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七章 制定计划

    楚云笙接了过来,然后仔细看了一番,又道:“你们之前跟阿铄一起讨论的离开皇陵计划的图纸呢?”

    她相信阿铄既然在准备做这件事情,就一定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仗,他一定是计划好了周密的带着这些秦家军旧部一起逃走的计划,只是因为当时她才给阿铄下了药让他昏睡了之后,就立即动身跟上了这些天杀精锐的步子一起来了这里,都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这一份计划和图纸。

    听到楚云笙的话,落雪的眸子里划过一丝惭愧,他连忙从怀里取出来一张羊皮纸来,递给楚云笙并道:“在我这里,只是一路都忘记姑娘还没有见过这份计划。”

    闻言,楚云笙示意无碍,就将这张羊皮纸接了过来,仔细看了一番。

    这上面写着,在他们几拨人分批次到达王陵之后,他们会分头去炸掉赵军的粮仓和兵器仓库,最后在带着秦家军旧部离开的时候还会为了混乱而毁掉皇陵,然后打开西匝门,从西边突围出去,这时候二元会带着楚军前来接应,为他们斩断赵军追击的路线。

    这一切看起来无懈可击,只是执行起来的难度并不低,尤其是打开西匝门。

    根据他们这几张图纸上绘制的,西匝门应该关押秦家军旧部的一道关卡,即便是没有看到那里的实景,楚云笙也可以想象的到那里的守卫森严。

    而这里的守卫,只能靠天杀的精锐潜进去突破,起难度可想而知。

    楚云笙仔细的再思考了一番这个计划,然后抬眸看向落雪他们几个道:“我现在觉得不一定要炸掉他们的兵器仓库,我们还有这么多的秦家军旧部,虽然他们被集中关押在这里,距离兵器仓库尚且有一段距离,但是我们可以带着他们突围到这里,夺取了兵器然后再折返回去西匝门,因为如果我们的士兵没有兵器在手上的话,是很难跟赵军争锋的,如果人手一件兵器,最起码对我们的计划成功的几率大大的提升,虽然”

    说到这里,楚云笙顿了顿,然后才道:“虽然赤手空拳突围道西匝门这边肯定免不了牺牲,而且数量也不在少数,但这可能是最有可能成功的方案了。”

    闻言,秦夫人,素云以及落雪几个人都垂眸陷入了沉思。

    见他们都不说话,楚云笙又道:“为了减少大家赤手空拳从西匝门突围到兵器库这一段路做出的牺牲,所以,我建议我们应该派两支小分队提前埋伏在兵器库,到时候,跟奔赴过来的秦家军里应外合。”

    只是,派去里应外合的这两支队伍要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时也要承担太多的生命危险。

    后面的话楚云笙还没有说出口,就听见落雪道:“那让我和破月去兵器仓库吧,但请姑娘放心,我们一定能完成任务。”

    听到这句话,吹花和晓风也站出来道:“姑娘,让我们去吧。”

    他们的真实实力楚云笙是没有亲眼见过的,但是既然能得到苏景铄的倚重,想来应该也是能力非凡之人。

    想到此,楚云笙抬眸看向落雪,这是他们四个人中,她接触最多的,算是比较了解的,看着他那一双清澈又坚定的眸子的时候,楚云笙莫名的就相信他说他能做到的,就一定能做到。

    所以,她点了点头,然后道:“那就这样决定,落雪带着破月和你们手下的人去兵器仓库,准备接应从西匝门突破出来的秦家军旧部,素云跟我带着两名天杀精锐一起去西匝门跟秦家军的将领里应外合开启东西两道砸门,方便秦家军的东西突围,晓风你要在我们所有行动开始之前拿下粮仓并放火烧掉赵军的粮仓,让他们收尾都顾不及,吹花保护秦夫人领着秦家军的各部将领按今晚的计划行事。”

    说完这一些后,众人齐刷刷一愣。

    秦夫人最先站出来反对,她抬手拉住楚云笙的袖摆,担忧道:“阿锦,我跟你走,我们好不容于才重聚,怎么能在这关键时刻再分开呢,而且去开启西匝门才是今晚任务中最重的,我实在是担心你,不然的话,我跟你换,由你来带领秦家军再合适不过,在这种关键时候,你千万不能逞能,而且你一个人的安危才是牵动着整个局势的,无论你是为了娘着想也好,为了这些部下着想也好,甚至是为了秦家军着想也好,你都不应该自己去涉险。”

    秦夫人的话说到了在场的每个人的心坎上,当然,除了楚云笙。

    楚云笙自然也是知道此事事关重大,容不得一点马虎,如果自己这一关卡出了问题,没有能即使的开启西匝门的话,那么,那么多的秦家军即便是抢夺了兵器库,拿了兵器在手上也很难从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西匝门突围出去,这种时候,她是不能逞强的。

    但是,现在人手太有限,而且她也相信自己,拼尽一切的可能,一定会做到,这是他们最关键的时候,她容不得自己退缩,更何况,这个位置这般危险,她也不放心其他人去。

    另外,除了这些因素之外,还有一点藏在她心里,她没有明说。

    她是想着在开启西匝门之后,她还能有那么一丝闲暇,趁着赵军大乱的时候,能赶去赵军的审讯室救出周参将。

    因为她刚刚仔细看过图纸了,赵军审讯秦家军旧部的审讯室就在离西匝门不远的一处地牢里。

    如果能救的话,她自然是拼尽力气也要救上一救。

    想到此,楚云笙的脑子里浮现出周参将那一张饱经沧桑的脸,以及他看向自己的时候眸子里所带着的亲昵和关切,想着此时他还在审讯室里受苦,楚云笙的心里就不好受,但此时,行动尚未开始,她也只能无奈的,在心里默默地祈祷他不要有事,一定要坚持到他们开始行动的那一刻。

    听到楚云笙的吩咐,秦夫人和素云以及落雪他们也都沉默了。

    因为他们找不到理由来辩驳楚云笙,在场的人多多少少对楚云笙都有一定的了解,知道她一旦决定的事情就很难改变,然而每个人都对楚云笙有着出了责任和职责之外的或多或少或深或浅的情谊,他们的内心里甚至是希望去最危险的地方的人是自己,而不是楚云笙,但是当他们的眸子才接触到楚云笙那一双满是坚定的眸光的时候,所有人都只好沉默了。

    这时候,见到大家不说话,楚云笙连忙击掌道:“那好,暂时就这么决定了。”

    现在要等的就是秦家军旧部那边的消息。

    正想到这里,石室外昏暗的光线突然一明一灭,紧接着,密道口出现了纷乱的脚步声。

    在场的所有人的精神一凜。

    但紧接着,当周琦带着几个人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所有人的精神才稍稍松懈了下来。

    周琦对几个天杀的精锐礼貌的点了点头,才越过他们走到了楚云笙面前,行礼道:“姑娘,现在能抽身赶来的,也只有这几位将领了。”

    楚云笙抬眸看去,全都是陌生的面孔,而且在她心里连影子都没有。

    好在秦夫人善解人意,她走到了楚云笙面前,替楚云笙一一介绍道:“这是刘守备,这是赵参将,李副将。”

    然后,秦夫人再转头看向这几个人道:“阿锦受了伤,还没有痊愈,所以很多事情记不得,还请大家多担待。”

    秦夫人的话音才落,那几个人当即就对楚云笙和秦夫人行下礼来,并齐声道:“是我等没有照顾好大小姐。”

    闻言,楚云笙连忙上前搀扶起了他们,然后将刚刚自己跟落雪他们商定的计划对他们说了出来。

    在经过又一轮的商讨之后,他们决定,让周参将到秘牢里动员另外一些被赵军关押的秦家军旧部将领,并带人去将他们救出秘牢,让刘守备带着亲信跟着楚云笙和素云一起去执行打开西匝门这一条通道的任务,然后剩下的李副将赵参将则配合秦夫人一起跟周参将里应外合,在救出了所有的秦家军将领之后,就分头前去几处秘牢和王陵深处统领被关押在各地的秦家军士兵,最后他们再汇聚成一股突围到落雪他们已经埋伏好了的兵器仓库,里应外合夺得兵器之后,就突围到西匝门,而如果那时候,楚云笙他们这边行动顺利,所有人就在西匝门会和,从西匝门突围出去!

    在讲这整个计划从头到尾再叙述一遍并将每一个人的责任再落实了一遍之后,楚云笙清楚的看到在场的天杀的精锐的表情还算是沉稳如山,而那几个秦家军的旧部将领的眸子里已经带着无比的激动和按耐不住的欣喜。

    毕竟,他们在这暗无天日的皇陵里,过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日子太久了,对外面的世界早已经生出无限的渴望,如今面对这近在咫尺的脱身的机会,没有任何一个秦家军旧部将领会不动心。

    最后,楚云笙归总道:“既然如此,那么今晚上我们就开始行动吧。”

    说着,她抬眸看向周参将道:“你们那里是至关重要的第一步,你最迟能集结他们并奔赴到西匝门要用多久时间?”

    闻言,周参将垂眸,仔细思索了一番,然后认真的答道:“现在还未入夜,才日暮时分,我们最快行动也要等到入夜,然后再潜去各部旧领所关押的地方,赵军也很狡猾,他们并没有将所有人关押在一处,而是分散开来,并且彼此间的哨岗还遥相呼应,所以想要避开这些哨卡,得要万分小心才行,再加上最后要带着他们突围并去秘牢和王陵深处带领士兵们突围出去,最快的动作也要到了晚上子时去了,大小姐,这样会耽误您的计划吗?”

    说到最后,周参将的眸子里已经带上了几分不安和焦虑,他自然是万般不希望因为自己这一边而拖慢了整个计划的进城,然而,将这所有大盘的计划推进最后带领着大家去兵器仓库,最快的速度也是要到子时了,这是保守的估计,事关重大,所以他不敢有所夸大,只能陈述事实。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如果是子时的话,也还好,至少没有拖到后半夜,那时候才是对他们的战况不利。

    所以,在听到周参将给出的时间之后,她又道:“那这样,为了稳妥起见,周参将你还要派一小队人马,在快要到子时的时候,突袭赵军营房,并不是击杀他们,而是给他们少一把火,纵火。”

    纵火。

    这两个字才吐出楚云笙的唇瓣,所有人皆是一愣。

    而不等大家提出质疑,楚云笙先到:“在周参将那边带着秦家军士兵突围出去的时候,那么大的动静赵军不可能不知道,而此时,他们的第一个反应是去叫醒在营房里休息的赵军士兵作为援军第一时间赶赴西匝门来阻止大家,所以,我们要在他们去叫援军之前,先给他们的援军营房放一把火,让他们自顾不及,虽然这做法有些残忍,但是如果不这样的话,等到正面对上在人数上有着绝对优势的赵军而且地理位置又得天独厚的王陵里,我们能成功逃出去的希望太渺茫,而且即便逃出去了,也都是残兵败将,能活着出去的人并不多。”

    战争就是这么残忍。

    而且,她只是说放一把火,扰乱赵军的营房,让赵军先大乱,他们自顾不暇,所以自然也就会迟缓了支援西匝门的时间。

    听到楚云笙的一番解释,周参将他们的眸子里的希望之光越发明亮了几分,他立即点头道:“是,我等下就去安排。”

    而此时,秦夫人和素云以及落雪他们看向楚云笙的眸子里也越发多了几分赞赏之色。

    不等他们开口才,楚云笙又道:“既然周参将这边将时间定在子时,那么我们天杀这边的行动时间也要相应的做出调整,尤其是晓风,你要赶在子时前一刻钟放火烧掉他们的粮仓,这个时机把握的很重要。”

    闻言,晓风点头道:“姑娘放心。”

    听到他这般郑重的回答,楚云笙也放心的点了点头。

    见一切都已经吩咐妥当,再没有遗漏的,楚云笙这才看向众人,然后叹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那么今晚就有劳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