,比起这个,四下里时不时的响起的撕心裂肺的嘶吼声音,听着更让人胆颤心惊。

    何容就坐在最外间的一间审讯室的藤椅上,在他面前的木桩子上用满是倒刺的藤条绑缚着一个人,那人一身衣衫都被血水浸透了,根本就看不出本来的模样,头发也因为受过残酷的刑罚而湿哒哒的黏在了一起,只有那一双眼睛在这阴暗的石室内显得格外的晶亮。

    “周拓。”

    何容看着下面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人,眼底里带着几分浮冰碎雪的冷意,嘴角却还噙着笑意道:“你知道孤为何要亲自来见你吗?”

    闻言,刚刚被一盆凉水泼醒的周参将抬起头来看向何容道:“赵王想要见谁,想什么时候见谁,自然都是您的选择,与我何干?我只想知道我为何会被带进这里来?”

    听到下面的人死鸭子嘴硬,到了这一步还是不肯承认,何容嘴角的笑意越发冷了几分,他的手指搭在藤椅的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叩击着。

    空气里安静的可怕,只有从周参将的身上头发上混着冷水血水的珠子滴落在地面上发出的滴答声。

    而那些站在旁边的赵军守卫甚至曹将军都不敢说一句话,只等着何容做出下一步决定。

    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喘息的功夫,却让在场的人觉得仿佛过去了数个时辰一般。

    “你自己都不知道你为何会被带到了这里,我们怎么会知道?”

    所有的人等了半天,才等来何容这句话来,而这句话让在场的周参将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他冷笑一声道:“你们想随便按一个罪名将我杀了就杀了罢,何必这样生不如死的作践我!”

    “杀你?”

    听到周参将这句十分有骨气的话,何容嘴角一扬,冷意去了几分,却多了两分杀气,只听他道:“不,孤暂时还不会杀你,孤是最近调查才知道,以前的秦云锦跟你很是亲厚,你说,如果她现在来了这王陵,会不会第一个来救你?”

    何容的话轻描淡写的,然而听在周参将的耳里,却犹如在他的脑子里和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难不成大小姐的行踪被暴露了?!又或者说这一切都是狡诈的何容的试探?

    周参将不确定,然而多年来跟在秦将军身边,见惯了战场的厮杀和尔虞我诈,早已经练就了周参将沉稳的性子,即便是此时内心里早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表面上他却依然能做到镇定自若,甚至在何容投递过来探究的眼神的时候,他的眸子里都是带着浓浓的仇视和蔑视的,丝毫不见有听到何容这句话的慌乱和震惊。

    而即便是这样,何容的眸子依然犹如鹰隼一般牢牢的锁定在周参将的身上。

    这时候,周参将的嘴角微微一扬,眼底里蓦地带上了几分柔和和担忧,他道:“大小姐……只要她安好,比什么都重要。”

    一句话,就已经能让人听出来,此时他并不知道秦云锦的下落。

    但是,在刚刚何容问出的那句话的时候,周参将并没有注意到何容说的是“以前的秦云锦”,何容话外的意思是曾经的那个真正的秦云锦,而并非现在由楚云笙占据了身体的秦云锦。

    只是,这只是何容的表达,他本来也没想让周参将听明白,所以,不知道内情的周参将自然是没有注意到。

    在得到周参将这般回答之后,何容才渐渐的从他身上收回了目光,然后冷冷道:“孤倒是不相信,有你们这些人在孤的手上,她会袖手旁观,孤至少也要看看她看到你之后的反应。”

    虽然心里已经相信周参将不像是会说谎的样子,也觉得这时候楚云笙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王陵,但是何容在周参将的面前还是撂下这一句话来,所谓兵不厌诈,他只是再想看看周参将的反应。

    闻言,周参将突然笑了起来,他的眼底里也带着的是温暖细碎的笑意,然后只听他道:“既然赵王这么一说,我就可以放心了,至少你还在打着用我们来做诱饵来引大小姐上钩,那么自然也就说明大小姐还活着!”

    “只要她好好的活着,哪怕牺牲我们所有的秦家军都无所谓,我们也不会想要她来救我们的!”

    说着话,周参将的眸子已经逐渐变得冰冷无比。

    而此时,对面的何容眼底里的杀意才渐渐淡去,他才终于确定,这个周拓确实是不知道秦云锦的下落的。

    看来,这一切都是自己多想了。

    想到这里,何容顿时觉得无趣了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就做出这个决定要亲自提审周拓,是想从他这里得到关于楚云笙的消息吗?

    念及此,何容的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了一抹嘲讽的弧度,他笑自己。

    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再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何容直接站起了身来,朝着这间审讯室外走去,他才走出一步,后面的曹将军立即跟上,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陛下,这个周拓,是留还是杀?”

    何容甚至连步子都没有顿,直接往外走。

    见状,曹将军就已经明白了何容的意思,他转过头去,对跟在他后面的审讯官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就要快步追上何容。

    而这时候,何容的身子蓦地一顿,他突然转过头来,看向曹将军道:“先留着。”

    曹将军本来是提起步子要追赶何容,却冷不丁的见到何容顿住了步子,差点没有一头撞上,他有些慌乱的止住了步子,然后也不待细想何容一会儿要杀一会儿要留的用意,只连忙跟着身后因为他刚刚的命令就要动手的审讯官叫了停。

    在来审讯室之前,何容就觉得烦闷无比,此时从这里走出,他依然觉得压抑和烦闷,这种情绪不但没有得到缓解,反而越发盛了几分。

    他想要发泄,却找不到途径。

    就在这时候,从西匝门那边一路小跑着过来的太监气喘吁吁的来到了何容面前,一边叩拜一边道:“报陛下,娘娘说身子不舒服,肚子有些隐隐的疼,御医也没有办法,此时等着陛下拿主意呢。”

    说这句话的时候,这太监还不时的小心翼翼的抬起眼帘来观察何容的反应。

    他的这些小把戏全部都看在何容的眼里,而他也在一瞬间就猜到了唐雪薫的用意。

    那里会有什么肚子疼、御医都没有办法,不过是她的矫情,在想着办法的叫他回去。

    想到此,何容只觉得心底里压抑的情绪又烦闷了几分,他本来提起来要往回走的步子不由得顿住,此时却不想回去了。

    然而,等到情绪稳定,理智却又告诉他,既然唐雪薫刻意安排了这一出矫情的戏码,而且还叫这太监来观察自己的面色,自己面上也得要装上一装。

    已经同她演戏到了这种地步了,也不差这最后一段。

    念及此,何容眸底里划过一丝担忧,他身子一动,上前就踹了这太监一脚,并怒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现在才来报!”

    说着,不等那太监从地上爬起来,他已经提起步子,加快了些速度往回走。

    而那太监虽然被踹到,但在爬起来之后,脸上就已经乐开了花,他刚刚将何容的表情都看在眼里,所以现在只等着回去悄悄跟皇后娘娘禀报之后拿奖赏了。

    这一边,何容一路怀揣着心事往回走,在路过西匝门的时候,也没有注意到异样,若换做是平时,以他的机敏定然会觉得此时空气里流动的血腥味道浓郁了几分,然而近日他心里烦闷着,还在想着心事,所以自然也没有将心思放到其他的上面。

    楚云笙躲在石室后面,一路目送着他从西匝门走出,直到没入黑暗,她的心才稍稍的放下。

    此时,只要是何容没有在这里坐镇指挥,她们的胜算很大!

    楚云笙藏匿好了身子,又等上了一刻钟,确定了何容此时多半已经回到了唐雪薫的温柔乡,便不再犹豫,直接对城头下面灌木丛里埋伏着的老赵几个人发出了信号,然后她就折身带着素云几个人来到了城头底下。

    在走下来的时候,看到之前那个守卫,他也正抬眸好奇的看向楚云笙,并道:“这么晚了,还不是换防时间,你们做什么?”

    闻言,楚云笙低着头,然后对他做了一个要说悄悄话的手势。

    那人的面上带着狐疑,但是眸子里还是有几分警惕,并没有立即走到楚云笙面前,而此时楚云笙已经看到了不远处蓄势待发的老赵几个人,而此时这一波的守卫也不过才十几个人。

    想到此,楚云笙再不迟疑,就在这个守将眉梢一皱,正要开口的时候,她已经一个飞掠就到了他的面前,抬手就给了他一刀,然后迅速的去收割下一个人,而就在楚云笙动手的同一时间,老赵那边的几个人也飞一般的掠到了面前。

    他们几个人里应外合,一起动手,面前的几个守卫根本就不够看。

    在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掉这里的人之后,老赵叫来了楼上的十几个秦家军,顶替了之前这一波赵军的位置。

    楚云笙看到这里再没有其他的事情,一切都准备就绪,而此时距离子时还有不到一刻钟,应该再生不了什么比变故,她就转过头去对老赵和素云道:“这里你们先守着,我要暂时离开一下。”

    闻言,老赵和素云皆是一愣。

    老赵还没有想到楚云笙要去哪里,然而素云却在第一时间想到了,她连忙抬手制止了楚云笙的动作并道:“姑娘,我跟你一起。”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的心头一暖,却摇了摇头道:“你就在这里跟老赵一起,这个位置至关重要,不能没有人,我去去就来,不会有事。”

    她想要趁着这一刻钟去一下审讯室,看看能不能救出周参将。

    有一点何容是没有猜错的,无论是以前的秦云锦,还是现在的楚云笙,都不能对给予她温暖的周参将的生死置之不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