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章 潜入西匝门

    这一夜,似是比平常的夏日夜晚更沁凉了几分。

    入夜后,在等来了周琦派来的两个领路的人之后,楚云笙就跟着素云出发了。

    许是一整天都待在密室里,才一脚踏出石门,她还有些恍惚,身子也有些摇摇晃晃险些站立不稳,还是一旁的素云及时的搀扶着了她,并关切道:“姑娘,没事吧?”

    楚云笙摇了摇头道:“没关系,只是暂时没适应,你放心,我的风寒已经无碍了。”

    说着,她还朝着素云动了动胳膊腿儿。

    见到她这般样子,素云也才放下心来,从她们所在的位置出发前往西匝门,等同于要绕半个王陵,所以即使最终行动定在子时,为了防止生出其他的变故,楚云笙她们这一行还是选择提前了两个时辰前往。

    周琦派来的两个引路的人显然对这王陵里的地形和布防十分熟悉,所以一路几乎都没遇到什么麻烦,她们顺顺利利的就到了西匝门。

    远远看到西匝门如同一道铜墙铁壁的矗立在那里,楚云笙心里就多了两分紧张,不用说,这里是赵军王陵里至关重要的一处布防,所以其守卫森严可想而知,而她还没有具体想到该如何突破这道防线。

    是先要混迹进去,跟周琦的人里应外合,还是该用其他的办法,她都没有具体的计划,只等着到了这里在临场发挥,却没有想到这西匝门看起来比自己想象中的更犹如铁桶、更戒备森严。

    领路的两个人将她们带到了距离西匝门不远处的一丛花园里,而这里已经有十多个秦家军的精锐在这里等着楚云笙了。

    等到楚云笙到了,领队的老赵已经在那里等了,他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大小姐,楚云笙应了之后,听到他道:“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这也正是楚云笙现在正苦恼的,眼看着离大行动还有一个多时辰,虽然算起来还早,但对于她们来说,要在大行动开始之前就攻克这座壁垒,所以时间并不充裕。

    但是,该怎么办呢?

    想到此,楚云笙抬眸扫了一眼跟她们一样躲在草丛里的秦家军旧部,然后道:“一共有多少人?”

    老赵压低了声音道:“二十个,这已经是我们能抽调出来最多的人,都是在各个秘牢里抽出来的人拼凑的,因为如果始终的人数太多的话,会被赵军察觉。”

    二十个人,加上楚云笙和素云,不过才二十二个人,而这里至少也有三百个以上的守军,也就是说,每个人至少要做到以一敌十,并且还要动作迅速,否则的话等到他们来得及给不远处的军营发了求救信号的话,那么他们的行动就等同于彻底暴露了,而且这些守卫有一些在城头上,每隔几步都有两人把守,有些在城投下屯兵的石室,十分分散,单靠几个人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并且,之前楚云笙看到西匝门的布防图,上面画着的是这道西匝门后安排了赵军的四个营在驻守,一旦这边的城头上有任何的异样,近在咫尺的营地就会立即派兵支援。

    事情一下子变得很棘手。

    如果直接硬拼的话,她们几乎没有胜算。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楚云笙身上,等着她决策。

    而楚云笙的脑子也在飞快的运转,她抬眸看了看不远处城头上站着的守卫,仔细对比了自己想得到的几个办法,觉得似乎没有哪一个比先混进去然后挨个击破更好了,所以,这才转过头来看向老赵道:“他们这里的守卫多久换一次防?”

    “两个时辰。”

    老赵已经在很久之前就在为秦家军逃出皇陵而做着努力了,所以对于这些了解的比一般人更充分。

    两个时辰。

    听到这个词语的时候,楚云笙心头一喜,眉梢也忍不住扬了起来,因为从这会儿开始,一直到子时,也不过才一个多时辰,如果她们在这期间拿下了西匝门的话,只要不弄出动静,等到周琦和秦夫人带着秦家军突破到这里的时候,赵军的换防人员还没有来,对于她们来说简直就是个好消息。

    而且,只要她们将这一波的换防顶下,在这两个时辰之内,她们也都是安全的!

    想到这里,楚云笙心底里也是一松,至少比起之前的无措来,现在已经有底气多了,她抬手招来老赵,然而低声在他和素云耳畔道:“等下换防的人来了之后,我们要以最快的动作截掉跟在最后的一支队伍,然后趁着前面的人转过那个转角的时候,我们换上截杀的这一支队伍守卫的装备,然后混进去,再然后……跟着前面的人到了指定的位置之后,分头潜入各个屯兵的石室,趁着里面的人毫无察觉的时候先一步击杀,等到将这屯兵石室里的人击杀了之后,再派两个人返回那前面的一道门,跟后面等着的兄弟们里应外合,将门口的人替换成自己的人,剩下的在城头之上的人,就等着我们关起门来解决了。”

    楚云笙将这些步骤一一道来,听的一旁的老赵一愣一愣的。

    他没有想到楚云笙竟然会想到如此大胆的步骤,因为这法子虽然听起来确实是很有效率的,但也是最危险的,一旦被察觉,那么很有可能所有人都会被暴露,甚至牵连到最后的大行动。

    然而,如此大胆危险的行动,听楚云笙说来,却似是十分笃定自信,老赵看向楚云笙的眸子,只看到她的眸子熠熠生辉,即便是在黑夜里,也有这让人不敢直视的光芒。

    让他本来还带着的疑问也下意识的吞回到了肚子里,只觉得看着这样的眸子,跟着这样的人,一定错不了。

    “你们都没有意见吧?”

    楚云笙转过眸子看向老赵和素云,见他们两个人都不说话,已经默认了她的法子,她叹了一口气,然后道:“那咱么把细节再推敲一下。”

    说着,她拉过老赵和老赵带着的一些人,围坐在一起,将细节一一推敲了出来,最后决定由老赵领着五个人在草丛里断后,也是最后跟里面的人里应外合替换门口的守卫,而楚云笙和素云则在混入西匝门,然后分一左一右分别负责两边的守卫清算。

    等到将一切细节都推敲好了,还不等楚云笙歇会儿,她们等着的换防的人就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

    这一队人步履整齐划一,浑身上下都带着肃杀之气,只远远的,就已经能让人感受到那逼人的杀气,一看就是常年在战场上摸爬滚打过的,跟那些整日里花拳绣腿的操练却没有实战经验的士兵们不一样。

    一看到他们出现,楚云笙就已经对老赵和素云做了一个小心的手势。

    随着他们的脚步声渐渐近了,楚云笙的手也已经按在了已经出鞘的匕首上,她猫着腰,找到了一个最好的位置。

    这一队人看起来应该只有二十多个上下,应该是第一批换防的守卫,这又比楚云笙预想之中简单多了,她本来以为这里的守卫跟皇宫一样,是一个换防点换一拨,如今看来,她还是没有同老赵问清楚,看样子,是分城上城下,还分左右,几个支部分别换的。

    这样也好,至少之前她还在担心几百人的队伍突然被他们击杀掉了后面尾随的十多个会闹出很大的动静因而容易暴露,如今可好,一下子解决。

    想到此,楚云笙的眸底里浮现出了一抹冷色。

    她冷静的看着这一队人在慢慢的经过他们面前,然后等着他们即将错过她们走到前面那一片被树荫遮挡的阴暗区域的时候,楚云笙再不迟疑,第一个纵身掠向了走在最后的一个人。

    而同时,素云以及之前已经安排好的另外十多个人也都第一时间跟上了楚云笙的步子,既然是被周琦选中来执行如此重要的任务的,这些人的身手也定然不会弱。

    在楚云笙迅速无声的掠到最后一个人身后并一手捂住他的口鼻一手割破他的喉咙的同时,那些几乎跟她一起出动的秦家军旧部和素云也紧随着一一得手。

    刚刚还二十来人的队伍,瞬间少了一大半,而走在前面的人这时候才有所察觉,下意识的都要转过头来看去,而不等他们看清楚身后的情形,楚云笙他们在一击得手之后,就立即扔下了手中已经不可能再生还的赵军抬手就掠向下一个目标。

    这一切都发生在眨眼间,这些赵军士兵不过前脚才踏进了这一片阴暗区域,下一脚却都已经各个命赴黄泉。

    而此时初战告捷的楚云笙她们也不敢大意,在得手之后,就立即褪去了这些人身上的铠甲战袍,迅速的穿在了自己身上,然后再捡起了刚刚他们尚未来得及出鞘的剑,列队整齐的学着他们刚刚的样子,向着转角过去的入匝口走去。

    至于这一地被扒掉了战袍和铠甲的尸体,自然有后面藏身的老赵他们几个人收拾,楚云笙她们现在得尽快的走出这一片阴影,因为头顶上方还不时的有守卫的士兵探寻的目光投递过来,如果在这里耽搁久了,肯定会被怀疑。

    在出了这一片阴影之后,楚云笙她们顺利的到达了匝口,老赵的一个部下领着队伍,将刚刚从一个赵军领队身上搜出来的令牌对门口的守将看了,门口的守将也没有问什么就直接放了行,毕竟在这守卫森严的军营里,很多时候令牌可以说明一切。

    在顺利的混进了城头之上后,楚云笙和素云就要分别开始按照原计划,两个人分别带着一拨人马分散去了各个屯兵的石室,眼看着一切都能如她所愿,但偏偏却在这时候横生了变故。

    楚云笙跟素云才走到跟本来她们这支队伍换防的那一间石室,看着里面数十个陌生的赵军士兵,楚云笙的手也已经悄悄的按在了匕首之上,想要动作迅速的解决掉他们。

    而这时候,对面的那个守将也皱眉不解道:“老李他们呢?今晚不该是他们跟我们换?我怎么看你们那么眼生呢?”

    他只是随随便便的一问,然而对于本来就有几分心虚的楚云笙来说,却不得不提高了十二分的警惕,她就怕这时候冒充她们这一队领队的老赵的这个手下会出了纰漏,但却没有想到这个三十岁上下,模样看起来纯朴无害的汉子咧嘴一笑,对对面的守卫道:“我也不知道,我是从东边营地调过来的,今晚才第一天换防到这里。”

    说着,他还抬手摸了摸脑袋。

    他的表情太过自然,自然到甚至连知道内情的楚云笙都险些要相信他的话了,而对面的守卫看样子也没多想,他叹了一口气道:“这一天天的换来换去有个什么意思,难道还怕那些蝼蚁渣滓们有那个胆量反抗不成?”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眉眼里都是带着深深的厌恶和唾弃。

    而听到这句话的楚云笙心底里除了愤恨之外,还有一丝担心,因为此时在场的除了她和素云之外,都是秦家军,就是这个守将口中的“蝼蚁渣滓们”。

    此时,他们的站位还没有调整好,不能保证将这十多个人一击毙命,所以时机还没来的时候,绝对不能轻举妄动,然而,被人当面说出这等侮辱的话语,他们能否安奈的住?

    想到此,楚云笙抬眸看向站在自己前面的那个刚刚答话的秦家军汉子,她看到他背在后腰的手在微微颤抖,而此时再看他面上的表情却依然自若道:“那是,他们哪里能有那个胆量。”

    依然是无懈可击的演技,然而却已经让楚云笙刮目相看。

    能在这种情况下都不露出一丝马脚的人,已经注定有着非同凡人的隐忍和耐力。

    这让楚云笙佩服不已。

    而对面的守将此时也完全被他的表情所蒙蔽,他朗声大笑了两声,抬手一挥,就要带着部下离去。

    就在他们即将要跟楚云笙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也是最好的下手的机会,楚云笙的指尖已经触碰到了手腕上滑落的匕首。

    眼看着就要出手,却在这时候,突然生出了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