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六章 坏消息

    听到楚云笙的话,再见她神色里的坚定,秦夫人一怔,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最终,在楚云笙坚定的目光下,她终于败下阵来,然后对着楚云笙点了点头。

    得到了秦夫人的肯定回复,楚云笙这才松开了一直都紧攥着秦夫人的手,此时她才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似是虚脱了一般,难受的紧,脑袋也昏沉沉的。

    现在她体内的风寒才侵入到身体里,此时才在她身体里作威作福,再加上她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精神上已经很是疲乏,所以,没能坚持多久,楚云笙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依然是逃不开的梦境,梦里出现最多的还是阿呆兄。

    她想起当初在楚国皇宫的时候,阿呆兄拼死也要带着她离开重围,想起当时以他自己之力完全可以成功逃出那般杀招,然而,却为了救她而受了重伤并且险些丢了性命,想起当时他那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看向自己时候给自己带来的温暖如春的暖意……

    在阿呆兄的世界里,如果不被允许他踏入的人,是很难走进甚至靠近,然而,楚云笙在很早之前就已经知道,阿呆兄对她的默许,她也许早已经成了他亲人一般的不可或缺,她从一开始只是想着要替元辰师傅来照顾好他,却没有想到从始至终都是阿呆兄在保护她。

    他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单纯最无私的一心将她纳入自己的世界的人。

    所以,一但脑子里划过阿呆兄的画面,楚云笙的心就跟着隐隐做疼了起来。

    他一个人在外面真的没事吧?

    他不懂得与人交流,不会使用银子,不会买东西,更不懂得投宿住店等等生活必备的技能,他如果当天在没有遇到蓝衣的情况下要怎么生活下去?

    此时的楚云笙在梦境里,想起阿呆兄来,眼泪都忍不住的划过嘴角。

    守在一旁的秦夫人见了,心疼不已,她抬手轻轻的拭去楚云笙眼角的泪滴,然后转过眸子来看向旁边坐着的素云道:“你们的君上会让阿锦流泪吗?”

    闻言,素云立即摇头否定道:“不会,她是我们家君上恨不得放在心尖尖宠着的人,他是绝对不会让她流泪的。”

    说到这里,素云抬眸看向昏睡中依然双眸紧皱的楚云笙,然后叹了一口气,悠悠道:“姑娘太善良了,她心里装下了太多的人,很多时候都忘了为自己考虑。”

    对于这一点,秦夫人深有同感,她也点了点头,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坐在一边守着楚云笙,再没有多说一句话。

    而楚云笙也一直从早上昏睡到了下午,等她头疼万分的醒来,才发现素云和秦夫人依然睁大了眼睛定定的看着她,仿佛她只是昏睡了眨眼的功夫,而实际上,楚云笙知道时间一定过去了很久。

    在这密室里不见阳光,空气也不流通,只有靠着石壁上凿出来的小孔跟外面通风换气,所以在这般暗无天日的环境里,楚云笙她们根本就不知道时间具体过去了多久。

    “好些了吗?阿锦?”

    “姑娘,怎么样了?”

    楚云笙才睁开眼睛,秦夫人和素云就凑到了跟前来,她们一个为楚云笙把脉,一个抬手探她额际上的温度。

    如果此时不是在阴暗潮湿的石室,如果此时她们不是身陷赵军王陵,楚云笙只觉得自己幸福的快要溢出来了。

    她本来想摇摇头,示意自己已经好多了,然而,动了动脑袋才发现,自己脑袋也依然是昏沉沉的,还疼的很。

    再这样下去只会加重病情,而此时的情况根本就容不得她生病,楚云笙咬紧了牙关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对秦夫人和素云道:“我以前一个朋友教过我调转内力的方法,我试试对于身体的恢复有没有效果。”

    说着,见她们两人点了点头,楚云笙便盘腿在床上开始打起坐来,试着用阿呆兄之前教过她的运气的方法,阿呆兄常年都在外面屋檐上打坐,无论是刮风下雪,还是夏日炎炎,从来都不见他有任何风寒感冒的迹象,所以,楚云笙觉得这也跟他平素的打坐练功体内真气的运转有关。

    在试着用阿呆兄之前教给她的法子运转了两个周天之后,楚云笙再睁开眼,只觉得之前还沉重的身子此时也蓦地一轻,脑袋似乎也没有那么重了,只是眼皮依然有些烫,但效果很明显!

    一旁的秦夫人率先发现楚云笙的变化,她的眸子里带着惊喜的看向楚云笙道:“阿锦,你好了?”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她没有说她脑袋依然有些肿胀,是害怕秦夫人她们担心。

    这时候,素云才找来石室内的两块干馍和水,将其中一块递给了楚云笙,另外一块分成了两半,一般递给了秦夫人,另一半她留下了给自己,然后又倒了一杯水道:“这里的干粮有限,姑娘身子不好,得多吃一点,才有助于体力的恢复,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食欲,但是我们晚上还有要事要商议,所以大家必须得打起精神来。”

    听到素云的话,秦夫人也深表赞同道:“是的,阿锦,你快吃。”

    闻言,楚云笙垂眸看着手中这一块完整的干瘪的馍,再看向秦夫人和素云手中的半块,她心底里涌起一股暖意。

    前世里受尽了白眼和唾弃,除了娘亲能给予她温暖,这世间带给她的只有冰冷和残忍,没有想到在这世里,她还能被这么多人妥帖的守护着,而这一份守护无关她的身份和地位。

    想到此,楚云笙只觉得鼻尖一酸,为了避免自己失态,她连忙抬手将手中的干馍掰开来一半,然后将这一半平均分成三份,分别递给了素云和秦夫人,剩下的一小块留给自己,然后笑着道:“这样大家才都有力气。”

    说着,也不等秦夫人和素云拒绝,她已经开始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分明是没有味道的白面干馍,然而,此时吃在她的嘴里,却觉得比这世上任何的山珍海味还要美味。

    秦夫人和素云都是知道楚云笙的性子的,见她如此,两个人也不再推辞,三个人便就着那一杯水将那两个干馍分吃干净了。

    然而,饿了一天的她们,哪里是一两个干馍就能填饱的,更何况还是三个人分着吃,才吃完,楚云笙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咕咕咕的叫了起来。

    气氛一时间变得尴尬无比,楚云笙只得摸着脑袋,打算嘿嘿笑两声带过,然而这时候,石门却再度轰隆隆的响了起来。

    三个人的精神瞬间紧绷了起来,待看到石门开启之后,出现在门口的那几个人的时候,三人才齐刷刷的松了一口气。

    “见过姑娘。”

    吹花晓风破月落雪几个人走在前面,对楚云笙行了一礼。

    楚云笙点头示意他们起身,她抬眸看过去,才发现他们四个身后还跟着一个比较陌生的面孔,并不是周参将,她顺着这几个人的肩头看过去,后面也都是天杀精锐们熟悉的身影,不见有周参将。

    虽然知道周参将这时候应该还在赵军的监督下做事,然而楚云笙的心里还是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似是看出了楚云笙眼底里的担忧,跟在吹花他们几个人身后的那个陌生的面孔上前一步,对楚云笙行了一礼,然后道:“周琦见过姑娘。”

    这人四十岁上下,两鬓都爬满了皱纹,额角上还有一块狰狞的刀疤,但是如果略过这些皱纹和刀疤痕迹的话,还是依稀可以看出这人年轻时候的俊朗。

    只是楚云笙的记忆里并没有这个人的样子,甚至连个模糊的影子都没有。

    秦夫人自然知道此时楚云笙的尴尬,她上前一步,拉着楚云笙解释道:“这也是你阿爹当年手下的一位参将,周琦,他跟你周叔叔是堂兄弟。”

    说着话,秦夫人转过眸子看向周琦道:“大小姐之前受了伤,目前还没有痊愈,所以有些事情记得并不清楚,你兄长都跟你说过了吧?”

    听到这句话,周琦的面色一黯,他低头垂眸,并不看楚云笙的眸子,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见状,楚云笙越发觉得有什么不妥。

    就在她打算继续追问周参将去了哪里的时候,才听到周琦道:“今天赵军的一个指挥官将堂兄带走了。”

    闻言,楚云笙和秦夫人皆是一惊。

    周参将暴露了?!

    虽然周琦的措辞是用的“带走了”,然而实际上这里面所包含的凶险楚云笙和秦夫人再清楚不过。

    她上前一步,看着周琦认真道:“那你可知道周参将现在在哪里?”

    她的身子本来还有几分虚弱,此时听到这个消息,就有几分急火攻心的势头,脚步一个虚软,险些栽倒,还是楚云笙反应极快才稳住了身形,也没有让其他人看出端倪。

    听到她的追问,周琦这才抬起头来,看向楚云笙,然后恭敬道:“今天下午的时候被带去了审讯室,暂时还没有消息传来,但是……想来应该是免不了受一番皮肉之苦了……”

    如果只是受一些皮肉之苦那还要好些,更可怕的是他们会将周参将当做昨晚发生的一切的替罪羊,那么最后周参将的下场……

    想到此,楚云笙的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昨晚在秦家军旧部的院子里看到的架起的那两口大锅的情形……

    她的心就不寒而栗。

    虽然同周参将不过才相识这短短的一天半天时间,然而周参将对她和秦夫人的这一份情义却并不比旁人轻,所以她怎么能置他的生死不顾。

    想到此,楚云笙沉声问向周琦道:“那你可知道审讯室在哪里?”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秦夫人和素云的面色都是一僵。

    秦夫人先上前一步拽住楚云笙的袖摆道:“阿锦,你要做什么?你知道审讯室是什么地方吗?是整个王陵里守卫最森严的地方,那里对于秦家军来说就等同于有去无回,你是打算要去救你周叔叔吗?”

    闻言,楚云笙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道:“您也说了,那里对于秦家军来说有去无回,所以我不能不顾周叔叔的生死不顾。”

    “但是,你现在也不能不顾其他的秦家军的生死!现在变故频生,你就是大家的希望,如果你有什么意外的话,叫所有人的希望都破灭了怎么活?!所以,你不能去,要去,也是为娘替你去。”

    说着,秦夫人一把将楚云笙拽到了身后,然后看向周琦道:“老周,你就直接告诉我审讯室在哪个方向,对于这王陵,很多地方我已经摸熟悉透了,就让我去救他吧。”

    闻言,周琦自然是不肯相告,他抬眸为难的看向楚云笙。

    楚云笙也摇了摇头然后叹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还是赶紧来制定一下今晚的计划吧,今晚上我们既要带着大家逃出去,搅乱这个王陵,也要救出周叔叔。”

    说着,不等他们应下,楚云笙抬眸看向周琦,蓦地换了一个语气道:“劳烦周参将将今晚能召集在这里的旧部都召集在这里,我们等下人齐了就好制定今晚的计划。”

    听到这句话,周琦的眸子里也不由得带上了几分激动,他连忙点头道:“好,我这就去。”

    然后,楚云笙又转过眸子看向落雪他们道:“等下劳烦你们将昨晚摸到的仓库和粮仓的布防底图纸画出来,然后我们再讨论先走哪一步。”

    “是。”

    他们几人立即应下,然后便转过身去,在密室的门口借着昏暗的光线,将各自昨晚摸清的路线一一绘出。

    这时候,落雪走到了楚云笙面前,从袖子里拿出来了四五个眼色鲜红的果子,然后捧着交给了楚云笙道:“昨晚在林子里采的,想着姑娘还没有吃饭,所以就带上了。”

    楚云笙现在也确实是饿了,所以也就没有拒绝,直接接了过来,跟秦夫人和素云分享了起来。

    等她们吃完了果子,这边天杀的几个人已经将经过仔细讨论过的地图绘制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