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三章 会合

    小心的呼叫声正卡在嗓子眼,这时候,眼看着秦夫人一个奋力扭转,拼却着自己后背和身前都要受一剑都要转过身去斩杀这个即将要逃离出门槛的士兵。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从外面突然掠过来一道黑影,在所有人都来不及看清楚那黑影是什么的情况下,那个即将用剑挑入秦夫人后背的士兵的动作突然一僵,旋即,所有人就看到他如同瞬间被人冻僵硬了一般,直挺挺的跌落到了地上。

    在他跌落的地上眨眼间就流了一地血水。

    而站在他面前的几个士兵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连秦夫人,都没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的反应极快,眼看着自己面前的几个赵军正因为刚刚这个赵军的突然惨死而愣神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秦夫人就已经再度挥起了手中的长剑,一个手起刀落就将面前的这几个人的性命收割,至死,他们都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

    而这时候,在他们这些人的后面的指挥官模样的赵军的面色已经十分不好看了,即便是映着火把暗红色的光芒,依然衬着他的面色苍白如纸。

    那些刚刚站在倒下的几个赵军之后的一些赵军也已经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再不敢靠近门口半步。

    楚云笙也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门口分神的时候,迅速的将面前的这两个人斩杀,然后抬手就是一个手起刀落,将面前包围着自己的赵军一一击杀。

    在百忙之中,楚云笙还不忘注意门口的动向,而这时候,再看向门口的时候,看到突然出现在门口的两道身影,以及此时已经跳入了赵军圈子里的两个人的人的时候,楚云笙的心底里已经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刚刚那个犹如一道闪电一般及时的出现在门口的黑影就是素云。

    在击杀了那个准备偷袭秦夫人的赵军之后,素云就很快的转身到了秦夫人的身边,跟着秦夫人一起击杀在院子里的赵军。

    战局很快呈一边倒的局势,而且一切都似是发生在眨眼间,那个指挥官模样的人气的跳脚,在看到他的人马不可能击杀了这几个人而且他的人根本就出不了这个院子的时候,他眼底里划过一丝寒意,抬手就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枚袖箭,作势就要射向空中。

    而这时候,楚云笙却已经到了他的面前,在她抬手狠辣的斩杀了几个人之后,手中的剑剑气如虹,眨眼间就到了这个指挥官的面门,不等他手中的袖箭发出,楚云笙的剑已经挑破了他的手腕,只听“哐”的一声,那袖箭就落在了地上,而在下一瞬,那个指挥官的脖颈上已经划过一片血痕。

    楚云笙再利落的收回剑招的时候,偌大的院子里的赵军已经眨眼间就被收割完毕。

    素云一个箭步走到了楚云笙面前,担忧道:“姑娘,没事吧?”

    闻言,楚云笙摇了摇头,然后看向秦夫人道:“您没事吧?”

    秦夫人也很快丢了剑走到楚云笙跟前,她一把抓住楚云笙的手腕,将楚云笙浑身上下看了个仔细,在确定了楚云笙虽然一身浴血,但是那些血迹都是刚刚这些赵军留下的,秦夫人才长吁了一口气,她摇了摇头,万分感慨道:“阿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素云从来没有见过秦夫人,所以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在他们计划之外的女子很是陌生,但见秦夫人跟楚云笙的状态似是很亲昵,所以也就放下了些许戒备,但还是不解的问道:“姑娘,这是……?”

    闻言,楚云笙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当着秦夫人的面将秦夫人的身份介绍给素云,因为素云是知道她的身世的,知道她是楚云笙,这一世不过是穿了一个秦云锦的躯壳罢了。

    她垂眸,想了想,然后才道:“她是陈国秦将军的夫人,秦夫人。”

    明显,在听到楚云笙这般介绍自己的时候,秦夫人神色一愣,但她眼底里的惊讶很快便消失了,旋即换成了释然,因为楚云笙之前也已经告诉她了,她的女儿是失忆了,所以并不记得她,而且现在看样子跟她不怎么亲昵,这在秦夫人这位母亲看来,都是正常的,莫说是楚云笙不记得她,就是楚云笙不认她,她现在也是感觉幸福的,因为失去女儿的滋味她此生再不想体会第二次。

    听到楚云笙的介绍,心思敏锐懂得察言观色的素云当即就明白了楚云笙的苦心,她也转过眸子看向秦夫人,很有礼貌的打了一声招呼:“秦夫人好。”

    “这位姑娘是……?”

    对于刚刚从赵军手下救出自己的素云,秦夫人很有好感。

    现在的秦夫人还不知道楚云笙的心已经是苏景铄的,更不知道她此来皇陵的目的是为了楚国,虽然她也没有心要瞒着,但是之前却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时机开口对秦夫人说。

    此时,正好跟秦夫人坦白,楚云笙一边将手中的长剑收了起来,一边道:“这个说来话长。”

    说着,她正要跟秦夫人好好解释,却看见院子门口突然闪进来一道黑影。

    楚云笙一惊,握着剑的手已经下意识的在用力,这时候,背对着楚云笙的秦夫人和素云显然也已经从楚云笙的异样察觉到了动静,她们都下意识的回眸,待看到突然从外面闪身进来的那个人的时候,素云和秦夫人皆是松了一口气。

    “这是……?”

    楚云笙也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了秦夫人和素云双双放松下来的表情,她看向门口那个快步走到她们面前的那个四十岁上下的男子,眸子里带着几分警惕。

    而那男子也一直从进门就直直的看着她,在看向楚云笙的眸子里,满是激动和无法言表的欣喜。

    “大小姐……真的是你!”

    他人还没走到跟前,声音就已经响起。

    一听到这一句称呼,楚云笙就知道一定是陈军的旧部,然而刚刚才被陈军的旧部甚至是秦家一手抚养大的阿若背叛了一把,所以楚云笙对他也还是带着几分警惕。

    这时候,一旁的素云道:“姑娘,刚刚我们路口等了很久不见姑娘,而恰逢那时候从外面突然来了一队人开始搜查那里,我们没有办法只能临时从那个蹲守点往里藏身,只是还是险些暴露了踪迹,好在有这人的帮忙,他们一看我们是穿着黑衣夜行服闯入王陵就问我们是不是赵军的敌人,在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就一路带着我们来到这里,刚好我们就碰到了这些人在围杀姑娘,刚刚我还没有看到在屋子里的姑娘,不确定对方是谁,所以不敢贸然行动,但在跃上墙头发现姑娘被围困在屋子里的时候,这才开始动的手,说起来我们能赶到这里来,还得益于他。”

    原来是这样,楚云笙就说怎的会这么巧,就在最关键的时候等来了素云。

    想到此,楚云笙抬眸看向对面那个还激动的看着自己,等着自己回应的中年人。

    这时候,秦夫人率先开口道:“周参将,你怎么来了?”

    说着,秦夫人又转过身去,向楚云笙解释道:“这是周参将,曾经是你阿爹最相信的部下,从小看着你长大的,你以前都叫他周叔叔。”

    周叔叔……

    楚云笙的脑子迅速的整理关于此人的片段,然而找了半天却都没有,倒是有一个模糊的影子跟面前这人的身影有些相似。

    看来这人对秦云锦确实影响很深,不然不至于她的脑子里还有关于这人的模糊的影子,甚至那个从小就在秦府里长大的阿若楚云笙都没有半点印象。

    说起阿若,秦夫人也在这时候想到了阿若。

    此时,剩下的两个天杀的精锐已经在这么短时间内满院子的尸骨一一投到了院子一角的那个枯井里,并且不时的往井里倒着药水。

    以前楚云笙或许不知道,但在重生过后亲眼看着素云用那药水转瞬间就将陈言之的尸骨化成一滩水的时候,她就已经明白了那东西的用处和威力。

    他们很快的就将院子里打扫干净,然后提起步子就去收拾屋子里的残局。

    这时候,秦夫人抬眸看向那间屋子,阿若的尸体还倒在屋子中央,他睁大了一双眼睛,眼底里还带着几分惊喜几分不可思议,秦夫人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惋惜和冷意,然后她对周参将道:“刚刚我和阿锦之所以会被伏杀,也是因为阿若,我们应该都没有想到,这些日子以来,我们的计划频频被暴露,那么多人无辜惨死,原来都是阿若的背叛。”

    “阿若!”

    听到秦夫人的话,周参将的眸子里已经带上了几分恨意,他道:“他现在在哪儿?”

    他还没有看到阿若的尸体,听到他的问话,秦夫人抬手一指,恰逢此时那两个天杀的精锐已经正扛着阿若的尸体往门口走。

    见状,周参将眸子里的恨意和愤怒才渐渐褪去,他叹息了一口气,然后才抬眸看向楚云笙道:“还好夫人和大小姐没事。”

    楚云笙还没有说话,秦夫人又替楚云笙解释道:“阿锦失忆了,不记得我们,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帮助阿锦想起来。”

    闻言,周参将的眸子里染上了一层担忧,然后他看向楚云笙郑重承诺道:“大小姐请放心,我也一定帮助大小姐,这些日子,我们这些老人的情况我都很了解,我会尽快的帮助大小姐重整军心,然后配合大小姐的一切行动。”

    这自然是再好不过。

    只是,楚云笙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她此番的目的,这时候秦夫人先一步开口道:“对了,阿锦,你和你的朋友深夜潜入这里是做什么?”

    楚云笙等的就是这个时机,她环顾了四下,确定了没有什么风吹草动这才道:“我知道赵军准备在这一场同楚国卫国的战争中打算让秦家军的旧部作为先头的敢死队,所以,我此来是打算趁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之前,带着秦家军冲出皇陵,过回自由人的生活。”

    闻言,周参将的眸子里瞬间被悲戚和难以名状的忧伤渲染,秦夫人的眸子里也带着几分激动。

    而不等他们开口,楚云笙先一步解释道:“但是,我现在是站在楚国这边的人。”

    毕竟,在面对值得信奈的秦夫人和周参将,楚云笙不愿意隐瞒,也许一开始就直接说出自己的立场来,这样坦诚一些,对他们来说心里更容易接受一些。

    果然,在听到这个惊讶的消息之后,秦夫人和周参将的眸子里果然划过一丝诧异,但旋即,两人的眸色也都变成了坦然。

    周参将先道:“我们现在家不成家,国已经不国,还在乎站在哪个阵营吗,现在只希望能跟着大小姐,让大小姐带着我们活着走出这座人间地狱,再没有别的想法,如果以后大小姐要带着秦家军投楚军,我相信兄弟们也一定会跟随着大小姐的。”

    秦家军投楚军?

    这个念头,楚云笙还从来都没有想过。

    她现在只希望先带着他们离开王陵,让他们不至于成为赵军的敢死队做无谓的牺牲,也让楚军不至于腹背受敌,对两边都好,至于这些秦家军最后的去出和归属,她还从来都没有想过。

    楚云笙还没有回答这句话,素云的眸子里却已经带上了几分惊喜,她看楚云笙面上带着几分迟疑,就不等楚云笙开口便先一步转移了话题,道:“这里已经都打扫好了,刚刚我们在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相信很快就会有人来查看的,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赶紧撤吧。”

    这句话很有道理,得到了几个人的认同。

    周参将看向楚云笙道:“也是,此地不宜久留,大小姐先随我来,我那里暂时还是安全的,因为阿若之前并不知道我还在秘密参与秦家军逃跑计划,那里离这里不远,只是请大家一定要跟紧我,外面的阵法和守军很多,很容易被发现。”

    闻言,楚云笙点了点头。

    她一点都不怀疑这两个天杀精锐和素云的身手会跟不上而被人发现,而秦夫人和周参将已经对这里了如指掌,她也不担心,她现在唯一要做的是自己专心的跟上他们的步子,不拖后腿。