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五章风寒

    <!--go-->

    想到此,楚云笙看向秦夫人道:“您放心,我相信他,一如他曾经那般相信我那般,而他也是值得我相信的,也许在你们看来,跟一个帝王说起一生一世一双人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的话太过荒谬,甚至连我自己曾经都觉得不可能,但是如果这句话是阿铄说出来的话,我愿意选择相信,而他也是值得我相信的。”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楚云笙的脑海里已经自动的勾勒出苏景铄那天人之姿卓绝风采,已经想到了昔日他在耳边缱绻的情话,他细语温存的样子,他看向她的眼角眉弯里带着的柔情蜜意……

    想到这些的时候,楚云笙的眼底里已经满是快要溢出来的幸福和甜蜜。

    看到这样的楚云笙,秦夫人眼底里最后的一丝担忧也渐渐褪去,她叹了一口气,然后抬手抚上了楚云笙的面颊,温柔亲切道:“看样子,你已经认定了他,那么为娘就不劝你了,毕竟你有自己的主张,而且说起来,你这一点也颇像当初的娘。”

    闻言,楚云笙下意识的抬眸看向秦夫人,在她的脑子里并没有关于秦夫人的记忆,据她所知,秦云锦好像自幼就被秦将军带在身边,从小是在军中长大,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能领军独当一面,是有着杀伐果决的女将军的称号,所以,对于秦夫人,她没有一点儿印象,有的,也是从外人的零星半天的提起中知道的。

    看着楚云笙递过来的疑惑的眸子,秦夫人叹了一口气,目光落在楚云笙身上,又似是透过了楚云笙看向了更远处,只听她喃喃道:“当初啊,娘亲也是陈王都有名的才女,有多少求亲的少年踏破了我们家门槛儿呢,只是因为一次跟着你外祖母去宫廷参加了桃花宴,远远地在宴席上看到了你阿爹一眼,从此心就跟着他走了,当初他还是一个中郎将,虽然已经少年成名,但是毕竟是武官,跟我们书卷之家格格不入,而且你外祖父和外祖母也一直反对这门亲事,因为知道他还会调任,会远赴边关,我即便是嫁过去,也会常年过着一个人住在府里的日子,所以他们才会坚决反对,而且,当时还有一门更好的亲事,后来还是我哭着闹着死活要嫁给你阿爹,你外祖父外祖母也是通情达理之人,看到我心意已决,再坚持下去对彼此都不好,最后便也答应了这门亲事,到了现在,即便是回想起走过来的这一路,我依然不后悔当初的选择。”

    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秦夫人的眸子里也是快要溢出来的幸福,楚云笙相信她是深爱着秦将军的,而且此生都不悔。

    “好了,今天一下子说了太多了,我也是糊涂了,拉着你说了这么多,是娘亲太久没有见到你,太想着你了,所以就忍不住多嘴了好多,瞧你这一夜奔波的,早就已经累坏了,现在应该好好休息,趁着他们还没有回来,你抓紧时间休息。”

    说着,秦夫人就转过身子为她们开始整理床铺,而一旁的素云先起身接过了这些活儿,然后道:“你们休息吧,我在一旁守着,等下打个盹儿就好。”

    说着,不等楚云笙和秦夫人答话,她已经起身到了门口的矮凳上坐下,倚靠在矮凳上闭目养神。

    见状,楚云笙也不再推辞,这一晚的担惊受怕以及来回奔波,早已经让她的体力耗尽,现在只想合上眼睛睡一觉,所以她在跟秦夫人打过招呼之后,也就先躺了下来,缩身在床最里面的一角睡了下来,把剩下的一大半张床留给了秦夫人。

    秦夫人也没有再说什么,她也很快和衣躺在了楚云笙身侧。

    楚云笙面朝着石壁,背对着秦夫人,但依然能感受到秦夫人的那一道目光一直黏在她的身上,不需要回首,她也能感受到那一道目光里所包含的的浓浓的慈爱。

    就在这样微妙的感觉里,楚云笙很快就沉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的很沉,很沉,一直到石门处再有了动静,楚云笙才猛的一个机灵醒了,此时秦夫人和素云也都几乎在同一时间醒了过来,她们三人齐刷刷的看向石门口。

    看着那石门在一片轰隆声后缓缓打开,紧接着,石门外出现了周参将的身影,在他身后还跟着吹花晓风破月落雪几人。

    看到此,楚云笙立即从床上弹了起来,她几步走到跟前,他们看到楚云笙的时候眸子里也划过一片惊喜,然后就听见他们几个齐刷刷的向楚云笙行礼。

    楚云笙抬了抬手,示意他们起身,然后越过他们的肩头往石门后面看了一眼,只见外面的密道里还站着一群穿着黑色夜行服的天杀精锐,想来,他们这几支队伍的行动都很顺利。

    “行动怎么样?”

    楚云笙抬眸看向落雪。

    落雪迎着她的眸子点了点头,然后道:“还好这位大人出现的及时,否则的话,我们就要分别对粮仓和兵器仓库下手了。”

    说着,落雪就看向了周参将,迎着落雪的眸子,周参将也转过头来看向楚云笙道:“我们运气也是极好的,刚好过去就赶到了,当时因为带着大小姐的另外一名部下,所以对于我们的话,他们才会相信。”

    说到这里,周参将转过头去看向石门后面密道里站着的挨挨挤挤的天杀精锐,然后才向楚云笙道:“天已经亮了,很快赵军就会押送那些晚上熬夜做工的秦家军旧部回这地牢里,所以我们得赶在他们之前回去地牢里藏身,否则的话,会很容易暴露的,而且这里人太多,不能都挤在这里。”

    楚云笙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而且现在只是天杀的几个领队在这里,秦家军的旧部将领还没有被周参将召集过来,一切的行动都还要等所有人都到齐了,才好部署,更何况楚云笙还不太清楚这王陵里赵军的布防图,她得等空了好好的跟周参将商议一下。

    所以,她点头对周参将道:“如此甚好,便有劳周参将了。”

    说着,周参将便转过头去看向落雪等人,他们也能明白周参将的苦心,当即变对楚云笙行了礼,就退了出去,带领着部下跟着周参将离开了密室,去往关押秦家军旧部的秘牢深处。

    据周参将所说,在那里,还有他们的密室以及更多的空间可以藏匿。

    等到他们走了,石门被再度关上,秦夫人才道:“阿锦,再睡一会儿吧,周参将把他们安顿好了,也要很快的回他的营房赶上早晨的点到,否则的话是会被暴露的,所以,他最快也是明天下午日落时分再赶过来,我们也急不得。”

    “嗯。”

    楚云笙点了点头,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回到床上,而是走到了素云身边,抢先占了素云的凳子,然后道:“我睡久了腰疼,就在这里靠一会儿,你先去床上睡一觉。”

    说着,她也学着素云之前的样子,坐下来之后,二话不说就直接靠在了旁边的石壁上闭目养神。

    看到楚云笙要睁着在石凳子上身子保持着蜷缩着的姿态,素云心里一阵动容,她自然是不愿意让楚云笙吃苦的,但见楚云笙一脸坚持的样子,她只好放弃,转身在秦夫人亲昵的招手示意下,过去跟秦夫人凑合在床边躺下休息了。

    这一次,楚云笙蜷缩在凳子上,虽然睡的极不安稳,然而,却抵挡不住困意来袭,在保持着那难受的蜷缩姿势下,她还断断续续的做了几个梦。

    梦里一会儿是姑姑的影子,一会儿是阿呆兄天水之青的衣袂。

    等到她从梦中惊醒,才发现自己的脖子和手臂早已经麻了,半天都不能动弹一下,然而情绪却还沉浸在梦里的时候。

    依稀她刚刚才见过姑姑和阿呆兄似得。

    姑姑若是真的被软禁的话,那么按照阿铄所说,应该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但是阿呆兄呢?

    天远地阔,他现在会在哪里?

    一个性格孤僻并且拒绝融入这个世界没有半点生存能力的少年,第一次孤身一人,他能好好的照顾自己吗?

    想到此,楚云笙的心底里的担忧又加重了几分,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而她这才叹气,在床上睡的极浅的素云和秦夫人就先后醒了。

    看到一头冷汗的楚云笙,睡在外边的秦夫人率先跳下床,她几步走到楚云笙身边,抬手探了探楚云笙的额际,眼神里满是担忧道:“阿锦,你的额头怎么这么烫?”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才意识到自己浑身都在冒冷汗,她也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然后给自己把了一下脉,这才发现自己竟然风寒入体,有些高烧。

    但是为了不让秦夫人担心,她只好笑着道:“没什么,只是做了一个噩梦罢了。”

    “来,快起来,这凳子上凉,到床边先坐下。”秦夫人本来想要搀扶着她起身,这才一拉楚云笙,发现她掌心也是一片冰冷,不仅如此,她的四肢都有些僵硬,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怎的一觉醒来病的这般模样?

    这时候,素云也已经到了楚云笙身侧,她是懂些医术的,在很快的帮楚云笙探了脉搏之后,素云眸子里的担忧之色又重了几分,她带着浓浓的鼻音道:“都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姑娘,还让你在这里睡觉,现在姑娘风寒入体,而且还有在发烧的症状,这可如何是好,我们身边是没有带这些药材的。”

    闻言,秦夫人面色一僵,她睁大了眼睛看向楚云笙道:“这丫头,你病了怎么不早说呢。”

    说着,她就要搀扶起楚云笙先回床榻上躺着。

    实际上,楚云笙是现在才感觉自己虚软无力的,她以前的身体都挺好的,哪里能有这么容易的就感冒,昨夜应该是在悬崖边上内力耗尽,再吹了一晚上冷风,后来经过阿若那么一闹,又是担惊又是受怕再后来跟着周参将来到这本来就阴暗潮湿的密道和石室,所以自然就加速了风寒入体了。

    想到此,楚云笙只觉得头昏眼花的厉害。

    然而,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病了,她真恨自己这不争气的身体。

    但看着秦夫人和素云的一脸关切,楚云笙又不好让她们担心,只道:“我没事的,你们放心,睡一觉就好了,而且这不是还有一天吗,等到晚上我就能退烧并且活蹦乱跳了。”

    在这王陵里,哪里可能有什么供给给秦家军旧部的药材,对于那些病了的秦家军旧部,赵军也会依然让他们上工,直到他们做不动了,但到了那时候,就会成为赵军的弃子,所以秦夫人眼看着楚云笙生病发烧,却也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因为她是真的不知道在这皇陵里哪里能找得到治疗风寒的药物。

    莫说秦家军旧部里不可能有,就是赵军那边估摸着就连高级将领都很少有,毕竟在这里的赵军也只是负责看守秦家军而已,并不似秦家军还要没日没夜的赶工,他们那些偶尔有身子不太好病了的赵军也会有赵军专门的军医去诊治,只是这军医在这里实在是稀少,秦夫人她们根本就不知道在这偌大的王陵里去哪里找。

    “姑娘且先休息,我出去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药材。”

    看到楚云笙额头上不时的沁出的冷汗,素云还是放心不下,说着话的功夫,她就已经整理好了衣衫就准备离开。

    见状,楚云笙连忙叫住了她:“不要,你哪儿都不许去。”

    楚云笙平时说话都是温和细腻的,从来都不见有这般郑重和严厉。

    见状,素云果然下意识的顿住了步子,并回过头去看向楚云笙。

    楚云笙这才道:“你知道外面有多少赵军吗?知道有多危险吗?而且你一旦踏出去了,不但身系你一个人的安危,甚至还有可能会连累到所有藏匿在这里的天杀的弟兄们甚至秦家军里的周参将他们,所有不能去,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而连累了大家。”

    闻言,素云张了张嘴道:“可是,姑娘……”

    不等她继续说下去,楚云笙直接打断道:“我休息半天,再用内力调理,应该很快就会好的,你放心。”

    说着,楚云笙转过眸子看向一旁默不作声但她也知道此事她一定跟素云有着同样想法的秦夫人道:“求您也不要去,你们就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在周参将过来之前,我们不能给大家添麻烦。”

    说到这里,楚云笙咽了咽口水,然后抬手攥紧了秦夫人的手道:“相信我,会没事的。”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