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八章 意外来客

    闻言,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楚云笙身上,此时他们看向楚云笙的目光里都带着同样的坚定。

    待将一些细节也都跟大家商量好了,大家也都纷纷从密室撤离,开始各自忙着各自肩上承担的任务了。

    楚云笙的头本来就还是有些头疼,这会儿站着说这么会儿话的功夫,疼的更厉害了。

    她只是稍稍皱了一下眉头,一旁的秦夫人就已经看出了她的异样,连忙搀扶着她在一旁坐下,并关切道:“阿锦,怎么样了?你现在可还能坚持?千万不能逞强。”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抬眸看向秦夫人,点了点头,然后笑着答道:“嗯呢,我没事,离行动尚且还有一段时间,我先歇息一会儿,再做一下调整,应该就没事了,倒是您,今晚千万要小心,我不在您身边,不能时刻保护着您。”

    虽然,楚云笙依然没有将“娘亲”两个字喊出来,然而言语里的关切却依然让秦夫人动容,她连忙点头道:“娘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你,今晚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我实在是不放心,要不,还是让我跟着你一起”

    秦夫人话说到这里,但在看到楚云笙坚定的眸子的时候,她只好将后面的话吞了下去,然后叹了一口气,喃喃道:“好吧,既然你这么决定了,娘尊重你的决定,阿锦好好照顾自己。”

    说着话,秦夫人又转过眸子看向素云道:“我的阿锦就拜托给你了姑娘。”

    见到素云点了点头,秦夫人这才依依不舍的转身离去,不得不跟上已经走出很远的周参将他们的步子,在走到石室门口的时候,她还忍不住回头又看了楚云笙两眼,这才咬了咬牙转过身子离开。

    等到他们都走开了,只剩下素云和楚云笙了,素云才道:“姑娘,趁着周参将的人还没有来跟咱们会合之前,姑娘先休息吧。”

    楚云笙这时候确实是有些累了,但却不打算休息,用阿呆兄教给她的运气的法子奏效了,她得趁着这段空挡时间再来试一试,看看能不能让效果更好一点。

    所以,她只同素云简单的交流了两句,便再度回到了床榻上,盘膝打坐起来。

    等到这一次凝神打坐一个周天之后,楚云笙才睁开眼,就听到石室外面的密道上又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算时间,应该是周参将派了人来跟她们一起前往西匝门的。

    果然,不多时,门口就出现了六个穿着赵军专门给秦家军旧部定制的麻布衣衫的男子,这衣服前后写着一个大大的“囚”字,是名符其实的囚服。

    走在当前的那个人对楚云笙行了一礼,然后在楚云笙开口之前先自我介绍道:“大小姐,我是周参将派来的赵世杰,之前在秦家军骁骑营里任统领,他们都叫我老赵,这几个也都是骁骑营的兄弟,我们几个但凭大小姐差遣。”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她站起了身来,感觉自己这一次身体确实又比之前精神了不少,她转过眸子看向素云,又看了看对面的几个人道:“那么,我们便出发吧。”

    出了石室,再将石门关闭的那一刹那,整个密道再度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昏暗,然而,此时楚云笙的心里却不再那么害怕了,因为她知道她的身边有太多太多的同伴跟她并肩战斗,而且这一次,她们输不起。

    前途未卜,这一次,她们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夏日炎炎,即便是入了夜,有一缕晚风自山间穿过再灌入王陵,那剩下的一缕风也是暖的,带着几分浮躁,让人莫名的就觉得不安。

    王陵正门口的守将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因为这几日,赵王正在王陵里,稍有差池,他们这些下属轻者要挨罚,重则都是要掉脑袋的,因为赵王一向都治军严谨,说一不二。

    所以,即便是这般的夜色让人感觉聒噪不安,守将也都强忍着,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

    正当一轮圆月才露出天际的时候,一辆皇家仪仗队突然出现在皇陵守将们的视线尽头,众位守门的士兵们皆是一怔,没有想到在这时候会看到皇家的仪仗队,而且明明赵王此时就在王陵里的,到了这个时候,还会有谁呢?

    而此时能用的上赵军皇家仪仗的人,又有几人?

    众人心里怀着揣测,也都大气都不敢出,一直等到那一支队伍走近,那辆最大的马车边上有身姿纤细的太监打扮的人走了过来,然后掐着他细长的嗓音道:“皇后娘娘驾到,你们还不速速跪地迎接?”

    听到这句话,所有守城的士兵皆是一怔,反应快的将领已经派了小兵往上禀报了。

    然而,皇后娘娘驾到这种大事,怎么会提前没有人知会?所有人的心里都不由得浮现出这个疑问,然而在看到这独属于赵国皇家依仗标志和步撵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敢有丝毫的质疑,立即起身相迎。

    依仗队缓缓的进入王陵,这时候,刚刚那个传令的太监又再度回到了车撵旁边,低声道:“娘娘,他们这些人因为没有提前得到通知,所以难免有些怠慢,还请娘娘不要怪罪他们。”

    听到这句话,那镶嵌着七彩宝珠的撒花车撵的帘子被一只芊芊素手掀起,然后,有一个长相清丽梳着时下赵王宫里最流行的宫女装的丫头露出半张笑脸来,对外面的太监道:“娘娘今天心情不错,不会同他们这些人计较的,咱们快些赶路吧,娘娘现在只盼着能早一点见到陛下呢!”

    她的声音才落,步撵里响起了一声慵懒的声音道:“就你嘴贫。”

    她的声音懒懒的,带着几分疲惫,但是语气里已经带上了几分掩饰不住的欣喜。

    这时候,若是有离的近的王陵守卫不怕死的抬起头来看过去,还能透过那宫女掀开的一条缝隙看到此时坐在王陵当中的那一道倩影。

    她穿着一袭明黄色纱裙,琉璃般晶莹的质地,虽然只是一道微弱的月光洒进步撵里,但也让人似是能看到那在她身上缓缓流动的光泽,不耀眼,不夺目,但却让人难以移开眼,而这一身价值连城的宫装之下,那一张俏丽的容颜也是何等的绝色,虽然此时面上还带着几分慵懒,然而她的嘴角却已经在忍不住稍稍上扬,甚至就连眉梢间都带着难以掩饰的期待和喜悦。

    而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燕国的小公主唐雪薫,也即是已经被何容册立为赵国王后的唐雪薫。

    更是楚云笙上一世恨之入骨的仇敌。

    只不过,两个人虽然都在以不同的方式进入了这王陵,但是彼此之间,却并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今夜的唐雪薫一改往日的焦躁和戾气,她的眉宇间多了几分平和和欣喜,此时,她的心里眼里,都是想着等一下见到何容时候的样子,在她的脑子里已经勾勒了千百遍将那个好消息告诉何容之后,他会流露出来的神情。

    而她不知道,此时的何容正一脸阴冷的站在案几前,他看着自己面前堆放的一叠叠厚厚的奏折,嘴角的冰冷之色更甚。

    这时候,跪在地下的几个将领都吓的瑟瑟发抖,没有一个人敢抬起头来直视这位喜怒无常的帝王。

    所有人都觉得时间在这时候变得如此难捱,甚至连呼吸一口气都似是用了一两个时辰那般的长。

    他们都默不作声,屏住了呼吸,等着这位喜怒无常的帝王发怒。

    这时候,对于他们来说,隐而不发的帝王比将怒火发出来的帝王更加可怕,尤其是面前的这人!

    然而,何容却只冷冷看着面前的案几,并且时不时的将目光投向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起来的几个人。

    这样一来,时间对于这几个将领来说,就更加难捱了,他们恨不得自己此时就能晕过去,然而大家却又心知肚明,如果此时晕过去,那么等待他们的将是多么可怕的结局。

    就在大家强撑着一口气,眼看就要到了极限渡不过这难捱的时间的时候,却听见外面的传令官突然来报:“禀报陛下,皇后娘娘到了王陵了,此时正向着这里赶来。”

    听到这个消息,跪在地上的众人顿时觉得松了一口气。

    王后娘娘在这个时候来了,也就是说何容这时候也就没有闲暇再面对他们,这至少可以让他们缓和一口气。

    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此时的王后的驾到等于是救了他们一命。

    果然,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何容的眸色一动,眼底里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悦,然后他抬手轻轻的拂过案几上的奏折,然后对下面跪着的几个人道:“你们先下去罢。”

    虽然是语气平静无波无澜的一句话,然而所有人听的都是胆战心惊,但最后在抬眸看向何容,确定刚刚听到的是这几个字的时候,所有人如懞大赦般松了一口气,然后连忙对何容叩拜行礼,这才如同捡回了一条命似得,忙不迭的退了出去。

    等到他们都走了,何容才抬手招来身边一直跟着的一个近臣,低声道:“她怎么来了?”

    闻言,那已经四十上下的近臣对何容拱了拱手,自责道:“是卑职失职,但是此时卑职确实不知情,应该是皇后娘娘吩咐了下去不让宫里头放出消息来,好给陛下一个惊喜。”

    不提起这话还好,提到这句话,何容眸底里阴冷之色更甚,他垂眸看着面前的案几,压低了声音道:“就是这样才更不对,这么大的事情,竟然都没有消息事先传来,你去处理一下,不能就此放过涉事人员。”

    “诺。”

    那近臣领了命令之后就退了下去,何容觉得太阳穴有些突突的疼,最近,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而且这预感越发强烈,平素他都能很好的克制好自己的情绪,然而最近,也是因为一直萦绕在自己身上的这一股不好的预感,准确的说是拂面情绪,让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喜怒。

    然而,到底具体是为了什么,他也说不上来。

    看着案几上的这一叠叠厚厚的卷宗和奏折,何容只觉得头更疼了,他抬手直接一怒之下将这一案几的卷轴都掀翻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候,外面响起了奏报声:“皇后娘娘求见。”

    一听到这个词语,何容只觉得头更疼了几分,他现在尤其不想见的就是唐雪薫,一想到她,他的心底里就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厌烦之情,而且这种厌烦和不耐在一早遇见她的时候,就已经在心底里埋下了伏笔。

    不过是因为他的计划,那时候,他还是赵国无权无势的三皇子,距离皇位尚远,而且又无兵权,燕国的小公主唐雪薫,自然能成为他最好的助力,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心底里对她的隐忍也因为那一分厌恶和不耐渐渐突破自己所能抑制的底线,以至于现在一旦听到她的名字,他就觉得有些头疼,十分不愿意见。

    但是,却没有想到她却不远万里奔波到了这里,甚至提前都没有风声泄露给他,想到此,何容越发觉得应该严惩那些替唐雪薫隐瞒的相关人员。

    然而,虽然心底里已经如此厌恶,但是表面上,他依然不得不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然后抬眸再看向门口的传令官的时候,他的眸子里已经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如水,并从容道:“宣。”

    他的声音才落,外面就响起了王后娘娘万福金安的叩拜声,不多时,何容最不愿意见到的那人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

    何容甚至都不愿意抬头去看向门口唐雪薫的身影,更没有注意到她为了今天来这里而刻意穿着的盛装。

    远远看到何容,唐雪薫的面上就已经带上了难以掩饰的喜悦,但在她高兴的走到屋子中间的时候,还是忍住要迫不及待的扑到何容面前的冲动,而是低头垂眸规规矩矩的行下礼来:“臣妾拜见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