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四章 袒露

    一路小心翼翼的跟着,终于在走了约莫一刻钟的功夫到了周参将所说的安全的地点。

    这一次同秦夫人所带路的时候差不多,她们到了一堵青石砌成的城墙跟下,周参将启动了一下城墙根底下的一处机关,便在那底下露出来一道狭窄的缝隙来,一次仅仅只能容纳一个人侧身通过。

    过了这道隐秘的门之后,入目的竟然是黑压压的一片,没有一点儿光亮。

    在将大家都带进去之后,周参将才悄声对楚云笙和秦夫人道:“这里是关押晚上连夜做工的秦家军旧部的一处秘牢,位于地底下,这城墙根的底下的这条路,还是我们秦家军里精通机关和密道的工兵费了几个月的心思在暗中打通的,这一点,就连阿若都不知道,所以赵军也不知道,而眼看着天就要亮了,那些已经晚上开工的秦家军很快就会被赶回这座秘牢,而白天即便是外面闹翻了天,赵军也不会想到这里会藏匿些什么人,所以大小姐你们尽可以放心,只是要委屈你们一下了,这秘牢里不透风而且光线极差,但是除了这里,我实在是想不到还有其他的地方不会被赵军搜到的。”

    周参将说的很有道理。

    毕竟,今天晚上前前后后闹出的动静不小,难保不齐赵军会来一次大搜查,到时候楚云笙他们可就真的避无可避了。

    但是,现在她们得抓紧时间同另外几只队伍会合,否则的话,如果因为她们这边而耽搁了行程,那就得不偿失了。

    楚云笙心里正这样想着,周参将已经用火折子点亮了一盏灯笼,刚刚还昏暗无比的暗道里,瞬间有了光亮。

    而此时,周参将的目光也正落在楚云笙迟疑的眸子里,他不解道:“莫非大小姐还有其他的打算?”

    倒不是有其他的打算,她之前没有想过会这么顺利的就遇到秦夫人和秦家军旧部,没有想到还能在这赵军的皇陵里藏匿好身份而不被察觉,所以这才同另外三波队伍的人约定好了时间会和,如今被阿若的背叛一搅合,他们已经耽搁了太多时间,根本就来不及组织秦家军旧部开展计划并前去同另外几波的天杀精锐会和,而且,楚云笙也不知道现在吹花晓风破月落雪他们现在都进展到了哪一步了,如果是引起的动静太大,而她这里还没有做出反应的话,只会连累了他们!

    事情实在棘手了。

    看得出来,周参将也是一个心思敏感细腻的人,只需要看楚云笙的一个眼神就已经看出了楚云笙的为难。

    见状,楚云笙也不好隐瞒,她看了看素云,然后道:“我们还有另外三支队伍,分头走的,本来我是来找你们,然后再去赵军的兵器工厂跟他们会和的,现在被阿若这么一搅合,现在也不知道他们进展到哪一步了,而且今天晚上的时间已经过去大半,我们也来不及做出部署,我怕连累了他们。”

    闻言,周参将的眉梢一皱,但很快,他便展开了笑颜,然后看向楚云笙温和道:“大小姐请放心,这一点交在我的身上,你们不是分开了三支队伍走吗,那你派三个信得过的人,我这边也带着我的人一起,去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也才肯信任我们,大小姐放心,对于王陵再没有人会比我更熟悉,我一定把他们都毫发无损的带回来。”

    听到这句话,楚云笙的心底里也才松了一口气,然而这样一来也太过凶险,毕竟她跟周参将才一面之缘,让他这般为自己冒险,她实在有些过意不去,因为她心里清楚的很,周参将帮助的是秦云锦而不是她楚云笙。

    似是看出了她的为难,秦夫人也在一旁道:“那就这么决定了,阿锦,这一晚上你也累坏了,我们先回秘牢找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下,一切等到周参将将他们都带回来了再做商量,毕竟现在时间已经来不及,匆匆忙忙行事反而越容易失败,我们的要从长计议。”

    一旁的素云也劝道:“姑娘,就这样吧,这也是最好的办法了,而且昨天晚上秦家军旧部的事情也这么一闹,即便是对于我们做的事情有所察觉,但这些赵军也不知道那些动静到底是秦家军旧部做的,还是我们做的,所以,目前来看,只要我们不轻举妄动,就还是安全的,一切等到所有人聚集齐了再好好商议,毕竟此事事关重大。”

    见他们的眸子里都写着赞成,楚云笙也不好说什么,便只好道:“那有劳周叔叔了。”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素云就对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三个天杀的精锐道:“有劳各位弟兄了。”

    刚刚楚云笙他们的谈话这三人也都听在耳里,再不用素云和楚云笙吩咐,在周参将跟楚云笙他们指明了密道的通向之后,他们三人就跟着周参将从那道狭窄的门口退了出去。

    随着那一线通道被关上,暗室里再度陷入了昏暗,只有周参将点亮的灯笼在因为石门被关上而带起的一阵风的吹拂下明明灭灭。

    “走吧,阿锦。”

    秦夫人轻声唤道,说着就牵起了楚云笙的手,她的掌心温暖细腻,让本来还惧怕黑夜的楚云笙一下子就不怕了。

    而她此时仿佛也就真的像是被娘亲牵着手一般。

    就这样,走了不知道有多久,才在石壁上看到了一个凸起,秦夫人走了过去,并抬手在那一块凸起上按了一下,随着她按下那个凸起,墙上便想起了一阵轰隆之声,紧接着,又一道石门被打开,在打开之后,看到里面的情形的时候,楚云笙都忍不住惊讶了。

    这里竟然有一个完全在密道石壁上凿出来的石室,不仅如此,里面日常用品也是一应俱全,一张床,一个桌子,桌子上还放着茶壶水杯,甚至还有一些干馍,而且看样子,这些都是长期有人在打理的样子。

    在他们走进去之后,秦夫人就启动了机关,将那石门再度关了起来,然后她牵着楚云笙走到了床边坐下,才道:“这里是秦家军旧部耗费几个月的时间悄悄开凿起来的一间密室,就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而这段日子,我来了这里,也就被周参将安排在了这里,白天我都躲在这里,晚上才会出去帮着他们一起探查周围的守军和防线,所以,这里安全的很,你们就先跟我在这里躲避一下,等到他们来了,我们再做商议。”

    闻言,楚云笙和素云都点了点头,因为此时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虽然周参将已经去找另外几路人马了,但是眼看着天色已经渐渐亮起来了,这至关重要的一夜即将过去,她还是有些担心,不仅如此,她也担心今天白天阿铄醒过来之后,当知道了她的这一番动作之后会做出什么反应。

    他会生气的吧。

    楚云笙暗想。

    想到此,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一旁的秦夫人只知道楚云笙现在很是忧虑和惆怅,也看明白了她不仅在为面前的事情而忧虑,但她却并不知道楚云笙还担心着苏景铄那边,所以看着楚云笙魂不守舍的担心的时候,她的眸子里也带着担心。

    而素云却是知道的。

    她叹了一口气,然后看向楚云笙道:“姑娘也不必太过担心……”

    说着,她转过眸子来看了一眼秦夫人,不确定楚云笙有没有将她现在跟苏景铄的关系跟秦夫人坦白,所以素云重新组织了一边措辞接着道:“我们家主子是个头脑很冷静的人,他一定会在适当的时候做出最正确且有利于现在姑娘处境的选择。”

    这个选择就是在外面等,等着赵军皇陵里有异动再做行动,而不是因为冲动而先一步有所动作,毕竟这样一来,也许反而还会害了困在王陵里的楚云笙。

    “他们家主子?”

    秦夫人很敏锐的捕捉到了素云话里的关键,她抬眸看向楚云笙,认真且好奇道:“阿锦,那是谁?”

    是谁呢?

    楚云笙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跟秦夫人解释。

    因为秦夫人是秦云锦的娘亲,自然是这个世上最关心自己女儿的终身大事和心中归属的人。

    她担心秦夫人会反对。

    但是,这件事情也是迟早要让秦夫人知道的。

    所以,楚云笙才有些纠结,如果此时面对的人不是秦夫人,不是自己这具身体的主人的娘亲,她还不会如此的纠结和不安。

    但逃避也无济于事,所以,在纠结过后,楚云笙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同秦夫人坦白道:“他是我的心上人,也是已经决定好此生要一起扶持走下去直到白头的人。”

    闻言,秦夫人一怔,但旋即她的眸子里划过一片欣喜之色,但那一抹喜色立即就被一抹担忧和好奇所取代。

    楚云笙自然知道她担心和好奇的是什么,不等她开口,楚云笙道:“他是现在楚国的君王,苏景铄。”

    楚云笙的话音才落,秦夫人的面色上已经带上了几分苍白之色。

    空气里一下子静的出奇。

    而看到秦夫人这么大的反应,楚云笙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说她,更不能理解为何她此时的表情为何如此惊讶。

    良久,才听到秦夫人道:“楚王,苏景铄?”

    她的语气里还带着几分不确定,带着几分期待,期待楚云笙所说的另外一个人。

    然而,在看到楚云笙点头确认之后,秦夫人的眸子里的几分期待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忧虑和不安。

    她没有再说话,空气里又恢复了安静,楚云笙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旁的素云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毕竟,现在同楚云笙对话的是秦夫人,她是以一位母亲的身份在同楚云笙讲话,外人不好插嘴。

    又是一片沉默之后,秦夫人才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可是,他是楚王,是一国之君,阿锦你要知道,越是在高位的人,就越有可能会为了权势而不择手段,他们的眼中不只有你,还有他们的天下和子民,以及身上肩负的责任,所以,他们的心思也注定不会那般简单,你就怎么能确定他现在喜欢的是你,还是喜欢的是你现在能带给他的利益,要知道,如今赵军跟卫军联盟,楚军腹背受敌,在这种情况下,他若能得到秦家军的相助……”

    后面的话秦夫人还没有说完,楚云笙就摇头并打断道:“您放心,我跟他之间并不是因为利益才走在一起,而他也从来都没有利用过我,从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我相信他,因为我跟他已经不仅仅是许下终身那般简单,我们一起经历了太多的生死考验,试问,即便是他身在至尊之位,但在我有危难之际甚至不惜舍身救我,不是越发说明他的一颗赤诚之心吗?”

    “而且,这一次前往赵军王陵也是我自己来的,他都是瞒着我,他自己在暗中谋划,就怕我会误会,也更怕我会以身犯险,所以,对于他的人品,请您一百个放心。”

    听到楚云笙这么一说,秦夫人眼底里的担忧之色才打消了大半,然而她垂下眸子,再转念想到别处的时候,眸子里依然带着一层担忧,她拉着楚云笙的手,语重心长道:“可是,他毕竟是帝王,莫说是一般的权贵妻妾成群,身为帝王,不管他愿意不愿意,都注定将来会是三宫六院,你如果要喜欢他,就一定会和那么多的女子分享一个男人,而这难道比起你找一个平凡简单的人厮守一生来的快活吗?”

    这个问题,也曾经是楚云笙最困扰的问题。

    在她和苏景铄的感情才露出苗头的时候,她就因为这个理由而断然拒绝了苏景铄,而最近这一次,甚至因为静妃而让她醋意大发,最后落入何容手上险些酿成大错。

    现在经历了这么多,她已经将苏景铄的心看的清清楚楚,她相信他许诺给她的一生一世一双人。

    所以,在感情的这条路上,她再不会迟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